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7日星期六

竟然出到向記者派紅包這一招

實在是氣不過,才會半夜趕著稿都要上來塗兩筆。

再過幾個小時,瓜登的補選就要開始了。在這最後的衝刺時刻,沒想到竟然有人會來這一手──在新聞中心向記者拿電話號碼所屬機構名稱還有身份證號碼,最後一人派一個白色信封,裡面有300大元。

翻了夜報,還沒看到平面媒體有寫這件事。有在網上看到malaysiakini的4名記者把白色錢袋退回去。不過最激的還是merdeka review的女記者。她們直接上警局報案。

這篇不是我寫的,是Haris Ibrahim在現場的直擊報導。我只是氣不過,虧本也要譯來給人家看而己。

XXXXX XXXXXX

題目:嘩,已經到派紅包的時候啦,啊,Shabery?(就是那個mulut berbuih的新聞部長啦!這句我自己加的~~~)

January 16, 2009

many-colours-114

envelope

這是個白色信封。

外表看起來沒什麼。不過卻內有乾坤,裡面裝了這些東西

money

然後由新聞部的官員遞給了你──這個你就是在新聞中心採訪瓜登補選新聞的記者。官員叫你簽收,不過又不告訴你這筆錢是拿來做什麼的喎。

這就是今天數名在新聞中心採訪瓜登補選之記者的親身經歷。

在今天下午的大概3點50分,有兩名記者接到的白色信封裡面,分別有6張50元大鈔。

Shaua Fui and Wei See

左起:Shaua Fui 和Wei See(我看了獨立新聞在線,應該是薛霏和慧思)

她們兩個都是Merdekareview.com的新聞工作者。她們認為此舉不對,所以決定去報警。

Zorro, Gus和我陪她們到警局去報案。

Wei See flashing the dough whilst Shaua Fei writes up her report

慧思對著鏡頭攤開鈔票,而薛霏則忙著打報案紙。

Wei See and Shaua Fui with their reports

慧思和薛霏對著鏡頭出示她們的報案紙。

在寫著這篇博文的時候,我被通知說她們已經被查案官叫到警局去錄口供了。她們是在另一名律師的陪同下到警局去報到的。

慧思和薛霏,認識你們,真是我的榮幸。

4 条评论:

大米 说...

我以前从不收这些东西,但是我知道有人会偷偷收下,还很沾沾自喜.心寒!!

波波 说...

你記不記得有一次巴生馬華的陳xx送紅包給xx日報的巴生辦事處叫他們自己分?
後來聽說是因為分賬不勻,主任拿了份超大的ikan bilis分到不記得是十塊還是二十結果爆了大鍋出來,貽笑四方。
再後來是xx日報下了道命令說記者不可以收任何人的紅包。那個巴生辦事處的主任你說不定也記得。不過他現在沒幹了,聽說是跟了鄧章欽做助理。

大米 说...

巴生的事件我听说过. 害群之马还是有的.

mika 说...

才台幣三千就要收買人心摟!!

我們這邊收到三千會被笑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