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7日星期五

死了人還要打人

馬來西亞的政治很利害。利害到可以叫人直著進,橫著出。

不過更加利害的是妹仔大過主人婆;搞不清楚誰是主誰是僕,給了三分顏色就上大紅,當了順民他還要把你當暴民,所以才會死了人還要打人這麼蠻橫無理。

官逼民反,民就不得不反。我想起這句老話。

我的州議員顏貝倪被打。小顏你別怕,我們萬撓的就殺下來陪你作戰。

媽的,我的顏貝倪被推到扑街!

人家被打你等著看。下次被打人家等著看你。

我很喜歡這張照片。由一個印度人舉牌控訴華人之死。
對我而言,這就是真正的馬來西亞。




SILENCE
IS THE DEADLIEST WEAPON OF MASS DESTRUCTION

MEMBISU
ADALAH SENJATA PEMUSNAH BESAR-BESARAN YANG AMAT MERBAHAYA


我在一份反戰傳單中看到這兩句,感觸良多。

昨天,在扣留所堆滿了一千五百多具屍體後,又多了一具。未來,還要有多少具,才能夠叫大家說夠了?我在這個部落格中說過,古甘之死,不是一個馬來西亞印度人之死,而是全民公義之死。

趙明福是怎死的我不知道。但是我也沒有期望會得到一份公正公平的死因報告。

因為,就像LJ人阿納講的,我們怎麼知道他會跳樓(真是神探,馬上就知道是跳樓死了,跟英明的中國報齊名並列大馬超級無敵大神探),再加上反贪会全国调查主任苏克里說我們都不知道有沒有CCTV,所以初步的偵察結果已經出來了……

一:他自己跳樓死,與人無尤
二: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咧,可能是鬼上身,因為事情的真相可能沒有錄影到,所以大家可以憑空想像,發揮一下幻想力,娛人自娛一下

在趕工的高峰期,我沒有餘力去消化RPK在網上流傳的,關於趙名福之死的看法以及他所提出來的拷打和陰謀論。

我只是知道,當Baginda在不需解釋C4來源的情況之下可以沒有罪而且還好命到出國考博士住洋樓養番狗,當阿基仔兩公婆散金千萬,當自貿區明明窮到仆街還可以有人在乞丐兜中搶飯吃,爭著來追錢而且竟然還有人下令叫人付錢,當這類諸種的始作俑者也叫清白時,趙明福就算上欺下瞞,或自作或被人教唆著去做了撥款使用不當的勾當,當然也只能夠用潔白無瑕來形容。

當事實證明,否決掉三分之二的多數議席也不能讓我們的司法機關恢復公正時,也許,就是要考慮炸掉這塊阻住地球轉的屎坑石,讓它完全消失,自己重新動手打造一個的時候了。

要不要繼續沉默。要不要再說事不關己,己不關心。要不要再說你死你的事。

你自己決定。

10 条评论: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民主已死。

司法已死。

行政已死。

我们还剩下什么?

波波 说...

阿牛,

我們還剩下一顆熱心。

只要這顆心還保持溫度,這個國家就不會變得冰冷。保持這份悲衰與憤怒,國家就會有希望。

還沒有到放棄的時候。相反的,這是我們站出來說不放棄的時候。請大家告訴大家,保留這份悲憤,假如你也有悲憤的話。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我第一次投票的霹雳政权,被人强夺了。

我第一次参与政治大海啸,否定国阵三分二议席,结果他们变本加厉。

我第一次关心政治,结果,双方都让我绝望。

无力,真的无力...

波波 说...

阿牛,

這個時候認無力那就全盤偕輸了。

政客固然不可靠,可是308難道我們靠的就是他們的口來否定掉國陣的霸權嗎?不是的,我們靠的是我們自己的判斷和決定。

再撐一次,再發揮一次你的小宇宙。就算不是為了自己,也要為了下一代。

大米 说...

波,一些倾向国阵的友族的想法和别人就是不一样。今天谈起此事,我一位国阵派女同事坚认警方说的突然死亡是正确的,这还不要紧,我说可怜人家的未婚妻怀孕了2个月,她的马上反应是:谁叫她要在结婚前大肚子,这原本就是不应该的。。。。

妈的。。。我突然不会说话了。

波波 说...

阿米,

不要緊,跟這些人講話是浪費口水,等他們自己的親人“無疾而終”、“玩跳樓”、“走在路上被索取kopi錢”、“被攖奪匪打搶”後他們才會知道被人家刺一針痛不痛。

不過想法不同的人不只是友族,黃皮膚的炎黃子孫也是有的,去看看那個馬華仔講什麼懶你就知道到底是誰在撈取政治本錢。

我對友族比較寬厚。我對同色同種的人喜歡講LJ話比較深痛欲絕。

思问者 说...

大姐,跟妳讨张相片去,我很喜欢所有不分种族、性别、信仰思考问题,表达意见的人。

那位印裔仁兄就是我要的。

谢了!

波波 说...

思問者,

照片不是我的,是merdekareview的,我也是不問自取的。

還有,請叫小姐就好不要叫大姐ok,說不定我可比你小,啍!

思问者 说...

谢谢小姐。

波波 说...

醬還差不多,不然表跟你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