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9日星期日

這次,用腳來給他們好看

這個blog開張之後,有幾個私交甚篤的八公和八婆問我,明明那麼敏感分分鐘吃咖喱飯的事,為什麼還要寫。

而且,是免費寫來公開看。

那是因為有一個,我感覺大家的無動於衷,虧欠他良多的人。RPK。他揭露了多少事,被人家前前後後用內安法令教訓了好幾次都不畏縮,難道,是做來好玩的嗎?放著高床暖枕不睡,去困在小小的囚室,熱得連眼鏡片也被霧氣弄朦,是做來爽的嗎?

我的母親,一生為馬華奮斗,離世前4年,還被當地的馬華區部推荐,被雪州蘇丹封為PJK。她的宗旨向來是我身在朝心在野,因為政治是一門互相瞞騙的藝術,誰的演技高,誰的手段強,誰就是勝利者。有鑑於此,她非常反對我表態。

她說,不表態的人,才能奇貨可居,在投票的時候,得到最大的利益。因為政治,就是在用我有的,去換我想要的。我佩服她的智慧。當然也明白了大多數的老馬華人都是用什麼心態在玩政治。

可是,在去世前,她說RPK才是馬來西亞最需要的人,一個肯講良心話的馬來人。她說,必須要給予這種人適當的支持,因為少了其他膚色人士的呼吁和起頭,馬來西亞華人的改革,會有流血的悲痛與危機。

“政府已經太過份了。這是馬來西亞的機會,為了不禍延下一代。”

她說的時候,睛睛望著老四的長子小霸王。我非常驚訝於一個天天讀2份中文報的老太太竟然有這樣的見地。是我不對,我一直以為她會受到主流媒體和馬華同志的影響,只要是馬華老大放的屁,都是香的。

我非常以母為榮。認為她的PJK得的比當地任何一位用錢買拿督的聞人都要實至名歸。雖然在她的葬禮中,馬華諸人一個也不見,只來了一個新古毛的徐寶明,滴著眼淚鞠躬,但我還是認為這是她搞馬華以來,搞得最出色的一次。

RPK在他的皇族頭銜底下,他不但沒有受到庇護,反而被皇室驅逐。一個這麼敢怒敢言,敢為各民族說公道話的人,是我們最欠缺的。當華人政府官都不敢在馬來官前為華人說句公道話的時候,RPK說得對,就是我們自己靠自己的時候了。

可是他說的話,不是每份報紙敢登。就算是登,也是有限度的登。又或者大刀闊斧的一輪刪改後,才敢登獨立作者的稿子。

所以,我們需要另一個平台來容納不同的聲音。

2008年的9月27日,是RPK的生日,但是他還被扣甘文丁。

我們買了張生日卡,帶著整盒蠟燭,山長水遠的到獨立廣場。目的,是跟這個人,以及其他政治底下的受害點,點一根蠟燭。那天上,自動要求在生日卡上簽名的人很多。

馬來人、印度人,華人都有。

簽到那張卡的四個面都是滿的。同天晚上,我們送卡到RPK的家,本來只想放進信箱的,但是看到有燈,還有些微小的雜聲。我們按鈴。屋中的燈火馬上熄掉。等了良久,一點聲息也無。

只有一隻舊相識老肥貓,隔著一道薄薄的鐵門渴望有人摸摸牠。

我們把卡放進信箱,然後離去。

在這等待的十分鐘中,我想到marina的心情。她在家,可是卻怕了來敲門的聲音,因為這一次她不知道家裡還有什麼人什麼東西會被帶走。

於是她唯有選擇把自己隱藏在黑暗之中。

那種害怕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一如我也可以理解趙明福未亡人和他家人的心情一樣。因為我一個月前我也剛剛失去了我的媽媽。

我們離開RPK家半個小時,就接到marina的電話。她在家,只是不敢開門,也不知道來者何人。但是接到生日卡她很高興,她認為這可以給RPK一點繼續撐下去的力量。實際上,RPK也是很高興。聽說,困在牢房中,無所事事的日子,他一直在數上面有多少個簽名。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為我也是聽說的,還沒有機會當面問他。

走在外面奮斗的人,再堅強也需要知道有人在做他的後盾。昨晚,我又接到了一個來自RPK的訊息。不是通過電郵或網絡,是大家的口語相傳,RPK說,已經到了不能再等待的時候,這次,不是用手,而是用腳來做改變。讓我們走上街頭告訴這群王八蛋我們的心願。

我很同意。

不需要喊口號。也不需要糾群結黨去挑釁。

一根蠟燭,一身黑衣,一個沉默不語的人,就是一股力量。

我不相信任何人的調查,甚至是什麼皇室調查委員會。因為結果不必等幾個月現在就可以知道。趙明福是不是猝死,是不是跳樓死,除非有人良心發現,不然真相沒有大白的一天。但是現在一定要做的,是告訴政府,我們拒絕你們的霸權蠻橫與無理。

也許不是今天,也許不是明天。但是在有需要你的一天,請你用腳,來給他們好看。

但是,如果你決定今天開始就用腳來做一次改變,你可以參考以下行程。
19 July 2009 - Sunday
* 19/7 (Sun, 11am) - Protest against MACC over TBH's death in MACC
custody @ DAP Pandamaran Service Ctr, Jln Besar, Pandamaran, Port
Klang
* 19/7 (Sun, 4.30pm) - Justice for Beng Hock Memorial Vigil @
Stadium MBPJ Kelana Jaya, Selangor

20 July 2009 - Monday
* 20/7 (Monday, 11am) - TBH's Funeral @ Alor Gajah, Melaka

21 July 2009 - Tuesday
* 21/7 (Tuesday, 8pm) - Public Forum: Justice For Beng Hock,
Reforming Malaysia @ Jln Utama, P.Pinang.
* 21/7 (Tue, 8.30pm) - Candlelight Vigil for TBH @ DAP Pandamaran
Service Ctr, Jln Besar, Pandamaran, Port Klang

3 条评论: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我欣赏RPK,虽然有时他爆‘流料’,不过相信是在用心理战术。。。

波波 说...

我們欣賞的,是他講的公道話吧

Alfanso 说...

我谨向你的妈妈致敬;也向RPK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