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0日星期四

阿忠哥:“我不是為錢的咧──!,

早在阿忠哥的故事上架之後,編輯部陸陸續續有接到讀者電話。要求阿忠哥的全名和銀行戶口號碼,想要捐款支持他。

如前所述,我一直在思疑,金錢上的支持對阿忠哥來說是最好的嗎?比起金錢,他會不會希望更多的人以身相許,走出來抗議這宗命案的諸多疑點?做得不好,金錢支持,也就是一種人格上的侮辱了。

於是,由老板負責打電話,問阿忠哥對於捐獻持有怎樣的看法。

據老板的回報,阿忠哥接到電話後,這麼說:“我不想無端端受人恩惠,讓人誤會伸張正義是為了錢,我只想一心一意為趙明福伸冤。”所以,沒有銀行號碼,也沒有想要接受衣服糧食或其他物資的意願。

老板的評語是,講得蠻正氣的,都幾有尊嚴呀!

可是,尊嚴是有代價的。

對於阿忠哥的不接受捐獻,我又高興,又傷懷。我高興社會還有這樣的奇人,讓我們沉睡的心有甦醒的機會。可是我也傷懷,因為我擔心現實的問題。可是現在回想,我又很愧疚;自己做不到的事,為什麼要求別人來做?

那天會主動提起說我們去吃飯吧,是因為在塞車去聽阿忠哥說故事的途中,有人爆料給我聽他怎樣追棺車禍,又如何流著血到太平間守屍,有人買了份麥當勞請他,又怎樣把雞肉啃得干干淨淨的事。

在商場門口,我說你手有傷我們去吃日本餐吧比較清淡吃魚也不怕傷口會發炎。他很高興,他說從來沒有吃得這麼痛快;大部份的時候,他是坐在另一個角落的連鎖咖啡店,花四毛錢喝一杯唐茶,觀察這家日本連鎖店怎麼天天都大排長龍呀。

注意到阿忠哥,是在七月份雪華堂的追悼會。

跟他一起引起我的注意的,還有反貪會的老顧問。當天他捐了50千給趙明福基金,還說了很多不會讓趙明福冤死的話,引起掌聲如雷。叫好叫得最大聲的,還有阿忠哥。我還記得,七月底,老顧問在我面前信誓旦旦,說假以時日必能水落石出,因為他也不允許這類人神共憤的事在親愛的祖國發生。

九月頭,我從台灣公幹回來,迫不及待的摸上老顧問的辦公樓跟他喝茶。

那一天,我也清楚的記得他的表情。他低下頭,彷彿不敢(也許是不願)看我。他說,明福一案很難真相大白了。甚至,有人想把他踼出反貪會。

我憤怒:“可是你說你一定會追查到底的!”
他低頭,瞇著眼,只是不語。
待得開口了,他只是說:“你幫忙叫火箭的人快快來收錢啦!”

我轉身就走。一整個月都心情低落。采已經拿完了,可是應該要做的正事就因為很難所以做不到。這也是為什麼9月我一點也不想寫Blog的原因。寫了,我勢必無可避免的提起這件給我TL到爆的事。

金錢對遺孀和死者家屬是最不重要的。死者已矣,可是活著的人卻仍舊在傷痛。

有人說失戀就像一個人在死亡。可是我認為不對。失戀是當你遇上另一個對的人,你的心會活轉過來。可是死亡,死亡是指你下個輩子也未必遇得到同一個人再來續這一生還沒有結束的情緣。

不甘心是必然的。也請不要說這是種解脫又或者家屬應該要學會放手這種話。

因為,的的確確,還沒有到放手的時候。生離死別這種事,也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你認為冷了,可是我也許認為依然火熱。

對趙家和蘇家來說,捐款不能彌補他們的傷痛。他們如果得不到明白,趙明福就會永遠都是一個夢魘。假如趙家兩老有70歲的命,你可以想像接下來的20年被惡夢纏身的痛苦嗎?讀阿忠哥的故事都有人說可不可以不要像“萬劫”一次過把結局放上來,可是趙案的結局還不知道在那裡呢。

所以,當看到老顧問頻頻開口撐馬華的阿頭,我就嘆息。

有這個時間去撐人,為什麼不把時間用來逼問趙案的真相?身為顧問,你清楚你的職務是什麼。我是不清楚,可是我知道以顧問的身份去撐仍然在接受調查的當事人就是不妥。

也因為這樣,更讓我覺得小人物的堅持很可貴。

吃飯是人生最大的一件事。我希望有人幫忙支持阿忠哥,因為我有私心,我做不到的,我希望有人可以做得到。所以在他拒絕了捐獻之後,也曾經突發其想,可不可以把吃的穿的搬上他的家,放下就走?就像他跟家屬律師說的,你要給我錢你要想辦法塞進我的口袋,我的手不會跟你拿,我不是為錢的咧──!

有能力的人,見了阿忠哥之後,也歡迎你們十塊二十塊的塞他的口袋。(最理想見他的地點是法庭)因為呢,打油要錢,在法庭的午餐就算只是吃白飯也得花錢。

暫定,我是說暫定,我們(我跟mda7lim@yahoo.com,不講他是誰,因為我們都不想有人趁機會搭順風車打廣告,但是熟悉他的人都會知道他是誰)打算在19/12/2009去探望阿忠哥。如果你們想要寫張卡鼓勵他,又或者是想要送些米糧給他,請在這個日期之前電郵以上的人士,讓我們安排看看能不能把大家的心意都集中起來。

但是,我們不希望有政黨借這個機會打他們自己的廣告;我是說,不管你的捐獻是多少,我們都不想提不會提,但是我們以人格保證,你的心意會悉數交給阿忠哥。如果他不接受,那就由阿忠哥來決定是不是轉贈給其它他認為更需要的人。

OK?

11 条评论:

阿当 说...

谢谢你的安排。

日落西山 说...

一口氣看完阿忠哥的訪談系列...
尊敬他,佩服他...
他的所為
反映出大家斯文人高高在上的人
讀書人文化人出口成章的人....都是虛偽一族

謝謝波波和朋友的email...
我看看我能不能做些什麼...

波波 说...

不知道作麼這條留言上不到,我唯有手動操作>>>

匿名 对您的帖子“"阿忠哥(五/完結篇)"”发表了新的评论:

谢谢您,勇气访谈,把事实写出来,公布人前,唤醒我们人类冷淡的心。阿忠哥心里有着崇高的人类良知和正义。
annie

Botak 说...

波波:可以给我你的邮箱地址吗?我是
botakray@gmail.com

波波 说...

光頭

bobochia@gmail.com

anakmalaysia 说...

Please, don`t insult him, no body will trade pride with money, if by chance we come across him we can buy him a dinner quietly and shake his hand and tell him we are proud of him . DEAR CHONG, I SALUTE YOU .

香槟 说...

可是,我还是觉得送钱比较实际喔。

现在大家都很热的时候,大家一窝蜂送米粮给他。可是食物是有保质期的,久了就会坏。
如果送钱,他可以随时买新鲜的蔬果来吃,不用吃咸鱼。他可以还房租,还汽油钱,修摩多。

这样好吗,把钱包入红包送给他。红包也是一种祝福呀。

Fairnation 说...

他的心灵比很多人还富足, 分分钟要喝心灵鸡汤的是我们。
给归给,不要太过份,以免变质。一个人吃不是很多,白米罐头都足以帮他打气。 遇到忠哥时,请他吃一餐,已经很足够。

波波 说...

香槟,随意吧,你可以把你的红包祝福送上,接不接受看他,好吗?

波波 说...

是呀fair佬,再加一件红得像是会滴血的衣

思问者 说...

我买了看了,现在摆在办公室任人借阅;看过的人都很感动。

迟些会放在图书馆;因为我们的图书馆只在星期日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