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6日星期五

阿忠哥的新年

其實,大年初一我就接到了阿忠哥的電話。

除了賀年,他也想報告一下對上一次我們去看他的時候,有人慷慨解的囊,他把錢都花到那裡去了。這似乎是他的一種堅持,一種原則;接受了援助,就得交待清楚金錢的去向。

雖然,會把錢捐出來的人都不會在乎他是不是交待怎樣用。

“我總得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他這樣說。所以,大概每個月,他會跟我講一次。

對上一次去看他,應該是12月的事,除了四月兩口子,要鳴一家五口,瑪麗河馬一家三口,就是我們兩個了。人不是多,籌到的錢數目也不大,是700元。但是大家都拎了一袋兩袋的食物上去。要鳴家的小孩跟河馬家的孩子都很棒,其中一個捧著一大包米爬五樓,累得舌頭都伸出來,但還是笑嘻嘻的。

看到阿忠哥那件破爛的紅衣,時時作兇惡狀要跟趙明福討公道,也沒有小孩害怕他。

大人說話,小孩悶得只能做鬼臉自娛,也不吭一聲,不哭哭啼啼的吵著要走。這些小孩的家教是一流的,時時讓我想起就會覺得如果有這樣的子女也不錯。那個沒有牙齒的河馬小弟跟要鳴最小的反斗鬼最盞鬼,他們別出心裁的答案,對事情的看法,古靈精怪得會讓我笑聲震天。

只是,玩人家的小孩是一回事,給自家的小孩玩又是另一回事……

咦,又離題了……

今天寫這篇的重點是,後天元宵節,想要去看阿忠哥,有人要去嗎?

12月的探訪過後,阿忠哥回報,他說,看到我們一班人大包小包的來他嚇到,但是看到大白米他就笑,因為米缸剛好沒米啦,帶米來的朋友們,阿忠哥感謝你們。他說,有了你們的支持,在有開庭跟沒有開庭的日子,他都一樣趙明福上身。

分別是在於,在法庭上身,還是在公眾場所上身,用他自己的方式,讓更多人了解趙明福死得冤。

我做人不太實際,阿忠哥比較在乎白米,他一餐可以連吃四碗白飯而肚子只是微凸而己。然後還要用excuse me的語氣跟我說,其實我才半飽而己湼。

但是考慮到營養問題,我還是買了大堆對他來說可能“唔等使”的罐頭。

結果,幾天之後他打來問我,呃那個寫著tuna的字的罐頭哦,要怎樣吃的?那是我給他夾麵包當早餐的。我希望除了白開水加口水,他可以有一點點別的,比較飽肚的早餐。

他最讓我吃驚的是他竟然可以記得每一份食品是由誰誰誰帶來的。我是說,他也許認不完大家的名字,可是他很努力的把大家的輪廓打扮跟衣著顏色記下來,然後每吃一樣他就感恩腦海中的這個人。

為什麼他記得大家的樣子?我不知道。因為那天說好大家都不宣傳大家,更加不想讓有政治背景的人消費阿忠哥。食物靜靜的放下就好了。我甚至已經不記得自己到底帶了些什麼。

阿忠哥驚人的記憶,我只有一個不知道對不對的解釋。

我認為他太過在乎大家了。這一點點小小的支持,就很大的溫暖了他的心。記得每一個對他微笑的人,他就有足夠的心靈力量去對冤死說不甘心。“趙明福不能講話了,那就我來代他講。”所以,他時時趙明福上身的。但是我明白他的想法。

有時,詐顛納福比較幸福。排遣了喊不出的冤屈,也讓人摸你不到。

他也許行為很怪,但是至少他做了我們做不到,或是不想做,不敢做的事。有時候,語言是一種姿式,站出來就是一種表態。而我們卻還有太多的人,連站出來都不敢。

今年,因為阿忠哥為趙明福伸冤,伸得太出面了,出了名,家人擔心他會引來政治麻煩,於是,他一個人過年。他沒有叫我去看他。是我自己想去看他很久了;自從他打來跟我報告說那個咖哩雞罐頭,他吃了三天,給我罵到賊死。

知道他份人如此,我已經特地買最小罐的了。就是想他一天吃完。結果還是要吃三天,而他還說他已經很“努力”在吃了因為他也有看報紙知道罐頭放多天不衛生。媽的何止不衛生,還生蟲和細菌咧。

年初一下午,他說,想跟大家拜年,他會記得大家的支持。然後,那700大元,從12月到2月中的農曆新年,他總共用了───50元。餐餐,他還是白米飯加咸魚。偶爾有點開心或者不開心,那就選一罐罐頭來開加菜。

那錢,本來說要稍微供一下屋子,結果還是覺得屋子自己打散工賺點錢和靠朋友的支持來供。支持明福冤死者的支持,還是拿來支持明福冤死案的行動比較好。

所以,我後天又要去看阿忠哥了。今年,我收到了要鳴的紅包,光頭的紅包,還有李映霞的,可惜都不是給我的,是給阿忠哥的。(哎呀我不是消費你們我是一定要給人家知道紅包不是我包的嘛!)所以哦,哎喲在新年過完前我一定要去派紅包啦!

要去的人,後天(28/2/2010)中午2pm到2.15pm,在south city門口集合可以嗎?

我的車子小小輛,金黃色的,很好認。

請留言或者電郵我你的聯絡。除非有事先聯絡,不然我們2.15pm就開車了去阿忠哥家了。不等人。

不能去的人,也可以留言給阿忠哥。上次有一封信來自外國(希望這位女性朋友有看到啦),我打印出來給阿忠哥,他如獲至寶,高興得時時拿出來翻讀給他自己一點心靈加油。你們的留言,他很高興啦。

最後,送大家這句話:冷漠的社會,也有份殺死趙明福──忠哥語錄。

怎樣,你是冷漠的其中一人嗎?


上次拍的照片。
這就是阿忠哥拿來追趙明福的棺材車結果摔到一Pok一lok的摩托車。

新年流流,他還講鬼故事嚇我。
他說,趙明福很猛咧
上次就是這個摩托的蓋一直好像有人用手要打開醬,
(明明是有鎖的怎樣會有人~打~開~呀??!!)
我反身用手一壓,前面一個洞,呼~!整個人飛出去呀


這摩托車好像可以當古董了,小孩看到直笑~!

61 条评论:

大米 说...

波波,我另有一些看法,希望你不介意。

我一直有留意这位阿忠哥的新闻,特别是你写的报道。我发现他其实不是一个身体有残缺的人,要做些简单的工作三餐温饱应该不是难题。

可是我看到你们又是捐钱有是捐食物的,这样好吗?对一个四肢健全的人来说,我觉得那是一种残缺的同情,只是一种施舍,不能真的帮忙到他。

我觉得,钱啊食物啊什么的,应该是捐给真正非常有需要的贫困人家。而不是像阿忠哥这样的情况。

我了解你们对他特别关心,是因为他对赵明福事件的热血,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运用你们的人脉,帮忙他找个简单的工作让他能够安定谋生呢?这样的帮忙是不能长久的。

我不打算捐钱还是捐食物给他,但是请你星期天去探望他的时候,带给他我的鼓励,希望他在满腔热血之余(我们很残酷,做不到像他那样),最重要的还是先照顾好自己的生活,不要过于“虐待”自己,才能继续为社会的不公正热血抗议下去。

草禾刀, blee 说...

来自槟城的阿草给阿忠哥的:祝福您!!!

草禾刀, blee 说...

波波:赶快自己生了啦,被玩应该也没关系吧??

Botak 说...

剛好遇上要回去見女兒的週末. 不能跟去.
請跟阿忠哥說:

無畏無懼
浩氣長存!

四月 说...

波波这星期我有点忙,不确定能不能去,明晚看看情况再CONFIRM。

还有上回给阿忠哥大红包的是我的朋友KELVIN,我把红包塞进阿忠哥口袋时有告诉他:「这是我一位叫KELVIN的朋友托我一定要交给你,他说冬至要到了,希望你在新的一年里身强体壮。」我不确定阿忠哥记不记得我这么说过,可是如果他是这么的坚持要交代“帐目”的话,那搞不好每次用钱时都会观想一下众人的面貌,功德回向给错人就不好啦,呵呵。

eddieliow 说...

要走更长的路,请照顾好身体。

波波 说...

大米,我為什麼要介意呢這也是一種看法。
但是,關於阿忠哥的工作狀況,記得在12月就說過了,他不是完全沒有工作呀,他是因為發願要喊冤到底,所以辭去菜園的長工,現在是散工。
主要是因為法庭的審訊一直在變,沒有什麼人願意讓他不定期曠工,就算是老板肯,他也不肯這樣對不起人家,所以選擇打散工。一天一二十塊是夠他花的。
捐錢捐食物,在某一個程度上,我覺得是大家因為慚愧於自己做不到的東西別人做到了,而給予的一種支持。不是完全為了阿忠哥,更多的是為了自己的心理好受一些。我是這麼想的。
沒問題呀,你們的所有留言我會印給他看。你的也會。也好讓阿忠哥知道還是有人對他這樣的選擇有比較不同的看法。是好事來的。
如果你有注意我的工作狀況,那應該可以發覺我也有問他為什麼不作工。我不會因為同情或其他什麼的而不問尖銳的問題。

阿草,我老了,生不出。如果生出來了,用老光頭的話,那就是到80歲都不能夠生。我想到都會怕。

光頭,這兩句你好像是寫在紅包上了吧?

四月,沒問題。你要是不能去那我幫你看那條x帶的下場現在怎樣了。

eddie,會印出來給他自己看。

波波 说...

阿草,我老了,生不出。如果生出來了,用老光頭的話,那就是到80歲都不能夠生。我想到都會怕。

>>>>>
啊哈是到80歲都不能死~ !

草禾刀, blee 说...

不是呱!80岁才能死??您不是一直嚷这你还年轻的咩??

波波 说...

唉,騙得了人,騙不了自己呀,所以喜歡給人叫妹妹,聊以自慰嘛
當看戲會看到睡著,我就知道自己到鐘了

波波 说...

是了阿草,那個國家的照片快快放上來給我看,好玩嗎?

草禾刀, blee 说...

从印度进入不丹,真的能体会到两个迥然不同的国度,虽然是冬末,景色还没那么美,不过却有春天快到的感觉。。
气候冷冷,心也有点冷冷的。。。

草禾刀, blee 说...

照片呢,还正在整理着,而且现在很忙,要处理堆积着的工作,迟些吧!!

Frank C 说...

我也想去看看。。。。。可不可以?

还有谁去。。。?

波波 说...

Frank,暫時就是你跟不能confirm的四月而己
要鳴整個新年忙著見博友網友和老友不能來
老光頭忙著回去給他的大小母老虎玩

A secret man 说...

"沒有什麼人願意讓他不定期曠工,就算是老板肯,他也不肯這樣對不起人家"

"正氣浩然,無愧於心"... 好一个热血阿忠哥,祝福您!!!

Frank C 说...

south city 門口 是不是在 Mid Valley?

我应该是没有问题,我星期六回来.阿忠哥是对赵家很有心的,就这点,礼貌拜会是我从报上认识他第一天就想做的事.

Botak 说...

不会啦波波,你还年轻啦,要生现在还行,最重要要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看电视看到睡觉不算什么,如果你有天大便到一半也可以睡那就厉害了。

波波 说...

Frank說:south city 門口 是不是在 Mid Valley?
我:........

真利害,想不到有人比我還路痴。
喂,south city是靠近astro那邊喎,你有GPS嗎?還有哦,是禮拜天,不是拜六哦因為我電郵給你的日期是錯的。

秘密的人,好,會傳達你的話

光頭,雖然我還沒有到那個境界,不過我家白頭的功力真的已經去到一路大便一路睡覺了。有次還真的在馬桶上睡到天光大白,沒有倒地葫蘆有時我還真的很佩服他

Botak 说...

在馬桶上睡覺睡天亮??
在下佩服, 五體投地.
(有沒有...還連着....?)

波波 说...

鳥你啦這樣都問得出,難道我還挖他的屁股起來看還有沒有大便連住?!!!

CHIA, Chin Yau 说...

大米:鼓励也是布施。而布施不限于受布施的是否有需要,而是布施的人认为他/她应不应该布施,其中没有对错。

Frank C 说...

<>

那是哪里呀?

我其实是东马来的,不太熟这里。哈哈。。。。

可以用GPS找。告诉我正确位置吧。。。。

我要上机场了,拜拜~

四月 说...

波波你家厕所真好料,有人可以在里头吃大虾还有人可以睡到天亮。哦对了,还可以在里头打GAME打到进水添。要去参观下才行。

其实我也在厕所里做过很疯狂的事,就是在里面吃蛋糕。那时刚出来工作笨笨的,公司不让员工在办公室吃东西的,我又饿到不行,所以把蛋糕偷偷带进厕所吃。不过那厕所很干净还香香的啦。

波波 说...

Frank那你就直接输入south city呀但是我已经开始在担心你会迷路迷到新山去吗?

四月,choi,你都作过这种事还讲人。
如果我不嗯嗯猫咪不嗯嗯当然可以偷吃啦!(讲我?!哼我先讲给你跳先)你那朵菊花到底要开到几时?现在已经是天荒地老,就来长在你头上代表你的mark头了wor??

草禾刀, blee 说...

哗!波波、白头、还有四月。。。真是高人哦!!!请受草女一拜,佩服!!佩服!!

Botak 说...

不是啦不是啦。我的意思说,担心他滚地葫芦的时候还连着。。。(唉,说多错多)

我在厕所最厉害也是睡觉,不过是特地去睡的。以前在公司打瞌睡就跑进厕所,上面的盖关起来,坐在上面ZZZZ。

绿草 说...

波波,星期日我有教课,要不一定会跟你们一快去,我对他很好奇···

怎样把红包交给你?请转告他,我佩服他,一直在祝福他,希望那些没良心的人别为难他!就是他!帮我们把那股悲愤之气喊出来!

我常常担心有人会找他麻烦,在此祝他:出入平安!

绿草

anakmalaysia 说...

Can you please tell him i really admire him because he got guts.Thanks.

鱼米之乡 说...

他那种坚持已不是人人可以做到。佩服!

匿名 说...

浩氣長存! 好样的阿忠哥!! 很佩服他的"忠"气.
祝福您阿忠哥!!!加油!!!
Douglas

匿名 说...

波波:我现在才看到这篇博文。想对托你带个红包给阿忠哥。。。如果你能够电邮我你的银行帐号,(包括银行,你的或白头的姓名),我明早会汇入你的银行帐号,然后通过电邮通知你。

其实,我不认为政府会对阿忠哥怎样,顶多是kakacaucau而已。反而是你的报道,似乎是在走钢索,替你捏冷汗。。。

我的电邮是:nillwong@ymail.com


不是我泼冷水,我觉得许多人对法律有一种误解,以为法律真的时时刻刻都是正义、公理的代言人。其实不然,法律思维体系的固有残缺,不仅出现在我国而已,而放诸四海皆如此。我现在和TNB的一场法律诉讼拉锯就是如此。诉讼是战役,不是寻求贯彻正义、公理的平台。我觉得,阿忠哥深深误解了法律。


2750廿三号

leejiajia 说...

新年流流,我祝阿忠哥身强体健,出门遇贵人,回家接财神。

散工是不容易维持生活的,捐助他的人是一份感动心意,不是抱持什么残缺的同情吧!况且,这种捐助是不能被视为施舍!

波波 说...

Leejiajia作么你昨天去光头那边没有来我这边?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说...

这里果然是“糕”手如云啊。
原来白头兄和botak兄的功力如此深厚,可以在里面找周公。
我的经验也只是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早上挤电车挤到在里面站着睡着而已。


P/S:听朋友说做那回事做到上大号的倒不少,可以做一半睡着的,就没听过。
如果有,请告知,立刻访问并加进报告书里面。
拿鸡应该是天字第一号,嘿嘿嘿。

波波 说...

草禾刀不要這樣客氣啦,其實躲在廁所睡覺這種事很多人都做過啦,要不要講出來吧了嘛

綠草、nilwong,見不到面交不到紅包不要緊呀,就如過去我所寫過的一樣,他不是等這些錢來開飯的,那只是我們個人的心意而己。

沒有飯開的時候,他會去做工賺錢吃飯的。

Nilwong,我不覺得我在走鋼線,我只是做我應該做的事。如果真的有事,那是坐在家裡面什麼也不做也會天降橫禍的。在馬來西亞,用諸種藉口不說真話,也不寫真話的人已經太多。不需要多加我一個。

要讓冤屈不平事不再發生的唯一方法,是支持的人數一定要夠多。星洲記者陳雲清放得快,是因為不允許法律濫用的聲音夠大。所以如果你覺得我有危險,如果你覺得我沒有做錯,那麼請你要用你的行動來支持我,而不是叫大家都噤聲。

因為噤聲,默許不公的發生,才是真正的傷害。但是我非常謝謝你關心我。真心的。忠告我聽到了,但是我已經寫了,我也沒有回頭路了,要翻你舊賬的人,30年後還是會翻的。

所以理他啦,死了我一個,會有更多個站出來的。如果不站出來,你們就要擔心了,因為你們得賺好多的錢,離開這個國家。是賺多多錢難,還是站出來給一點聲音表示我會倒你台比較難,決定是在大家的手上。

不要忘了,我們現在也許辛苦一點還賺得到錢,可是讓貪贓枉法和腐敗繼續下去,買多幾台沒有引擎的飛機,不能潛水的潛水艇,下一代也許就沒那麼容易找到吃了。

阿忠哥是不是誤解了法律我不知道。可是司法還是解決事情的最後源頭,難不成我們要把司法操縱在自己手中,買個殺手去干掉我們不爽的人嗎?大家都知道大馬法庭不可靠,可是悲觀的想,如果不回到法庭,我們還能怎樣呢?當然我們也可以樂觀的想,那就徹底的把整個司法整個政府連根拔起吧。

就算我做不到,也希望未來有更多的人一起做得的。這樣的心情,希望關心我的朋友們都可以諒解。我沒有偉大到為國家,我只是希望自己未來的日子至少可以過得快樂一點。

波波 说...

是了nilwong,就是因為大馬的司法過於不公,所以我們才不可以噤聲的。要不然,我們還靠什麼來治理這個國家呢?

要讓大家不再誤解法律,那就讓我們糾正濫用司法的人吧。我可以想像你要跟TNB打官司會處於怎樣的壓力和下風,不要緊的,有堅持,你就算輸了官司,也會贏得立場。(你看,法庭還沒有判大家都已經知道誰贏誰負了那就是問題了咯)

祝你一切安好,官司最後還是打贏了。
謝謝你啦!

波波 说...

二樓,站著睡也是了不起的功夫,你要是有回來就開班授徒吧,一定很多人報名的~

匿名 说...

"所以如果你覺得我有危險,如果你覺得我沒有做錯,那麼請你要用你的行動來支持我,而不是叫大家都噤聲。"

波波 - 我挺你!!!

Douglas

波波 说...

Douglas,謝謝,但是下次請用腳和手支持做得到嗎?干嘛三更半夜還不睡?

匿名 说...

手腳并用 - 很高难度例..上网找info将要睡了. 晚安.

Douglas

匿名 说...

波波,

每个人都有不由得他人说三道四的自我价值定位。说真话与否,也有诸多的不确定性和多面性。请容许我抛书包一下。。。我们永远无法以人类的语文来道明真相,所谓的说真话,只是局限在特定时空与时间里的modeling环境下所产生的修辞,语义,和语境。这里的重点是“特定时空与时间里的modeling环境”,换言之,(1)同样的修辞,语义和语境,在这个时空是真话,另一时空未必是真话;在这个时间点是真话,另一时间点未必是真话。(2)Modeling是指computational representation,意即:计算与算计的代表。(a)既然是计算与算计,就有其狭义的主体性;(b)既然是代表(不是真相的本尊哦!),就有其附带的主观价值,以完成特定使命。从这个意义来看,“说真话”一词本身的正确性,是有待商榷的。


陈云清是我的小学妹,她的老爸和我的老爸也相熟。我觉得她被放得快,并非群众不允許法律濫用的聲音夠大,而是策略正确,幕后有许子根和谢宽泰的积极介入。陈云清委任的律师是谢宽泰的弟弟,谢隆泰。而谢隆泰在槟城主持的律师楼,和巫统某高官有直接关系。


假设我诠释的修辞,语义和语境正确的话,你是古道热肠女豪杰。我当然会以行動來支持你,更不可能要大家都噤聲!

你的报界前辈,张碧芳,从记者转换跑道去当律师,没几年的光景(大概不超过8年),就昂然步出法律界。在一次的交谈中,我记得她说过,法律并不是她之前想象中的正义伸张平台。这里要说的不是大马司法体系,而是司法审讯中固有的局限,原则与制度。司法固然還是解決事情的最後源頭,但是,在法言法,司法没站在受害人的一方时,并不意味着肯定是司法人员的偏差。


2750廿三号

leejiajia 说...

波波,表生气啦!我去波大那边留言后离开电脑了,(波波有爱phone可随时上网,安蒂没有这么in啦!)所以没过来留言咯!

匿名 说...

波波,我好感动你的那一番话!不知你住那一区?或者我可以晚上把红包拿给你,顺便看看我们这位“女中豪杰”的庐山真面目!哈!

我住在“忘傻马朱”拉曼附近,方便吗?要不就给我你的户口号码我把钱转给你,你帮我封给他?

哎呀,你一定嫌麻烦的啦!又不是跟我很熟···怎知怀什么心?

绿草

匿名 说...

2750廿三号 : Zomok有"korek,korek"阿nene的feel? 好有麻花公羽抛书包的味道... 何时来个"穷摇炒米粉" + "民憎傻瓜医生"板球论?

波波 : 手腳并用挺ing你...哈哈。。。。

Douglas

Diary of Mimi-Dada 说...

我不懂政治,但是去年在香港参加了‘六.四’20周年的游行活动,看到这么多人为了一个信念而坚持了20年,很感动。

读了你的文章,在阿忠哥身上,又再看到那份坚持。叫他保重身体,咸鱼别吃太多,对身体不好哦!

波波 说...

Nilwong,這樣講好像很不禮貌,不過哈哈哈我想大部份人想法跟我一樣,民政黨的策略應該要拿來打救他自己,而且行動要快,不要再讓跟他們交情那麼好的巫統燒掉許子根的第二張照片

綠草,sorry ya,我不是嫌麻煩,是因為工作排得很滿,我現在還沒有吃到早餐咧,你可以想像我要跑到那個地方去見你有點難度咯

不要緊的,我的打算是久不久就當作探朋友一樣去看阿忠哥,下次我們再一起去,好嗎?

Douglas,謝謝謝謝,用手挺是叫你要投票,用腳是指真的有一天我不見了請你也可以走出來跟我點下蠟燭。

Mimi-Dada,好的,明天見到他我跟他說。

匿名 说...

没关系啦,波波,我想开了,有心不怕迟,随缘吧!

你怎么那么迟还没吃早餐?我们现在吃晚餐了啊!

你可别饿坏了,像你那样勇敢又古道热肠的女生很少见!照顾自己哦!

绿草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波妹有所不知,撕照片烧照片也是许子根的策略,你政治慧根未开,不会明白的!

建议读多两年书练多几年功夫先,唔系人地乱抛书包你边接得住?

匿名 说...

Douglas:当菊花朵朵开时,你是否背着书包处处俯嗅菊花?


波波:没有不礼貌。许子根在处理撕毁照片上,的确是败笔,他也因此承担了后果。许子根不善于耍弄政治,他不是个优秀的领袖;他只是优秀的经理人。


2750廿三号

波波 说...

绿草,我這種不是古道熱腸,我只是未雨綢繆,知道大環境不好,小人的小環境也很難好

阿牛哥說的也是吶,我確是招架不住……

2750廿三号,sorry la我又要直言了,檳城被他管了這麼多年,也好像沒什麼大的改善。是不是好的管理人,還真的有待榷商

匿名 说...

2750廿三号"牛王": 别抛菊花书包了...元宵节抛柑吧!!"许子根不善于耍弄政治,他不是个优秀的领袖;他只是优秀的经理人"...见仁见智咯。

波波: 308时已用手X了"民憎傻瓜医生"的代表出局...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我不想用腳来挺你....因为不希望你不見也不想你出"代志"... NO MORE TBH Part II!!!请保
重...

Douglas

波波 说...

Douglas,謝謝。

不是說沒有忐忑。可是要在馬來西亞政治裡面破解生死有命的迷信,就要發揮人力勝天的精神。我一直說趙明福不是什麼俠士。因為如果有得選,誰願意做這樣的俠士?

當人人都用saya mahu cari makan,我上有高堂下有子女要奉養來做藉口不表態的時候,是不是就要看我們的家就這樣的淪陷?我比別人幸運也比別人不幸運的是,我父母已雙亡,就算有事(當然最好沒事啦),也不再會有像趙明福一樣悲痛的父母。

我一直很想說的是,在英語教數理取消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原來有家長是撐這項政策的。我還一直以為家長們都不贊成。後來,看到一條博文,才知道原來還是有家長希望這政策維持。

當時,我就很不明白了,為什麼在華教人士喊到震天價響要求取消這政策時沒有看到這些後來聲稱支持的人去表態說他們希望用英語來教數理呢?

到被取消了,還來懊悔罵這個罵那個有什麼用?

這個故事告訴我,有些事情,表態是要趁早的。我不希望我們陷入太遲的困境。

波波 说...

Douglas,謝謝。

不是說沒有忐忑。可是要在馬來西亞政治裡面破解生死有命的迷信,就要發揮人力勝天的精神。我一直說趙明福不是什麼俠士。因為如果有得選,誰願意做這樣的俠士?

當人人都用saya mahu cari makan,我上有高堂下有子女要奉養來做藉口不表態的時候,是不是就要看我們的家就這樣的淪陷?我比別人幸運也比別人不幸運的是,我父母已雙亡,就算有事(當然最好沒事啦),也不再會有像趙明福一樣悲痛的父母。

我一直很想說的是,在英語教數理取消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原來有家長是撐這項政策的。我還一直以為家長們都不贊成。後來,看到一條博文,才知道原來還是有家長希望這政策維持。

當時,我就很不明白了,為什麼在華教人士喊到震天價響要求取消這政策時沒有看到這些後來聲稱支持的人去表態說他們希望用英語來教數理呢?

到被取消了,還來懊悔罵這個罵那個有什麼用?

這個故事告訴我,有些事情,表態是要趁早的。我不希望我們陷入太遲的困境。

匿名 说...

波波,謝謝你的"当头棒喝"我获益良多!!!活在当下表態是要趁早!!!祝波波与家人元宵节快乐.

Douglas

leejiajia 说...

波波,你把口啷过油啊!这样会讲话的?平均一天骗几只小鸟飞下来?

找不到你的电邮啦,在哪?

波波 说...

bobochia@gmail.com啦
媽的眼大不見山,人家阿牛哥又找得到

四月 说...

哎哟。。。。两个女人半夜不睡又来谷百吗?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又摆我上台?

A secret man 说...

波波says "...死了我一個,會有更多個站出來的。如果不站出來,你們就要擔心了...",
made me shame!

lin 说...

AV,無碼,a片免費看,自拍貼圖,伊莉,微風論壇,成人聊天室,成人電影,成人文學,成人貼圖區,成人網站,一葉情貼圖片區,色情漫畫,言情小說,情色論壇,臺灣情色網,色情影片,色情,成人影城,080視訊聊天室,a片,A漫,h漫,麗的色遊戲,同志色教館,AV女優,SEX,咆哮小老鼠,85cc免費影片,正妹牆,ut聊天室,豆豆聊天室,聊天室,情色小說,aio,成人,微風成人,做愛,成人貼圖,18成人,嘟嘟成人網,aio交友愛情館,情色文學,色情小說,色情網站,情色,A片下載,嘟嘟情人色網,成人影片,成人圖片,成人文章,成人小說,成人漫畫,視訊聊天室,性愛,ut聊天室,情色遊戲,情色a片,情色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