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1日星期日

看膚色來投票已經out-date了

唐人街挂布条促保杜振耀《当今大马》记者今午巡访唐人街一带,也发现马华也挂上布条,提醒华裔选民必须把票投给国阵,以保住该州唯一的马华及华裔州行政议员兼万达州议员杜振耀。

剛睡醒,就看到這一段。

有點莫名其妙。口口聲聲說馬來西亞是muhhibah,靠人民的納稅金邁進了上太空遊覽,回來可以靠把口賺回自己人民的錢的宇宙時代,講到投票,竟然還會倒退到看膚皮來投票的原始時代。

設計這個口號和和戰略的,一定是老坑。

就算不是老kok kok的,也肯定是沒有大耳朵來聽人民講話的盲塞中坑。

打從那個登嘉樓州國產車的百萬維修費曝光的時候,我就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麼一年的修車費可以高到這種天文數字。在政治人物還在糢糊視線,討論merz好還是proton好的時候,沒有人幫人民追究的是為什麼perdana V6service這樣貴,4年保證期拿來做什麼用。

杜振耀一年的修車費是280千,有誰可以tahan?民間用V6的大有人在,人人一年要修這麼多錢早就撲街了。那為什麼政治議員的修車費會比市價高出那麼多?即使是修車廠有問題,高瞻遠矚,飽讀詩書的領袖應該比人民先知先覺啊。

如果對市價遲鈍至此,其他人我不知道,可是我有點擔心你會怎樣去策劃國家的未來。雖然我人微言輕,納的稅金很少,不過每分錢都是實牙實齒賺回來的。

花人家的錢tidak apa,花自己的錢就很apa,這是至理名言,所以我心痛應該是理所當然的。而且想到他們的油錢竟然還是要靠人民付時,簡直就可以用心如刀割來形容。

多數的人民只想安居樂業,吃口安樂茶飯,誰當領袖都ok。

誰都不要緊,我寧可你給我一個真正為民作事的馬來人或印度人,多過10個唯唯諾諾,連開銷賬目都寫到不清不楚的華人。這樣的領袖是很多的,比如我還在等著鄧詩漢李華民等等人解釋為什麼那個選區一整年的撥款可以在2008年的3月份就差不多全部花光光。

梳邦區州議員楊巧雙去年中在跟我說過,他們一直在點算選區的撥款賬目,但是也面對前任議員的不合作,導致很多開銷還是不清不楚。他們想要追算,可是也有人包括媒體在報上轟炸說民聯把時間浪費在算舊賬上面。

與其算舊賬,倒不如向前看。有些人的想法是這樣。可是,沒有錢行不得也哥哥,選區的錢花光了,靠手指篤篤嘴吧郁郁來搞建設嗎?

我不是偏幫任何人。我只是想點出一點點事實。

民聯當然不是全部都是好人。有些華人國和州議員的種族觀念勁到給人干到沒有力。但是我尊重把錢交待清楚的議員。就像銀行,你不會把錢存在一家信譽不卓,賬目一塌糊塗的銀行的,怕都怕死了,你還敢把你的錢拿去搞飛嗎?就算要選,也得選家有點信譽的。

現在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喂來啦來啦你的錢給我幫你存啦,我的銀行倒了不要緊,因為還有bank negara在後面back-up。

喂,你們好像忘了,那個bank negara哦,不是你老豆開的,也是人民的錢來run的咧。講到這裡,也想讚一下楊巧雙,至少她把公眾的捐款和中心的開銷表都列得好好的,讓人家知道他們的錢到底去了那裡。想看的人自己點這裡http://hannahyeoh.blogspot.com/2008/12/allocation-of-rm375000.html

我的願望很小很小吧了,我只是希望大家可以食民之祿,擔民之憂。至少,告訴我我的錢去了那裡。

當檳城人連許子根的首席部長都可以不要而投反對黨,保住一個州議員的口號只能講來給人家笑。更何況撥款與建設不是交換條件,只是人民委托你來公平的分配國家資產,這是你的工作。人民付你薪水去做這份工作。

撥款和建設不是你的個人私產,不容得你說給就給,說不給就不給。

把支付薪水的人民當小孩,把打你工的政治人物當老板,就是本末倒置。

華團領袖以及華裔政治人物應該更尊重自己,不要亂亂講話來影衰自己。很多人的論點是很好啦,國家穩定當然也很重要,可是如果這種穩定只是表面功夫,如果你只有一個人sorry我們不會給你面子那就證明了政府裡面還是在分種族幫派,而不是真正的把每一個人都當成馬來西亞人囉。

真正的馬來西亞應該是,你是馬來人華人印度人都是馬來西亞人。

不能夠因為你的人少所以你講話就沒有力。如果真的是這樣,唉,留你一個人在政府裡面你的講話就會突然變得很有力咩?請不要講這些笑脫人家大牙的東西,因為這樣只會讓我覺得你已經非常極之離譜的out date。

真心希望有真正從人民角度去看問題的領袖。

要用選票來保唯一的華人議員,請給我一個比較好的理由。

補充:

路途再遠,大家都要去投票,你可以不必說太多,但是你可以用你的票來表態。有些時候,姿式就是一種語言。不投票,等於放棄了自己的權益,默許政海千奇百怪的現象繼續發生。

馬來西亞的改變不是靠人家給予,而是在於自己的爭取。不管你支持的是國陣還是反對黨,為了下一代的將來,為了讓更多的人感染到民主,也一定要投票。

13 条评论:

大米 说...

波波, 请问你是哪一位, 方便告诉我吗?
我想不起你可能是谁呢.

波波 说...

親愛的大米,我想你不可能記得我。
你在中國報的時候,我只是個小報記者。你是名牌記者,備受萬千寵愛,我只是個不起眼的小兵。

大米 说...

啊....有没有酱夸张.
我现在什么也不是, 师奶一个咧.

波波 说...

你是個有24孝老公和的48孝兒子的師奶。這樣的師奶在這個世界上是很少的。
講真的,你當師奶比較好。至少比當名牌記者時可愛多了。那時,我們這些ikan bilis都不太想跟你埋堆,你是主任甚至老總口中的愛將咧,誰敢跟你參啊?

大米 说...

波波,所谓红牌,不过镜花水月,没有缅怀,只有经验。至于人缘向来不好,我是深知自己缺点所在的。无论如何,虽不懂你是哪位,还是很高兴在这里遇见你。你的文字很风趣幽默,大概这也是十多年的历练吧!

波波 说...

Ai yo yo大米,蓋嘛醬篤爆我,你把時間醬講出來人家不是也以為我老kok kok~~~~~
以前年紀小,不懂人情世故,當然認為你串死了。直到今天,跟一些分散在全國各地的老同行談到你,大家還只是記得cool得半死又嬌死了的舊大米。
不過從網絡上面通過文字重新認識了你,才知道你是至情至性的人。因為想得多,所以容易痛。因為重感情,所以怕受傷。因為心思細膩敏感,所以跟我們一班大顛大廢的在一起,也份外格格不入。
不過講開又講,那個年代有誰沒有被講過串?串是有料的代名詞咧,我也常常被人家寸我串哇哈哈哈哈哈~~~
我不知道當年你離職後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我只知道你走後黃超明嘮嘮叨叨的罵某個男人,說他害了他少了員大將。
祝福你。也很高興重新認識你。

波波 说...

還有大米,你不可能記得我,因為我跟你一樣串,我看你不順眼你看我也是篤眼篤鼻,在那個時代大家老死不相來往。

不過,我想你可能也許會記得鄧珮珍。記得她了,就大概會對我們其他的三個串友有點印象。當年,我們在光明。

(哈哈哈不知道她看到有沒有可能會打電話來罵我──珮珍哪,如果真的看到了不要打電話,sms來罵就好,因為我在外國,不然等下電話單來的時候我們會互罵──)

大米 说...

波波,我想到你是谁了。你的名字有个敏字?如果正确,证明我还可以有吃这行饭的本钱。佩珍我记得,但是和她一起的gang我就没有印象。我是从你的部落格名字和你的描述猜的。

波波 说...

beras besar,

ok lah i kira lu hebat, tapi mana ada i punya blog nama bocur lubang?
wa sini chinese input method tak lak, very susah to online & reply.
i tulis sama lu la bila i balik nanti hahahaha~~~~~~!!!!

大米 说...

波波,

1) 因为你说你串
2) 因为你说你也看我不顺眼
3) 因为你说你在光明
4)因为你的blog有个林字
5)因为我冰雪聪明~~~~~

波波 说...

大米,雖然很不甘願,不過不得承認好口野。一般人看到東林,後面還接著波波兩個字,怎麼會聯想到姓呢?

雖然我曾經不喜歡你,可是還真的敗給你了,也必須承認當年你當上紅牌阿記,還真的不是大家想像中的偶爾。

靠那麼一點點不著邊際的線索,聯想到我的姓還不是最恐怖的,而是竟然還記得我的名,實在沒有辦法不寫個服字給你。

至少有12-13年了吧?你還記得我的名,想當然也是因為我串到沒人有哈哈哈~~~~。來吧,我們一笑泯恩仇;雖然我也不是很知道我們到底有沒有恩仇。

喂,有嗎有恩仇嗎?

大米 说...

哇....你要吓死我meh?
那里有什么恩仇~~~
不过就是两条串友互相看不顺眼吧了.
来,握握手, 顺便送多两个MUAK MUAK!!

波波 说...

大米,你真好人,我開始愛上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