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3日星期五

一人一塊救馬華,你捐不捐?

還真的是有人語氣激昂的來問我這個問題,雖然我記得我應該已經不是馬華黨員。

十多歲時,被老媽踼入會,得空不得空都會被征用來幫那個一個字也不會寫的阿花小姐做她的支會秘書工作(開什麼玩笑?竟然選一個目不識丁的美少婦來做秘書,中文字不會寫,馬來文英文更加是tapik,黨職全部是分豬肉醬來分掉,這個馬華也實在是太過沒有人了)。

後來不知怎的誤入歧途,當了一名小記者,有跟老媽舉拳頭咬呀切齒的請她幫我除名,她是唯唯諾諾啦,不過對於這種會說“我身在朝我心在野”、“錢照拿票照投”的老人家,她到底有沒有暗中在操縱我這一票還是很難說的。

這個老人家呀,非常的醒目和精靈的,不讓人家捉摸她的底牌的。如果不是這樣,她也養不到我們六兄弟姐妹個個肥施大隻。唉。精明,有時候也是為勢所逼。想到她沒有甘心做悲劇人物,我就很引她為榮,但是想到她在得病後常常問我她到底是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而獲報我又因為無法使她的心情平靜而悲傷到現在。

到最後她臨終前一年自己退黨,但是我呢,我懷疑自己現在是不是馬華某個區部的一隻幽靈。

說不定還是一隻有投票權的幽靈,哈哈,改天真的要去查證一下,因為如果馬華解散分身家,那幾十億說不定我還可以分到一點點,哈哈哈哈哈!

去年黨選之後,馬華是分翁蔡兩派,特大之後變三派,等到大團結方案出來又變回兩派。但是不管是那一派,我都有朋友。做朋友跟作工不同,做工是你說什麼我原文照錄(最近發生的有趣現象是我錄我的他錄他的,大家亂錄一通),做朋友則是有講真心話的時候。

各方好友,如果真的要我講,那麼我就講了哦~。

只要有人慷慨解囊捐一輛車就夠了,第二特大就已經有著落。

我覺得啦,馬華要開一場特大才60萬,那個廖中萊老婆的一輛車就60萬了呀,才不過是一輛名車的的錢,那他捐一輛車出來就可以了嘛,何必要那麼勞師動眾搞一人一塊的運動,喂,丟臉咧──!不過如果是拿來搏同情的怪招那就ok啦。

要打我?拜託,是你們自己說要聽真心話的,難道你們馬華最近流行說話不算話?

13 条评论: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那我地甘多仲要捐,咪玩啦...

CHIA, Chin Yau 说...

当95%的人民老板只能蜗在50万以下的四面墙时,我们的雇员却振振有辞的说他老婆是真金白银买下60万的车子。

哈喽!我们可要牺牲半生青春才可能拥有一间挡风遮雨的蜗居!

你要相信这是自个儿掏腰包的那你就活该一世人躲在你那龟壳的一角暗自神伤。

就怪老天爷没扶你一把让你竞选当选可以有60万的车子招摇过市风骚!

大米 说...

哇老大新闻!你竟然是马华党员!

波波 说...

阿牛,你是要捐還是不要捐?

白頭,那裡有50萬這麼多?還有很多人住百多兩百呎的組屋而己。

大米……一言難盡(又周美芬上身),當年我是被我老媽拿著藤條踼入會的,那個慘痛的過程,大概也跟現在學校的學生投訴被黑社會踼入會相差沒有很多。

沈兴 说...

说得也对。捐什么捐?要有所得,就要付出。廖中莱,就把你的60万的车捐出来好了,何必还要叫人捐钱呢?捐钱给你坐老大?发你的大头梦去。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不如一人捐10蚊收购大道?

波波 说...

沈興那是真的,想到人家有大車駕我就一分也不想捐。看看他才做部長多久,之前當部長的助理月薪幾何也不是算不出來的天價,有什麼能力一下子就出輛新車?戶口都給人家爆出來了,大大聲的說要告人,告告下現在變成告老蔡了, 那輛車的故事,就這樣不了了之。

政治我明白,但是啦,我希望下次有人想要飛擒大咬時,要多絞點腦汁,不要當人民是小孩子,呃呃tam tam就當沒有事。人民呢,也應該要多記仇一點。

不過阿牛哥,你說一人捐十塊買大道我是贊成的。捐五十也ok,一次過好過天天來來去去都給人家抓住脖子來殺。

思问者 说...

嗯,用(象征式的)一块钱就可以帮尿布找到可以包的屁股,不错的主意。

我捐冥府通用。

eddieliow 说...

我们这些只懂做善事的善长仁翁,那会捐钱给这些豺狼猛兽,这是做缺德和违背良心的事,会减寿的。

Botak 说...

马华党员喔。。。tapek!
嘿嘿嘿(我闪)

波波 说...

喂你們給點面子好喎──我都說我是被踼入會那麼黑暗的咯!!

aru 说...

波波,
不妨来个『弃暗投明』??

捐钱给马华??还傻不够咩??

波波 说...

唉,Aru,我其實棄暗很久了,問題是我不知道我的身份證會不會被人家繼續利用來作幽靈。比如我們家的白頭,他竟然無端端變成某個區會的秘書。

每次我們在報紙上看見他“發文告”就笑到要死,他也是幽靈一個;我還擺到明是被自己老媽踼入會的,他更慘,連死在誰的手也搞不清楚。

每次想到這個我就笑到掉眼淚,號稱有百萬黨員的馬華呀……還真的是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