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3日星期一

我祈祷赵明福在14楼已经死了

有些人選擇淡忘。有些人沉默以對。有些人說要等大選才來算總賬。
可是有些人,卻堅持要用他自己的方式來討這筆血債。
(Merdekareview的照片)


听到这句话,鼻子一整个很酸。还没有决定放不放任多余的情绪,说的人眼泪已经几乎夺眶。

因为,死了的人,就不会感受到从高楼堕下的绝境恐怖。

我塞了差不多两小时的车去看阿忠,他这么跟我说。阿忠是谁?有人说他是疯子,也有人说他是头风佬,赵明福死了多久,他就红多久。

明明穷到白饭捞咸鱼,他还要炒老板鱿鱼全职跟赵明福伸冤。

拜六早开棺他也去霸头位抢在棺木前,左手拿死人的黑白照,右手举拳头扮超人。因为赵明福死时右拳紧握。我不知真假。這是阿忠说的。

棺木上了灵车他也驾着20多年的老摩托追灵车,结果半路撞洞摔到一扑一碌。好彩後面光明記者的車子來得及煞車,要不然22號各報的頭條除了趙明福,恐怕還會有他。所以他一直笑著跟我說,好彩光明的記者救了他。

修老爺摩托修了兩粒鐘,花了45令吉,他半個月的伙食費。一修好,又跨上老殘摩托,一路滴血一直滴到到医院。

沒有人叫他守夜,不過他幫忙守到天亮,等普緹他的偶像來才作罷。原因是守到早上七點大家都睡倒了,所以他更加不能睡。

有人买份麦当劳请他,他笑着说哎哟这是我七年来最丰盛的一餐。鸡骨啃得干净得没有一丝肉屑。


傷口深得差不多要看到骨。
他說流最多血的就是這個洞,其他是濕濕碎。


手上的傷口還明顯紅腫。他當沒事,我就是望到也覺得很痛。
沒有辦法,我是薄娘,醫生看到我就頭大,說沒有見過比我更怕痛的病人。


最深的伤口在肩膀。我没有叫他再给我看多一次因为衣服每次剥开来都会让伤口再皮开肉綻一次。



衣服上滿是補丁。我看了很難過。老實不客氣的問你可以不要再穿這件衣服嗎?他無奈的說,可是這是我唯一可以代表趙明福血海深仇的紅衣。

原來,他只有這一件紅衣。


洗了再洗,那个血迹还在。他说更好,代表赵明福的血海深仇。补好了,继续穿。


我:阿忠哥你連pocket也補到很夠力咧~!
阿忠哥:沒有啦,是給奸剷拖出去時扯破的,補好可以穿的嘛,沒面子的是作錯事的人又不是我啦~!

请他吃饭,他菜少少,饭多多。每次夹菜只用筷子压一点点鱼肉出来,一口飯有魚當菜,接下來兩三口再扒白饭。這一夜,我們靜靜的看著他一個人吃了四碗白飯。

(後來老板有吩咐說他要請客。所以最後不是我掏的腰包。謝謝老板。)





自己作剪报和讨公道的工具。一张赵明福的海报折来折去随身带,已经差不多破烂,不过他还拿来当宝。原因是它的正面是趙明福,可是它的背面是蘇淑慧。他用自己的方式,把陰陽相隔的兩個人重新連結在一起。

时间过去了,一些人的愤怒平息了,一些人淡忘了,可是还有人坚持要用最原始的身体语言,控诉冤情。

"冷漠的社会有份杀死赵明福。"他一直这样跟我说。

因為當我們對錯誤選擇明哲保身,就是姑息養奸。就是幫兇。面对他,我羞愧得吃不下,拼命喝茶喝得胃抽筋。一個天天扒白飯的人,一個已經51歲的老年人,依然堅持黑的就是黑的,永遠不可能變成白的,為什麼?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路用手机写着这段,一路发觉我已经不知道是众人皆醒他独睡,还是众人皆睡他独醒。

今夜,悼念赵明福。

--Posted using BlogPress from my iPhone

39 条评论: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齐悼念。

匿名 说...

血债血偿。

匿名 说...

血债血偿。

orange 说...

是众人皆睡他独醒.很伟大!很感动!我可以捐些生活费给他吗?

思问者 说...

这一篇感动死我,我也想见见他。

给他介绍个医生,给他一点买饭钱。

· 康华 · 说...

恐怕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到!

日落西山 说...

覺得很慚愧,
為什麼阿宗哥可以這麼堅持自己的黑白觀而且為了這些堅持還犧牲自己這麼多,而絕大多數的我們卻不能...為什麼.

玛丽 说...

很感人的一篇.
波波,谢谢你把他报道出来.
他的坚持让我感觉自己很渺小,很想知道自己还能为这个社会做些什么.

~w~i~c~k~i~e~ 说...

干嘛把我弄哭......

波波 说...

其實我犯了大忌呢,在還沒有寫完故事前,就先把部份內容弄了出來。好彩今天早上老板雖然有看到但是沒有炸我型。

阿忠哥是個奇人,受教育不深,但卻同時也是個環保份子。看到他罵餐廳作麼要用木筷子,而且還是即用即棄的那種還真的是忍不住笑出來。

問了他為什麼要這樣做,是精神正常還是異常。我猜這是大家最關心的問題。他給的答案,真的讓我險些眼淚也掉下來。

我沒有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答案。

相比起大人物千篇一律的熟口熟面,小人物的故事反而更有它的精彩。這篇故事,最遲明天晚上就要出街,所以我在大趕特趕。

如果你想要看完整篇的阿忠正傳,請你留意一下報攤。對不起我不是要打廣告,可是阿忠的精神真的有必要流傳下去。

波波 说...

在餐廳,很多人在盯著阿忠哥的背後。有些女士還掩著鼻子。我猜是因為看到他背後的補丁,掩掩鼻子,表示自己很衛生。

這樣的工作值得嗎?我有懷疑,可是人家阿忠哥甘之如飴;你看你的,我管我吃我的。他正眼也沒有看過背後的歧視眼光。

有人認出他了。指指點點。最後,叫人叫馬來侍女來跟我們說請不要開閃光燈拍照,因為影響了他們。OK。沒問題。最後一桌來的一對華裔情侶,在阿忠哥的背後坐下了,女的看到他紅衣上的補丁,整個彈了起來,看了他大概十秒,才一臉猶疑地坐下來。

豎起耳朵聽到我們東一句趙明福,西一句趙明福,她怕死了,急急換位,離我們遠遠的。旁人是這樣,阿忠哥的家人也是這樣。

我真的看到我們的社會很冷漠。

我:阿忠哥你會難過嗎?
阿忠哥:有70%的人當我神經病,我習慣了囉~

對於作錯的我們選擇性的沉默。
對於不妥協於錯誤的我們也選擇性的批判他。

到底,誰是神經病?

草禾刀, blee 说...

哀悼!

Fairnation 说...

他是个热血和有一颗柔的心的人。

彼得新山 说...

个人不明白为何没有人愿意载阿忠一程?
没有人愿意和他站在一起??

很感动也很感谢你的报道,
报章似乎从来没有提过阿忠的背景。

不知道我们能为阿忠做点什么?
说的没错,是我们的冷漠造成我们的处境。

波波 说...

彼得,

答案非常簡單,因為人人當他是瘋子。
當你連跟他隔壁檯吃飯都不願意,你還會願意跟他同車嗎?

康仔 说...

感谢把他告诉我们,在中国报时已经看过他上头条,请告诉他我对他的敬佩。

凌国文 说...

感动,敬佩,惭愧。

Raymond lim 说...

看了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感谢做出这样的报导。。。

*我现在就转载请我的部落格,希望不要太介意啊~

四月 说...

在电视看过他,在报章看过他~~ 四月开始还真的以为他精神有问题,哎,现在要大大力敲自己的脑袋,干嘛要用有色眼镜看人家。。。 对不起阿忠哥,四月太肤浅了。

thepplway求真 说...

千言万语只想对波波说谢谢。
心里一直怀疑阿忠是行动党的忠实支持者。哪想到他是自发的而且还是在别人认为毫无能力的人(一个月只有区区一百?)我们现在别说rm1000不够用就算是2000也是不够花,他却可以风雨无阻地自己选择用身体语言对冷漠的社会控诉与焦虑。

社会上的好人好事就应该成为我们众人的反省与学习的榜样。

希望网友们更多用心来感受人间有情,自己成为改变社会的动力,让冷漠的社会因为我们而醒觉,谢谢。

yukping 说...

有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政府。
就是因为我们都选择冷漠都选择了明哲保身,很多事情发生了我们只会埋怨。
我每次跑法庭都看到阿忠,人家说他是民主行动党聘请的。
我心想,如果不是出自真心,会像他那样卖命吗?
我想,是大家误会他了吧。
想着他老是跟在哥宾星后面喊着三语口号,想着他在dr porntip说,明福有8成死于他杀时在法庭内高喊YES。
是啊,全国人民都在关注明福怎样开馆、怎样再度验尸,可是一群冷却了关心国事的心,到最后明福只会成为闲话家常的课题。久了,淡化...

波波 说...

不要感謝我,要感謝社會上還有這樣的人。

我會歡迎大家轉載,因為犯規在老板還沒有拿完整版去印前就先自把自為的上了這一段,除了是因為聽完故事之後情緒觸動,更重要的是希望這樣的故事可以流傳下去,請大家告訴大家其實我們可以更加的勇敢一點。

Number does matter.只要人數夠多,改革是很安全的事。最怕的是大家一邊埋怨,一邊又默許同樣的錯誤在發生;甚至精神為難堅持要改革的人。

我知道疑問很多,但是抱歉,一直到書回收之前,我不應該講太多。雖然沒有明文規定,可是我也有我的行規必須遵守。

Yukping的問題有完整的解答,下次,下次才跟你說。至於求真說的,正解是他目前無業,沒有收入。房子雖然有分租給人家,但是租金一分也還沒有收到。四個月沒有固定的收入了。

一個月一百是指他的伙食費。你可以想像他都省在吃的了。汽油是沒有辦法省的。如果大家有留意網站報導,可以看到雖然跌到滿身傷,在趙明福二度入土時他還是有去做他的show。

payahome 说...

阿忠﹐似是而實非者﹐似非而實是者。

希望你對於他的報導過後﹐能另外撥出版面探討為何社會冷漠﹑人心枯萎。 他是一個不再局限於教室裡小小的桌椅或課本之間的社會教材。

只能嘆息社會一直有一種隨波逐流的集體制約﹐大家普遍畏懼曲高和寡﹐所以就不允許熱情的存在。

cherish 说...

很好,谢谢你写出来!
尤其是阿忠说社会的冷漠也有份杀死赵明福这一句,的确是事实!
加油!

波波 说...

Payahome,我只是一個非常小的kaki,有沒有我書還是會照常出版的,相反的有了我分分鐘還遲出。所以我沒有能力決定要撥多少版位來做這類的報導。

至於這裡,這裡是我發呷風的地方。這些訊息發不發得出去,要看大家有沒有把訊息放在心裡面,再傳染給身邊的人。

謝謝大家。

Chang Lih Kang 郑立慷 说...

对不起,冒昧拜访。我是立慷,来自霹雳州怡保。请问我可以跟你拿阿忠的联络方式吗?如果可以的话,请sms我。我的电话是012-5173067。谢谢哦!

匿名 说...

他实在太伟大了.

匿名 说...

他实在太伟大了.

momohicans 说...

马来西亚是个奇妙的国家,犯法的人没罪,好人不的好死, 黑白不分, 金钱万岁。

50年的岁月,成就了一批批贪的无厌政客, 我们还有几多个10年?

荒凉。儒 说...

這篇好料!

荒凉。儒 说...

可以轉載嗎?

波波 说...

荒凉,转载没有问题,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个红衣大佬是不是林什么辉

OrangeJungle 说...

在过来伦敦之前,一直都留意着赵明福的新闻。还记得每一次看着报纸,就忿忿不平的和家人讨论着。和朋友喝茶聊天的时候,埋怨着公道何在。甚至写日记的时候,更无法压抑心中的愤怒和同情。还有老妈看着冥婚的新娘而留下的眼泪。我以为自己可以做些什么,却在我来到伦敦之后,远离了这些新闻,心中的激动,慢慢的平复!
最后一次听到的,是我姐告诉我泰國传奇法医普緹的出现。燃起了破案的希望。
之后又因为忙碌而淡忘。

直到今天,朋友寄了这个Link。
再一次激起了心中的涟漪!

对于我国政府的小胆量,我无话可说。
也只能向阿总看齐。
他深深地受了我对他的鞠躬。

最后,谢谢分享!
会继续读你的部落。

荒凉。儒 说...

沒錯,那條水就是叫做林什么輝。

飞悦 说...

冒昧请问,波波是哪家报馆记者?谢谢。

波波 说...

親愛的飛悅,

這個問題不重要,恕不作答。
謝謝。

飞悦 说...

那没关系,谢谢。

波波 说...

嘿嘿,多謝諒解。

匿名 说...

赵明福死后,听闻有托梦给母亲和几位朋友拜托办事。。第二起开棺肯定了明福,复仇才开始!证据也因托梦才能顺利找到。。让我们不停的为明福打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