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4日星期五

阿忠哥(一)

赵明福死到现在,声声诉冤的大有人在。

哭的人有,恨的人也有。可是120天过去了,有些人开始选择淡忘,有些人沉默以对,有些人说要等大选才来算总账。但还有人却坚持要用他自己的方式来讨这笔血债。

這個人是何文忠。有人说他是疯子,也有人说他是头风佬,赵明福死了多久,他就红多久。


虽然,到处举死人海报追骂反贪会还驾着20年的老残摩托追灵车护送被开棺验尸的赵明福遗体,他的方式看在别人的眼中也是种疯狂。不过在他的眼中,不是我狂,而是社会太疯,才会看轻明福之死。


明福生前,他素昧平生,但是却无阻他抗议命案的发生。他不是吃饱无忧米的人,可以有大把时间来搞不平则鸣的义举。明明已经穷到白饭捞咸鱼,可是他还要炒老板鱿鱼全职跟赵明福伸冤。
为什么?



阿忠哥激烈到把趙明福的黑白遗照貼在床邊。
他說,他要每天睜開眼睛第一眼就看到趙明福,牢記這筆血海深仇。

獨家攝影:號外週報謝名彬

问:为什么要为了赵明福连工也不作?
答:因为赵明福死到……(扯自己的红衣)好像我这件衣服酱血淋淋,死得这么凄惨!如果照验尸庭证人西华尼申讲的在反贪会有十多个人一起打他,那么赵明福死前也不是对一个人,是对一堆人,所以这是残杀!

问:你跟赵明福有什么关系?
答:就是因为我不认识赵明福才很生气,因为这种事而让社会错失了一个大好青年!

你知道吗我从18岁到51岁,平均每3个月捐血一次,每次450CC总共捐了105次。我去政府医院可以住头等房,免费问诊的喎,捐出去的血我都不知道谁拿,是马来人吗印度人吗?卡达山族还是伊班?我都不懂呀!

你看,我的底是要救人的,我这边救人你们那边杀人,你说我可以忍受到吗?以后呀我的器官挖出来会给谁我都不知道,人家死是回家的不过我是回医院,从我的眼睛心脏肾肝大腿骨皮肤全部都要给人挖的!(註:阿忠哥在1990年已经自愿成为全身器官捐献者。)

所以我一定要很生气的,特别我是不知道我要给谁,而你们明明知道他是谁还要害人!简直是胆大包天,无法无天,甚至是没有天!

问:也有人认为他是自杀的,你相不相信?
答:绝对不会!(拳头开始握紧,表情曲扭)第一因为他明天就要去跟他太太注册,像赵明福这种新时代的青年,注册在法律上比摆酒请几千个人大的你知道吗?第二,他都有孩子了,他不是不懂这件事,他就是懂才要提早结婚的!

问:所以你是看不过眼?
答:已经不是看不过眼那么简单了,是愤怒!反贪会应该是马来西亚最高的机构,所有的政府部门都要给它管,结果还搞出人命……(握着汤匙的手开始微微颤抖)所以你们女的给人家抢皮包,男的给人家打抢是很正常的嘛,因为最高机构都搞出人命!

执法单位出问题跟社会这样乱是息息相关的,所以我一定要把杀人凶手捉出来。不过我们也不要去杀人,在我们国家302是最重的,肯定不是304(刑事程序法典中,302条文多用于控告谋杀罪行,304乃误杀条文),但是赵明福我们不可以让他白死!这十多个反贪会的人一定要罪有应得,因为他们伤害到整个国家!而且这个案已经上到internet了,不夸张的话这个世界有一半的人懂中文,所以这个新闻世界上有一半的人在看!这种错一定要改正的!

我甚至给人家吓,叫我不可以讲马来官杀华人,我都是这么坚持是你们残杀了他呀──!(眼泪在眶内打转)所以赵明福的案一开庭到现在30个回合了,从第1轮到第3轮法医上场呀,不是一个是两个都讲他是自杀的……(咬着牙,一字一句)我都跟他们说─不─是!!

问:事情发展到今天,很明显的整个角度已经偏向赵明福自杀的说法了……
答:(迫不及待)人家要给你们麻木给你们去忘记!这个是耐力战来的!我跟你讲……(犹疑)哎呀我讲了你也不能写等下你们给人家告……有人曾经很凶的在报纸讲雪州的执政权他要拿回,人都死了这些人有讲过人话没有?Binatang!!!! 我每次看到反贪会的官就大大声的喊,最后才小小声的讲pun menangis哈哈我也要出点小计谋来保护自己的。

不过啦现在他们应该要保护我,因为如果我有什么冬瓜豆腐人民就会知道是谁做的事了。

趙明福死得有多冤,阿忠哥的恨就有多深。
背後的趙明福,是他從the silents majority,變成街頭戰士的原因。


趙明福跟阿忠哥非親非故,
但是因為大家同樣是黃皮膚

因為這是一條人命
因為這種事不應該發生
所以,趙明福變成了阿忠哥小小組屋中最讓人觸目驚心的記認。



22 条评论: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Binatang?他们配吗?

Fairnation 说...

阿忠哥讲话,思路明确,条理分明, 伦理正确,深入浅出。真比马来西亚许多政客,博士和教授好太多了。

波波 说...

我我我只是想说今天吴淡如的身价跌剩一令吉,阿珍激到要打电话来下order.....

荒凉。儒 说...

這是號外的獨家采訪報道嗎?

Bukit Koman 说...

对待不公平的事,如果每个人都有这种勇气站出来,马来西亚的人权就不会如此薄弱。只可惜,就如波波文中提及的the silents majority,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沉默,所以真相真理才会被歪曲,歪曲到可悲到因不忿大好青年枉死而在网站点上一根蜡烛,都会被歪曲说成政治化。马来西亚,还有人权还有真理吗?

eddieliow 说...

Bukit Koman, ,民主,人权和真理离我们太远了。

波波 说...

是咯阿牛哥,我也觉得应该叫渣渣。
虽然不配叫人,可是也不应该侮辱动物。

fair佬,认为他神经病的人还是很多的,那天在路见要鸣处看到他转贴这一条,有人留言说为阿忠哥的家人感到难过。

荒凉,算是吧,印象中好象没什么媒体提过他,除了malaysia kini。小飞侠问我为什么我其实也答不上来。如果日报想做这条新闻,早100天前就应该做了。
我猜大家也怕惹麻烦,有些部门的确是很注意报纸的。

bukit koman & Eddie, 当阿忠哥没有放弃,我们有什么放弃的理由?我这边也有电塔的威胁,大家紧记这一份悲愤,总有跟他算总账的一天。

请大家告诉大家,一定要去登记当选民。

eddieliow 说...

同是天涯沦落人。我在部落也曾声援你们那边的电塔的威胁,加油!我已经是选民了。

大米 说...

波波,你是在书展买到傻了吗?
书展买到什么便宜的你竟然留话在这个贴。。。
可见你真的是疯女在SUMMIT了。。

anakmalaysia 说...

Please, use your vote during GE 13,help your self to help the next generation, please.

匿名 说...

Dear anakmalaysia,

As much as I want to vote for DAP in Penang, the material facts in relation to the performance and capability presented before me have apparently deterred me to consider DAP is a good choice.

While we are irritated by the event of Teoh Beng Hock, it does NOT, nevertheless, automatically permit us to unconditionally give our supports to PR nor DAP.

nillwong

波波 说...

什么大粒米,人家我不知道多么自制态度多么超然多么steady!专往一折特区逛,连齐豫佛心专辑连一堆小孩的趣味书籍和环保画册(太便宜了买到疯掉小孩东西买来送人)埋单才一百出!

破记录了,破出血量最少记录。

除了阿珍看我报告看到热血沸腾,越洲打电话来吼说那个一块钱的吴淡如还有其它大人小孩适读的快快帮我抢几本,小飞侠也kiasu扑住去败了一百多!

最可爱是前辈欧芙伶,早上十点到六点,明明说要走人,九点sms她,竟然给我一句走了走了,哇不但象上班,还是加埋班tim.

她说,买到两眼通红,象杀人犯,我笑到倒地。

至于买了什么,哈哈,我要过去少荣兄那边炸他,谁叫他一直宣扬我败家

大米 说...

哇那位前辈就是从人家早上开门逛到晚上关门咯?她不用吃东西的啊?厉害厉害。大概是第一次去SUMMIT吧,那么不是搬了整车书回家?问题是都星期六了还有多少好料可以拾,好的书都被我们抢到七七八八了!

波波 说...

人家她才不是第一次去搬,只是最后一天想着此景不在才可能下手重了一点。买了多少不知道,只是知道她来来回回搬书搬了几轮后现在腰酸背痛,哈哈!

大米 说...

你又讲要去炸李少荣的?没有看到的?

波波 说...

你不要以为好料被挖完,其实到了最后两天那个书还是一直有加和降价,本来跳过不看的三折书最后全部堆在二折和一折处,大把有耐心的人等到最后的胜利,血都没有我们流酱多啦,这个叫~守得云开见月明,你以为少荣兄那边咩,守到尽头心还酸。。。

波波 说...

好心你个婆娘八到死,他那边我要一本一本爆给他听,哪里可以用手机打,好像那天酱全部不见掉我不是槌心肝?!

大米 说...

那又不是酱讲哦,至少我那套唐鲁孙、剑侨插图历史、还有老奶奶那堆书咧,就不是最后一天去可以买得到的了!等到最后一天才出手的人,除了之前真的没有时间去的人不算,多数是平时比较少买书的人,给我的话可能就挖不到太多东西了!所以第一天去肯定必要的!已经决定了明年的SUMMIT一定要请假第一天开门就杀过去!

哎呀你快点去炸那个少荣啦我等着看。不然你写多一篇清货最后一天记事什么的。

大米 说...

什么手机。。。你不是在家里meh?

波波 说...

你以为人人象你酱狂咩?而且个人口味不同,好像你极力推荐的紫禁城风水就给我嫌弃到死,那本还多着呢!我看的外语翻译推理小说,惊悸恐怖类的,人家也是一看就掉头走。

达赖喇嘛和身心灵类的,食谱,手作书,还大把那么多咧,我最后一次去时,不是"排"满,是只可以用堆到满桌满地来形容!

波波 说...

你以为啦,我不用作,天天坐在家等钱从天上掉下来哦?!

雨林画室 teearts.studio (Malaysia)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