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4日星期三

Malaysia boleh的KL

昨天,我花了四個鐘頭半也吃不到一頓飯。

只是因為一場傾盆大雨。

搞到大塞車,電動火車一直誤點,那個死人頭LRT更加夠力,竟然停電停駛。我激到要吐血。

中午一點定六點半的約會,時間本來充裕得很。四點九在很久沒有去了的Mid Valley遇到一場突如奇來的狂風暴雨,看到水溝的水像音樂噴泉一樣透過鐵枝噴上來,足足有一呎高,大吃一驚。

美女Valerie神定氣閒的說你一定很久沒在雨天駕車下KL了,下雨嘛,是醬的啦──。我趕忙打電話給老板,告訴他我不上公司跟他會合了,我搭火車去KLCC避水避塞車。最多請他讓司機來接我去晚餐的地方。

雖然透過電話線不過我也好像的看得到他豎起手指公猛說好。他這種人嬌生慣養,定時定候吃飯,餓不得的。每次請吃飯他最怕人家遲到。

蓋了電話,我慢條斯理的上廁所,用很優閒的心情慢慢的走上一樓komuter的入口。還有一個多小時,搭火車嘛,大把時間。結果……


看到這種山人海的盛況,即刻飆冷汗,大吃了好幾驚。一場雨口者,是不是醬誇張呢要?自動賣票機的前面堵得滿滿的都是人,蛇餅不懂打了幾十圈。我要兩手並用,像扒水一樣的扒開人才擠得到建在最盡頭的售票counter。

干,那個賣票的櫃台竟然沒開!

賣票的人坐在裡面陰陰嘴在笑著講電話。叩玻璃窗他也當你沒有到,轉過身來用屁股對著人,繼續大聲講小聲笑。媽的我站在那邊用電光眼瞪著他的背影3分鐘,要看他胸前寫名字的牌子。結果那傢伙的頸原來擦了印度神油,用屁股tut住你就是tut住你,一直到我放棄去排隊買票時再三回眸他還是在大聲講小聲笑!

正大蛇王!

排隊是最沒有王管的一件事,明明是排在這裡,可是只要來一批人你會很automatic的發覺自己的位置有變;永遠不是變得更前,而是更後。講了好幾次,講到我閒,最後只要一發覺有人好像有可能或許不知道是不是想要插隊,我都把本來很小的眼睛瞪大大,嘴唇抿得緊緊的,雙手交叉在胸前,擺明姿勢要跟人家死過,甚至用手指篤人家的背後,篤到人家自己自動醒目為止。

到底有多少個人收到我的signal我沒有算所以不知道,我知道到的是瞪眼瞪到我眼差不多要抽筋。

買到票,已經30分鐘過去了。好不容易擠上了車,搭一站到sentral,要換LRT到KLCC,看看鐘,還有45分鐘才到約定的時間,還早。老板call來問,到那裡了?我說上了火車的話,最多15分鐘就到了。他聽了差不多要拍手說好。

又排隊買票。買好了,懷著就要吃大餐的快樂心情上月台……

我的媽啊,人多到啊,不知道怎樣講,是連想要拿起手機來拍照都沒有空位的那種。很奇怪的現象是,雖然人很多,可是車來之前人是一條線的,不過車一到人就突然變成了一堆,要下車的人應該也是要像我來的時候一樣,要“扒人”才扒得出來。

我衝過很多次線想要突圍擠上車都不能夠。媽的,明明是輪到我上車了,只要你讓一點點位子給人家下車,後面的人就是有辦法把你擠出去!這裡,又花了20分鐘才上到車。

OK,雖然這時已經甩毛甩髻披頭散髮狀如瘋女十八年了,而且車廂人疊人的擠到像沙丁魚罐頭,可是終究是上了車,應該順風順水了吧?不料……

在車門徐徐關上之後,火車突然打了個震,嗚咽了一下……

不走了。

開頭的一分鐘,大家還有紳士和淑女的款。

三分鐘……五分鐘……站在我前面的靚仔開始解開衣服的頭兩粒鈕。

十分鐘……女士們的妝被汗水劃得一條一條的,尤其是眼睛部份,濃濃的眼線被弄糊了,黑黑一塊塊,像熊貓。我不敢看,怕看了晚上發惡夢。

二十分鐘。車廂中擠滿各種各樣的味道。用了一整天在辦公室和馬路上沾上各種濁味的香水再加上汗水……那是種什麼味道是想到都要吐。

最慘的是像我這種身材袖珍可愛型的人,腳踮得再高也還是只到人家ka lat tai的位置,站我前面的靚仔和阿伯們的手又緊緊地捉著高高在上的塑膠扶手,一點也沒有要把手稍微放下來讓那種味道多少用自己的手臂遮掩一下的意思。

我的媽啊,我覺得自己要缺氧了,瞪著那個如果有緊急事件就可以敲破開門自救的小小玻璃窗我一直在想缺氧是會變成植物人的這也應該算是緊急事件吧輕快鐵公司沒有理由罰款我吧……。

氣死人不賠命的peckkee還打電話來通風報訊:“喂老板要請你吃好料咧,在Aveneu K訂了位,今天吃鮑魚咧你快點來啦~~~~”媽的不要說鮑魚,現在我是吃龍肉都沒有心情。我只是想要離開這個人間煉獄。

看看手機已經七點了我打電話跟老板說我被困了不來可以嗎。老板說哎喲為什麼你醬衰的我說是囉要給你請都醬難注定我沒有食神他說不要緊啦你還是來啦我們等你等到肚子很餓為止。

等到有人來開門放我們出去,差不多一個小時了,我感覺我已經到頂了,再多一分鐘我都會吐了。我的鼻子因為吸了太多的廢氣塞到現在還沒有好。出了車廂,我又“扒人”扒出月台,想要出閘。不過……

擠在進閘口和出閘口的人我的媽啊比月台上面的人還多。

用馬來話問一位馬來帥哥,他用流利的英語,加上甚至不失輕鬆的語氣告訴我,停電嘛電車停駛了。我傻傻的問這裡不是sentral嗎不是交通的中央樞紐嗎怎可以停電。他聳聳肩說又不是第一次了。旁邊一名明顯是來背包旅行的金髮女士聽到,用不能置信的表情驚叫:“How can this be possible? ”馬來青年聳聳肩,說malaysia boleh ma.....。

如果香港的八達通又或者台灣的捷運常常這樣down會不會給人民把它的車廂反過來咧我不由自住的想。老板又追魂call,我說老板我不要來了啦那個LRT停電。他說來啦來啦今晚我推完了全部約會跟你們這些年輕人吃飯聊一下你不要不來醬敢死。

我說LRT不走我怎樣來啊?他問作麼你醬黑的。我說這個問題應該要去問交通部長,老板馬上為他的朋友開脫,說這是工程部的事啦市長的事啦企業部的事啦就是不關他們馬華的事。

最後還要很此地無銀的說他真的真的一個project也沒有拿到喲我直情給他吹脹。好啦來啦我回去mid valley拿車子再駕過來。他說好好好不過我們差不多要肚子餓了你要快一點。

我出去搭komuter。買了票,komuter才廣播說因為大雨的關係,所以取消了這班車。我氣壞,老板又call。我又從地下鐵道爬上一樓去看LRT好了沒有一個穿藍衣的技術人員流著大汗跳出來說還要再修兩個鐘頭到兩個鐘頭半才會好請大家排隊去退車票錢和找alternative。

無奈,又爬下地下鐵道等一直誤點的火車。等到8點。

老板sms來問喂你是不是搭蒸氣火車啊?我連回他的力都沒有。8點15分,終於會合到我家老白頭,他已經準備就緒感覺就像是等我一到就可以馬上開車衝出停車場。

老板又call,我說是啦是啦我現在駕車來著啦。他還很風騷的說喂我們現在在餐廳裡面等你記得叫你的老公不要煮你的飯。我說好啦好啦不要長氣啦給我一點點時間按摩我站到短掉的腳啦。

我家白頭用報告隊長的語氣跟我說,放心,現在交通應該順暢了,15分鐘可以把你送到目的地。我說那就好那就好因為我遲大到了等下肯定會給老板和CEO狂插,他說yes madam。

然後,一出car park……


只能夠用車山車海來形容吧。前後左右,都是車。

我慘叫。老板又又call,用很忍耐的語氣問halo到那裡了?之後,他每隔5分鐘一個call。call到最後,我已經懶得再接。9點30分,我宣佈我是飛機友,我是衰人,我是遲到大王。

我跟他說,我─不─來─啦!!!

本來懷著好心情去給老板請吃飯的,雞蛋糕到最後不但是吃自己,從5點到9點半,還虧了4個半鐘頭的時間。從貴婦優閒赴會心情,降級到潑婦很想要罵街的心態,導因原來只需要KL的一場雨。

吉隆坡,實在是很欠干。

後記:

馬新社的照片。
太陽報的照片。

今天看夜報,才發覺原來這場雨,造成了首都的大水災。

原來比起那些車子被水淹的車主,我還不是最衰的。再加上今天Peckkee打電話來宣佈說,老板為了賠償我昨天沒有吃到的好料,約定我們拜五去Jagoya吃自助餐,哈哈哈原來我還是有食神的。

可是,一雨成災的KL,到底是誰的錯?大道公司可以向人民追討他們賺不夠的錢,可是人民又可以向誰追討他們時間和金錢上的損失?

6 条评论:

大米 说...

幸好当天我生病没上班。

波波 说...

喲那你還算是病到很及時咧。我很後悔我多口叫老板請吃好料啊,結果我給人家插到沒有力,現在他們大唱我是飛機友啊

我本來這個拜五想約你的都很怕怕啊

-JoE.CoM- 说...

wah ... KL的闪电水灾有那么96吗?

我上次去KL时,发现Komuter的服务非常烂!

我想问我们那个所谓“侵民”,“这么烂,那么烂,特别烂”的中央国阵政府,到底那个SMART"聪明"隧道是建来干嘛的??


-JoE.CoM-

波波 说...

他們講KL就是醬的啦,就像我們講馬來西亞政府就是醬的啦一樣樣。不過今天剛剛爆出來的那單炸屍案,讓我不由住自的在想我們是不是應該還要繼續接受醬。

喂小弟弟,你那個故事好像拖了三個禮拜喎,離譜了點哦?

Towards healthy and leisure life~! 说...

看来还蛮严重的。。。

-JoE.CoM- 说...

关于炸屍案,我想问问各位大马人民,如果国防部,或者国阵愿意以不折手段的方法来消灭一个外国人,那本体人呢?

这个比喻跟安华97/98年所发生的一样,如果副首相都会被人拳打,何况是你们呢??

你所谓的“老人家”又开始学用msn了吗??

-Jo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