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4日星期五

還是老話一句,趙明福怎死的?

以私人身份出席追思會,不開工,只帶隨身的小相機,照明不夠,索性不打燈。
人民有權知道具真相,誰都不准濫殺無辜
注意到一個奇怪的現象;穿黑衣的多數沉默不語,手持白花,或者明福公的遺照,用表情來表達情緒。但沒有穿黑衣的,卻義憤填膺,不止七情上面,口號也喊得很落力。

如果你想匯款給未亡人和遺腹子,這個大眾銀行的戶口是唯一喪家同意的。我知道大家很想要幫忙,可是不要進錯戶口,給人家趁機發了死人財還是重要的。
反貪會顧問之一Tan Sri Robert:“我們有時駕車看到路上有貓有狗,還會踏brake啊,何況是一個人跌下去,你跟我講你們不知道?!原諒老人家也要罵一句他媽的……”
他現場宣佈捐了50千給遺腹子當生活和教育費。


未亡人:“我會帶著孩子好好的活下去……”感傷的時刻。

林吉祥:“我們要知道明福怎樣死的!”

JUSTICE FOR BENG HOCK

民眾為趙明福獻的白花,多得可以築起一道花牆。


雪華堂的這場追思會,人數應該不比檳城多。

可是,悲憤的臉孔也應該不比檳城少。最難忘的是死者的妹妹麗蘭。在她的眼睛中,我看到有一團烈火在燃燒。實際上,在這樣的夜晚中,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一把熊熊燃燒的烈火。

誰要知道反貪會有沒有在盤問趙明福時侵犯人權?
我們只是要知道趙明福是怎樣死的!


應該講的,上台的人都講了。我可以不必再講。今天好累,遲點直接把錄音post上來就好了。

納先生宣佈的皇家委員會,只是在調查反貪會的調查手法有否濫權和侵犯人權,跟大家期望的水落石出有太大的落差。為了這件事,馬華有老朋友跟我一小兩大的總共在電話中罵了3次架。他說,政府是不可能炒人魷魚的,即使是鬧出人命也不可能。

原因,是政府得失不起公務員的540萬選票;180萬公務員,再加每個人的至少兩位家屬,等於540萬張鐵票。為了繼續執政的私心,有些人主張調職就好,讓人民淡忘事件就好,隨隨便便不了了之就好。

不問責文化,就是基於這種私心而誕生的。

有時,覺得馬華很笨。一直想著只要保住鐵票就好了,最多是下次做好一點,挽回民心,沒有想到這次再不出聲,做回場大戲給華人看,也許根本就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蘇州過後就沒有艇踏了。這個平台你不把握,下個平台也許永遠也不會再有了。

不過,人蠢是沒有藥醫的。袋錢進你的袋子你還振振有詞的說不要,我也不可能硬硬要塞錢進你的袋。就醬啦,拜拜了馬華。

8 条评论: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马华?他们在想着蔡派还是翁派好,不得空理这些闲事啦...

波波 说...

是呀,最近還看到多了幾個文字打手,一直不停的把馬華的消息和評論放到malaysiakini和merdekareview去。

一來是在炒作課題,保持熱度,二來是轉移反貪會的視線,三來也是蔡翁兩派各自在利用文字爭取支持。我收到的風是,馬華有可能會召開特大,到時就是蔡翁兩人的生死戰,所以此刻要多多爭取支持。

這大概是為什麼,這些文手的東西,講來講去都是罵這個人,支持那個人的。文手的論點,我看了就頭痛,根本就是舊料炒了又炒,炒了又炒。

馬華此舉,只是暴露他們的私心,想到我就想吐。(是真的想吐,人要病了哈哈哈哈)難為了還有那麼多人去看。

路見要鳴 说...

昨天在沙亚南会客户至傍晚,
所以甘脆直接跑多一赴,
主要是不好意思推博友-
戆居居看天下的邀约,
现场看到久违的凌国文!

拜托,不要说马华的事了,
他们俩不累, 我都累!
除了争权夺利,还是争权夺利!

-JoE.CoM- 说...

RIP Teoh Beng Hock..

我最近学业很忙,连写部落格的时间也没有。

我又一个朋友叫我这样写,若是从14楼跌下来的不是赵明福,而是基尔,或者巫统政客,Murderer and Assassination Corruption Cooperation 会怎样。

想了想,还是不要乱乱"kang".

你有意参加2009 第三届《大馬中文部落格祭》??

今年我想参加,得经验一下。


-JoE.CoM-

匿名 说...

http://mt.m2day.org/2008/content/view/24820/84/
波波,这贴在短短两个小时就引发约40留言。。您怎么看??
草禾刀个人觉得越来越多人出来搞局,而那SCAN本似乎没什么説服力(许多留言者对它也存疑)???

wong 说...

2009年7月20日 星期一
毫不留情∶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Did I not tell you?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9-07-2009
翻译  ∶西西留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巫统报纸大事抨击赵明福死亡事件中对反贪污局的批评
大马局内人
2009年七月十九日

巫统控制的报张《每日新闻》和《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今天大力谴责有人妖魔化赵明福死亡事件,并认为这是削弱马来人主导的政府的一项议程。

这两份报张指责反对党政治化这位政治秘书于七月十六日的死亡事件,《前锋报星期刊》表示人民联盟利用这个事件转移视线,回避它们的内部问题和弱点。

《每日新闻》的一篇名为【赵明福之死浮现各种政治推测】的文章中认为这是削弱马来人主导的政府的一项议程,文章撰稿人是新海峡时报集团总编辑再納阿里芬(Zainul Ariffin Isa)。

他写道,政治中的机会主义者能够把悲愤不满转化为政治资本,而死亡事件可作为催化剂,以激发种族情绪。

「不是只有华人或是民联支持者懂得愤怒和追求公正。」

「特别是在非马来人族群之间已经引起了疑问,反贪污委员会,就如其他部门那样有许多的马来官员,只是选择性的以非马来人进行调查,」他写道。

可是,这位新海峡时报集团的新老板也指出,两名行动党人与赵明福一样,也被带往盘问。

这两名行动党人,其中一名是华裔,一名是华巫混血儿,他们声称被反贪污委员会官员以种族歧视的语言辱骂他们。

根据反贪污委员会官员的解释,他们和赵明福一样都不是嫌疑犯,他们不过是『证人』。

到目前为止,民联领袖在反对党领袖安华的领导下,并没有在他们的言论中并没提到种族,而是要求反贪污委员会对赵明福的死亡负责。

再納表示说赵明福之死是一场意外,就因为反贪污委员会涉及的官员是马来人,他在文中写道『当一起意外中的受害者是非马来人时,如果受到调查的是马来人,这就会引起很多揣测。』

他不仅提出赵明福死亡事件中的反马来人情绪,他同时也表示,他认为政府部门是马来人为主的政府,更甚于一个非党派(non-partisan)的公共服务机构。

「为什么雪兰莪州务大臣,身为一名马来人,却质问他自己的种族要采取公平的对待呢?」再納在文中写道。

前锋报星期刊是巫统所拥有的一家报刊,它也对民联政治化这起死亡事件进行攻击。

这家报纸表示这项争议并不会因为街头示威和无礼的指责而获得解决。它也说反对党利用赵明福死亡事件转移注意力,回避他们自己的问题。

*************************************************

我在过去曾经解释过,可是都被当成是耳边风,有些人甚至说我无事生非,可是,我这一辈子曾参与过无数次的巫统聚会,我也有太多的朋友来自巫统,他们都位居高职,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无所谓,许多不同意我的看法的人士都是那些躲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写留言的人,可是却很大可能不会出席今天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的群众大会,这就意味着,他们从不细心聆听民声,也不曾体会民疾。

我尽可能的使用很浅白的话来对你说。巫统把政府机构当成是一副马来人的工具,政府机构——不管是选举委员会、警方、反贪污委员会、新闻部长(以控制主流媒体,还有电台和电视台),教育机构(由幼儿园直到大学)等等——这些都是为了马来人的利益而效命的,这点必须明确的搞清楚。

政府有一个宣传机构称为国家干训局(Biro Tata Negara,BTN),它的工作即是开设课程,向政府官员和刚录取和毕业的大学生进行讲解,干训局主要集中在对马来人洗脑,让他们认为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国家,而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是外来移民。在允许他们获得公民权后,这些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现在变本加厉,开始要求各种不合理的东西,包括平等权益,他们忘了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因此是二等公民,而不是一等公民。

军队是马来人的,警察是马来人的,大学和专科学院是马来人的。其实,你可以想到的都是马来人,这是不二定律。如果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拒绝接受这些,他们应该离开这个国家,回去他们原本的国家——管它是中国、印度或是什么的。

好啦!你或许可以辩驳说,今天的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出生在马来西亚,当中并没有一人出生于中国、印度或是其他国家的,他们的祖父母或是曾祖父母也许来自于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可是他们大部分的华人、印度人或是『其他人』都出生于马来西亚,因此,他们即自动成为公民,而不是移民,虽然他们或许是移民后代。

我的意思是说,每一位美国公民(除了印第安土著)都是移民后裔,即使他们出生于美国,而非前来美国的移民。因此,移民的子孙,或曾子孙都不是移民,而是称为美国公民,并不会因为一位美国公民的祖先来自何处而使他比其他美国公民获得更高的权益,所有美国公民都被视为平等的。

可是,那是在美国,却不能应用在大马。在马来西亚,那些祖宗来自印尼群岛的人,比那些祖宗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区域的人获得更多的权益。这就是马来西亚的做法。

马来人被长期的灌输这种思想,而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移民后代也被长期灌输说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他们不能享有公平权益,他们被分类成拥有移民血统的二等公民。

这也就是为何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被逮捕和扣留时,被人更加残暴的对待,他们不仅是受到语言上的侮辱和种族歧视,他们遭到肉体上的凌辱。这就是为何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后裔的扣留期死亡率非常高,尽管如此,他们大部分是因为『悴死』或昏迷或毫无理由的死亡,而不是医学上的『自然死亡』。

我再说清楚,大马政府是一个马来人的政府,这个政府的工作即是为马来人效劳,保护马来人的权益。昨天副首相说过了,为了避免大家忘记了,我再次重复。只要国阵掌权的一日,这些都会维持现状,巫统已经为人民做出承诺。

任何想要改变这个安排的马来人都是叛徒,他或她的公民权应该被剥夺,他或她应该被驱逐出境。对于这一点,巫统已经不止一次清楚表明。

那些来自中国、印度或任何区域的移民后裔,只要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话,都对这个概念非常明了。他们接受这个事实,他们是二等公民,并被分类曾是『外来者』(pendatang)。这就是为了那些来自国阵的成员党们,那些来自国阵的十三个成员党的工作即是确保巫统的政权能够维持下去,尽管巫统在国会中的议席少过一半,如果让巫统独挑大梁的话,它老早已经倒台了,这十三个非马来人的成员党赋予巫统这个委托,让它执政。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running dogs),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LABELS: 毫不留情

波波 说...

要鳴兄,下一次,有機會我會聯絡你。

Joe,沒有分別的,被請去喝咖啡的人意思就是說要被辦的人,不管什麼陣營都不重要了。《大馬中文部落格祭》應該是要很受歡迎的blog才可以參加的吧?我不符合資格啦,這裡只是我發up風的東西。

波波 说...

草禾刀,政治本來就是無間道。

我今天跟那個反貪會的顧問Robert仔談了兩個小時,他說,反貪會的IO現在擔心他的生命有危險。

我問Robert仔,你說他是擔心那個陣營會危害他的生命?想想那個Bala到現在還在失蹤。Robert仔都傻掉了。連他自己都說不出一個答案來。這就是政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