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1日星期三

唉,陸庭諭有病啊

他們告訴我的時候,我還真的被嚇到。

最搞笑的是竟然有人以為被摟被吻被咬的人是我,接電話接到我傻啊今天。

後來聽清楚了,第一個感覺就是敢敢在眾目睽睽之下飛擒大咬,這老傢伙有病。再接下來的反應,相信跟大部份人一樣,新聞也許是被過度炒作了。

尤其,看到電子報刊登中國報取自《風采》雜誌的照片;在格子底下,依稀可以見到的女記者在笑。實際上,女記者自己在文章裡面,也有提到說自己因為尷尬,想以笑來掩飾。

所以,我最快的反應就是新聞被設計了。我的不滿與遺憾是即時就爆發了。

我跟拍照的記者、編版的副主編,還有委派的主任都談了這件事。攝影沒有辦法說出一個所以然來,只是一再強調說事情發生得太快了,按快門只是下意識的動作,所以他沒有即時做出反應。

再後來,他說記者已經在反抗了,只是每次發生的摟抱和吻都是在閃電之間。他們防不勝防。我罵到他臭頭。還咒他下個月跟我去泰國公干時會給阿瓜非禮強姦甚至雞姦。

然後,主任和副主編的立場都相當堅定,這件事一定要報導出來。女副主編第一次毫不客氣的問我看了風采嗎?看了才來說話。

後來,我當然去看了。

後果是,連我也嚇到半條命。

攝影說,他可以給我原照。也劈神誓願說他沒有設計老傢伙。可是我覺得還是不必了。一些嘔心的鏡頭,看了真的很嘔。中國報沒有刊登的,還有其他的幾張照片。其中有兩張,可以看到女記者的手被咬了之後非常嚇到的表情。

看完《風采》登出來的全部照片,我也同意老傢伙太狼死。

可是我更加同意,他的狼死,是因為有病。一個正常人不是這樣的。尤其是受傳統中文教育的正常人。如果他是因為純粹的老當益壯那麼他的確千該萬死,可是在這種情況之下還有這種行為,除了有病我真的想不出有什麼解釋。

一個正常的人,再色膽包天,也不會色成這個樣子。相反的,正常的人會斯斯縮縮的掩飾他的色。所以老陸色到這樣不顧一切,肆無忌憚,只能夠讓我覺得他有病。要打針吃藥。

陸老兒子後來發的文告也隱約透露他有病,正在接受治療。如果是真的,那當然是太可悲的一件事。一個窮其一生為華教的興旺而奮斗的老傢伙,竟然毀在華教最為重視的禮義廉恥上。

這宗新聞當然有盲點。可是,這並不等於女記者沒有在這宗採訪上受到傷害。我有這種想法的原因很多。許多人往往會誤以為記者一定是精明的舉一反三的反應敏捷的。但是我可以告訴你這只是一般人的想當然耳。

我只能夠說,如果她沒有戒備之心,首先是因為她的功課沒有作足。第二,則是阿頭沒有給到他們足夠的資料,或應對措施。採訪是很重要。可是採訪跟原則相比,原則比較重要。不過這是我個人的想法,我不能讓其他人有像我一樣的想法。這大概也是為什麼我只能當賣稿匠而不是記者,因為前者可以選擇工作,而後者只能哀兵上陣。

第三,則是被性騷擾的女性,除非早有防範,否則很少會有即時反應。當年我被某主任騷擾,就傻了差不多一個禮拜,後來還呆到去問人,這樣算不算是性騷擾,最後終於落得一個傻婆的名號。

不過那是另一個故事了,這次不提。

對於這件事,雖然明知道老陸有病,但還是只能同意要讓事情公於世。公佈了,大家就知道他有病了,就讓他好好醫病,不要再去招惹他,或給機會他發作。

唉,年關將進,趕稿趕得半死中。雖然阿珍吩咐我把談話內容寫出來,讓她在柔佛先睹為快,可是今晚真的不行了,我還有大批稿子殺到埋身,那個對話,主任和副主編他們的看法,還是留到下次再接吧。

6 条评论:

琦哥与宝珠 说...

妳认识那几个记者就应该叫她们站出来,讲清楚,不要设计害病人!
顺便请妳敬老称呼人一声,就算不是妳老师,懂吗小姐!

波波 说...

阿琦哥與寶珠,

女記者已經站出來了,已經講清楚了,還是你希望她講得更露骨?你一定沒有被人性騷擾過,所以你不知道被騷擾後女人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這是真的還是假的。況且在這麼多對眼睛之下,你明明以為他不敢亂來的豈知道他就是亂來了你以為你當場會有什麼反應?

老陸固然有病,可是你這樣先一面倒的認為記者設計害人也是一種病──這個病在大馬非常流行,叫做否認症候群。

你可以不贊同女記者報導的角度或者報社以及雜誌的編排方式,可是你不能否定記者的遭遇是真的。

還有,一定要尊稱才叫敬老,拜託你太表面了,當你叫母親做老媽時就代表你不敬老嗎?一個稱呼只是一個稱呼,阿一阿二阿三也只是一個稱呼,你愛你的老婆,不過你會每天我愛你我愛你的說嗎?不說是不是等於你不愛你老婆?

匿名 说...

很納悶那四人為何反應遲鈍?如果說第一次被親太快了,來不及反應,那接下來呢?為何讓老先生一再得逞?
波波,換成是你,絕對不會讓老先生再有機會,是不?所以真的很想知道那四人當時的心情和想法。
依我看,他們可能是想到“好啊,有料到,拍了再說”並沒有考慮到太多,結果就遭人懷疑是設計好的。

大米 说...

我今天特地去买了那份杂志,不懂要说什么好.我觉得他是有病,而且是很严重的那种.
虽然他在这事件上名誉扫地,但是我从那记者的描述,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 觉得老人家病到有点自我毁灭的倾向.看什么时候爆发.

波波 说...

報導真相是記者的天職。

我認為記者寫出了她的感受和心聲,實際上,整篇文的重點其實就是她面對老陸時的遭遇,反而之前發生了什麼事字裡行間雖然有點到,但很明顯的不是這篇報導的重點。

你們,尤其大米曾經在報館當過主管的位 子,應該可以感覺到新聞的處理方式可以更好。

我個人的看法是,如果以老陸病了的主題出發,讓專家從心理病的角度剖析整件事,再配上這樣的圖片與記者感受,震撼度還是很強的,但讀起來會溫情感人很多。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聯絡過心理學家。我之前聯絡不到,是因為聯絡得上的醫生都認為,只憑網絡女記者的博文,沒有圖片與證人的說明就發表意見,剖析老陸的行為是很不公平和不正確的作法。

我非常同意。也不勉強他們發言。所以那份新聞,我寫了也沒讓它出街。一個字我也沒交。

而這次,有記者有圖有證,心理學家照理來說應該願意講。而如果他們還是不願意講,喂,這就是新聞來的。

無論如何,我要說的只是,事實就是事實,不管主管選擇用怎樣的方式來呈現這篇報導,記者面對這件事的錯愕與不舒服,還是真的。

波波 说...

sorry──不是網絡女記者,是女記者在網絡上的博文,哈哈哈哈pai seh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