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2日星期一

猛鬼趙明福(四)

如是自殺墜樓,為何死者左腳鞋底會磨損得如此利害,以至皮脫鞋底裂?

如果倒臥不起的是你的兒你的父你的兄你的弟
你又作何感想?

2009年7月16日,明福臥屍雪州反貪會總部
發生了什麼事?這是一個等不到答案的朝代



赵明福会跳楼嗎?

一个即将步入红地毯的丈夫、一个未出生孩子的父亲,就因为他是一起案件的证人,一夜之间却换来躺在棺木内的苍白身躯,留下的,是疑點疑點疑點疑點再加疑點

再多三個月,就是趙明福的忌日,可是,真相還沒有大白。隨著泰國法醫所遭受的“政治壓力”,大概也就像Frank留言所說的,不但白不了,還一整個黑掉。

此地無銀三百兩,是小學生就在學的人生道理。但卻偏偏有人睜開眼睛說瞎話,當人是堆大便來唬弄。

很多人說赵明福是为民主捐躯的烈士。

可是,赵明福不是烈士。充其量,他只是一党专大之后,横蛮妄为,只手遮天的祭品。是在不正常体制下消失的一个人。他的死法,揭露了大马执法单位的阴暗面,掀开失控的国家单位,以生命祭私欲与权力的事实。


寫這一段時,我依然在等着政府大公无私,还原真相。


如果证实是他杀,请执法当局还赵家和人民一个明白。

如果执法当局手软,那么,就希望這一系列的《猛鬼趙明福》,來提醒大家,記得為趙明福讨公道,莫待六月飛霜,叫一個人白白的死了,還得擔個畏罪自殺、財困自殺、與同房共屋主的女生搞糾紛不清的男女關係而煩惱自殺等等等罪名。


這是趙明福去年的最後一個生日
與Mandy及雪州政府內的馬來同事合攝


2010年的4月20日,是驗屍庭繼審的日子
但是,也同樣是趙明福的生忌是的,那一天是明福的生日
我們渴望在他生的一天,因著普緹而找到他死的真相
現在,普緹表明因政治壓力而不來了
輪到誰為趙明福的死找尋真相?

(從2003至2007年,我国共有1535人在警局、监狱与扣留营內死亡;單單2008年,便发生了 13宗警局扣留所死亡与255宗监狱死亡案件。)

(趙明福只是冰山一角。又或者依據死亡檔案,他是141號。一個活生生的人走了進去,結果變成一組號碼出來。我從不認為他是烈士。我覺得他是人肉祭品。強架他上祭台的,除了不公的執法單位,還有漠視對錯,容忍強權霸道的我們。)

(趙明福不是第一個,可是如果我們做對了,他可以是最後一個。)

照片提供:號外周報攝影記者謝名彬/林振輝
部份照片提供:Mandy

问:其实你跟赵明福认识的日子算起来也不长,你怎会跟他感情那么好?
答:我跟明福进党的时间只差一两个星期而己,大家同样对国家有抱负和理想,又常常看不过眼党中一些积存已久的问题,说话就比较同声同气,常常一起发牢骚,一起骂人,他很喜欢下来我的office找东西吃的,感情自然比较好。

问:有人说明福生前因为被反贪会调查而感到很害怕,有这样的事吗?
答:
没有!反贪会在office翻他的文件时他还很轻松的Intercom给我,他安慰我说没有事的因为他都没有做错事!明福的车就泊在我的旁边而己,那天我在car park还亲眼看到他给反贪会人带走,一个坐前面一个坐后面,他自己开他的车。

他可能动作有点姐手姐脚,但他是一个很有原则性的人,他是不会那么容易低头的!

问:咦不是有报导说他在被带走前表情紧张神色不安,还一直打电话求助吗?
答:(吸一大口气/激动)没有!他是一个很喜欢讲电话的人,人家在翻他的东西他就一直intercom下来跟我说喂Mandy他们在翻我的东西。几分钟又打来说喂他们现在在做什么!他走前一直打来给我是叫我们大家不要担心,不是他在怕!

你知道吗,他死前在office打的那些电话是打给我的!


他死前在office打的那些電話是打給我的,
不是人家所說的很騰雞的四處打給律師。。。。


问:有些人,包括一些认识他的记者也在说赵明福性格软弱,样子书生,在接受盘问时有可能是自己受不住压力而跳楼自杀的,你怎么说?
答:(激动)太过份了讲这些话的人!你们有多认识赵明福?谁这么讲的?真一蕃薯来的!你们去州政府大厦问问看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啦,我们同期进州政府作事在同一栋大厦办公,我们常常早餐午餐连晚餐都一起吃,我亲眼看到他怎样去据理力争!难道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我们州政府里面还有很多官员是国阵的人来的你知道吗他们故意为难我们的,要什么没有什么,要文具没有要文件没有,当正我们只有一届的寿命而己!谁在开会的时候骂人?赵明福!

这是真的,我有时还会圆滑一点跟人家讲please,他是完全硬到不会转弯的,每次我拿文具还要想办法多跟他拿一份,因为他不会低声下气去求人!整天跟人家吵架的人就是他!他绝对不是一个懦弱怕事的人,反而是你硬他会比你更硬!

这样的人会因为怕反贪会的盘问而自杀?!告诉你,在我心里面他非常有可能是因为做人太硬人所以才会给人家什么……我不懂啦,但是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最有可能是事实。


太過份了講這些話的人!
你們有多認識趙明福?


问:反贪会上门时,党也有马上就征询律师的意见对不对?
答:
有,欧阳(捍華)有马上打给张菲倩律师,张律师当时是说不要给他们带走明福,因为他不是嫌犯他只是证人!可是后来因为反贪会要带走电脑,又因為另外一位印裔律师赶到了,就询问了他的意见,明福、欧阳和那个印裔律师闭门谈了10分钟,印裔律师的意见是明福可以跟官员走,而且他会陪明福一起去。

明福在楼下打的那通电话,还有到了反贪会打的另一通电话就是给印度律师和一位选区的老党员 的。他问,我到了,你们在那里?(这件事跟女老党员什么关系?)要拨款给谁不是明福决定的,是老党员根据选区的要求决定了欧阳签名的,明福只是处理而己。

所以,死得最冤枉的是赵明福!


问:事发后,也有人轰炸行动党说保护助理不力,到底那天有人上反贪会声援明福吗?
答:
有,女老党员、欧阳和律师张菲倩晚上10点多有到,他们在反贪会等到半夜一点多,可是没有人跟他们拿口供喎!证明反贪会这些人都没有搞清楚拨款的程序,我觉得他们只是想针对明福,想在他的口中套取不利于党的情报。

老实说,如果被带走的是我,我也不会乱开口拉人下水,要盘问不是给你盘问啦,那里知道他们走了之后明福会莫名其妙的死掉!


證明這些人根本就沒有搞清楚撥款的程序
分不清有錯沒有錯就來捉人



问:是谁通知你明福出事了?
答:第一个打给我的是陈国伟,他说他接到记者电话说明福跳楼了,我还骂他莫名其妙在反贪会那里会死的?!盖了陈国伟的电话,就轮到我的电话响不停了。我一直说不可能,最后到邓章钦的助理王永胜打来,我的手开始发抖了心很慌……

我打给我老板,她一开声就叫我马上赶去反贪局看发生什么事。(泛泪)我的眼泪呀不停的流……做么要跳楼做么赵明福会跳楼?

我的淚呀不停的流,做麼要跳樓做麼趙明福會跳樓?


问:在7月15号赵明福被带走的当天晚上,你们做了什么努力去救他出来?
答:当天我跟老板出去,回到家都晚上9点半了,我打给林吉祥的秘书问要怎样做,要不要搬马,不过他没有听电话,所以我又打给欧阳问他要怎样做,他说他会过去叫我们先看情形才来决定下一步做什么。

Ok咯,我就打给反贪会的一名顾问,问看赵明福几时会放出来为什么会扣留这么久。他说好会帮我查。晚上11点多12点,看没有消息来我又打去,顾问说好像有人冒充签名喎,现在盘问中,但是一定会放人的。明福是很老实的他不会敢死到冒充签名的,听到顾问这样讲我整晚睡不着。

我一直sms给明福,他一个也没有reply过。我的手机set了如果sms过得到会有delivery report的,过得到就证明他电话有开。我从晚上九点多一直送到第二天早上11点,他的电话没有开过!

反贪会说半夜放了他是谎话来的,明福是个很喜欢讲电话的人, 就算是他要留下来休息也没有理由不开电话的。



很難相信你知道嗎。。。他不會是甘心去死的人
整件事充滿了疑點


问:有什么理论支持你说他一定会开手机的说法吗? 
答:他很喜欢讲电话的,塞车一个小时他可以连打30多个电话出去找这个喂你还没有醒呀找那个喂你在那里,他是这样的,我天天早上都会接到他的电话。

他很好笑的,我们楼上楼下嘛,有时他做到很闷呀三八三八就跑下来我office吃东西,得空没有事情做他就会intercom下来问人家喂你在那里。明明是intercom他还会问你在那里,证明这是他讲电话讲到太习惯的惯用词来的。你说你放了他给回他东西了而他不开电话?这是没有可能的事!

问: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等到早上6点没有消息,我又打电话给顾问,因为我知道老人家睡不多的,我说赵明福还没有放出来喎现在是怎样?他说好好他去Check,7点多回我电话说是9点会放。Ok,我等到9点,明福的电话还是不通,我又打给欧阳,他说反贪会有权扣留24小时所以下午5点前一定会放人。

11点多我又打给顾问,他说ok他又去check,等等等还是没有放人。再去追问,他说不知道喎明明跟我说要放人的做么还没有放我也不明白……。原来(泛泪)……明福出事了。之后,顾问有打给我,我骂他为什么要骗我,他说,Mandy,我也是给人家骗呀……。


要到看報紙才知道自家骨肉不在了
有人想過為人父母的心情嗎?


问:有人说赵家迄今因为明福的死而怪罪行动党?
答:
(黯然)就算有怪也是难免的,我是有那句讲那句,就算党要怪我还是要讲,的确是我们做的不够好。明福出事后,欧阳叫我通知他的家人……那时我已经哭到好像猪头一样,这是报忧不是报喜咧,我怎样讲得出口?没有人要讲,一直叫我去讲。

(红眼)我打了两通电话,一通给他妈妈,一通给苏淑慧。你知道吗,他妈妈是看报纸才知道他儿子原来昨天已经给反贪会带走了,党没有人通知她,所以她怎样会不生气?


趙媽媽一聽明福跳樓死,就啊──────的喊出來


问:接到电话时,赵妈妈和苏淑慧的反应怎样?
答:
赵妈妈一听,就啊──────(真的拉得好长好大声。雖是Mandy翻版趙媽媽的淒厲心酸,我亦震驚)的喊得很凄厉很大声,接着就大哭。听了,很心酸呀…‥。

淑慧很镇定,一直问我有没有亲见看到明福条尸,我想,她是不能相信。等到看见明福的尸体了,她抱着我哭,说她肚子里面已经有了明福的小孩。你知道吗那天晚上我气到踼马沙南大厦的玻璃门!

赵明福从中午12点就躺在那边到8点,他会饿、会冷、会怕会累的你们知道吗?人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不让我们进去带走他?!


人已經死了,為什麼不讓我們盡快收屍?
他會冷會怕會餓會累的你們知道嗎?

问:赵家人,尤其是苏淑慧现在的情况怎样?
答:下个月要临盆了。(註:已經在虎年初九臨盆了。取名趙爾家。)男的,以后赵家多一个男人,希望可以填补苏淑慧当天一个人斟茶的凄凉场面。另外,我希望大家给她活下去的空间。你看她只是在网志上面写两次而己就成千上万的人追住她,她不敢再写了!

问:可是换一个角度来看也是好事呀,证明我们国家关心明福命案的人很多
答:(无奈)可是你们想想,一个大肚婆正在想着要怎样一个人带大baby,明福又不在,又不懂来的人是真心的朋友还是想借她捞政治资本,她的压力也很大,现在连写点东西发泄都不行……将心比心,如果明福是我弟弟我也不想他的死变成一场政治大戏,希望大家体谅。

问:未婚先孕,她也一定遭受社会的压力吧?
答:
(激动)我在office接到电话几生气呀,有个女老师打电话来骂赵明福!咦,骂一个死人干嘛?)(尖着喉咙扮凶骂人)她说你们不要在报纸上讲明福是冤死的,他还没有结婚就去搞大人家的肚子如果是我的女儿我都不知道觉得几羞耻,你们还要公开大大声讲要报生纸!

好心还是华人咧我真的很想骂回她!她一直说明福做错了,为全国人做了一个很坏的榜样!我说安娣人家他们要结婚了,她又骂可是还没有结婚是不是?她是打来雪州政府office的,我那里可以骂人,只有忍气吞声应付她咯。


人死了,還被人家背底裡說白金也收了不少啦~
真是匪夷所思的馬來西亞人,是非黑白都分不明白


问:咦,竟然有这样的事?

答:
他们每次来听审,我都尽量帮他们找住宿的赞助,不然有谁理?可是有人竟然说他们拿白金都不少啦我真的很想脱鞋来一巴扫他的嘴,有钱又怎样?你看到赵妈妈的肝肠吋断,一直到今天都还在悲痛,你只会明白钱不是万能的,你只会恨自己赔不回一个活生生的儿子给她。

问:这件事发生后,对你加入反对党的决心有影响吗?
答:我是为了改变而加入民联的,但是赵明福的遭遇当然也会让我们觉得心寒。赵丽兰也劝过我要为家人着想。明福出事后,我问过一位Exco,如果我被反贪会带走了你会通知我的家人吗?他说不会,因为反贪会24小时就会放人的,难道我要你的家人从怡保赶下来咩?

我说但是现在人死了,他说你要明白没有人会知道进反贪会也会死的,只是知道会死在警察局吧了──所以,丽兰问我一句话我答不出,她说每次有人抓进去你们有大批人马在外面吵吵吵,为什么这次我哥哥进去你们没有搬马来等他的?我也不懂要怎样回答。

上个礼拜YB才叫我做好心理准备,说今年民联会发生很多事,我看着她,心想,不是要叫我买保险吧……。我心里是做好准备了,什么事都好,我绝对不跟反贪会走。做反对党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们不是不怕,但是有些事情总得要有人做。


如果有同樣的人數走向內政部和平請命
你說普緹是來得了,還是來不了?



问:我们这样子报导出来,党和赵家会怪你吗?
答:
我不怕收警告信,我讲的是真话。至于赵家应该不会怪我,我不是政治人物,我也不是想出名,我只是想把我知道的东西说出来,让大家知道在明福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16 条评论:

moo_t 说...

看完你这篇, 我看到很多人心中的鬼。
- 那所谓"女老师" 心中有鬼,才会故意把事件转移到道德的问题上。
- 那些说赵家收很多白金的人心中有鬼。 因为他们不敢面对自己心中的鬼和愧疚,才开口来污蔑他人来让自己好过一点。
-

很讽刺的是, 你说的是警局、监狱与扣留营內死亡事件,大多数执法阶级施暴。而赵明福却是政治迫害下,第一个被反贪污局致死的人。

波波 说...

Moo_t,他們的共同點是,一樣死在不該死的地方。
趙明福也是执法阶级施暴的冤死鬼。

不管他們是不是該死,總之,不應該死在這些地方。我在忙,可能表達得有點混亂,希望你明白,我的想法是這是不應該發生的事(不管扣留犯有錯或沒有錯),發生這樣的事,就肯定是錯。

玛丽 说...

波姐,我可以转载吗?

波波 说...

瑪麗河馬桑,請便
不過,你的blog開好了咩?在那裡?

anakmalaysia 说...

When ? when ? when justice going to prevail ?

波波 说...

大馬之子,這個問題我答不到你,因為答案就在每個人自己的心裡

玛丽 说...

玻姐,谢谢你!
我只是转载给那些不看BLOG的朋友看.

波波 说...

瑪麗河馬桑,要打印出來嗎?很長咧

玛丽 说...

不长,不长!
再长也长不过赵家的眼泪.....

Frank C 说...

我今天又说服一个朋友去登记选民,并将会支持民联。

我的目标是一个月说服十个朋友。

Frank C 说...

我今天又说服一个朋友去登记选民,并将会支持民联。

我的目标是一个月说服十个朋友。

~w~i~c~k~i~e~ 说...

我也做了和玛丽一样的事。

波波 说...

毒王,不想你的target很高下,我一整年才找到3條友,你一個月可以找到10個?佩服佩服。
不過你亂來貼照片,我就很不服。

瑪麗河馬桑+wickie,
我的疑問是,怎樣拿去給人家看?一個一個來傳?
醬鬼長,我在想有人有耐性看到完嗎

匿名 说...

可以放上cari吗?

玛丽 说...

波姐,不好意思,今天电脑挡机了;
明天回你.

玛丽 说...

波姐,我是用电邮转发给朋友的啦!
长短是次要,还有良知的人都会看完的.
再长也长不过心中那股悲愤,不管啦,只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