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0日星期六

陸庭諭是色老頭

其實我沒有很意外。

在相當久以前在一個很喜歡的部落格裡面有看到關於色老頭的描述。只是我不能確定她文中所說的色老頭是不是同一個色老頭。雖然她後來好像是因為有人向她索取這篇文字而把原文刪掉了,但是這篇文留給我很深刻的印象。

很多年前,有一個神經很大條的女記者(我可以打賭這個跟我講的人已經忘記了她曾經講過的這番話!!)告訴過我說這個老傢伙極度熱情,當時的景像也像今天一樣──攝影說她臭美,長得不怎麼樣竟然還以為一個老人會對她有意。攝影還笑說六七十歲(當時他的歲數)的老人應該已經不行了。就算有心,也沒有力。

大家,包括上司的結論是──這絕對不可能,陸庭諭咧!!不是什麼茄里非。講真的當時我的想法也是一樣,打死我也不相信。當時她的表情,有點欲言又止,想說又說不出。都說了她是神經很大條的,她很快就放開了,我們還笑過說她超級有人緣,連老人都這麼疼她。

上司還叫大家不可以亂亂講話,不要破壞華教斗士的名譽。這件事,就在保護華教斗士和大家拒絕相信的想法與態度下不了了之。

可是現在我相信了。不是因為我被輕薄過,而是記者,尤其是馬來西亞中文報界的女記者自律性太強,絕對不可能無中生有。撩是斗非,辦公室政治這種事情可能發生,生安白造自己被輕薄的醜事就絕對不可能。

難道貪馨香咩!而你沒有看見的東西,並不代表它不存在。

我很佩服這名敢敢把名字寫出來的女記者。她的陳述,至少可以讓那些有特殊癖好的人收歛,不要如此肆無忌憚,借熱情來非禮人。為了表示對她的支持,我把她的原文轉貼,讓更多的人知道。

不是要打沈陸庭諭,只是大馬人不應該再有否認症候群;不管是政客聞人地方斗士又或是平民百姓。他對華社有苦功,我衷心感謝他,竭誠敬佩他,可是他有錯,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也得指證他。

更何況,他在接受merdeka review的訪問時,同意自己確然有必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也表示如果讓人感到不适,他愿意表示歉意。

對我來說,那是等於承認了。


原文轉貼如下:

陳述我遭華教名人

性騷擾的過程

如何解讀性騷擾? (2008-12-12 17:51:00)

婷:

隔了這么久才上來,主要是因為發生了一些事,我的心情還沒有平復到可以冷靜地陳述這件事,只好暫時在日記中沉寂。事隔至今一個月了,我想我是時候,將事件的始末寫出來,讓更多人知道,同時也作為這事的一個記錄。接下來,我將陳述我遭華教名人性騷擾的過程。

11月19日,我被派去駐守第十屆國際書香日,在綠野仙蹤的書展採訪。接近午時,我正在報館的柜臺整理稿件,截稿時間剛過,我仍有充裕的時間準備下一篇報導。也因為這樣,我注意到在我左前方的華教斗士肖像區,聚集了大約三到五人在拍照,原來著名的華教斗士陸庭諭本人正站在那里與他們合照。

三座銅像,沈慕羽、林連玉及陸庭諭,三名在華教人士心目中崇高無比的靈魂人物。其中,作古的作古,歸隱的歸隱,只剩下後者,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肖像前。難怪吸引了人們趨前合照。

可恨的,我也是其中一個。

不管我事后如何的懊惱悔恨,當時的我,就這樣一派天真無知地,與另一名男同事趨前,要求合照。

合照了以后,該老頭輕描淡寫地把他的學生,我的男同事打發掉以後,轉過頭來,對我展開了極度誠懇的微笑,緊緊地握住我的手。

我當時有點受寵若驚,初次見面,他實在出乎意料地“熱情”,他握著我的手,從那一刻開始就沒有放開過。該老頭一臉誠懇,開始跟我談華教奮斗史,東馬的華教有多么坎坷,他個人的抗爭史,一直沒有放手,大概聊了10分鐘,我們身邊的人慢慢地越走越遠,終於剩下我與他了。

這時,他的左手搭上了我的肩膀,很大力地拍呀拍呀,外人一定覺得這是友好的表現,但是那只手並沒有離開我的身體,它貼著我的身體,從肩膀滑到了背,再下滑到腰,前后兩次。

再笨的人這時候也應該察覺到不對勁了。儘管他仍然一臉誠懇(該死的)的表情,我推說要回去報館柜臺工作了,但是他好像沒聽見那般,仍然摟著我不放。 以一名年過80的老人來說,該老頭手勁出奇地大,就算要掙脫也得費一些力氣。雖然我感覺很不舒服,但是我的理智告訴我,不可能,對方那么老(80歲),又 德高望重(華教斗士),怎么可能那么不堪?

陸老頭在我的右邊,他的手還緊緊地摟著我的肩膀,突然間,他話說到一半,傾身向我的左邊靠攏,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聽見很大聲的“啾”一聲——我被親吻了!

我當場呆住了。

我聽見他的聲音說,喚他一聲“爸爸”,他就放我走,他說他有很多亁女兒,要我也做其中一個……

我的確被嚇呆了,所以不記得到底我究竟是如何掙脫離開,回到報館柜臺的。

自我懂事以後,所有的父執輩都不會隨便碰我,包括我的父親。

但是現在我居然被一個80歲老頭又摟又抱又吻……

一時之間,反應原本就遲鈍的我,完全消化不到這個事實。

我。被。輕。薄。了。

甚至可以說,我被性騷擾了!天啊!對方是備受華教界敬重的陸庭諭!

我當時還不敢肯定,就告訴了柜臺內的男攝影記者,他直接就說,是你想太多了吧?人家都那么老了!

我當場詞窮,雖然肖像區是人來人往的地方,但是聰明的老頭挑了無人的時候這么做,我的確沒有證據。

因為這件事,我花了整個下午在反復思考,究竟我是不是像男記者說的“想太多“,反應太過。

但是我真的感覺極度的不舒服,若他不是老人家,我早一個耳光刮過去了,怎容他如此放肆!

我的腦袋渾沌一片,混亂,但是強烈的委屈感讓我內心越來越難受。

整個下午,我跑了三次洗手間去洗臉,用紙巾不知道搓拭了多少次臉頰,尤其是左臉接近嘴角的那個部位,也就是被親吻的地方,早已被我擦到破皮……可是,我還是覺得我的臉很髒,很髒,好像永遠都洗不干凈似的……

一直到下午4點多,我把這件事告訴了同在書展駐守的女記者,她稍稍嚇了一跳,然后就恢復冷靜,跟我說其實她聽說過關於這個老頭的事,因為她其他的同行也曾經中招,所以,她不意外。

她的話頓時讓我獲得解脫的感覺——

原來,不是我“想太多”;原來,他真的是個病態老頭,而且還是慣犯!


我立刻通過msn告訴了人在報館的同事翠璇,她義憤之極,直接就把這件事寫在了部落格裡——

http://britneychang01.blog.friendster.com/2008/11/%E5%8E%9F%E4%BE%86%EF%BC%8C%E8%A1%A3%E5%86%A0%E7%A6%BD%E7%8D%B8%E4%B9%83/

消息,開始在同事間傳遞開來。

我可愛的同事們都願意相信我,因為她們懂我,她們知道我雖有時很大頭,但卻絕對不是捏造故事的人。

部門同事雪芬告訴我,她以前在黃巧力(本地著名紀錄片導演)工作室時,曾聽去採訪陸庭諭的女同事申訴說“被抱著親了一下”

看來,我不是第一個,當然也不會是最后一個。

一思至此,我內心仿佛被點燃了熊熊火焰。我一通電話撥給兩位主任,向他們匯報這件事。見慣大風大浪的他們聽出了我的憤怒。

直屬上司A主任說,聽起來很難采取行動,他既沒有碰觸我的敏感部位(如胸、屁股),加上沒有人證、物證,這個啞巴虧我吃定了。往往這種事情只有當事人才知道,只要當事人覺得不舒服,就可以構成性騷擾。

資歷較深的B主任說,他的事跡在報館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很多同事都曾經中招,但是這種“籠罩著華教光環、被拱到神臺上的人”實在很難去動他……

一時之間,幾乎報館的高層都知道了這件事。我也陸續聽見資深的他們匯報該名老頭的非禮輝煌史——

20多年前南強華小,10多年前尊孔獨中,都曾經發生過非禮學生事件,最後,都是不了了之。

這些年來,到底有多少非禮事件,都被完美地隱藏在他的華教光環之下?

他知道我是記者卻還敢這么做,這不是肆無忌憚是甚麼?

就因為他知道媒體、華社人士都不會,也不敢揭發他,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地重犯。

加上他的德高望重,屢屢出席公開場合的活躍程度,像我一樣無知,自己送上門要求合照的女生肯定大有人在。他今年80歲,假設他還可以再活十年好了(以他雙手的力道來看,我想20年都不成問題),在大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時候,又會有多少個受害者出現?

也許有人會說,人家是熱情呀,你也太保守了!之類的鬼話,但是,天知道就連被全世界公認最熱情的法國人和拉丁裔人,他們對剛見面的朋友也只是碰臉頰,嘴里發出類似親吻的聲音,來表示親切,他們的嘴唇並不會直接碰觸女生的臉頰。

西方尚且如此,何況我們東方人,而且是一個知書識禮、深懂中華文化的老人?

除了性騷擾,我還能如何解讀自己被一個不認識的老頭親吻的遭遇?事發之后連續三個晚上,我一直從噩夢中驚醒,腦海裡一直揮不掉無恥老頭親吻我的畫面……

我的感受相信沒有人可以理解,知我甚深的你,可能也無法明白我事後回想時,想刮自己幾個耳光的那種懊惱之極的感覺。因為,我必須承認在這件事上,我 的遲鈍佔了很大部分的原因。如今回想,抓破頭也想不明白,當時為什么拒絕去相信自己不舒服的感覺,可能我沒有防備,也有可能是因為,我並沒有自己想象中那 么勇敢。換作其他人,早就逃得遠遠的了。同事A說她被老頭上下掃背;同事B說合照的時候被他緊緊地摟著不放,只有我傻傻的,才會被他進一步地侵犯。

將來,無論在甚麼場合遇上無恥老頭,我都會退避三舍,不僅僅是預防舊事重演,也是為了避免自己一氣之下喪失理智做出傷害老朽的事情來。奉勸各位女士,千萬別讓他有機會碰你身體的任何部分,就連握手也避免,否則就會沒完沒了的了。

這件事是一個血淋淋的教訓。小時候我們讀的寓言故事,到了最後不是都有會有“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的一段話嗎?那么,這事件傳達的教訓則是——知 人知面不知心;還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這些,我會銘記。從此以後,無論是老的、少的、美麗的、英俊的、殘障的、看似無害的,只要是不熟悉的人,我都會告訴 自己要保持安全距離,肢體及心靈上的,無一例外。

17 条评论:

匿名 说...

看了你和那位小姐的文章,我相信也贊同你們的說法。同時也欣賞那位記者的勇氣,即使她知道說出來還可能會遭人(尤其是那些華教斗士擁護者)詬語。

可惜,現今的社會喜歡顛倒是非,竟然有人把那個女記者的照片曝露在網上。這樣的人,若不是和犯罪者同流合污,就是心理不正常、變態的怪叔叔。

讓我們來反對“性騷擾”,支持說真話的女記者吧!

大米 说...

波波, 给你一个鼓励, 你很勇敢。
我绝对相信你的陈述。

匿名 说...

这位女士,你太敏感了...是的,对方有不对,但是,你反应过度了.希望您可以转换其他工作!!

匿名 说...

这位女士..你太敏感了...是的,对方有不对,但是,你反应过度了.希望您可以转换其他工作!!

波波 说...

謝謝匿名和大米。不過勇敢的不是我,是當事人。我只是借一個平台來把事情講出來而己。

況且,在19號當獨立新聞在線報導了這起事件後,我發覺當事人、當事人朋友的網站的相關文章都被移掉了。我希望不是因為壓力,因為報館應該做的是保護他們的員工,不是是出賣員工的基本尊嚴。

另外,的確如匿名所說,有人將當事人的照片放出來。我不齒這樣的行為,同時也懷疑這張照片不是真的。

希望大家都停止這麼做(找當事人的照片或真實姓名)。她有保護自己的權力。事情不是她的錯,請大家不要用別人的錯來懲罰當事人。

匿名 说...

“这位女士..你太敏感了...是的,对方有不对,但是,你反应过度了.希望您可以转换其他工作!!”——匿名。

如果可以再一次苟且,如果这次没有一位勇敢的女性站出来把真相说出,那么再下去就会有更多更多的受害者。

转换工作的恐怕不应该是受害者吧,匿名者你似乎是个很爱面子的人呢。与其公开真相搞到大家没有面子也要把事藏着掖着,让它继续发霉。

粗口星 说...

針對:“这位女士..你太敏感了...是的,对方有不对,但是,你反应过度了.希望您可以转换其他工作!!”

媽的!不罵真的不行!
性騷擾就是性騷擾!不對就是不對!還要什麽反應過度?
我性騷擾你媽媽,你要不要?用你自己的腦袋想想看…… 你真的很GY!

匿名 说...

“这位女士..你太敏感了...是的,对方有不对,但是,你反应过度了.希望您可以转换其他工作!!”——匿名。

我覺得你真的邏輯有問題!
你既然也認同那色老頭不對,卻質疑別人反應過度?還要求受到驚嚇的受害人及友人換工作?你真奶奶的有病!!

如果你是女的,我迫切希望你糾正你的想法,以免自己讓別人輕薄~
如果你是男的,我也迫切希望你糾正你的想法,以免你身邊的女人被別人輕薄~

事不關己總有很多風涼話可以說~
但是請記得,這是有關我們馬來西亞華社的尊嚴!
何必膜拜對華社做出貢獻,卻又對華社做出如此傷害的人?
他對華社做出貢獻,他是應該的,我們也是應該;我們不可傷害華社,他更不應該!!!有誰認識草根的我們?可是他卻代表著無數的馬來西亞華裔啊!!!!!

華教鬥士?我呸!!!!!!!!!!!

匿名 说...

my female friend, studied in Confusion Private Secondary School, complained that he touched her breast and reported it to teachers. But this case was covered quietly. It is a truth!

匿名 说...

我很同情那位女记者也觉得她很勇敢,
因为很多人都在维护那位老人家,
很少人用意相信那是事实。
还把矛头指向那受害者,
说她是被人利用还有什么阴谋等等。。。
还好我不是随意道听途说的人,
不然也会和他们一伙了。。。

匿名 说...

第一個“匿名“寫給第二個“匿名”:

針對:“这位女士,你太敏感了...是的,对方有不对,但是,你反应过度了.希望您可以转换其他工作!!”

我想,如果你不是陸庭諭身邊的走狗,或者癡愚的追隨者的話,那么你一定是一個色男人。

“转换其他工作”這樣的話你也說得出,試試看那個受傷害的人,是你的太太、你的女兒,你會不會說的出口?

他媽的!(對不起,對這樣的人忍不住要罵粗口。)

匿名 说...

我很佩服那位記者那麽勇敢的發表!
我很認同很多事情該公佈于社會!
當今的記者,很多因爲害怕某些勢力而拒絕把真相寫在報章上!
害怕這些規則、害怕那些法令!!!

對於這次的發表,是對與否,大馬是有法律的國家。如果您覺得他錯,爲何不報警,而選擇這樣傷害他。
您這樣做,就像擺他上台而不讓他自辨。
這樣的修理他,您覺得公平嗎?

也許您說您們都沒有證據,那麽,爲何您不要發表爲何那麽多人犯上交通規則而那麽容易不必受罰?
爲何您不發表是否大馬憲法中,有沒有列明華校是有半津貼與全津貼之分?敢干發表吧!
尊敬的記者

匿名 说...

我很佩服那位記者那麽勇敢的發表!
我很認同很多事情該公佈于社會!
當今的記者,很多因爲害怕某些勢力而拒絕把真相寫在報章上!
害怕這些規則、害怕那些法令!!!

對於這次的發表,是對與否,大馬是有法律的國家。如果您覺得他錯,爲何不報警,而選擇這樣傷害他。
您這樣做,就像擺他上台而不讓他自辨。
這樣的修理他,您覺得公平嗎?

也許您說您們都沒有證據,那麽,爲何您不要發表爲何那麽多人犯上交通規則而那麽容易不必受罰?
爲何您不發表是否大馬憲法中,有沒有列明華校是有半津貼與全津貼之分?敢干發表吧!
尊敬的記者

匿名 说...

犯交通規則,華校半津貼等事件是很重要,但是,
女性被長輩上司性搔擾難道就不重要,就不應該被重視嗎?
為什麼這麼多人就是要擾亂事情角度?
這件事情就很明顯的暴露了東方社會一個弊病~有名望有地位的人,不論做錯什麼事情,還是有人會出來鼎力為他爭辯

匿名 说...

"这位女士,你太敏感了...是的,对方有不对,但是,你反应过度了.希望您可以转换其他工作!!"
...谢谢你们有理性和非理性的评语!...
我是任同两性要平衡而不是平等,男女天生是有别的,当然我不是任为女人本是如此..
"粗口星 说..." 请你看清楚你的下体,比较一下..
...我是希望当事人或第"二当事人"出来给个答案,
真相?? 毕竟它定义太广了..

匿名 说...

同事A說她被老頭上下掃背;同事B說合照的時候被他緊緊地摟著不放....

... 此事让我联想到沙巴有间很有名气的一间独中的“荣休”校长,也有这种癖好。不少女性,包括学生在内,都被“温柔”的抚摸过。同样也有人说女性们过度敏感,可是,也有不说的目击证人说『被博懵』。
我也曾经被“夹到”紧紧的,可能当时天气炎热,感到周身不舒服,就小小声说了句:『校长,我介意。』很庆幸,我被放开,但是我看到该校的校长脸色变了;之后再见此位校长,可以避我就尽量避到远远的来打招呼,不是我没有礼貌,而是被树熊紧紧搂抱着的感觉,真的很不舒服。

匿名 说...

"犯交通規則,華校半津貼等事件是很重要,但是,
女性被長輩上司性搔擾難道就不重要,就不應該被重視嗎?
為什麼這麼多人就是要擾亂事情角度?
這件事情就很明顯的暴露了東方社會一個弊病~有名望有地位的人,不論做錯什麼事情,還是有人會出來鼎力為他爭辯"

我發表並不是討論重不重要,當然這事件如果有證據,當然重要。我個人認爲,是不是有另一個更理想的方法與途徑呢!

更何況:
“對於這次的發表,是對與否,大馬是有法律的國家。如果您覺得他錯,爲何不報警,而選擇這樣傷害他。
您這樣做,就像擺他上台而不讓他自辨。
這樣的修理他,您覺得公平嗎?”

如果他是故意就別説,但,如果真的他是無意的,那麽您認爲您與野蠻人有何分別?

不是每一位嫌疑都有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