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8日星期六

给阿忠哥的支持





老板说有人看到阿忠正传的完整版了,感触良多,特别打电话来要阿忠哥的银行户口,说是想捐点钱支持他。

(其实那个完整版不完整,因为有人看版没有什么力,把我的后记砍掉了,给我火滚到要死。。。。)

我有点犹疑,一来我的确没有他的户口号码,二来。。。我是说用钱支持真的是最好的方式吗?

那天看到他千缝百补的红衣,我有送件衣服给他的冲动。后来没有这么做,是怕被别有用心者唱是花钱请阿忠哥讲故事。

毕竟,认为他收钱来演煽动大戏的人也不少。

所以下笔时我根本没有想过要为他筹款。我想他也没有这样的想法,不然不会一直阻止我们为他加菜,坚称吃饱就好。

对于一个在精神和肌体上饱受歧视但却百折不绕的人,与其用钱,行动上的支持是不是更加重要?

我是说,多一点点人跟他一起出来喊口号,让他知道这条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孤独的走。或者看到他时拍拍他的肩膀,而不是掩鼻走避。

他的衣服是旧和破破烂烂可是他的身上没有不洗澡的味道。我知道,因为我们共乘了一车也同台吃了饭。

当然象他说的,你要支持他也没有清高到说不要。好像他大大声的跟一名国会议员兼死者家属律师说你要给我吃饭钱你得自己想办法塞进我的口袋因为我的手不会跟你拿。法庭酱多camera我不要等下人家说我rasuah。

阿忠哥:"我不是为钱的咧~!"

可是,听了这个故事,我也希望有人可以帮忙衣服白米和车费赞助,至少让这场不对人命罢休的运动延续下去。

怎样呢,我要不要问他户口号码?还是我们大家踊跃参加这场运动就好?


- Posted using BlogPress from my iPhone

20 条评论:

eddieliow 说...

大家一起加油,为了这些霸权下的牺牲者声援.

路見要鳴 说...

波姐,
我要他的户口,
想帮他,
数目不多,
三五佰我可负担,应没问题!

忘了回覆你的短讯,
关於你说的狗狗,
问了很多人,
就是没人要,
我就无能为力,
因为我也养一支十年老狗,
每次出冂,
都担心没人喂!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问当事人最好,不然怕引起不快的事件 - 可能他会认为那不是帮忙,而是可怜,施舍。

波波 说...

Eddie,是不是大家的努力不夠?就像武吉公滿,當全民聲討,諒狗官也不敢亂來,可是我上去那個簽名網站看過,簽名的人實在不多……

同樣的情況也一樣發生在趙明福。他死10天我上去簽,排到2700多位而己。一個青年死了,我們連簽名要求公佈真相的人都這麼少,何況是走上街頭?

人人都要cari makan的,我沒有忘記RPK在cari makan時因為老婆的nasi lemak賣不出而躲在家裡哭的故事。阿忠哥也要的,為什麼當他選擇挨餓而堅持真相時,我們的反應竟然是當他是傻的?

有些時候我覺得,我們只是靠把口做改革而己。最好讓別人去斗爭讓我坐在家裡面罵幾句也可以得到改革的好處。每次我回家看到家人警告小孩不可以跟我太過接近或者不可以將我的看法跟家人以外的人講就有強烈的這種感覺。

要鳴兄,
我發覺原來我從老波降級到波姐了哈哈哈!我其實其實其實比你小很多啦~(實在有點口不對心,因為我真的真的真的比你小很多嘿嘿嘿)

我沒有他的號碼。也有讀者打電話到出版社說要捐錢,我把聯絡方式給了老板,讓他自己去問阿忠哥,有消息的話我再sms你。

另外告訴你,三五百是很大的。這年頭如果有人為了跟自己的老媽借五十塊而跳樓(蕉賴那單),你說的是很大的一筆了,可以讓阿忠哥吃三個月了。今時今日,要一下子捐這筆錢出來的人沒有你想像中的多。

狗狗的事我預了的,但是在大雨天把小狗流放到七八呎深的水溝想要淹死牠們一了百了還是太狠了。不要緊,我再去想辦法。如果有人要,你千萬要通知我。狗也是一條命。

阿牛哥,

這就是我想的。而且,我也不希望等下阿忠哥的堅持會被人家說成是歛財的方式。我就是處於這種矛盾之中,所以才寫上來聽聽你們的意見。

Botak 说...

要他的户口号码是对的。我们不能像他那样做在经济上应该支持他。
送红衣服给他也是对的。

四月 说...

波姐(也许是波妹?),

将他的想法报道出来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敬礼了,最起码可以改变人们对他的误解和看法,也让许多人了解行动比心动来的有意义。

金钱的支援也是必要的,没有人可以饿着肚子搞革命,酱子迟早壮志未酬身先死。可是善款必须得到妥善的安排,也许成立一个基金好过直接汇到他的户口?或者为他安排一份工作?

四月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是听说一些通过报章的感染力筹得巨款的受害者或病者家属有时候并没有好好利用善心人的捐款。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金钱亦然。

波波 说...

光頭,是打算下次再去看他時才拿過去的。一聽完故事就送東西好像不是那麼好……

四月,對路見要鳴我是波妹妹,不過對你我應該是小小的姐姐囉~!

當老板說要戶口時我也建議了讓他代收就好,可是他又不要喎,說可能沒有那麼多。所以這就是問題了,如果只有幾百或過千的捐款……嗯嗯,要搞基金……這這這是不是也好像有點那個?

波波 说...

另外,他不是失業漢,他是特別炒老板魷魚到處去跟趙明福伸冤的。在口袋沒有錢吃飯時他就去做散工。

方人也 说...

拜读你对阿忠哥的报道,除了感动,还是感动。希望你最终能想出一个如何支援阿忠哥的办法。捐助阿忠哥为明福伸冤算是给明福案件非直接的支持吧!

波波 说...

方人也,請不要說拜讀,這裡只是我發牢騷和發呷風的地方而己,用這樣的詞句我會排寫的。

哎呀,我不就是來問問你們的意見看要怎樣做嗎?

sanjiun 说...

要不,就大家多多到法庭去听审,支持赵明福的家人。。。
见到阿忠哥,就一起去吃午餐。:)
我像这样的话,阿忠哥应该会比较开心。

彼得新山 说...

个人以为无论金钱或精神上,
都应该给阿忠哥必要的支持,
一人一点,帮他负担生活和交通费,
衣物和食物是最重要的。
能和他站在一起就更好了。
让他知道还是有很多人支持他的。
阿忠哥也主动关注住宅区安全,也是一名默默推动公民社会醒觉的推手。

(认同sanjiun,希望看到大家多多到法庭去听审,支持赵明福的家人。见到阿忠哥,就一起去吃午餐。)

P/s:阿忠哥是无价的。

林季 说...

武吉公满签名相对的少,因为公民运动仍肤浅。

很多人说闹出一条人命,事情大!

还没有闹出人命的,问题不大。

大家应该,改!

如果不改,肯定死的人多。

(只有他知道自己需要需要捐助,捐助虽然形式,但我个人觉得最好还是征求他同意,否则很。。。但毕竟跟随赵案是条漫长的路!捐助者肯定是好意)

波波 说...

sanjiun,你的想法跟我個人比較接近,有錢的,吃飽後塞一點進他pocket,沒有錢的,請他一杯kopi也是開心,最重要的是因為這件事大家有一個共同的奮斗目標。

彼得,看來你找到了完整篇呀,當中有些敏感字眼被出版社活生生砍掉了,所以詞不達意,我自己看了眼火爆。至於捐不捐,要用怎樣的形式來捐,也許就要看個人了。

林季,那是真的,所有的捐獻者都是出於好意,問題只是在於,我們不知道這樣的好意會被怎樣解讀。明天,明天等老板去探探阿忠哥的口風再說吧

anakmalaysia 说...

People like him is a real hero to me, got the guts to stand up for justice no matter who the opponent is. Some time i feel sorry for myself because i am not as brave as him.

飞星 说...

波波,

给与否,送或不送,都可以都对。
我认同Botak 看法。

(如果有慈善团体聘请他做工,比起捐助他应该会更好。)

波波 说...

飛星,他不是沒有工作,他是辭去工作全職幫趙明福伸冤。他把和平示威,向政府追討真相變成他的工作。

當不夠錢吃飯時,他會去打散工,一天賺20塊也夠他吃很久了。所以,不存在著介紹工作的問題。

大家的說法和看法都對。也因為都對,所以,那才是頭痛的地方。

波波 说...

飛星,他不是沒有工作,他是辭去工作全職幫趙明福伸冤。他把和平示威,向政府追討真相變成他的工作。

當不夠錢吃飯時,他會去打散工,一天賺20塊也夠他吃很久了。所以,不存在著介紹工作的問題。

大家的說法和看法都對。也因為都對,所以,那才是頭痛的地方。

飞星 说...

波波,

你我都知道这样并不能影响到趙明福的案件的结果,但是我们敬佩的是他那股支持明福真相的精神。(真相结果是如何,大家心里应该知道了。)
工作方面没问题的话,其他应该也没问题了,
因为他知道他的路要如何走。(给也可以,送也能,不必头痛了,随缘吧。)
我们到老都会记得有一位阿忠朋友,他的故事追求真相的精神,会记在我们的脑海里,大家要表扬阿忠的追求真相的精神。

祝福他。

波波 说...

遲一點點我告訴你阿忠哥自己的想法。

老板說,新書今天上市了,阿忠哥那本很快過期,他不介意我把完整版掛在網上。我們讓那些還沒有看到完整版的朋友們先看完完整篇,才去了解阿忠哥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