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0日星期五

牛年的有感而發(一)

(一)性騷擾

實不相瞞,我是看了懶人跟無影則人的“罵架”之後才有感而發的。後來,在網上也看到一些人寫說手腳和身體的一些部份的接觸並不代表性時,就更加激到要昏倒了。

我沒有辦法代表別人發言,因為性騷擾這種東西是非常個人的。有的人被摟肩和掃到胸部,覺得沒有什麼,可是有的人只是被摸到手,也會感覺被非禮。除了個人的敏感度與標準不同之外,對方的態度表情語氣和使用的力度,也可以構成性騷擾的罪名。

性騷擾不一定要觸及性。甚至不一定要有肢體接觸。

只要某一方的動作和語言,讓另一方感到他的尊嚴受到污辱,就可以構成性騷擾。這一點,不一定是男對女。女對男也一樣。

聽好好,是包括語言──不管是說的話或唱的歌或一個目光一種凝視,如果接受方感到不舒服,認為你在語言上或動作上含有性的影射,那就是性騷擾了。比方說,盯著女性的胸脯。在女性的面前伸舌頭舔香蕉。

更近一點的例子,是如果有個男人對著女人(或相反)像黃明志的《丘老師的ABC》那樣ah~ ah~ ah~的叫,也算數了。

這個標準不是我定的。是婦女、家庭與社會發展部總監Dr. Sharifah講的。不過我不知道她現在是不是還在這個位子。我對上一次跟她講電話,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

我想要講的是,受害者的想法和感受。

當年,我跟風采的主任一起去跑一宗新聞。我負責訪,他去拍照。在路上,剛剛結婚不久的他說,有一點點關於只有女人才知道的事情想要問我的意見。他用非常彬彬有禮的語氣問我可以嗎?我說好啊。

他突然用左手(他駕車,左手抓駕駛盤)抓住我的右手大姆指,用他的整個手掌緊緊抱住我的姆指,一鬆一緊的搓,然後用很天真的語氣問我:“我第一次用我的東西插進老婆那邊時,我的感覺就像現在這樣被一放一鬆的爽到我不行,你的感覺跟我一樣嗎……”

我不記得當時我怎樣回應他。不過很肯定的不是即時反臉的那種反應。因為後來他控訴我玩不起,當場沒有反臉,為什麼到後來才來害他。

大概過了一個禮拜,我才跟另一個主管出門時,趁著車上只有三個人,一個她,一個我,還有一個現在在第五台當記者的老同行提起這件事。她們笑到我臉黃。

後來,確定了是性騷擾之後,我有投訴。不過在我投訴之前,我發覺整個出版社的人都在對我竊竊私語,背後指指點點。傳回我耳中的版本是──沒想到像我一個這麼巴辣的女人也會給人家有機可乘。看來我的“精明能幹”是假的。

那個主管最毒。她說,最可怕的人不是那個主任,而是我,因為如果我不是那麼笨,對方也就無機可乘。現在想起來,還是不知道是要笑好還是哭好。當然,當時是想哭的多。

我是笨女人的這個標籤,一直到現在我還沒有真正的拿下來。所以對於感覺不對的受訪人,我是非常小心的,曾經有試過對方的手一提起來我就直接推過去的程度,但其實人家只是想要拿放在我前面的杯子給我添茶而己。

這種驚弓之鳥的心情,沒有嚐試過的人,很難明白。

一直到最近,老陸的事件曝光,我才赫然發覺,原來我那宗咸豐年代的事,再度在出版社被人津津樂道。我的感覺是,被人搓姆指,是第一次性騷擾的傷害。被罵笨,是二度傷害。事件被當作笑話般傳開,是第三度傷害。

最近,再爆開這件事,則是第四度傷害了。

不管你們同不同意,親身感受的人是我。我說是傷害,就是傷害了。由不得你們來判斷說我有沒有受到傷害。

搓我的手一直要講他跟他老婆床上事的人,口口聲聲說我冤枉他,因為他本來就只是想跟我“切磋”和“討論”兩性課題而己。而我無端端被他選中做“討論”的人,原來就是笨。而他還不是華教的神吶,只不過是一本雜誌的主任!

甚至,還有人在事件曝光後,討論這位平時正經八百的主任到底是不是只是想要跟我談談兩性課題。也許可能或者是我多疑了,人家他根本就沒有這種意思。

最好笑的是,他還哭tim,好心,我還沒有哭他倒是先哭了,連我有時候也弄不清楚到底誰才是受害人。

本末倒置,有時會讓我覺得這才是大部份人的真面目。

站在性騷擾的課題上,男人和女人的角度永遠不同,一直到有一天男人也被性騷擾為止。

又,不知道當年有沒有人在背後唱我說設陷誣害他好謀奪他的主任位子?嗯,到底有沒有呢?

10 条评论:

匿名 说...

這種衣冠禽獸很多,來自不同領域,我本身就碰過好幾單,華教的、馬華文學界的、旅遊界的,嘿嘿,他們都不是普通人,說起來,即使不是有頭有臉的人,也是那行業中的威水人物。

所以你不要跟我說哪個是神、哪個是權威,我呸!

我只能說,撕開他們的外衣,不過是個臭男人,嘔心至極。

當然,以上說的,還不包括路邊的變態佬、暴露狂、非禮癖,這些就更多了,也遇過十單,也至少碰上八單。


玲玲

大米 说...

波波, 你酱都可以忍? 还暗忍这么多年?
兜巴星他啦!
是那条水? 风采现在的采访主任?

波波 说...

玲玲,

有時我發覺,不熟不吃這句話放在性騷擾上也是很合用的。往往轉身變成狼的,不是別人,而是你的熟人。

波波 说...

大米,

不是現在那個,是幾年前那個。我後來有向他的上司投訴他,不過他否認嘛,還一把鼻涕一把淚。

最難聽的都有,你要分辯人家還會問你那裡美竟然要色你。這種東西死無對證,非常的百口莫辯。

我不是不想星他幾巴,唉,講了也許沒有人相信,當時沒有發作,是因為花了很多時間去想──天哪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人前人後,他的表現就是一個君子人,說話時就只差沒有把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這種東西掛在嘴邊。又剛剛新婚的說,我實在是沒有想到他會這樣對我。

不熟的不吃,而被吃的是沒有預料到麼熟還會被人家按著來吃,大概可以形容女性被熟人性騷擾的心理。

所以後來那件事我越想越TL。給人家講笨之後更加TL,因為沒有辦法否認自己就是這樣的一個笨人。

波波 说...

還有一個補充,後來我好像是當場還了一句給他──回家去問你老母啦這種問題,哈哈哈哈,結果還給他當場說我沒有禮貌……

干!我現在越想越TL了啦!!

大米 说...

波波,我在论坛讨论的时候曾说我以前访问过陆老,那时候也已经听说过这回事,只是我并不曾中招;结果就是转贴你文章的那个三八,竟然一句扫过来嘲笑我说:“人家陆老没对你怎么样,一定是当时有个比你吸引得多的人啦!”言下之意是只差没叫我直接去照照镜子看看我的猫样。。。。哇老,真是炸到!那个三八是论坛里的怪胎来的。

大米 说...

波波,那么那条水如今在何方?如果他看到你这篇文章不懂会作何感想呢?

波波 说...

大米,

那傢伙聽說好像在家裡做點小生意,同時好像也有跟民生報寫點稿。最夠力的是那個傢伙是吃長齋的……。

我一點也沒想過他看到的話會怎樣想,因為我說的都是真話,就算今天站在他面前我還是照講同樣的話。

倒是他老婆看到不知道會怎樣。當年這件事爆開後,她看到我時老是低著頭。她比她的老公還要早辭職。嘿嘿嘿你一定想不到辭職的原因是什麼。

給你猜一下。不過猜中沒有獎哈哈~~~

大米 说...

哈?原来还是两公婆同在一处工作的?老实讲我不常买风采,向来是无聊的时候偶尔会买,不太了解有谁在里面工作,怎么样猜呢?大概我也只是猜无颜见你吧。
现在世界上的人吃长斋而做违心事的人面兽心多得是,面对个袒荡荡的真小人还好,面对这些假君子,才让人防不胜防。

波波 说...

大米,

嘿嘿嘿嘿,正解是──

人家怕他的老婆被我們帶壞。

夠力不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