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3日星期一

別有居心者為什麼叫中學生辯論馬華和巫統?

身為學生的監護人,我非常的不明白,也非常的TL。

今天(過了12點,應該是昨天才對)下午,老姐的兒子Johnny送了一則sms給我。sms全文如下:

(正)308後,馬華更需要巫統
(反)308後,巫統更需要馬華

他說,這個是他的州際辯論賽的題目,問我有什麼看法。

除了很TL,我還會有什麼看法?

不需要很會辯論的人都看得出,正方要贏就要講巫統的好處,而反方要贏就得大讚馬華。是那個王八蛋想出這種題目?中學生適合辯論這個題目嗎?不是有大專法令箝制學生涉政嗎?還是雙重標準再度發威,支持民聯的要嚴辦,支持國陣的就從寬發落,又或者美其名為青少年培訓?

Johnny說,是烏雪區一個叫做黃添福的青團運代表(他跟學生說他是)叫他們代表學校去參加的。之前已經叫他們代表學校,參加了兩場辯論賽。這次,他媽發覺這不像是學校會擬的題目,心有不滿,又不知道找誰投訴,所以叫他兒子來問我。

老姐說,還有幾位家長對這個題目深感不滿,很想向主辦單位反映不滿。大家從小孩口中以為是學校搞的活動,但是後來向校方查訊時,才發覺校方根本不知道有這樣的事。知道的,是一名華裔老師。據說這名老師不反對學生參加青團運的活動,還以課外活動有分數來鼓勵他們。

自他媽跟他爸離婚後,我是他的半個監護人,講好了不管他媽在或不在,事無大小,他都得問準我才可進行。

我說,肯定是學校派你們去參賽的嗎,那公函拿來看看。他說沒有公函啊,只是打電話來叫我們代表學校去參加而己。那你自己參加過那麼多學校的活動,不覺得有奇怪的地方嗎?

他想了想,說,下個月的英語辯論比賽,校方有發一份公函叫家長簽名表示同意讓學生隨校方安排的交通到外坡參加比賽。我說,那麼這個比賽呢,到底是誰在搞的,為什麼沒有正式知會家長就隨隨便便叫學生代表學校去參加?

他說,他們一群學生見到黃添福時,對方跟學生們說:“你們不要以為我們青團運搞的活動沒有人批準,我們是得到教育部的批准和贊助的。”真的要找機會問問這個黃添福,請教一下是教育部的那位高官批的活動批的經費,批了多少又花了多少,幹嘛竟然叫學生對馬華或者巫統歌功頌德。

還有,為什麼學校會不知道教育部批准的活動?這是學校後知後覺,還是有人用了學校的名義來讓家長放心學生參加青團運?為什麼教育部聯同青團運搞的活動連一份公函證明確有其事都發不出來?有多少的家長願意讓他們的子女參加這種辯論會?除了講馬華好或者講巫統好之外,可以不可以讓學生有第三種想法?如果一定要是辯論這種課題為什麼不選《投國陣或者投民聯人民才有好日子過》這種更大的題目,而只是把範圍局限在馬華和巫統?

Johnny問我為什麼不喜歡他辯論馬華和巫統,我告訴他,對馬來西亞人民而言,什麼政黨都無所謂,只要真心的聽人民說話,俯順民意,就會得到人民的喜歡。他問是不是我在工作上受到馬華和巫統的欺負?我說沒有,實際上有幾位好朋友都是馬華的人,他們當著不大不小的官,給我很多方便,有些默默耕耘,敢說真心話的人是很得到我的敬佩,但可惜只是少數人。

他又問我,馬華和巫統是什東麼東西來的?我說這兩個政黨,是國陣政府的代表,目前在雪州執政的,是民聯政府。

他問國陣政府不好嗎,為什麼你們不喜歡?我說我們喜歡所有為人民著想的政府,一個真心為民著想的政府,不會阻撓人民享有便宜水。人民不介意政府花大錢,但是人民有權利知道為什麼聲稱不賺錢的水供公司,會養出一個年薪510萬的主席。給了510萬當年薪之後,人民還可能享用便宜水嗎?而這樣的事情不是一單兩單,而是很多很多單。

他問我,如果我要贏,可以不講巫統或者馬華的好嗎?我說你自己講呢?

他搖搖頭,然後打個電話給黃添福,他問:“你為什麼要給我們訂這樣的題目,這不是政黨的課題嗎?學生應該談這樣的課題嗎?”沒20秒,他就放下了電話,跟我說,那個黃添福顧左右而言他,一直說自己很忙,沒有空回答問題。然後,他跟我說,他決定不參加了。

臨睡前,他又特別爬上樓來問我,他說:“新古毛有一個叫黃冠文的州議員,到我們學校問說有些語文比較好的可以幫他寫文告嗎?”這下我TL到火從鼻子噴出來,厲聲警告,如果他敢跟這傢伙有掛勾我就敢跟他剪光頭!

什麼爛鬼州議員,竟然向學生打主意,安的是什麼心?!他說像他這樣有做生意的生意人不應該公佈財產,免得被歹徒盯上,有錢到怕死人家知道的州議員竟然要請學生來當廉價鎗手,此人之素資與水準,可見一斑!

馬華當中肯定有好人,不過敗類肯定也不少。我呸馬華敗類!

30 条评论:

CHIA, Chin Yau 说...

青团运顾问团,都是马华党员!

2007-2009 顾问

旅游部副部长拿督林祥才工程师、高等教育部副部长拿督翁诗杰、国际贸易及工业部政务次长拿汀巴杜卡陈仪乔博士、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政务次长拿汀巴杜卡周美芬、雪州行政议员YB拿督邓诗汉、雪州行政议员YB拿督庄祷融、雪州行政议员YB拿督林传盛博士局绅、格拉那再也区国会议员YB卢诚国、沙登区国会议员YB拿督叶炳汉、斯里肯邦安区州议员YB拿督廖润强、甘榜东姑区州议员YB拿督黄世豪医生、梳邦再也区州议员YB拿督李华民 百乐镇区州议员YB林春景律师、无拉港区州议员YB拿督何启利律师、金銮区州议员YB高祥威、武吉兰樟区州议员YB杨带英、莲花苑区州议员YB叶树山、哥打阿南沙区州议员YB庄秀春、 班达马兰区州议员YB拿督郑敬保博士、直落拿督区州议员YB拿督余金福、青团运前任总会长李绰钧硕士、拿督胡朝栋博士局绅、 雪兰莪州青年理事会主席、雪州青年体育局主任、拿督林孝忠、拿督黎德坤硕士、谢春霖先生、拿督叶进明局绅、林国狮同志、陈柏铨同志、庄赐昭同志

-JoE.CoM- 说...

walau eh ..

这样的Kanasai题目也会有??

以后你会看到类似的题目比如"跳槽合法吗?" ,"民联比国阵好吗?" ,"哪个比较烂,Barisan还是Pakatan?"

我觉得这是一种洗脑政策。

马华就是这么奸鸡!!什么事情都鬼鬼祟祟!!

马华没药可救了。


-JoE.CoM-

波波 说...

Joe你也是中學生,問你一下:

1) 學校會以課外活動來計分我知道,可是參加這類連校方都不知道有的活動有分數嗎?

2) 如果不參加多多的課外活動,真的會對將來想要升中六以致大學有影響嗎?

3) 你們學校和家長鼓不鼓你們參加青團運?

-JoE.CoM- 说...

okay ..

我不知你侄儿学校的分数系统是如何。

让我先告诉你我的经验。
课外活动分数总分100分。
50分是来自出席率,20分是参与(Penglibatan),20分是奖励分(Pencapaian) 和10分是职位。

Penglibatan分数是你参加任何比赛或活动得到的分数,无论你有得奖或没有。
Pencapaian分数是你有得第一,第二或第三奖,才有得到。
若你在学会理由担任任何职位,那你的职位分数就会更着高。主席最高,接下来是副主席,秘书或财政,执委,最后是会员。

那个辩论会,或者任何学校不知道的活动,有分数没有分数是50/50.


若不参加活动,多多少少都会影响日后升学.因为这些活动都会记载在毕业Testimonial里面.

我至今第一次听到青团运.学校鼓励我们多残次阿活动,比赛.学校的方向我也不是很清楚,不清楚我校鼓励学生参加那些类似的活动.


-JoE.CoM-

波波 说...

喲還有這麼多的考究啊,真是難為了學生,功課這麼重還得拿這麼多額外的分數。可是每一年的分數都是100分嗎,還是中一到中三這3年加起來才100分?

謝謝你的分享

-JoE.CoM- 说...

这个分数我相信全马没有一个人可以拿100分,因为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政府Kanasai的算法。

你每一年都有不同的分数。
到了Form 5,Form 1 到 Form 5加起来, 平分。

顺便在这里介绍我的新网站, hoekangtao.blogspot.com

你现在可以在我的blog, -JoE.CoM- 那里谈天,我已经增加Cbox,或我称为 Freedom of speech.


-JoE.CoM-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你好,我作为青团运的一分子,
我必须向你说明一些事情,也希望你谅解,
青团运是不应该这样做的,而青团运也很少这样做,但无可否认,有许多青团运的人士都会以组织的名义对外,但对于这件事情,我会向我们组织的纪律委员会作出投诉。

青团运不是任何政党的傀儡,也许你所谓的顾问团是还没有更新的,因为在我们的组织章程内,任何国州议员都是可能被委任为顾问的,也许这个是还没有更新的。
青团运经常被人误会是因为组织本身以前所培养出来的人多数往马华发展,所以难免会引起你们的误解。

至于青团运的来历,青团运本身是一个青年组织,我们都很鼓励青少年多参与。。。

对不起,让你带来不便,有问题可以直接联络我,0124708010

ㄨ单身贵族ㄨ小猪家族族长ㄨ 爱睡の大懒猪 说...

需要附带一提,那个题目已经换成了:
自由贸易是公平的(正方)
自由贸易是不公平的(反方)

简直就是换汤不换药的作风~
高招,真高招~

ㄨ单身贵族ㄨ小猪家族族长ㄨ 爱睡の大懒猪 说...

需要附带一提,那个题目已经换成了:
自由贸易是公平的(正方)
自由贸易是不公平的(反方)

简直就是换汤不换药的作风~
高招,真高招~

ㄨ单身贵族ㄨ小猪家族族长ㄨ 爱睡の大懒猪 说...

辩论赛的题目
这简直就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辩论的题目竟然是这样的。。。
该怎么说呢?
不恰当?被设计了?还是被利用了?又或者这是另一种宣传手法?
为何我说不恰当呢?
相信大家都知道“大专法令”的存在吧?
在这项法令为前提之下,学生是不被允许参与任何有关政治的活动的,
除此之外,学生也不被允许发表任和关于政治的文稿。
有这么的一个例子,
一名北大的学生,因为发表了一篇有关政治的文稿而险些被学校开除学籍,
后来因为社会人士的关注之下才得以保留着他的学籍。
这很显然的告诉着我们,学生是不被允许涉及以及发表任何关于政治的活动及意见的。

那么,我为何又会说参赛者们是被设计了,被利用了呢?
很简单,大会是在利用参赛者们,
以便可以让他们去为自己网络资料。
那么是什么资料呢?
那当然就是人民的意见咯!
参赛者们冒着学籍可能被开除的危险为大会准备资料,
反之,
大会只需要美滋滋的坐着等,
等事成以后,只需要颁发一个奖项给参赛者们就可以了,
自己却可以轻松的获得资料,
大会真是“英明”啊~

至于我为何会说这是一种另类的宣传手法嘛~
当然是因为,
当参赛者们在发表意见时,
为了胜利,他们必然会支持己方的论点,
比如,
正方的参赛者必然就会支持巫统了,
那么这样一来,
如果正方参赛者取得胜利了的话,
毫无疑问的就是为巫统做了一个最好的宣传了!
英明英明,真英明啊~

波波 说...

陳志忠,

謝謝你留言和澄清,但是希望你也看到chia chin yau提供的資料當中,青團運顧問團的名單是2007-2009年的,所以這群很多是前YB或現任YB的大人物,應該還是在職的顧問。

單身貴族,

你的消息還是真的靈通啊,的確那個題目已經改成你說的那樣了。可是這個題目適合15-16歲的中學生嗎?

我想擬題目的人,連馬來西亞到底有沒有自由貿易都搞不清楚。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经过了解,若没有错误的话,
主办单位应该不是青团运而已,这是福联青的活动之一,是一年一度的福联青中学辩论赛。

在中学生的范围里,我确实是不鼓励辩论类似政治党派直接性的课题。

但至于新的辩题:自由贸易是公平/不公平的
我反而觉得是可以被接纳的,
第一,这是在思考资本主义的问题衍生
第二,这是一个经济争议性的课题
第三,可辩性很高,因为站在辩论员的立场上可以思考不同的角度。

至于来自单身贵族的留言:
也许你的考量是对的,因为担心学生成为政客的宣传工具之一。

但在福联青辩论赛里头,已经有了12年的历史,所以自由贸易课题已经不是新鲜的辩题了,甚至已经是很多年前就有辩过了。

反而马华或巫统的辩题比较没有意义,
因为这是政党派系的直接利益课题,辩论的意义很少,甚至不能让中学生有思考的空间,欠缺论辩的精神。

所以我个人觉得换了这个新辩题是可以被接受的,我也是以前也是福联青的辩论员也是现在区赛的竞赛主任,对于这个辩题,我觉得是可以让中学生去辩的。

至于大专法令的执行,是不可能到中学生的阶段去的,学籍也不会被影响,大专法令是针对大专生的恶法,专门是对付我们这样的大专生,并非针对中学生的,所以你们不要担心。

再来我门大专生也不会向大专法令低头,不会向恶法低头的,因为我们讨论甚至辩论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拥有更多论辩思维的空间,从而也可以让自己掌握辩论口才的技巧。

参与辩论赛是可以被鼓励的,不要担心某某州议员背后的议程,这些所谓的背后议程往往都是人的传言之一。

若还是放不下心,你们可以告诉你们的朋友甚至自己的亲戚小心,青少年是必须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他们是懂得如何处理,这一点我们也可以给予劝告及协助。



单身贵族,
也许你可能不是完全了解北大的事件,但不要紧,我觉得也许你需要一些资讯协助你了解。

北大生的事件确实差点被开除学籍,但不是因为发表政治文告,而是因为提出学生对校内政策的不满,所以才会被通知出席听证会。

至于实际行动,校方是没有明确说明,只是要求学生出席听证会,但确实是让大专生的言论自由受到限制。这一点,青团运是有给予协助的,这是我必须告诉你的,因为北大生和青团运都是有联络的,所以我们很了解学生的状况。


波波,
我看这场也许是一场误会,因为据我了解黄添福并非青团运的代表,但辩题已经换了,也许我们就让问题告一段落了。

青团运也没有任何的政治议程,这是我必须声明的一点,在吉打州,行动党的议员都是有参与甚至有支持我们青团运的活动的。在青团运里头是没有政党派系的。青团运也有许多会员同时也是民联成员党的党员之一啊,当然也有许多会员也是来自国阵成员党的党员。

但在青团运里,就是不分你我,甚至是派系党性等的。大家都是希望推动青年团结运动而志同道合的。

这场“辩题风波”确实是为你带来不便,但大前提是我们都希望解决问题吧,所以我们要将问题解决,而不是将问题复杂化。

所以更换辩题是必然的,因为之前辩题的可辩性确实是很低,当然我也知道不能一下子让你消气,但我希望你能谅解。

甚至这个辩题不是青团运设立的,也许是福联青设立的,虽然到目前还不知道是谁设题,但我也是青团运的一份子,若我看到“青团运误导学生”又或者是“青团运为什么叫中学生辩论马华和巫统“的标题之时,我也会很心疼,因为青团运原本就是一个培训青少年,让青少年学习及交流的地方,所以不应该有太多政治色彩。


所以我恳求博主,波波,在事情还没有正式被了解前,希望不要让我的组织蒙上不白之冤。换一个角度去了解,也许你得到的资讯是不一样的。我也是部落格一族,我不希望别人说我们部落客都是道听途说的一群,我们要证明给别人看,我们部落客讲的话是有根据的。

但我相信此次确实是有误会的出现,希望波波博主还我们青团运一个清白,哈哈哈。。。

记得有事情就打给我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不如你也让我知道何时举办这场的辩论赛,好让我也可以去看看,看看吉打州/槟城州跟这里的有什么出入,让我学习也好啊。。。

也或许你所谓的乖离了学术性辩论的意义,针对这个我们也可以交流啊,方便的话,也给我一个电话。谢谢你啊。。。

多认识人是好的,反正我来到吉隆玻快一年了,也希望多认识部落客一群,你也可以多参与我们的部落客一族,我们都有经常出来聚会的。

nice to meet you

CHIA, Chin Yau 说...

青团运 - 回陈志忠的留言

波波 说...

志忠先生,我看你有點搞錯了,這不是誤會或不誤會的問題,也不關主辦單位是不是只是青團運的問題,更加談不上讓你的組織蒙上不白之冤。

事實即是事實,題目被提出來是事實,後來經由學生家長不滿而撤換題目也是事實,怎可以將發生過的“事實”,辯稱為“不白之冤”?

換一個題目,固然很好,可是能不能讓這個事情告一段落,要看個別家長的決定和反應,不能單憑你一個人的講法就讓其他人笑笑沒代誌;講到底,到底你代表的是青團運的那一位啊?

部落客有沒有講真話,是因人而異的。寫來紓發自己情緒的,如果還要在網誌上自己騙自己,那就很可笑,也過於不寫實。可是如果寫網誌是別有用心的,會發生編造劇情的事情,也就一點也不出奇了。

>>>>说我们部落客都是道听途说的一群,我们要证明给别人看,我们部落客讲的话是有根据的。

我不需要證明給任何人看我是不是道聽途說的一群,尤其是青團運,因為你們自己也查實了確有此事,我一早也表明我是學生家長。

青團運連交待都沒有給家長,還有人大言不慚的說了得到教育部的撥款和支持,已經不免讓人聯想多多,你沒有其他事實作佐證,只是一句流言作數,反而呼吁人家不要道聽途說,我就真的很不明白了。

那個顧問表,原來是摘自青團運網的,不過現在被拿掉了。如果說顧問團表沒有更新,誤導了群眾,那麼更新的責任在那裡呢?

你們要說自由貿易是可以辯的那也是主辦單位的決定權,我不會干涉。雖然在大馬從頭到尾都沒有完全的貿易自由。我們只會小心學生涉及的活動,不想他們在思想還沒有成熟前被任何方面影響。

至於大專法令,我想你再次誤會了,這裡講的不止是不是會被對付,而是諷刺據說有份支持活動和發出經費的教育部表裡不一,鼓勵學生對政黨歌功頌德。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好的,对不起,也许我们应该就即刻处理顾问团的更新,但我们没有,也造成了误导群众的情况。
对此,我道歉,对不起。

既然是要一个给家长的交待,我看我必须让乌雪区的青团运代表处理。

但这里也必须声明一点,如今黄添福根本就不是青团运的代表。


组织是中性的,我再解释,你也是以为我在掩饰,但无论如何,青团运是一个青年组织,是没有任何党性的,甚至也不是什么外围组织。

-JoE.CoM- 说...

right ...
看来情况蛮乱一下。


参加类似的辩论比赛,主办当局都会分发表格的。
那请问上面是否有写这辩论题目,主办当局吗??


若是有,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证据来证明出青团运是否是个傀儡,还是实权的。


大专生法令,那个法令若是没错的话,中六生也要遵从的。


自由贸易在马来西亚是没有一回事的。举个例子,
外国汽车都被抽税.
一辆Toyota Altis,在大马,人家当作宝,泰国他们当作德士车.Toyota Camry在英国也是德士.


若马来西亚正的是自由贸易,我们满街都是宝马,马塞迪.那时许月鸡的马塞迪也就这样而已.

你有没有打算写3B补选系列??
为民联打气,加油吧!!

-JoE.CoM-

波波 说...

Joe, 沒錯,汽車就是個好例子,跟我想的完全一樣!所以我總是很懷疑,這些製定題目的傢伙到底有做功課嗎。

波波 说...

小豬,原來是你在這邊扮鬼扮馬!我現在這架電腦看不到你的照片,如果不是姑丈通風報信我還給你哄了!

人家說黃添福“如今”不是青團運的人了,你呢,以後得帶眼睛出門,不要人家說是青團運的你就完全當真了,等下又回家來跟我吵架!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各位,
我看青团运确实是蒙上不白之冤,

第一,你的侄儿Jonhnny参加的辩论赛是全国福联青中学生辩论比赛,也是雪北区的选拔赛,主办单位是福联青,辩题都是由福联青提出甚至裁判也是福联青找的。

第二,青团运是协办单位,但要先弄清楚,青团运不是全国赛的协办单位,而是协办乌雪区一带的辩论赛而已,无权设立辩题或者是参与在竞赛组的,因为竞赛组是直接来自福联青本身的。

第三,为何青团运作为协办单位又没有参与再设立辩题?因为福联青办辩论赛的经验有12年,再加上这场辩论赛不是单一赛事而已,而是全国性的辩论赛,胜方是代表乌雪区的福联青,并不是代表乌雪区的青团运,所以青团运肯本无权干涉,当然我们青团运不满我们会说。

第四,黄添福早在10年前已经没有参与青团运的领导工作了,更不是青团运的代表,至于你文章的黄添福谈话内容是不是你自己听到的呢?还是别人听了,你写而已?黄添福根本就是代表乌雪区的福联青。你应该亲自去证实然后再写,不要乱说是青团运的代表。

第五,你的标题应该写“福联青为什么叫中学生辩论马华和巫统?”不是青团运。你可以重伤一个人,但不可以重伤一个组织,因为组织本身就是中性体。


经过了解,也给了你交待,请还青团运一个清白,到你了。。。

波波 说...

一個中性組織可以培養出那麼多的國陣國州議員,真的很了不起。

不過,你的思考邏輯還真的很有趣。

學生回來向家長報告說學校叫他們去參加辯論會,得到這種題目,引起嘩然時,經過查問,發覺是黃添福叫他們去參加的,還說他們青團運的活動得到教育部的批准和贊助。

所以,問題不是出在我,而是出在於自稱青團運的人。

你說黃氏有10年沒參加活動了,可是沒參加不等於他沒有繼續代表青團運在搞活動。事實是,學生對他的瞭解就是他搞的是青團運的活動。

十來歲的少年,不會認識這些老安哥。如果沒有人表明身份,我想他們也不會亂亂猜到青團運的身上去。

肉是要自己先腐爛了才會生蟲的。你是不是應該先從內部整頓作起,不好叫我們這些家長一頭霧水?

最後,請問你是代表青團運的那一位?請表明身份。

波波 说...

陳志忠先生,

是不是中性組織,不應該是靠把口來講的,應該要用實際的行動來證明。我很歡迎你做給我看,告訴我青團運是一個以青年活動為主的組織。

學生的反應就是這個活動是青團運舉辦的,我家的Johnny從來沒有講過福聯青。而且我一早就講明了,一封公函也沒有,只是叫學生代表學校出賽。身為聯辦單位的青團運,難道只是出個名字,而對辯論的題目和程序不聞不問嗎?

不要混淆視線,我從頭到尾,講的是不應該出這種題目給學生辯論。出得這種題目,還能夠說跟政黨沒有關係嗎?

說到重傷就太嚴重了,就算是有重傷,也是用青團運名譽來招徠學生參加比賽的人造成的。你說你是中性組織,不是政黨外圍,那為什麼顧問團都是政黨代表?

講跟做,是兩回事來的。我衷心的希望你講到,也做到,至少對家長來說,讓學生參加有益身心的青年活動,好過讓他們沉迷遊戲機。

可是,在此之前,你還得做場好戲來給大家看你是絕對完全中性的。

這是最後一篇的回應。我的立場表明得很清楚了。不再多說。

匿名 说...

陈志忠我支持你的说法。

波波,

虽然他们有错,但是你是针对团运而不是针对这问题。
总结你是因为团运而谈这问题??
还是为了为了问题呢?
真不明白为什么要把小事化大呢???
那你是否确定“黄”王添福有说过团运的名誉吗?还是你的侄儿只懂青团运不懂其他团体,那就要叫你侄儿查清楚才参加。
你侄儿没查清楚有什么团体主办就参加
那问题在谁哪里???

本来我也不想加入这“口水战”但是看不过眼啊!!!



****删除人的东西,不觉得“身有屎”才要删除不见得光的字眼吗??(除了粗口)

波波 说...

刪除留言,真的是講中了陳志忠先生的心事,他的作法是,將自己的留言刪掉挑釁的部份再轉貼給人家看。這招身有屎真利害。

原來打著學校代表的名義叫學生參加的人沒有錯,參加的學生反而有錯。真是有趣又新鮮的邏輯。天下的父母都應該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了,它可能看起來像是代表學校,聽起來也像代表學校,不過就未必是名正言順的代表學校。

ㄨ单身贵族ㄨ小猪家族族长ㄨ 爱睡の大懒猪 说...

sorry to use b.i....
pc can't use b.c....

so back to the topic...
any things or certificate that can show this activity is really an activity that suitable for all student?

moreover,
about the 'da zhuan fa ling' law,
it is really not include secondary skul student?

匿名 说...

哦。。。
部落格走走的我不小心看到了这场口水战。
看到到最后觉得有些“有心人士”已经开始摸不清自己的立场了。辩论赛--好像只是他们哪来攻击某某人/团体的桥梁而以。无形中,发现到一位蛮有理想的青年人。可以为了自己的社团,一个人辛苦的苦口婆心一直解释。可是,对着“别有用心”的人一直这样撑下去有用吗?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东西是会让人100%相信,支持的。肯定就是会有某群不服人士出现。

波波 说...

匿名者,

是不是真的走走過來才發現這場口水戰是天知地知和你自己知道。電腦路徑是不會騙人的。我的資料顯示你是直接沖著這個題目而來。

喜歡講東講西扮好人的人可以繼續,愛打電話騷擾學生的也可以接著打。即然這個題目這麼hot,看來請有份贊助的教育部徹查一下也很應該。

這一次,也許我們可以聽聽教育部怎麼說。

匿名 说...

i also cannot tahan this 匿名者,you stay here only 6 minute how can you be clear of the whole story? Unless you got the story from the other side earlier!!!

stop playing all this trick around.

波波 说...

哇哈哈哈謝謝這位匿名者的提醒,真的,從電腦的路徑顯示,那位宣稱自己只是走走過來看到口水戰的人,是以“青團運為什麼要叫中學生辯論馬華和巫統”searching到我這邊來的,顯見他是在別的地方套了料才過來放大便的。

我把那個路徑和的他逗留的時候拍了照。嗯,是不是應該要另外開個欄來給他的雙面人真面目宣諸於世呢?

我突然好像有點期待,哈哈!

CHIA, Chin Yau 说...

匿名啊匿名,

说的非常有理!!

要不要召开记者会来说明??

波波,这些人渣的留言删掉算了!没见过这么卑鄙的手法来替自己开脱的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