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2日星期日

八卦惹事

單看封面,你buy那個idea?

暗湧了幾天,件事終於通天,我一直吵著要看但是沒有機會看到的封面終於被《風雲時報》捅了出來。現在,大概大米也可以明白為什麼我對某個事件有窮追猛打之嫌了。(不過我其實沒有啦哈哈哈還是那句只是不爽,現在再加一句不齒而己~~。)

講起來,我好像也有份搞屎。

當有人問搞紅翁新丈人的紅包價好還是基宮好時,我第一時間表態要紅包。

傻的咩,基宮人人都有,光明日報還因為基宮要吃官司,大家都一窩蜂被炒的新聞,如果沒有猛料還能叫新聞嗎?怎樣都是炒紅包好啦,我還八到要死的第一時間要求人家爆料,看看誰的紅包最大?

二號白老頭八公接著問誰的最小?哈哈哈哈~!這樣的東西,最合我們這類八公和八婆了,然後我相信,市面上比我們更八的還大有人在……。

這樣的題目,唔駛問阿貴都知道可以賣。只是沒有想到,八卦也會惹事,還搞到連面世的機會都沒有,一整個石沉大海,慘遭毀屍滅跡,屍骨都無存。

收到風時,我都傻掉,這條“新聞”(如果也能叫新聞的話啦~)的殺傷力跟《內褲外穿》相差太遠,任何人看到的正常反應也應該是哈哈大笑,不過有包紅包的人就應該會心頭大震,擔心自己的紅包不夠大,會被人家在背後暗暗的笑。

號外是將包紅包的人依據官職和黨職,分成幾個不同的類別,再依據蛛絲馬跡、收到的風和過去的豪門夜宴來估計紅包“行情”與“市價”。比如,納先生出手應該是幾何、名流紳士若干、部長多少等等等。

我還說嘩我好有興趣知道喲,看看城中名人出手有幾大方,不傷腦筋的唱衰人家是不用本的,聽起來都好像很爽。

事實也是,當馬華中委都有人說要統一紅包價為1000大元,其他有官職的有名氣的有身份的有地位有project拿的會包多少,實在是讓人心癢難騷的八卦事。

如果不給紅包,給一棟豪宅做禮物也是好的,要不然半買半送本來要2400萬的豪宅用350萬賣給我也很好,搞到我心思思一直在想下輩子要怎樣才可以投胎到官大人家去享受單單是冷氣也要60萬的豪門去……。

知道這樣的趣聞沒得出街當然很失望。更失望的是不出街的理由是這條文out了,基宮比較得令,所以紅包要抽,基宮要做大。

老翁上個拜六才嫁女,禮拜天就得空到要死的去舉布條抗議民聯,這個星期三出紅包的新聞,中間隔了4天,會out嗎?當市場上人人炒基宮時,不跟風,反而度了條其他人還沒有想到的獨家來,結果反而拿屎上身,搞到要被人變相“dan冬菇”……難怪有人在搥心肝,欲哭無淚,咬碎銀牙的懷疑是不是有人在秋後算賬。

兩個封面相比,無疑紅包比基宮搶眼。但是,卻莫名其妙的沉船了,連印好了都要全部銷毀,一本也不能上街。而且後繼行動還好像陸續有來。最近聽到的消息是一手策劃紅包價大曝光的主編被架空,上面擺了個太上總編輯,可以行使ban新聞的無上權力。

講真心話,被算賬我認為是肯定的,可是不知道是外面的人,還是內部的人在對負責人做清算。如果是外在力量,迫使新聞編輯低頭倒也罷了,因為某個人小氣也不是今天才知道的事,在經歷內褲外穿的事件後,又逢自己的大將王美人上議員被擺上封面火烤,現在來一次過算總賬也叫合情合理。

可是,如果是外面的人還沒有插手,內部的高層就先自我矮化,剷除這匹常常突有奇想的野馬,以圖安全,那就非常可悲了。因為這件事帶出一個訊息~對某人不利的新聞不要講/引起人某些暇想的東西也不可以做。

至於對政府不利的新聞不是不可以寫,不過要選對人來寫,比如現在反貪污局也說要查的落水狗阿基仔就可以打了。不過小小打就好,打到太夠力如果有一天人家咸魚翻身或者發一封律師信來也是多多事的。其他身也有屎的人,什麼自貿區啦數理教學啦統統不要做最安全。

至於遠在蒙古的事是動也不能動,什麼潛水艇直升機統統是死罪。你不聽話嗎?不要緊,架空你就好,不然你自己頂不順走掉更妙。總而言之,沒有你最乾手淨腳,講多都無謂,浪費口水而己。

一本政治雜誌,做到醬隱惡揚善,醬言不由衷,還能怎樣搞?

靠這樣的思維這樣的人搞新聞,還能期望有新聞公平或者百花奇放的一天嗎?

6 条评论:

匿名 说...

如果給我選,我也對紅包有興趣,況且也想看看到底有誰受邀出席婚宴?鬼叫報章只寫到一點點咩!--珮珍

波波 说...

報紙也是沒有辦法嘛,一來據說是被拒於門外,不能其門而入,二來也是有人怕了小氣鬼,那裡敢寫他多多東西喎~!

這筆紅包賬算下來,應該非常可觀!如果是外來的影響促成燉冬菇,那是有人不想局外人有太多的聯想……你知道啦,擺酒是很賺錢下的……

可是如果是內部私下的決定,還能說什麼?那種做了都閒的心情,幹過這一行的都應該明白

-JoE.CoM- 说...

其实,对我而言,我们对政治人物的私事,我们不要去批评。毕竟他也有他自己的空间。翁诗杰的女儿结婚,我们应该恭喜他。

他收到的红包又多大,目的是什么,我们都不知道。我觉得批评和评论要对事不对人。

基宫的事情,我们真的要去知道。一个州务大臣的房屋可以和王宫媲美,价值还少过马币400万,这真是“好康头”!

他的薪水,是人民支付的。我们有权利知道到底这笔钱用在何处。


-JoE.CoM-

波波 说...

Joe,紅包的大小,在某個程度而言,也反映了政治的利益。一些不方便露面的利益,都可以通過紅包來處理的。所以政治人物的紅包,不完全是私事,就像阿基子的新居,明明是他們一家人的事,也不能算是私事一樣。

但是,翁總的紅包,肯定收得比阿基子的大房子更合情合理,以他道德天王的標準,說不定不義之財包的紅包他還不要咧,這倒是不必置疑的

大米 说...

啊.....连要八一下的新闻都不可以登,干脆关掉它算了,还出来做什么.
问一下你老友, 可不可以mail 那个红包新闻给我自家看过瘾.

波波 说...

嘖嘖嘖,你那裡可以表現到比我還要八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