2010年7月16日星期五

冷清

不是说没有人,只是。。。。人数感觉冷清。让偌大的礼堂,变得好冷。




我们今天统统是黑色会。不过谁打谁,就要费神猜一猜。




沒有出現在鏡頭的有瑪麗河馬桑跟波波。
主因是瑪麗河馬桑畏羞,躲在後頭。
波波寶刀不老,眼明手快,攔截了要鳴亂來拍的露肩照。


日久有功,久不打理就会茅草丛生。这粒头,应该不太认得到了。



哥宾星:“如果明福没有死在反贪会,明天就是明福的结婚周年纪念。”

“驗屍庭無意還原真相,他們只是企圖利用法庭來宣判趙明福的死是自殺。我知道,因為我已經在法庭跟他們週旋了整整一年!他們甚至不曾在庭上對趙明福之死流露過悲傷!”




陈国伟:“如果赵明福的死因是有验尸庭说了算,那是另一回事。不过如果不是,那我们的心中是不是已经有了判决,有了答案?”

“明福是被杀的!你们要不要跟明福报仇?要,是不是?”

“要跟明福报仇可以很斯文。不需要子弹、不需要潜水艇。我们每个人受中都有一把武器,这个武器就可以结束国阵了。”

“国阵是时辰未到,大选一到,阎王要国阵三更死,谁能留他到五更?”

其他的。。。。報紙應該會有。。。自己找。。。








越夜,人数确实有越多。可是依然有空位。跟去年连楼上都有人爬上去相比,无疑,今年输了人頭。

- Posted using BlogPress from my iPhone

15 条评论:

meihar 说...

对不起,我人住外坡,刚刚才下课,明天又有工作,只能在这里支持一下,但今天我有穿黑衣和为赵明福默哀一分钟。

anakmalaysia 说...

I will kick their ass forever, as long as BE END exist. That cute head must be Ray.

西西留 说...

嗯……少了点

leejiajia 说...

角度问题,波波的技术有点问题,没图片这么冷清啦!

鱼米之乡 说...

角度问题;换成是李佳佳拍肯定不是那么一回事!

波波 说...

比起去年,人数至少少了三分二。
去年水泄不通,大家前心贴后心,空气都是热的,所以我清凉上阵。今天,即使是最多人潮时,亦见冷清。
问问要鸣,两场他都与我同在,他清楚。

才一年呀。。。人死,真的会被遗忘的

Botak 说...

到最后后来的都要站了。只有旁边多排出来的椅子好像还有一点空位。我们刚好坐那边。

波波 说...

还是有很多空位。站的不是没位子坐,感觉是不想坐,酱子随时可以走人。后来人数的确有比较多了,可是比起去年,是冷清得多。
也许要鸣说得对,去年来的都是民联党员,今年是街外人多。换个角度来看,也算好事,莫让民联诸公以为必胜无疑

CHIA, Chin Yau 说...

管他人多人少,就算是一个人,也要把真相逼出来。

匿名 说...

MJ的案子可以水落石出,那是因为我们这里不是美国。阿扁政府可以被送进监狱,那是因为我们这里不是台湾。再成立10个皇家委员会调查明富案子是没有用的,赵家既使再要求会唔那鸡也是没有的,他/她只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敷衍,我们为什么要看他做大戏??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全番薯国的华人都要团结起来(除了国阵里的那群跛懒趴),再用我们仅用的力量去游说身边的友族朋友,让他/她们知道在我们有个杀人不眨眼,尽做些贪污,舞弊,搜括国家财产的腐败国阵政府。在下届大选用我们手中的一票,还番薯国一片兰天。


-sue-

玛丽 说...

对于善忘的马来西亚人来说,这样的出席率已经是很不错了;欣慰的是还可以看到很多年轻的面孔!
很多人没有来,可能有千万个理由吧!
但并不代表他/她们把这事件遗忘了;也并不代表他/她们心中的愤恨没有了.

波波 说...

年輕臉孔確實是多了,算是比較安慰的部份。
老的。。。。呃,我們這群是不是算老的?

四月 说...

呃。。。我们应该是玛丽说的『年轻的脸孔』咯。。。

思问者 说...

我参加了后半场,听见林冠英、邓章钦、赵丽兰不同的声音,也第一次亲眼见到了阿忠哥。

早上还去了公祭。

Douglas 说...

波波,原来你们坐前面...无怪找不到..只看见Mandy & 完场时在隆雪华堂外和阿忠哥握了个熱情的手。

听到赵丽兰上台致辞时,好感人。。。我眼睛也进了砂子...只想告诉她,“丽兰别哭,You'll never walk alone, 你们不会孤单,全马有正义感的子民会团结起来为明福争取正义"。

回到家已是凌晨四点钟,有点累。。。不过心里很踏实... 我明年还会出席!!!

祝愿赵家都能走出痛苦的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