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3日星期三

陰謀論

今天有條老坑因為禍從口出而被迫自動辭職,有的人說好,有的人讚炒得妙。

不過我反而有點無話可說的無奈。

因為,我天生比較多疑,我有點擔心這是一場陰謀。

這條老坑,我不能說跟他很熟,但總算吃過幾次茶,一頓飯。他是前幾朝重要人物身邊的老傢伙,是智囊,在馬來甘榜也有鐵票。不過在一堆鴨屎上台後,重用自家人,使他大權旁落,因此黯然求去。

政權轉移後,才有人他請出山當特別顧問。最後一次見到他,還是三大種族匯集的場合,他一貫的談笑風生,叫大家不要太在意膚色,因為我們都是一家人。甚至嚴詞批評北馬某條講華人是外來者的懶叫人不是人。

我想不通一個本來對我來說不是種族主義的老坑作麼一下子會變成說話醬極端的老坑。

然後,有人說,那份講詞是有人為他寫了叫他照著表演的。

不知真假。可是卻給了我很大的想像空間去發揮陰謀論;如果,我是說如果啦,有人就是故意要砍一個人,來告訴華人和印度人說你看我絕對不容許這種種族極端主義者的存在,所以放火燒教堂的人絕對不可能是我……等等等呢?

殺無赦,即時砍殺,一來可以爭取民心,二來也正好撇清他的手上沒有火水。

很高招下哦?

作麼你們?不要亂亂想知道嗎,我都說這只是陰謀論而己咯。

36 条评论:

Frank C 说...

每一件事,都是一道加分题。。。。。。

这种就是功力了。

匿名 说...

问题是,老坑这样也甘愿背上这样的臭名?

为钱,还是为了......?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说...

为什么他会那么的笨呢?再说,从他的口中说了出来,他自身是应该负责的。没得怨天忧怨地的,后果自负。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我不是看了你的文马后炮,我一看报道的反应就是:有阴毛!

边有可能甘ge场合讲甘ge话,然后巫统又出乎意料之外地很快就解决了这个课题...(那个槟城mamak拖了够久才假假gantung一下,现在又出来咬人了。)

唯一解释可能就是老坑本就要辞职,不过不被接受,所以来个企图自杀。

northborneo 说...

最令人匪夷所思莫过於在这种场合讲不得体的话,原则上政客的见人讲人话,见鬼讲么话,怎会变成见人讲鬼话?

最令我感慨,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存有这种思想。唉

波波 说...

對咯Frank,你注意看,被燒的教堂有500千,投訴多多的人民組屋有一塊對一塊的撥款

匿名者,歡迎你來,不過下次可以留下一個大名嗎?一個代號也好哇,至少讓大家認識你是誰
為了什麼,我沒有真憑實據,我不能說……但是,老坑的手頭不寬裕不是秘密;我是說,如果連我這種二打六也知道,在政壇裡面就更加是眾所週知的事了

沈興,所以阿頭就是要叫他"負責"咯
沒有得說笨不笨,因為實際上如果真的是被選中,你認為有得say no嗎?與其白白犧牲,我還倒不如跌倒抓把沙,有多少就搲多少。
每個人都有個價的,你要買我要賣,貨銀兩訖不是交足戲囉

阿牛哥,少榮兄:就是啦,你們不覺得很假的咩?!
私底下我明白啦如果老坑反轉豬肚子露出他的大篤屎,可是在這種場合,這樣的陣容還講這樣的話,有作假到咯給我的感覺。

講到底,現在打的都是心理戰啦,政治除了錢脈,更重要的是人脈; 有了民心的支持,繼續當政府,一下子什麼東西都回本啦,反正哦,對他們來說人民是善忘的,有心的話條老坑很快就會東山再起的

如果靜悄悄把他放進一個政府的部門或官聯機制當高官,你怎樣去找他出來?久了,你會連條老坑的名字都忘得一乾二淨。最好的例子就是檳城的pendatang,結果人家一轉身還不即刻也文也武的蝦蝦霸霸,民政奈他什麼何?


題外話:媽的,清早起來開收音機想聽點新年歌,結果聽到給人吐血的早點說馬,干!tak boleh tahan,即刻轉台!!

Fair仔 说...

原来你们也这样想? 不管他是不是种族主义, 没有人会忽然这样讲的,还会是在"一个大马"的研讨会上讲?还要是纳吉的特别助理?没有受到指示敢这样大胆吗?没有阴毛就假。

波波 说...

咦fair仔,原來你們早早就醬想了?我呢如果不是有人小小聲的說那份講稿不是出自他的手筆(老坑的馬來文學很強,讀過他的手稿,不理內容,只看文筆,真的是寫得叫人舒服燙貼)我還沒有想這麼多

看來,我的敏感度還是不夠高,要檢點了

波波 说...

shit!不是檢點,是檢討!!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Fair佬:没有阴毛的叫做白虎。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你没有注明‘检点’,我都没有注意到...

那是你的内心话?

穆哈哈哈哈哈~!!

波波 说...

妖~阿牛哥,只是一時快手選錯字而己,我本來就很檢點還要檢點什麼?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敏感度,阴毛,你要卖我要买,叫人舒服燙貼,白虎...

你话你要检点什么呢?

波波 说...

妖你條臭牛──!

Botak 说...

這樣的招數很差咧...不知道肥仔的顧問團怎麼想的. 反正大課題沒有解決不管他做什麼沒有人會喜歡他. 嘿嘿

波波 说...

差有什麼問題,最重要的是有人受──
不信你看啦,很快吉靈黨啦馬化黨啦民爭黨啦就會歌功頌德,高呼我主英明,聖主萬歲的了

A secret man 说...

没有招了...

· 康华 · 说...

波波,

我也是生性多疑。如果这真是某人的招数,真是很差哩!你看,一下子就给我们猜到了。

波波 说...

康華,還是那句老話──橋唔怕舊,最緊要係受。
你再注意看一下啦,一定有人帶頭稱揚某某英明果斷的,只是時間是遲或早而己

波波 说...

secret man,還有的,還有大把舊招等著再循環使用

Botak 说...

這個陰毛論使我聯想到阿祥和邱漢奸的辯論...也是做戲.

草禾刀, blee 说...

没什么好玩了??老油条们都在玩阴谋??

草禾刀, blee 说...

他们玩到没什么好玩了吗??这些老油条们都喜欢玩阴谋,不过,却越玩越烂哩!

那些随后跟着歌功颂德的陪着起舞的,肯定是笑话中的大笑话。。。

波波 说...

光头,偶尔还是要做做戏的,不然观众会遗忘,误会你没有够工作做。

啊草,根据啊牛哥的标准这场戏的剧名叫做阴毛论,而且欢迎有心人对号入座

已经有人起舞了哟,周大姐说感谢首相的快手快脚砍杀老坑了呀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澄清一下:阴毛论不是我带头讲的。谁带头?爬留言你就知道了。

CHIA, Chin Yau 说...

波大:人生如戏,是我们有时忘了身在戏中。

西西留 说...

回波波大大,
基本上大部分政治人物的讲稿都由笔胆操刀,即使是马哈迪也不例外,希山、慕由丁、死火蒙古也是读人家给他们的稿,当然也有不插电演讲的,那另当别论。只是有的人会审阅一次,有的直接拿起讲稿就开始读。

问题点不是这篇稿是谁写的,而是一般上资深政客(基本上世界上没有政治家,只有政客和政棍两大类)都只是以讲稿做底,从中自由发挥,也就是说,他们不是在没头没脑的在读稿。

阴毛是肯定有的,只是有时他们并非我们想象得那样聪明。不要以为坐在首相署的都是博士专家,吃屎疴饭的烂人多得是。

chchoo 说...

我也有同感,觉得这家伙怎么那样白痴.应该等待多几天才来切腹自杀.这样才够肉麻!

波波 说...

阿牛哥,這邊這一條留言的陰毛由你最先發起

稟報西西留大人,就是因為不是沒頭沒腦的讀稿,所以才更加聯想到陰謀論

chchoo,如果不快一點砍頭就顯不出我主的特別英明了呀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OMG!!我敬爱的西西流也阴毛,阴毛。。。

破坏了西西流在我心里神圣的印象。

波波 说...

阿牛哥,我剛剛接到一通電話,有人跟我說,有人叫他來轉告我,叫我不要醬pop,哈哈咖哩飯等著我

如果我進去了,你們要在外面點蠟燭喊波裂知道嘛
不過如果我像趙明福一樣出不來了,我會報夢給咪搞知道,讓他的鬼blog多點東西寫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Lawan tetap lawan!

死了一个波波,还有千千万万个波波。

(起音乐)

红花会豪杰~~~~

波波 说...

妖告你啦死人阿牛哥,等我笑到胃抽筋!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我d笑料比起国阵政府智囊团果d差得远啦。。。

人地果d先笑告死人。

A secret man 说...

聖上萬歲,萬萬歲 !...人鬼

Fair仔 说...

死了一个波波还有千千万万个波波, 犹如置身于波波池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