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3日星期二

九洞也是弃婴

最近弃婴很多,昨天霹雳又发现一个。







被遗弃的人甚至连名字也没有,他只是一个unknown。名字unknown,父母也unknown。

当然很凄凉。

霹雳的国阵行政议员纷纷表示同情,有的说要拿来做anak angkat不过又交回给福利部养着先。

其它来不及说领养的眼见摄影老兄的荧光灯在闪,纷纷各据其位,表演慈爱。








如图所见,九洞州议员许月凤望着弃婴,也是一脸慈祥,单看照片,都可以感受到她那股很好很强大的母爱,让我几乎忍不住要为她配上一句ang gu gu sayang ler做对白。

可是,她自己也当了弃婴凶手呀。自从她去年决定当独立但亲国阵议员后,九洞也没去服务了,最后比较有印象的新闻是她的服务中心还被印度业主逼迁。

多名当地人说,变节后许议员都不敢踏足九洞。

没有人照顾的选区,就是议员的弃婴。遗弃,是刑事案。而原来依法,弃婴是要坐牢七年的。







七年呀,我有点儿满意。

不料,目光移到右下方,更有惊喜;原来杀婴后再弃婴,是死罪。

霹雳和九洞是不是死在许议员的手里,你们怎么说?

- Posted using BlogPress from my iPhone

24 条评论:

Botak 说...

她還好意思出現? 沒有人追殺她? 看她樣子, 胖了.

anakmalaysia 说...

That bitch drop jelapang for wealth, just like a fat bitch drop a perakian husband for a politician long ago.

波波 说...

确实是胖了,一座庞然肉山的气势,透过逼爆的衣袖,跳跃眼前,十分壮观

大马之子,你倒是也知道得很多,小心客家人讲的"死火"哟~~~~~

northborneo 说...

好伟大的母爱...好可怜的九洞弃婴

anakmalaysia 说...

BO Bo, C4 ? No big deal, saya takut itu pen drive lah.( chung kia fun su) hakka too.

波波 说...

少荣兄,是好可怜的我们,四年就给人家用完就丢(tiu)一次。

大马之子,种她番薯?嘻嘻法律也说可以种她番薯

leejiajia 说...

好,就判他死刑,我贊成!

波波 说...

可是死刑好像很便宜了小山咧,凌迟处死可以吗?

大王蛇 说...

她可以说她改嫁,改嫁...无罪吧?还是犯通奸罪?

Douglas 说...

凌迟处死另加五马分尸,可以吗?

波波 说...

稟報大王,改嫁無罪,如果是先離婚再改嫁,不過如果是劈腿玩一腳踏兩船,那當然是通奸,可以把頭部以下的身體埋在土裡面,給人用石頭活活丟(or tiu)死的

Douglas,死了再五馬分屍,意義就不大了咯
我是說,都死了唄,要不就判死刑,但就天天都跟她講也許是下個禮拜,又或者下個月行刑……嘿嘿嘿這招等死的滋味毒很多

Douglas 说...

玩心理。。。绝!!!

波波 说...

咦Douglas你投這個一票呀?
ok那麼暫時是“等死"刑勝出!

Hide and Seek 说...

她又在穿馬華婦女組黨服了, 深藍外套, 黃襯衫呵呵~

波波 说...

咦,這位捉迷藏大俠是何方神聖,竟如此好眼力!
照呀,怎的會看走了眼,一時不察這是馬華婦女組黨服呀?!有人知道她是否進了馬華嗎?

玛丽 说...

如果她加入马华就天有眼咯!
为马华送终的人终于出现了。

Douglas 说...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妖孽現身了。。。掱手重現“等死"刑!!!看到她我真的很火滾咧...TMD!!!

p/s Google得知"掱" 这个字读作“爬”.典型的“三只手”,从别人身上窃取不义之财。“掱手”一词,变成了“四只手”,仍然脱不了“贼皮”,读作“扒手”...

草禾刀, blee 说...

嘘越疯都不觉得它自己是狠心妈妈。。。

连那些在垃圾堆里的也不认为它有错!!

不过,弃婴,也是能茁壮成长的,会有希望的。。

波波 说...

瑪麗,不過馬華的人沒有承認她喎~
咦,好像之前也有人講過如果馬華收她就要辭職的,誰呢誰呢,一時想不起來了

Douglas,找到了新字呀,"掱",哇真的打得到咧!
OK啦,可以尊稱她做掱娘,這個尊號,也真的沒有多少人像她醬撐得起了。

阿草,我也認為很有希望
可是就像光頭佬所講的,如果我們的政治家改變了,人民還沒有改變,逼得政治人物要走上舊路那就慘了。我們人民也不能只是嘴巴喊爽,講一套做一套呀。適時表態是重要的,通過表態,我們可以教育政客。

eddieliow 说...

只是一只会穿人类衣服的青蛙而已。

薰衣草夫人 说...

为何有人的脸皮这么厚?她再做多少场戏,也挽不回民心!

匿名 说...

谁敢要她?要了她就给她“拖衰”!

玩什么假慈悲啦!那只脏手污染了纯洁的baby...

好吃好住当然胖啦!

绿草

波波 说...

eddie,這句話倒是經典,嗯,會跳人衣的"肥山"青蛙呀……

夫人,如果有人不知臉長,那我們也就唯有谷住看戲囉,好在她最多演完這屆而己
(咦還是應該說最可惜她不能多演一屆,不然就有好戲看?)

绿草呀,國陣就要了她呀

Hide and Seek 说...

另外有人發現的, 她剛跳的時候也是這樣穿, 我想她大概想盡辦法要加盟馬華咯~

http://3.bp.blogspot.com/_qcANesB4BUM/SeXr4NafCNI/AAAAAAAAAJQ/Bwyo8HFsD7Q/s320/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