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4日星期六

臭屎要不要密蓋

有些人不相信風采報導老陸的這單東西,我一早並不知情。

這應該是你的菜啊,有些人倚老賣老,甚至這麼說。然後當著我的面,七情上臉的痛罵。對於這些朋友,實在不能分辯什麼。我只能夠說你要去翻查08年年底我上的老陸事件後續篇的後記,就會知道為什麼這單工不是由我來作。

不過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麼這麼多人懷疑記者的報導?

在報館打過工的人都應該知道,記者負責寫,編排和角度處理他們往往是身不由己的。你可以堅持自己的看法,但是這種堅持不是一時三刻可以造就的。需要時間與經驗的浸淫,才能據理力爭,跟阿頭說不。

當然,你也必須付出代價,給人說你高竇,說你耍大牌,說你不聽話。

在某些報館,不聽話是死罪來的。可是在這起事件中,她的聽話不是像某些人所影射般是為了薪水,如果真的要講,我會說是她是在受到騷擾之後,一時之間不知道怎樣處理。

有些人喊說叫記者站出來講清楚。很奇怪,人家大大篇東西掛自己的名字放出來了,照片連她也登出來了,還不叫站出來嗎?還是一定要把對方當時用的力度流的口水笑了幾分等等等全部事無細鉅的形容出來才叫站出來?

到時,難堪的是誰啊?

不過,大家提出的疑問也是我的疑問。

所以跟攝影說起這件事時,我罵到他臭頭。全場兩男兩女,兩女倒還罷了,男實習生也算了,他牛高馬大,怎麼不當場作點事。他給我重覆問得煩了,來來去去都是一句──我是當場嚇到不知道怎樣講,不知道怎樣做。

這也是採訪的技巧之一,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語氣不同的方式來問同一道問題,如果他的答案是一致的那麼離真相就不會太遠。如果是編的,那麼每次給的答案版本總會有點不同。

因為這樣,我相信他們的遭遇。然後,昨天早上,在多數人群起而攻之之後,聲稱正在嚐試放鬆自己的攝影送了個短訊給我,他說:“不是不救,是沒有想到會這樣!而且那個是老人家!如果我出手,他根本沒有能力擋!”

他才上班半年多而己,還很有幹勁,我跟他合作過幾次,過程很愉快。遇到的受訪人都喜歡“贈”他幾句。他是很乖,很受教的。我很難相信這樣的一個年輕人會狠心或者有設陷的智慧。

先拍照,還是先救人?

如果發生命案,先救人還是先拍照,一直是攝影記者的心魔。

年資長的前輦應該記得,在蘇丹鬧饑荒時,一名外電攝影拍了張震驚世界的照片。一隻禿鷹在等瀕臨饑死的小孩,好啄開他的腦袋,吃他的血肉。攝影因為這張照片而成名,但也因為這張照片而自殺。

他受不了自責。他因為當年自己先按了快門而不是先救人受不了群眾的壓力而死。差不多同樣的事情,發生在2007年我應邀去Taman Negara的一次公幹。當局安排了10萬魚苗要放生,恢復河流的生態環境。

從魚苗運到河邊到等來自全國各地一些遲到的記者到,放生的時間已經延後了3個多小時,搞環保的阿弟一直哀求大家先放魚因為塑膠袋內的空氣不足,魚苗死傷慘重。結果你知道發生什麼事嗎?

所有的人──是所有的人(包括我自己) ,記者和攝影還是置若罔聞,全部拿相機追住一袋袋的魚苗來拍。然後,有些人還要求主辦人擺甫士,慢慢的把魚苗倒進河內。是慢慢哦,不慢就拍不到美美的照片了。

照一拍好,又發生了什麼事你知道嗎?

所有的人,全部氣急敗壞的沖上去搶魚袋,半拖半拉的拋到水中,七手八腳的解繩子。有的還咒罵為什麼要把袋子綁得那麼緊,大家都急著要搶救魚苗,有的甚至是直接用鎖匙篤破袋子,再用手指挖個大洞放魚。

可是,還是不免死傷過半。一些攝影坐在河中,傷感的望著手心的魚屍。大家沒有說什麼。可是明顯的大家的心都很難過。魚苗雖小,到底還是生命。我們應該說攝影是無情,還是有情?

同樣的事情,一名如今應該還在太陽報的攝影跟我說過,如果有車禍發生,不管受傷的是大人小孩孕婦或老人,他肯定是先拍了人間慘狀才來救人。

我想,同樣的標準,應該也放在風采攝影的身上。

下意識的按快門,是工作上的一個本能。就像廚師吃到好吃的會想這道菜下了什麼料一樣。說為什麼拍得這麼清,呵呵呵你不可能不知道現在的相機是只要距離不變,那個相機鍵輕輕的按半下就自動對焦了,按多一下就卡拉卡拉的一直拍下來。

對,沒有錯,他一定是要有準備才會按住快門。我也想問,那一位負責拍專訪的人不是全神貫注隨時戒備的?漏掉一些有趣的表情照在照片用很多的雜誌來說也是死罪。

他好在有拍到。如果他沒有拍到,沒有了證據那麼是不是就等於說這件事情就可以當作不存在?重點應該是這件事是真的發生了吧?我再強調一次,新聞的處理方法與控制權不在記者的手上。

你們的戒備性也太低了吧?是白痴嗎,竟然讓老傢伙一再得逞。我也咄咄逼人的問過。“原本我們就不是設什麼陷阱!所以沒有特別預備什麼!男記是實習的!”“真的在我們沒有預料下發生。”

“我們真的沒有防什麼!因為我們沒有特別期待有什麼東西發生!所以沒做什麼防備!”我說你紅了啊。他問我他可以不可以不要這個名。


有朋友問我,如果這件事發生在我身上,我不可能讓老傢伙一再得手吧?我先是問回她,在發生第一次時你想自己的反應會是什麼?對著一張笑嘻嘻如果不是被親了你還以為他只是見到你過於歡喜的老人臉,你會一巴掃過去給他死嗎?

她說不會。但是第二次不會再給機會他揩油。我想我也是。首先會保持安全距離,而且肯定會拒絕合照。不過也肯定意想不到他會在這麼多人的面前這樣做,因為過去的資料和故事都告訴我們,正常的情況之下唯有在四下無人只剩你跟我的時候狀況才會出現。

如果他來搞我,一定會跟他對打,他的手力再大也會用力掙脫。這樣的照片,也是證據來的。不過,那是因為我對老傢伙的防備心很足,早早就想好了對策。但是對於還沒有中過招的人,一時三刻肯定不會有這種想要跟他死過的反應。

我也認為風采主任在接受訪問時的回應不是每一項都能夠被接受。不過他說的話也應該要聽聽:

“攝影和唯一的男實習生記者都去,我特別派多一個女記(隱名)跟麗盈去(寫名字是因為風采登了她的名字),鬼想到他敢亂來,雖有防備,但真正被吻到是傻掉,不知所措……不能用你的反應標準來要求。”

我同意。因為不能把你的標準,套在我的身上當作衡量我的標準。

為什麼不報警?我問我自己,如果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報不報警?

我的答案是不。一來我不想上報紙頭條,或者說我沒有勇氣告訴全世界我被老傢伙吻到了。二來當我從他的行為判斷他有病的時候,我更加不會去報。law都有講啦,神經病的人殺人是沒有罪的。對於這種病態的行為,我會羞憤,甚至埋怨自己防備做得不夠好,但不會去dui死他。

當年風采的舊主任騷擾過我,事情發生後,我想了很久很久,連白頭也不敢說,只是偷偷的問了瑞雲這算不算是性騷擾,她嘲笑我是最面精心懞的女人,這麼明顯而且還涉及肢體接觸的騷擾竟然懞然不覺。

我才向風采的主編林惠霞投訴。她沒有不相信我,但先是表明說會向主任求證。當然,那個主任說我冤枉他,而且他說他只是開玩笑,沒有想到我這麼“玩不起”,況且當場也沒有“反臉”,為什麼事後才來“設陷”害他?

他還語帶哽咽的打電話給我,說他明明沒有性騷擾過我的對不對?我百詞莫辯啊,鬼叫事情發生時只有我跟他兩個人單獨在車上,我要找鬼來信我嗎?

後來,惠霞有問我,要不要寫公函向公司正式投報或者繼續追究他?我說不要。這堆臭屎我想密蓋都來不及,還要留下證據給人話柄?開玩笑嘛!再後來,那個主任自己辭職走掉。

我自己都這麼想了,所以我不認為叫女記者去報案,揭開那個馬桶給人家看那堆屎有多大篤是一定要的。而且,不報案就等於是誣陷嗎?這不是開玩笑嗎,被姦者因為心理障礙不願意出庭指證犯人就表示強姦案不存在嗎?

也許有些館方對這件事採訪非常消極的作法,不報不寫也要求記者不要再講。但我還是不認為,風采女記者不報案就等於事情不存在。她是事主,她應該決定自己要不要報案。別忘了,如果她決定要報,館方是阻止不了的,一份千多塊的工而己,最多是不作。

當然,如果館方單方面要報案,則是館方自己的決定了。女記者也管不了。

臭屎要不要密蓋,是個人決定的問題。請不要再拿這個標準,來說記者設陷。再說一次,不管報導的角度和處理方式怎樣,也不能否定他們的遭遇是真的。

5 条评论:

大米 说...

论坛上有很多对那位女记者不堪的形容,淫荡啦贱人啦什么都有,看得令我很难受.

而且,论坛上的人很多都只是引用了中国报和老人家的儿子的文告大发伟论,似乎没有多少个人有去买这期的风采来仔细看一看,尤其是那几位记者的采访后记.

作为曾经的新闻工作者,风采主管派出的这单采访我觉得很不好评论是对是错,但是那几位记者, 我是非常同情他们的,尤其是面对论坛很多不知就里之人的无情千夫指.我读了他们的采访后记,我相信他们的每一字每一句,也相信他们当时反应不过来,记者的强颜笑容(而被误认为很享受别人的性侵犯),绝对是很正常的反应.

如果你认识那位女记者,请代我表达我对她的同情.希望她坚强一些,不要被这些难堪的评论击倒.

大米 说...

波波, 有人把你写陆老的文章贴上佳礼论坛, 但是没有说明出处. 你是不是该去看一看?
http://cforum3.cari.com.my/viewthread.php?tid=1486067&extra=page%3D1

懒人 说...

波波,我想把你寫陸老的文章,轉載在我的部落格裡,行嗎?讓人知道較多的實情。

波波 说...

大米,竟然有醬的事,這種形容詞太過份了吧?女記者我聯絡不上,不過攝影和主任都說她現在的心情比較ok了。

我上了cari去看,發覺那個所謂的樓主還真的是離譜,不是因為拿了人家的東西沒有註明出處,而是那種理所當然的態度,看了叫人覺得噁心。

我前幾年寫的一系列真人鬼事,什麼靈嬰福來啦,pasar malam遇鬼記啦,妖火姐妹啦,酒店防鬼術啦等等等,不知道在地球上繞了幾圈,有的人甚至拿來賣錢,連錄音也一起download埋,激你不死那種。

對這種人,沒有道理講的。就是連累了你被罵,這幾天都一直過意不去。謝謝你的通知和關心,無限感激。

懶人,我沒問題。反而看了你大戰無影則人的那幾段,感觸大得不得了。

大米 说...

波波,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啦.
cari 那边是出了名容易撩架吵的,我在那边泡了6年了, 也算有点知名度了,什么架没吵过? 习惯就好. 无聊的时候上去和人吵架一下也是很好打发时间的,不过,老实讲, CARI那边不是一个能让人理性讨论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