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9日星期三

阿忠哥(五/完結篇)


赵明福在验尸庭的审讯开了30场,他一场都没有错过。


可是,现实中的他并不是一个可以负担长期斗争的人。请他吃饭,他菜少少,饭多多。每次只夹一点点菜,一口饭有菜,再扒两三口白饭。这一夜,我们静静的看着他一个人吃了四碗白饭。


看着干净得像是洗过的饭碗,想问一句你都一直在挨饿吗终究还是问不出口。在大部份的人都用沉默来面对这么明显的错误时,阿忠却用如此激烈的方式表达他的立场。

仗义每多屠狗辈。
诚然。

因为教育程度并没有决定一个人的良知有多深。





獨家攝影:號外週報謝名彬

问:你有政党背景吗?
答:我不喜欢参加政治的,赵明福的事发生后我做到很出面,为了保护自己我有去参加他的支部,用10块钱挂个名。不过,赵明福的凶手捉了出来我就要马上退党了。

问:火箭党员,那么党有照顾你吗?
答:
(又哽咽)好像社会这样,火箭里面也有很多人没有来验尸庭支持!初初开庭,赵家的人也没有来。不过我也明白他们住得远,只是要等反贪会的官来才要来,可是我心里面也有气过赵家的人。我气说最初的一个半月我孤军作战坚持很很辛苦。

如果社会有20%支持我也没有走到这样辛苦。

有时候,我也会怕到不敢回家的,但是有些事总得有些人要来做。为了国家,我认为我做的很值得。我要跟你讲,有时候我觉得赵明福不是单单给雪州反贪会害死,不是!有70%是冷漠的社会害死赵明福,因为我们的态度这样冷漠嘛,所以死多两个也不要紧!

(我默然。因為我也哽咽。)

(趙明福之死,如同古甘之死;默許錯誤的一再重演,也就是全民公義之死。)

问:你说你语文不好,那些口号谁帮你设计的?
答:
住我家附近的马来人,我去问他们马来话要怎样骂最凶。他们比我们华人还关心这宗命案,他们拿布条大大条来问谁杀赵明福。州务大臣卡立不是马来人呀?他为赵明福做了多少东西呀,他只是为马来人咩?你们要想清楚,其实最冷漠的是我们华人。

问:你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情绪会不会很消极,因为这样喊口号是改变不了结局的。
答:我不认为,我一定要把这群凶手绳之以法,否则这个国家未来怎么办?


在餐厅,很多人在盯着阿忠哥的背后。

有些女士还掩着鼻子。我猜是因为看到他背后的补丁,还有血迹。掩掩鼻子,表示自己很卫生。这样值得吗?我有怀疑,可是人家阿忠哥甘之如饴;你看你的,我管我吃我的。他正眼也没有看过背后的歧视眼光。


有人认出他了。指指点点。最后,叫人来跟我们说请不要开闪光灯拍照,因为影响了他们的胃口。OK。没问题。最后一桌来的一对华裔情侣,在阿忠哥的背后坐下了,女的看到他红衣上的补丁和血迹,整个弹了起来,看了他大概十秒,才惊疑不定的坐下来。
竖起耳朵听到我们东一句赵明福,西一句赵明福,她怕死了,急急换位,离我们远远的。

旁人是这样,阿忠哥的家人也是这样。

我真的看到我们的社会很冷漠。对于作错的我们选择性的沉默。对于不妥协于错误的我们也选择性的批判。


到底,谁是神经病?




雖說身體仍算健壯,摔倒的傷口也算癒合得很快,
可是,阿忠哥確然消瘦很多。衣不稱身,是比較斯文的說法。
其實,他的褲子是用一條爛到不知道還可以不可以叫做皮帶的東西來緊緊的繫著,才不至於掉下來。


问:你是正常人,还是精神有问题?
:有70%的人当我傻的,我习惯了啰~!我受委曲受到太久了,现在已经第4个月了,我拿住海报马来报的记者抢去丢沟渠我快点去拾回来,站在Gobin Singh的后面电视台记者叫我Diam!人家我有安排时间的嘛喊完口号你们就访问啦不过还是有记者作弄我。

问:问题是你怎样看你自己?
答:
事实我也觉得我是傻的,因为华社领导人到现在敢跟赵明福讲话的也是小猫两三只吧了!(哽咽)华社的拿督丹斯里拿督斯里你们全部在那里?你们真的这样忍心吗?你们知道这个案有很多疑点吗?

你看法医讲的话……问为什么跳楼窗口没有手指印的?他说赵明福站着!站著作么没有脚印的?他说赵明福可能是跳出去的!怎样跳?像马戏团老虎跳火圈出去是吗?


死了人他们还敢敢讲骗话,欺负赵明福呀!他死了你们都不来看不来拜,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冷酷无情的人吗?虽然我是不民主啦因为在法庭上你们大多数的人都讲他自杀,不过麻烦你们想比较好的借口啰!

我问你们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每次上庭他们不敢走正门?我去包围他们追住他们问ada bunuh kah?!他们全部说tidak,为什么讲tidak的人最后还怕到旁门右道不敢走要用法官专用的电梯来逃避我?


阿忠哥:“我要控訴這些冷血無情的人!”
阿忠哥:“我們太多人沒有照顧社會!”
阿忠哥:“你告訴我趙明福是怎樣自殺的你說你說!”


问:连法医你也去追?当然人家会骂你神经病呀!
答:
啍法医说赵明福自杀的时候,人太多我站在外面进不到去,我也大大声喊喂我听不到你说赵明福怎样自杀的我不相信,你再表演一次!结果法官批准我进去,吓死记者。后来法官问我跟死者是keluarga kah atau kawan我又不敢讲。

(大笑)结果全部记者出卖我说我是跟他没有关系的。法官叫我出去我又不甘愿,站住栏那边盯住法医,结果法官真的叫法医再表演一次看推测赵明福是怎样跳楼,怎样脚先下地。

我跟你讲啦其实他们怎样表演我都不相信赵明福是自杀的,表演来浪费气力而己。后来法官跟我说不要紧你回去看Internet啦,其实我都不会看internet的我连internet是什么来的都不知道!不过讲真心话这个法官很好,我希望有公正啰。



“我不是怕死,而是趙明福的真相還沒有大白我還不可以死”
“到了法庭一想到趙明我就著魔了,我很憤怒”
“我當我趙明福上身,趙明福講不到話了但是我可以幫他講”
阿忠哥:“我要扮到我很兇呀因為我面對的是國家的最高機構……”


问:Gobin Singh他们有人帮过你吗?
答:我很凶的没有人敢跟我讲话,一到法庭想到赵明福我就变魔鬼了,我当自己是赵明福上身,他讲不到话了不过我可以帮他讲!我也不想去跟别人讲话因为我面对的是这么强大的敌人,我要装到自己好像很凶,我必须要这样才可以去打拼。我不是怕死,而是赵明福命案还没有真相大白我不可以死!

问:家人呢?
答:(哽咽到很利害)全部都很怕呀,我跟亲生的妈妈借200块她都不让我进门,给我钱还要塞在门缝给我然后叫我走!妈妈咧,我在新加坡作推销两年存回来的二十多千新币还分一半给她,她都怕我怕到酱。我弟弟有几间店的都跟我讲你来等下不知道有没有武吉阿曼的警察跟着你来我的店!你看,这么丢脸,这么有钱的人这么怕事!

以前我没有搞赵明福的事情前常常带我出去吃饭喝茶的,还一直要送我回家,现在看都不看我。(也许大家都有自己的担忧。)(不满)是没有照顾社会,以后人家要杀他怎么办?这关系到整个马来西亚的治安知道吗?这样下去我们是无政府状态了知道吗?我受教育不多我都懂呀你们不知道的咩?

其实现在我们也差不多是无政府状态了,你看那些坏人不止是要钱,他先打到你死死先才抢钱,现在我不跟赵明福讲话,以后还有希望吗?如果我们做了,其它人跟著作国家就会有希望。不过现在这个雪州政府也不可以给他胜太多的,不然也会变样!

白小,也是阿忠哥關心的課題

问:会不会有人骂你不作工反而跟人借钱?
答:也有人不支持,所以有时我很伤心。但是我不会饿死的,我像小鸟一样来的,我饿了就去作工咯。我是下移族不必用太多钱的,有一个窝就够了。赚一百就花一百,其它的时候全部放在社会。

死了也不用花太多钱我都去医院挖器官的嘛,没有人收尸政府花几百块跟我烧掉也不要紧是不是?我都跟我妈妈讲过我死了给我烧去变火炭,我喜欢火,尤其现在国家这么乱的时候我更加要火到下地狱!

一张被他比喻为武器的赵明福海报,折来折去随身带120天,已经差不多破烂,不过他还拿来当宝。原因是它的正面是赵明福,可是它的背面是苏淑慧。他用自己的方式,把阴阳相隔的两个人重新连结在一起。

他连黑纱带也买不起,头上绑住的这一条,还是在雪华堂大家悼念明福后帮手清理白菊花时偷偷从花束上拆下来的。甚至买报纸他也要左算右度,天天在报摊前面荡来荡去看那一份的封面有为社会作事他才买。

钱不可以多花,买报纸也没人情讲。

一个天天扒白饭,年已半百的人,依然坚持黑白要分明。但竟然还有人怀疑他是傻的。是众人皆醒他独睡,还是众人皆睡他独醒……

我已经找不到答案。














问:这张海报跟了你4个月?
答:
是,但我不是每天带出来的,只有在讲跟赵明福有关的事情时,好像你们来访问我就一定会带。这是我的武器来的。(听说你不接受访问的?)不是,是因为我太愤怒了。4个月前我是很喜欢笑的人,自从发生了这件国耻之后我就不能笑了,我变到比魔鬼还凶,我控制不到自己。







问:时间过去了,一般人的悲愤也就平息了。但是你身为一个局外人却似乎越战越勇,是什么让你这么坚持?
答:
为了全部人民好,这才是真正的1Malaysia。你叫首相来跟我谈啦他一定输我的!所以我天天带着黑纱带,我一绑在头你就最好闪,因为我就着魔了,我赵明福上身了,我会去踏你的红线!

不过我也不是傻到完的,我不会踏你久久,一下子我就退出来。留得青山在才有柴烧嘛!嗱上次在雪华堂我发觉有人盯住我吗,我就一路假假帮忙一路跟工作人员扮熟咯,我说哈啰好久不见你好吗?如果我今天走不回去请你帮忙报警说我遇害了……

问:你怎样去收集跟赵明福有关的集会时间表?
答:你有心怎样都会知道的。

问:你有什么话要补充吗?
答:
Everybody must stand up, if not you are the next, I am the second。(每个人都要站起来,若不你是下一个,我是第二个)


后记:

“冷漠的社会有份杀死赵明福。”送他回家的途中,他一直这样跟我说。

“因为当我们对错误选择明哲保身,就是姑息养奸。”真的,当有人孤军作战还在坚持,我们却已经说放弃,冷的不是生命的白死 ,而是我们的心。


他也许不正常,他也许有病,可是,他是赵明福的守护天使。

12 条评论:

匿名 说...

这一路来,我很欣赏阿忠哥的正义。请问我们要如何支柱阿忠哥呢?想送他米食,要送去哪儿呢?可以麻烦托送吗?谢谢

anakmalaysia 说...

Yes, he is right, you can be the next TBH, i can be the next TBH,we are too heartless, the chinese society is too heartless, don`t blame others, blame ourself

波波 说...

匿名者,

我們(數名網友)仍在討論支持阿忠哥的方法。如果你有心要捐獻米糧,請電郵mda7lim@yahoo.com。我們正在想辦法收集物資

更多的詳情,容後再公佈。

林季 说...

东林,像阿忠一样。

我们没做错,为什么不能继续?

更多的阿忠,我们对这世界怀着希望。

这是真,善,还有美!

chchoo 说...

波波,我也希望赞助阿忠哥一些新衣服.不知你们可否带他去购买?

还望你下次把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头照也贴上网.让大家也见识见识一下这些高人.

波波 说...

林季,所以要把故事讲出来,感染更多的人。

chchoo, 恐怕帮不上忙,他不接受捐献。

moo_t 说...

"冷漠的社会有份杀死赵明福"? 这和“人民是善忘的”的神话偏见一样。

其实大家都把这事放在心上, 等大选的时候才给政棍们一个大教训。

波波 说...

Moo_t,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呢。

但是我也同意,不怕慢,只怕站;等大选来算账,好过不算。所以,还有够岁但仍未注册迭民的人在这里潜水吗?请自重,请赶快注册。

2012,让我们看看那是谁的末日。

chchoo 说...

波波,我不打算捐现金.如果你们有意带他去购买新衣服的话,那我也想出一分力.

波波 说...

Chchoo, 说帮不上忙是因为他不会接受带他去买衣的安排。如果接受,我们那天已经买了。

但是你可以给mda7lim@yahoo.com一封电邮,他刚刚收工,会有一点时间帮忙收集物资而我还要赶大工。我们是打算把东西搬去他家,至少填满他的雪柜。

详情我们商量好了就跟大家说好吗?

咚咚 说...

巨人!是的,他是巨人,一位让人仰望的巨人,看到他,会让人感到自己何其渺小。

我会继续留意您的部落,希望有机会能尽点绵力,以示支持。

匿名 说...

谢谢您,勇气访谈,把事实写出来,公布人前,唤醒我们人类冷淡的心。阿忠哥心里有着崇高的人类良知和正义。
ann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