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0日星期六

猛鬼趙明福(三)

其实,除了芙蓉女生,赵家人也有梦过明福一次。

这梦,跟芙蓉女生的梦,匪夷所思地有共同点;同样是长满茅草的高脚屋,同样的黑色物品,同样着急和哭诉自己没有时间的赵明福。凑巧的是,瓮在10月的梦中打碎了之后,反贪会就在差不多时候的开斋节传出闹鬼事件。


你在想什么?别乱想,真的要想,放在心里面就好。


而我,我已经不敢再想下去。



(上面這段是見報用的,套南洋娛樂組靚靚的說法,叫做走善良路線。不過如果你堅持要想,那可以朝黑巫術方面去想。)

(道家說,人是有三魂七魄的。套以科學說法,即為意識。當受到驚嚇,魂魄會飄散,神識會不清,所以小兒受驚,也有叫魂壓驚之說。因此,但凡死於非命,都有招魂之舉,莫讓冤死者魂魄不清,在冤死地徘徊不去,變成孤魂野鬼。)

(明福中午時分被發覺臥屍在地,但卻要到晚上9點過後才被允許收屍。)

(Mandy說,她恨得幾乎敲破反貪會的玻璃門。領屍召魂時,親耳聽見一聲嘆息發自本是空無一人的耳後。墜樓時,明福魂飛魄散了嗎?我不知道。你也許可以自己天馬行空一下。)

(除了蒐集指模證物。還有其他什麼事情發生,人不在現場,不得而知。但是胡思亂想,卻是難免的。)

(說到底,鎖魂、扣魂、鎮魂,從來沒有人說過這是道家的專利。)




人死不如燈滅。
至少,對死者家屬而言如是。


照片提供:號外周報攝影記者謝名彬/林振輝


问:见过明福鬼魂或感觉到他显灵的人很多?

答:是,包括我自己。他死后我一直留在马六甲因为我是治丧委员会的成员,出殡后我回自己在冼都的公寓。那天,站在门前,拿出锁匙,插进门孔还没有来得及开门……突然全身发寒、毛孔全部站起来,头皮发麻到好像几万支针笃到酱。

我心想,不是这么猛吧你赵明福,心慌慌一开门,一只很大只的褐色飞蛾从屋内飞出来扑向我,吓得我整个弹起来。我走时门窗都关到紧紧的,几吋长的飞蛾是怎样进屋子的?你解释得到吗?

那只大蛾在我头顶上(屋前的照明灯)围着灯飞了3个圈。我本来是教徒不信鬼神的,但是在那剎那我有很强烈的感觉是赵明福回来了。



這麼大隻的飛蛾,從門窗緊鎖的房子飛出來。
它是怎樣進去的?

飛蛾繞著頭頂的燈飛了3圈


问:有想过是什么原因促使你有这种感觉吗明明只是一只飞蛾而己。

答:
可能是受到欧阳捍華的影响,他家拜神的,他说明福死后会变一只昆虫来看我,因为我们的感情这么好。第2天去上班,我跟马来同事说原来华人讲人死后会变成昆虫回来看我们的,马来婆的脸色变掉,她说你一定不会相信的,原来昨天她在家里也看到一只飞蛾。

我们两个就说好,大家不要讲,去把蛾的形状画出来。你知道吗……两个人画的一样样,连颜色也一样!两个人还没有怕完,明福的书记走来跟我说,Mandy刚才我进电梯有一只蛾跟住我咧……那只蛾,跟我们画的一样样!

所以就算我是教徒,你说我可以不相信吗?這麼多不能解釋的巧合!告訴你,赵明福真。的。很。猛!

问:你跟他这么老友,你见过他吗?
答:没有,但是我相信他有在。我试过两次在州政府大厦留到晚上六点多七点,突然觉得呼吸不到,有一股很大的无形压力压着我,觉得非常压迫……心中莫名其妙的感受到非常深切的悲伤,哭得死去活来。我直觉认为那是明福的心情,是他的磁场一直在影响我。

他刚死那两三个礼拜,我很失落,一个人回到家就躺在客厅看报纸,累了就躺下来。在差不多要睡着时我就听到锵的一声,就在耳朵边,似乎有什么金属在碰撞……。

看来看去,前后左右都没有人,可是声音很清楚。我一直告诉自己一定是听错了,可是一到半梦半醒这个声音就来,听到几次之后,我感觉到是他,是他回来看我了……。


就像金屬碰擊著金屬發出的叮叮噹噹的聲音……


问:只有你一个人有这种遭遇?

答:
不是,后来我知道社青团有个党员有通灵的能力,我叫他A吧,他也是常常被明福纠缠,想要上他的身让他感受到他死前的心情和遭遇。我有联络过这个人,他说他听到的是拉动铁链的声音。我吓死了……因为他一讲之后,我也明白了我听到的确实是铁链声,他说,那是牛头马面用铁链带着他回来……。


(這個A,是我的舊交。)

(實際上,Mandy願意接受訪問,也是因為A的穿針引線,提供我人格上的擔保。我親自向A求證,他說千真萬確。甚至,安排我見西藏仁波切。這個鬼故事為什麼要由你來寫,他說,有些事情是注定的。想躲躲不過,想逃逃不掉。)

(那要怎樣?不能怎樣。寫行,不寫也行,半寫半不寫也可以,對得住良心最重要。他說。)



我知道是趙明福回來看我
他有話要講,他死不眼閉,他要告訴人家他是慘死的


问:你确定你不是在发梦?
答:确定。因为有一次我是从客厅要走进睡房,我一关灯站起来,锵的声音就在我背后响起……证明他一直在我背后,他一靠近,我全身的毛都站起来,头皮发麻,就像有人在背后很靠近你时的感觉一样。

你觉得他是回来探望你还是想跟你沟通?)我去问那个党员,他说他的西藏仁波切讲赵明福冤气很重,死不眼闭呀,他一直要找他信任的人告诉人家他临死前发生什么事。我是普通人我没有能力去感应他,但是他死不瞑目一直不甘心。听到铁链声时,离他死都过了100天。

A有去超渡明福,他说如果我怕可以去找师父加持,我有去,之后就真的没有再听到铁链声了。

问:还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答:他死后一个礼拜我第一次梦见他时,他跑到我家说要吃我的水晶梨。我醒来就去问他妹妹,她说明福生前很爱吃水晶梨,每次去靠近巴剎的沙登中心都买一大包回来吃,结果后来我买一包去拜他。

第2个梦也是很奇怪的,而且内容有重复。你知道反贪会有人寄了一封密函出来指有前朝大臣渉及明福的死这件事吗?(这封信最初先从RPK所主持的《今日大马》爆出来,并指有名神秘男子并未提供DNA做调查。这封信是我们最先收到的,但是我会收到也是明福报的梦。

我是连续两天梦到他,第一天是我在灵堂哭,第二天也是灵堂,明福头低低,望着地上。

我也看着他,心中好像不记得他已经不在了,只是焦急的想他做么不讲话……突然有只手出现,只有半截手,身体全部看不到的,手中抓着一封信,里面用马来文写着Mandy跟我一直是好朋友,我希望她会帮我照顾家人。

第二天醒来,我跟马来婆说我又梦到明福了,但是为什么他会说中文还要给我马来信?马来婆就说她的左眼一直跳,我告诉你呀他死几个月我们个个的左眼都跳,我觉得是他来的,他一来我们就眼皮跳,真的是跳到很够力的那种呀!



明福沉冤,何時得雪?

二度開棺,紅布綑繩
不知道是誰說的,代表著血海深仇



问:眼皮跳就说有鬼,好像玄了点。
答:
我打电话回家问我妈,她去查通胜然后跟我说左眼跳就代表有客自远方来,还有一种说法是左凶右吉,是他啦一定是他回来,不然没理由我们全部都左眼跳的。我想到眼皮跳想到明福,想到明福就想到他給我的信,于是叫马来婆去信箱拿信,要不然我们通常是两三个礼拜收一次信的。

然后,我们就在一大堆信中,发现了用马来文写的那封告密信。

根据信中的注明,这封信总共寄给了7个人,包括我老板、雪州务大臣、安华,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拿出来。我们去查,发觉大臣的office有收到这封信,但是转给基多尔时代留下来的一位官员了,这个官员死都说他把信交给了大臣的秘书,但是秘书说他没有收过。

当时我们就很心寒了,前朝的官员有多少个可以相信?

后来,这封信不知道怎样被什么人截成一段段流放了出来,就是在网上流传的版本了。告诉你我很想撞墙呀,本来以为这封信可以让案件有突破的,可是到现在还在查住,这么多个月了应该是石沉大海了。我觉得赵明福有灵,一定激到生虾一样跳!


我認為反貪會突然搬走是有原因的


问:所以你认为真的有闹鬼这件事?
答:跟你讲,赵家人去问米,原来人是有三魂七魄的……魂魄是可以来来去去的。我认为马兹兰大厦闹鬼的传闻是真的,我也认为反贪会突然搬是有原因的。


据说,全国各地,都有人看到、梦到赵明福。

虽然当局总是说不可危言耸听,否则严办。可是当对错的标准去到不能说,可以做;怀着这样的想法,桌面下的真相是什么,其实已经无关重要。


问:有接过多少报告说看到明福的鬼魂?
答:
看到的人都会联络我们,叫我们跟赵家说,很多啦,有的说在桥底看到他,有的说在中心看到他,赵家人都听到麻木了,还反问回我要不要相信好?

沙登中心有一个女孩也是常常说见到明福回来。办追悼会时,还看到他默默的站住看着自己的照片。欧阳上台演讲时,也有人说看到明福就站在他身边看着他。但是,明福看欧阳的眼光只有悲伤,没有怨恨。


问:真的有点奇怪,有血亲的很少梦,没有血缘闗系的人倒是频频见到他显灵。
答:
真的,苏淑慧就完全没有梦过。我有问西藏喇嘛,他说明福死不瞑目,心中只是念念不忘要报仇……我有跟第一次梦见他的梳邦女子说,再看到明福的话请他回家,他妈想梦见他。那女子说,明福的意思是他很对不起他妈,什么都没有回报就没有了。

他说,他这一生对不起两个女人,他没有面目回来见她们。

不过后来在开棺前,他真的有回家一次。他妈说,在开棺前,突然明福生前驾的青色Toyota 警钟自己莫名其妙的响起来。他妈喊:“明福是你吗?有事回来报梦给妈妈听……”真的有梦到吗?应该有,但是我没有问赵妈妈梦的内容。



(聽到有事回來報夢給媽媽聽,鼻子一整個很酸,還沒察覺,淚就沖到了眼眶)

(我想起了我媽生前也喚過這麼一句:“免驚,有事回來講給媽媽聽。”)

(可憐天下父母心。他是人,她要撫慰他。他是鬼,她也一樣掛念他。)




“明福說,他這一生對不起兩個女人,他沒有面目回來見她們。。。。”


问:所以你现在相信鬼神了?
答:
我是教徒,本来是不信鬼神的可是有这么多解释不到的事情你说我应该怎样?

西藏喇嘛讲到牛头马面我全身的毛孔都竖起来呀。不是远远听到而是真的在耳边响起,近到好像跟你零距离,我也怕的呀大佬……
我感觉明福很重怨气,他一直在靠近我希望我看到他,跟他沟通。给人骂我都是这样讲的了,赵明福真的很猛鬼。


后记:

半夜赶稿,总是有邪。

时间刚刚踏入午夜,恰是高僧大德们常说的子时;鬼门关大开,冤魂野鬼蠢蠢欲动的黄道吉时。夜黑风高,感觉孤寂,搞得人也草木皆兵。 摘取录音,为免多事,少不免只能多处白。

反复聆听梦境的离奇之处……没有骗你,耳后突传来抽泣声。彷佛有人在掩口鼻饮泣。平时两只形影不离的猫咪突然惊醒,挖门悲鸣人立靠在门前想要逃。 留我一人,面对背后的寒气逼人。 套着大耳听筒的右耳,感到一声轻叹。

即时如堕冰窖,象触电般发麻,肌体僵硬不能动弹。无法言喻的悲愤涌上心头。 是你吗赵明福,我尝试咀嚼沉重至此的心情。我不想害怕。我想把应做的工作做完。
心一定,魅魉魍魉剎时失散。抬头,室温彷佛又从冰点回到了温暖。

是真是假,无法考证。但却印证了一件事;不做亏心事,就不必怕鬼。


心中有鬼,才最可怕。

信焉。






(故事說完了嗎?當然還沒有。)

(跳樓的疑點還有很多。你們相信,明福是自己跳樓的嗎?)

(有的人說是,有的人說不是。但是罵來罵去,只是口同鼻拗而己。因為我們都不認識趙明福。所以,明福有可能是自己跳樓的嗎?要讓明福真正的好朋友來回答。)

(其他人等,包括報界聲稱很了解趙明福,覺得他表現娘炮極可能自殺,可是又原來跟趙明福不同組,甚至不同報館的人,讓我們不要妄加猜測,不要在傷口上撒鹽。)

(讓我們靜靜的聽就好。)

21 条评论:

anakmalaysia 说...

THE TRUTH WILL PREVAIL.GOD IS NOT BLIND.

anakmalaysia 说...

I believe most of the malaysian are not blind too,so please go with you " HEART " don`t be a heartless person. Have a good day !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说...

波波猛,
加油加油,你叫我叫你“猛”,结果你还是有不猛的时候。
不行的话白头兄在的时候你再写也无妨。

薰衣草夫人 说...

外头一片阴霾,心中一片阴沉,赵明福的孤魂要飘散到什么时候?

波波 说...

實在是邪,為什麼會有字看不到?!
我重打很多遍了呀!最後這段本來是想先壓下不發的,後來不想拖太久所以加上去了,結果這一段卻發不出來!

媽的,又要重新打過!


二樓,我叫你喊我“波波勁”呀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我那边开始时也是不出,换了黑色也是不出,结果换去灰色它就出来了。

刚才我也在想:是不是这样邪。。。

草禾刀, blee 说...

波波勁!!波波勁!!波波勁!!!!!....

波波保重。。。

波波 说...

牛哥,記得換去白色,同埋,呢篇我加左料,昨晚太累了啦,沒有力加


阿草。。。。你喊到醬,我會排寫的捏

-JoE.CoM- 说...

我认为我们能做到的是急需的影响身旁的人,告诉他们说,为了赵明福,为了揭发真相,为了拒绝极端分子,请申请成为选民,补选或大选时,投民联,Say No to 国阵!!



-JoE.CoM-

鱼米之乡 说...

鬼故事是让人心惊胆跳,你的鬼故事看了却愈发愤怒。

波波,能写的就写;让人起烦恼的就删吧!

leejiajia 说...

人喊我喊~~~

波波劲
波波猛
波波加油
鬼都惊
!!!!!!

Bentoh 说...

我倒覺得有人會質疑為什么突然間 Mandy 這么高調把明福猛鬼事件公告天下...

波波 说...

Bentoh,Mandy沒有突然高調。這段訪問,是在今年1月就做好的,農曆新年前已經刊在《號外週報》賣到全國去了。但是我估計,讀到的人不多。

現在網上的這段版本,是在徵求號外、當事人Mandy的同意,以及趙家人的默許後,才重新放出來的。我本人的意願是>>>>莫忘明福。

當時,鳥雪以及詩巫還不知道有補選。如果一定要說,那是巧合而己。當然啦,如果有人想多了,那亦不是我所能控制之事。

問心無愧,我只能這樣說。

Mandy 说...

Bentoh,如果有人敢写,我的故事早就上街了,不用等到今天。当我听说有人质疑明福有可能是自杀的评论,那种愤怒,无奈和心痛的感觉一直困扰着我。我在想,如果今天冤死的是我,还要给人诬赖是自杀的话,我想我也会像明福这样到处找人帮他申冤。我只是尽我做好友的责任,将真相说出来,信不信由你们自己决定。

波波 说...

Mandy,你不是在烏雪咩?我的老家咧,作麼醬早爬上來?

Mandy 说...

Bobo,我还在乌雪。老板7早8早就sms我开工了。其实我凌晨2点就很想回Bentoh的帖了,因太累所以早上早点起来才写咯。做这份工作真的很累啊,但想到当初的热血想要改变,才能撑到今天。如果明福还在的话,我们就可以一起拼了,至少还有人和我一起发一下牢骚,哈哈。

波波 说...

嘖嘖嘖還真的是有相同之處呀,我昨晚看到也是特別想回他這帖,我也還在忙,忙到那個engine哦過熱鳥一直要short掉,所以又早早起來回咯

不要緊啦,我在這邊聽你發牢騷嘛

那個烏雪很危險下,我很想跟你的老板講,叫他講話不要醬鳥,人家不是奉旨投票給他的(看他還愛不愛動不動就告印度人,嘿嘿~)

Mandy 说...

放心吧,我老板已'醒'了,因有人跟她说很可能会输2000票。所以我会尽全力,看天要帮谁了^^!我们现在很努力帮人民登记做选民,有些人一直在骂政府,当你问他们登记做选民了吗,他们立刻噤声。哈,你看这是什么社会。

波波 说...

(拍拍胸口)嘩,好彩我不是你講的鳥人~

(是咯,我認識一些人統統是醬的,有的40多歲的安哥安娣鳥還沒有投過票,不過事無大小就喜歡打電話來跟你申申申申申~這些人我很想伸一去給他荷蘭)

Mandy你多多加油,搞完補選我們再出過來yam cha

J.V@Qin Ni 说...

"那只大蛾在我头顶上(屋前的照明灯)围着灯飞了3个圈" it means there 3 person are the one that responsible for his death.

匿名 说...

您的網頁黑底紅字,還真難讀!看到眼都花。

我一直都有跟進趙明福的新聞,好傷心啊!對於一些政客高官的所作所為,真的讓我對本國的前途擔憂不已!希望明福全下有靈,逑出傷害過他的人,還自己一個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