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2日星期五

没有瓜啦,不过还是有小小一点笑到咯...

最近的新闻很精彩,天天有得笑。昨天虽然赶来赶去有点忙,不过还是有笑到一点点。。。






本来有人雪中送炭是好事,再刻薄也不可以笑人家那么不礼貌,一直到看到这一句。。。。





霹雳洲的书法好手呀,还花了半小时填粗那个笔画。。。

突然想起人家英国著名大学留学生带人去澳洲领事馆抗议时,语法错误百出,有老师说也要去示威讲明白来没有教过酱吃过山的学生,我就,我就,我就又忍不住笑起来。

霹雳州的书法好手,写的字原来酱小孩的。。。不知道会不会有华语老师哀叹没眼看。。。

看来看去,我就算再护短,也不免偷笑;这会不会是人家记者故意写来给他一下子爆红的?

哎呀好好丑丑也是上报纸呀,况且在一大堆廖蔡黄大发伟伦的围攻中,雪中送炭,以大人写小孩字突围,也叫奇军突起,备受瞩目呀。

安啦安啦,翁总的中文造诣那么高,他是不可能看漏你的。

況且,翁總拿著這張《雪中送炭》,不是一臉感激的樣子嗎?也難怪的,罵人是狗的氣焰沒有了,殺頭砍人的氣勢也不在了,現在的翁總,最需要的恰恰是雪中送炭呀。


- Posted using BlogPress from my iPhone

41 条评论:

northborneo 说...

我只注意到相片和标题,没看内容,罪过罪过。

我当初还以为是临时临急,写了4个字鼓励大头翁,原来是要半小时才能完成的功夫。

难怪我每次叫我家的宝贝儿子写字,一页功课都要花更长时间,唉...儿子,爸爸怪(打)错你了,原来不是你慢,是需要长时间。

波波 说...

呵呵少榮兄,說是半小時的功夫,還是不對
這四個大字哦,是人家透半夜去買紙跟筆,然後躲在房中一筆一劃來寫的。這四個字,先用掉了30分鐘。

後來看了還是不滿意,又再繼續加粗,才拿去贈送十面埋伏的翁總的。這裡又多花了多少時間,那就沒有寫了。

不過你倒是說對了一件事,罵小孩寫字太慢,講人家不專心,的確是不對的。

而且現在我才知道學校的老師好殘忍,四個字都要寫醬久(還是州際書法好手咧),老師還天天派醬多功課給小孩,那不是叫人家連吃喝拉撒的時間都沒有了嗎?

這不是何有明的錯,應該是哈哈哈那個什麼什麼的錯~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书法不在行,不予置评。

波波 说...

哎呀阿牛哥醬講我很不好意思的咧,我要去那裡找個書法家來評?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中国书法博大精深,流派何其多,可能对方是‘丑’流派的表表者,who knows?

波波 说...

‘丑’流派。。。
(頓時大徹大悟,心中澄明,了然一切)

牛施主果然高人,小妹受教了~
(‘丑’流派?哈哈‘丑’流派??哇哈哈哈‘丑’流派。。。!!!!!!)

四月 说...

酱也有得拍照上报,难怪人家友族人口虽然多很多,可是报纸永远比咱们的薄。原来如此。

波波 说...

当然有啦,难得有人花半粒钟填字表态支持。

你想不想上报?明天在衣服上写我挺老翁然后去马华大厦走一趟包你上报,还给你打标题:"美女挺胸"。。。。噫sorry sorry,是美女挺翁才对

Frank C 说...

翁總要炭来托 meh~!!

送钱啦嘛~

波波 说...

Dear frank,如果你有钱又愿意托的,应该也会上报咯

Frank C 说...

我的犯上了“虚子根症候群“,上不了报的。

波波 说...

嗯煲大来说,以你这个年级子根虚还是有可能上报的。。。。

安哥爵 说...

波波,悄悄告诉你,我写的字比他有型一点.你信我还是信你的同行?为什么个友仔写新闻酱画蛇添足?只有我这年纪的人才阿志阿祖.
你别跟老顽童计较.

Frank C 说...

书法,讲究的其实是下盘的功夫。马扎的不好,是很难写的一手好的书法。

这条茂里可能真的是“虚子根症候群“,手力有到位,下盘有形无力。

我是他,早就用 Canon Barble Jet P1000 来印了,还写出来给你们这群猴子笑~

Frank C 说...

(何有明是霹洲书法好手之一。)
有错字,应该是酱:






何有明是屁洲书法好手之一。

波波 说...

恭喜,你刚刚赢得了毒王名号。
小的甘拜下风,毒王万岁!!

Frank C 说...

西毒欧阳疯~

波波 说...

不会不会,安哥你有所不知,我份人最是敬老,不过看照片你好像不够老wor....

leejiajia( ⊙ o ⊙ ) 说...

你们别唱人家啦,人家这样的书法不就暗示大家,这样的输法不漂亮的话,我就鞠躬下台吗?
说老实话,这输法漂亮不漂亮?

Frank C 说...

李家家,

毒王之王.

小的甘拜下风,毒王万岁!!

波波 说...

to leejiajia & Frank C,

請你們兩位不要你爭我奪了,最後的結果如下:

Frank憑名震江湖,以3個字的雷霆萬鈞之勢逼到2750"狂笑" + "含淚" = short liao的驕人成績稱王。
得獎作品是:自卑仔

leejiajia憑一針見血,又針又再見血的毒舌功,當仁不讓,穩作毒后之座。
得獎作品是:迷你x

你們一王一后,相互輝映,abang adik lor

(請大家掌聲鼓勵鼓勵)

Khai Suan 说...

我有看到這一則,只看圖沒看內容,以為他們很匆忙,隨便找個manila card,用marker pen塗一塗就可以了。

想不到竟是出自書法家之手,
不過我心想,要就四字直寫,要就四字橫寫,拿出這種方形的紙來寫。唉!可能他們真的太匆忙了。

不過話說回頭,幫助別人一把,需要自吹「雪中送炭」嗎?

波波 说...

是咯,Khai Suan,我不好意思講,好彩終於有人發覺這一點了。

給我的感覺就像每年新春時節,阿某某到某某老人院孤兒院去派柑和紅包,不但預先發信預約記者,還特別發寫好的文告給你刊,文中大量引用"古道熱腸"、"宅心仁厚"、"愛民如子"、"耗費巨資”(媽的幾箱柑就巨資?)等等等自吹自擂到可以放進學校做中文成語教材了。

有時,遇到那個阿某某是某某主任又或某某新聞編輯是"好友",你還不可以sup稿,不但原文照下,說不定阿頭為了維持"友好"關係,命令你得加多兩錢重的"世所罕見之為國為民的社團代表"下去,你等新聞登出來,還得用麻包袋lap住自己,免得給同行笑到臉黃。

不過啦,那是我當年當小記者時所發生的事了。現在某些人會不會用沒那麼hard sell的方式來宣傳自己,那就不得而知了。

Khai Suan 说...

你說的這些還好啦!自吹自擂最多大家當他神經病而已,
比較可怕的是那些大粒人上台說要出多少萬多少千,下台後就貴人善忘,然後原本要籌十萬那人說要頂多少萬,大家以後夠數了,後來的款項就少了,因為足夠了。

最終數不夠,大眾卻又以為夠了,這些天才妨礙了別人的大計。

Khai Suan 说...

我覺得可以多少寫張「雪中送炭」,或「落井下石」,然後看哪個黨在內鬥,就在外面擺攤子售賣。

寫便便的比較便宜,現場揮毫的就要算貴一點。

波波 说...

那很普遍呀,最近伺機而動的黃哥哥不就是其中之一位嗎?上台先點頭,下台再搖頭呀,不然,如何上報?

波波 说...

寫是沒有問題,說不定還可以小賺一筆,問題是,誰要站在那邊賣?現在給人問到說你是不是馬華的你還要啋啋啋三聲,站在裡面賣,很容易給人誤會lor....

草禾刀, blee 说...

阿草还是笑到没仪态,xiao了。。。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小小事也让阿草笑到瓜!!

不过,看看这自吹自擂还有那些带点点鸵鸟心态的。。。应该也不算是小小事吧???笑到拍桌。。。哈哈哈!!!

波波 说...

阿草……(眼淚滴下來)阿草……我等得你好苦呀…………我還在想你作麼最近都不來了,今天總算盼到你了呀…………鳴鳴鳴沒有了你我好慘呀………………我都谷不破百呀……………………

你看你幾重要?

草禾刀, blee 说...

波波,阿草每天都有来潜水咧。。。看到波波家酱热闹,又懒得写、少阿草一个也没所谓啦。。。。不过,最近也是忙透了,波波,你看阿草的不丹照片还没整理好咧。。。

草禾刀, blee 说...

奇怪,那些明信片好像是石沉大海了,怎么酱久了没有一个朋友受到???

波波 说...

是咯阿草,我還在等咧
先給大家看照片先可以嗎?等不及咧!全程大概要花多少?年底等我放大假時看是不是要去不丹玩
(明信片沒有收到哦~哭哭哭~)

波波 说...

咦對對對,我剛剛還在想著這個問題咧
我真的沒有收到咧,還一天去看信箱兩輪,下雨還特別撐雨傘去看的

匿名 说...

飘过。。。。以为是很有颜色的笑话之类的。。。原来是在讲那个孬种漱髪家。

不过,还是有小小一点笑到。。。可素要看完整篇文章,再加上看完30篇留言之后咯。。。

西西留

波波 说...

媽的,有被西西留冷到~

Frank C 说...

(奇怪,那些明信片好像是石沉大海了,怎么酱久了没有一个朋友受到???)

你的地址是不是写:“大海中央“?



(这句有没有西西留的冷?)

草禾刀, blee 说...

下雪咯!!结冰咯!!

波波 说...

Frank,你貴為毒王嘛,就算你放粒屁也是威震江湖啦,當然是你的夠冷啦~

阿草,講真的,出版社和家裡都沒有收到咧,剛剛我又去check來

草禾刀, blee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草禾刀, blee 说...

阿草寄出去的,包括阿草给自己的,都没有一个收到。。。。还是耐心等吧!!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说...

书法,首先就是心要定神要静,这种双眼底下只有moneymoneymoney的家伙(最重要的是被送家伙也是同类),最后就搞到物似主人形,猪潲一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