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日星期三

不是沒EQ,是囂張

雖然EQ高的人通常會表現得比較彬彬有禮,可是世事是有例外的,有些很有EQ的人也會很沒有禮貌,甚至表現囂張。

某位副部長的秘書,因為失言而被封面報導後,雖然面對壓力,可是依然表現出過人的EQ,懂得繞過決定全版報導的cha fit人,直接打電話向出版社大大大老板交待說,如果不是接電話的人先說了一句如果真的很不爽,你可以發信來告我們,他也不至於失言搬總會長上台。

甚至,還表明他的老板樂意接受訪問。據說,講時言語誠懇,語氣平穩,一點也不像是沒有EQ的人。

雖然大大大老板也不相信接電話的人會說這種話,不過他也不得不同意,秘書小姐的表現極有風度,非常文雅,非常的能登大雅之堂。

發生這種事,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是肯定的,所以追訪秘書的老板,請她親自澄清一下沒有借秘書把口來殺人威風是肯定要的,於是人在現場的小飛俠親自撥電向秘書小姐要求訪問副部長的時間。沒有想到,本來“ok呀可以訪問呀”的言調,會突然變成“現在才來做有什麼用”?

從頭到尾,秘書雖然話說得很不客氣,可是語氣始終平穩如一。顯見,EQ是超高的。只是說話的內容,卻讓人感覺囂張跋扈。

先是說你們不是寫我囉,我的老板都沒有怪我,再請打電話的人不要再打給他,因為他不想跟“野蠻”的人說話免得影響他吃飯的胃口。然後,也聲明你們寫得出來了,何必還要再訪他老板。最後再加上一句,我都不知道其他人接下來怎樣弄你……。

最夠力的是,人家說話的溫度不慍不燥,就像在談天一樣。如果只聽語氣不聽內容,還以為是在跟情人講話,EQ去到這種境界,也只能夠用一句爐火純青來形容。負責現場報導小飛俠說,感覺好像在被人威脅了,一整個氣到爆肚,就只差還沒有爆粗而己。

哈哈,不止是他,連我聽了也毛骨悚然。

最初說的ok呀可以接受訪問呀是誰的意思?之後說不必訪問啦又是誰的意思?

在這麼多年的採訪生涯中,我遇過無數的秘書和助理。有的樂於助人,最喜歡指點小記者,包括年資較老的儒俠、盧誠國、廖中萊、黃啟棟。(噢還漏了一個梅振仁。現在重讀這一段,有點遺憾,怎的清一色都是男的?)可是也遇過得理不饒人,喜歡自把自為的秘書。去年年頭咸濕CD爆發時訪問蔡細歷就遇到一個生平最TL的秘書。

這類秘書,大多有一個共同點,即捉住雞毛當令箭。老板還沒有表態,他先也文也武,大條道理的擋駕。那個後來也扯上土地醜聞的秘書,還罵我離譜,竟然敢問這麼羞家的問題,激到我沒有力。Gan Ni Nia的,做羞家的事就可以,問就不行?他老板都大大方方的承認了,他卻還扭扭捏捏的給老板倒米。那一次,當然不歡而散。

明明講好十拿九穩的專訪,自然就這樣算算去。

不過數個月後,蔡細歷直接表明說他願意接受訪問,還搬了全家一起亮相。自此之後,老板逢是遇到有說不的政治人物,第一個先問的問題都是:“是不是秘書從中作梗?”

有些政治人物的形象,就是被他們身邊的人搞砸的。

美女副部長的為人如何,沒有接觸過,無法置評。可是身邊的人如此無禮,不用問神都可以知道她很快會紅。

有新兵問我,為什麼這些當秘書的先生小姐常常有意無意的為難人,我不知道確實的答案是什麼,但是我想,這些以為說幾句話媒體就一定會害怕,依足他們的意思報喜不報憂的人,是因為過去50年的安逸讓他們習以為常了。因此,雖然經歷了308的風浪,但依然會在不知不覺間,流露出頤指氣使的陋習。

追根究底,始作俑者是一則“背脊骨落”的周爆。標題確實有誇大失實之處,因為雖然背脊骨落者有,可是興高采烈沾沾自喜者也不少。但問題的關鍵在於秘書生氣自己宴客的老板被擺上台了,所以顯而易見,不爽的是講了壞的沒說到好的。

So,標準是在於必須要“隱惡揚善”,對人家的老板“歌功頌德”,才不會中秘書鳥嗎?

換個角度來看,這樣也算是干涉新聞自由。

為了更大的報導空間與自由,這類事件,實不應妥協。

P/s:是不是應該用宴客我有點躊躇。如果是自家付的錢,當然可以算是王美人宴的客,可是如果用的是納稅錢,那麼算什麼?人民博客自己吃自己嗎……?嗯,真的很抓頭一下。

11 条评论:

CHIA, Chin Yau 说...

小飞侠自己笨到贴地,不能怪秘书小姐吃住上!

第一次"难怪老总要告你"没有准备情有可原,但第二次是拔电求访,却一点准备都没有那就是该死!

一句说完:"笨!"

大米 说...

波妹妹,你越写越上瘾了,你就不怕你的猫毛给人一把火烧掉?

波波 说...

阿米,已經手下留情,更離譜的話我不講,讓小飛俠自己說。他說在想著去報警,因為受到了恐嚇,我還勸他不要咧。

有些事情不堅持,將來就只好等著給人家拔毛。順民不是不能當,可是也要看當誰的順民。

大米 说...

可惜秘书小姐不是和我同期的,不然给她见识一下本小姐的鼻孔朝天不可一世,她才知道什么叫嚣张。

波波 说...

喂你想得美,鼻孔朝天只能公告天下說你的功夫哈哈哈哈還沒有到家。可是人家是可以喜怒不形於色,用不慍不熱的語氣來“示威”(人家講的,我轉述而己),顯見功夫更深一層。

我是在想,當秘書的如果可以這樣擋架,對媒體也這麼囂張,那麼那些想要向高官求助的平民百姓平時會不會受足了鳥氣呢?

人家受了氣,很少會說某某某助理怎樣怎樣的,人家會認定是他的老板沒有家教。就像以前我們訪安華,被他的保鑣粗魯對待,你會說某某保鑣像條蕉嗎?不會的,我們都用“安華的保鑣”來名之。

這次的事件也如此,人家認得秘書是乜水呢?講的話也肯定是冠以“王美人秘書”的名號。所以我說,政治人物的形象有時是被某些人自己破壞掉的。

波波 说...

更正一下

“順民不是不能當,可是也要看當誰的順民。”

這句講得不妥,應該是>>>順民不是不能當,可是也要看當怎樣的順民。

大米 说...

你讲起以前的秘书们,我才想起。是咯,卢诚国,梅振仁,还有现在贵为部长的廖中莱都是超friendly的,和他们合作愉快。我还记得以前廖中莱留了一头披头四的头,还几靓仔一下的,哈哈!可惜现在啊,官样开始有了不。

以前和我最friend 的是陈祖排那边的庄祷融和余贵狮,他们都特别照顾我,还有老马的秘书Zakaria也是一等一的友善。

波波 说...

對對對Zakaria,我剛剛還在想那條友叫什麼名了哈哈哈原來你還記得。余贵狮我就沒接觸過了是誰的秘書呀?(嘿嘿嘿證明我比你年輕啦~啦啦啦啦~)

庄祷融出了名的老人,每次老板講了話之後如果聽不明白去問他,他就好像巴不得整件新聞跟你寫好好的款哈哈哈哈!不過他當上了州議員之後,唉~

大米 说...

余贵狮是陈祖排的“机要秘书”咯!
人家这个机要秘书,可真的是妥妥当当,从来不见他得罪人的。庄祷融是陈的政治秘书啦。我以前出入房屋和地方政府部自如到好象在自己的家那样,拿新闻特别容易,都是多得这两个特别的好人不少,还是因为我够 cute? 哈哈!

波波 说...

咦,照這種說法,應該是見到余贵狮多過庄祷融呀,為什麼我會對前者沒有印象的?

是啦你cute啦,不過你不管怎樣串,都沒有跟你的老板倒米,還撩到很多獨家來“圍剿”我們tim……啍講到這點我還好像有點把鬼火

chchoo 说...

It's both. Someone with EQ will not have such outbur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