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9日星期二

实在恶梦

讲真的,如果不是因为私交,我不会百里赴宴。

不赴宴,就不会走这条路。不走这条路,大概也就忘记这条路上面有一座天天让甲洞人发噩梦的天桥。

今天傍晚路过时,恰逢下雨,车到天桥底,突有小石子堕下,敲击玻璃,让我吓了一跳。

抬头一望,就是这条不知道花了多少亿,用不到三年就龟裂,人民还得自掏腰包多付几千万来修补的MRR2天桥。


36根柱子中有32根有問題。
我的問題是,是不是每根柱子都醬包來當作解決問題呢?

我不知道天降石子是人人有份,還是只有我一個醬好彩,千萬人中就只選中我一個來中石子陣。不過,天天在這條橋下走的人,真的不怕咩?

政客說,人民是善忘的。
(千真萬確是政客說的,人家現在也還在當政府。)
對於這種草菅人命的事情也可以善忘,問題就不出在政府,而在於人民。



看到了吗?七千万就是拿来这样补天桥的。从那堆鸭屎的年代补到今天,大概也年多两年了,现在这个款,应该是叫补好了。

难怪会有石子掉下来。

我在想,甲洞人天天从这座天桥底下钻着过,实在噩梦。

大概是要等到天橋塌下來,才會來七嘴八舌的說要成立皇家委員會、要查這個、要查那個。

在這種時刻,突然想到巴士撞欄10死的慘事發生後,有人講最好不要晚上開巴士走長途;遇上MRR2這種極品故事,等有一天它真的塌下來了,會不會有人說其實你們不要走天橋底下就不會有事的咯這種給人TL的話?

- Posted using BlogPress from my iPhone

15 条评论:

Horlic 说...

Malaysia Boleh!

波波 说...

哈哈Horlic要改口說1Malaysia Boleh了

Botak 说...

我们那种“希望不会是我”的侥幸态度是认命的反映。

Fairnation 说...

这是那些他妈的吃钱九流工程技术!!可以说这些人对石灰混合物的比例是没有深入研究的。用对的材料不代表必须花更多的钱!!

石灰和对的骨料加些特定矿物, 如果是根据需求做适当的比例。是可以千年不塌的。而且越用越坚固。 如果错误的比例, 是个毁灭性的灾难。

也可能是没有加空铁管散热,里热外冷造成龟裂。 石灰混水是会释放热能。 酱大支柱冷热不均的机率很大。

波波 说...

是咯光頭,一直到有一天那個天橋以雷霆萬鈞之勢壓到頭扁扁時才來哀號一聲why me────?!

Fair佬,你好像對這樣的工程很熟嘛,那個在柱子上露出來的一根一根的小小不知道是鐵柱還是螺絲釘那個是什麼來的?Hold得住這條橋咩?曾經一度是說危險到囉哩也不能上天橋的,這樣包一包釘多幾根鐵釘就安全了咩?

LOO(Dubai) - 迪拜 说...

上帝保佑我...走一步看一步〜〜我住在甲洞,每天使用这个天桥。(暂时没有用,因为我仍然在迪拜)

草禾刀, blee 说...

太多太多,死人塌楼阴公事了,还是那种敷衍了事的态度。。。!!

波波 说...

Dear Loo,回來後真的要求神拜佛呀,那條天橋有多長是眾所週知的事,那條路白天跟黑夜有多塞也是唔駛問阿貴的事,真有的什麼冬瓜豆腐,只能用一句死的人多來形容呀!

草禾刀,這種態度才是我們的大問題不是嗎?最可怕的是,政府是這種態度,人民也容忍這種態度……

Fairnation 说...

妳可能会想看这篇。。。
http://wargamarhaen.blogspot.com/2009/09/is-mrr2-death-trap-no-la-just-want-to.html
我很少走那里。 不大清楚。 但如果是在桥的T柱上以前一路来都有的, 那是桥段于桥段间的衔接锁。 这是钢筋桥一般都会有的机制。外表不同, 功能几乎一样。是用来预留一些空间。让道路热涨冷缩时有地方伸展和收缩。不会被挤裂坍塌。

如果说是以前没有,后来才加上的。。。 使用者要自求多福。那可能是后来外加的Load reinforcement。用来延迟灾难的发生。。。

还有要说, 如果裂缝太大,接触空气和雨水会侵蚀里头的钢筋。
碱性的石灰本来是可以保护钢筋免受氧化生锈。钢筋被侵蚀,还有什么东西可以hold得住这样重的洋灰块?

你看那裂痕,不要说不可怕。

波波 说...

要死了!!!fair佬,看了你的link甲洞人应该不只发噩梦,是要吃不安,睡不着了!

eddieliow 说...

印裔不倒翁的代表作。唉唷唷。。。。

Fairnation 说...

经你一讲, 小生途中注意起天桥来。 发现马来西亚大多数"小型"天桥, 是以小段lego式装卡上, 然后铺上柏油。 柏油性软,加上是小段装上的洋灰块。 不需要很多的伸缩缝辽。

刚巧刚才看到路旁,有未成型的天桥柱子。看来这些柱子是分批有次序的灌浆,外层设有透气孔,等凝固了再灌。解决了冷热不均的问题。

看上去, 很多承包商确实不是不知道要怎样做。 同样的问题, 不同的承包商有不同的解决方法。多条"普通"天桥看来都没有问题。为什么就是耗资上亿的天桥有问题呢?

"得标"的公司是真正的承包商吗? 还是一层sub一层, 到最后真正承建的公司因为标价利润太底而用不符合规格的材料?

希望人民代议士们可以拿到国会去辩论, 尽早解决问题, 不要等到有人命伤亡发生时才来假假关心!

CHIA, Chin Yau 说...

Fair佬:又不是没有带到国会要求辩论。陈胜尧提了紧急动议,被议长以不紧急及不关公众利益为由干掉了!

就算真的有一天MRR2塌下来,对人渣不过是几条无关痛痒的贱命罢了。

搞不懂为什么这些人渣还会有人投他票。。

LOO(Dubai) - 迪拜 说...

波波,
Thanks, shall do more prayer when I'm back. Especially to that god next to this highway in cave.

Fairnation,
Very professional comments,同行.

波波 说...

MRR2是用來提醒人民國陣政府所幹的好事的。

這座龐然大物,炸掉不可能,因為一炸同時也會炸掉國陣(不是因為炸光你們人民的錢或者是會給你們人民造成交通上的不方便喲!),唯有等它塌下來。

雨天已經有小石子掉下來了(希望只是我一個人中招啦不然死的人多),離它塌的日子還會遠嗎?我相當懷疑。

吵吵鬧鬧一陣子,然後又忘記。

拜訪獨中吃白果也是沒問題,反正來日方長,然後各大華團和各大中文報用最顯著的版位以及最嘹亮的聲音歌功頌德,告訴大家喂納吉來訪問獨中說獨中好口野喎~!

就這樣,自我陶醉一下。自己講,自己爽。

害我也差不多要忘記為什麼這個獨中要等人家來承認?如果說是誰害死了人民,那麼答案是人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