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9日星期五

猛鬼趙明福(二)

原来,只是一场不知真假的见鬼。

那又是的,无凭无据,只凭片面之词;还要不懂是发梦还是见鬼的片面之词那才叫够力。

可是一个人好好的直着进,横着出来,在2008年的大选之后才去当欧阳捍华的助理,结果隔年7月就毙命,他的政治理想只有一年零两个月那么短命。


人命关天吶,不冤就有鬼了。



蘇淑慧冤不冤?
可是依然有人說她未婚先孕,自作自受。
一整個漠視未婚先孕,跟人命關天是兩碼子事的事實。

見著伊人彷彿滴不盡的淚水
念著腹中未曾謀面的那塊肉,趙明福能死得甘心嗎?
如果是你,你能像自己說的那般下放嗎?


照片提供:號外周報攝影記者謝名彬/林振輝

问:如果明福是在过世一个礼拜后就显灵,为什么到现在你们才愿意讲出来?
答:
(苦涩)我们讲了有人敢写吗?写了有人相信吗?我自己都不相信啦何况其它人?你知道他的家人去问米吗?

第一次问米我没有去,第二次我有跟他们一起去Batu Pahat是因为赵妈妈说,他们也不知道是信好还是不信好,如果明福上来认得你是谁我们就相信,因为他家人都上过报了,全国人都认得他们,如果问米婆有心要骗我们也分不出来。


Mandy:“我们讲了有人敢写吗?”
“寫了,有人會相信嗎?”



问:OK,第二次问米时明福说了什么?
答:
(苦笑)很可惜,我听不懂福建话……。(搥心肝惨叫: 啊──?!)他一上来就用福建话讲讲讲,一样样赵明福生前讲话的pattern,我心就想死咯我一句也不会听!(虽然你不会听,可是一定有人跟你说准不准的嘛!)很准!

问:他说了什么让你觉得准,事发过程?
答:
没有讲过程,但是他(被召魂的明福)有讲结论。OK,你要清楚第2次问米的目的是要知道他介不介意我们开棺,他一来就说不介意。

他说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之后,他已经看到自己前生做了什么事以致今生要横死。他讲,这样的结局是他的因果来的。他接受自己横死的事实。你以为他的死法不痛苦呀,他是被…‥(为了尊重验尸庭,下删两百字我知道我知道,相信我,站在有話說不出的位置,我比你還無奈)。

他说前生他犯下的错,今生要承受两次死亡的痛苦来弥补。第一次他已经受不住死了。第二次……(眼红)就是要再被人家再劏多一次。华人是说入土为安,可是他死了还要再被挖出来,再给人家开膛剖胸一次。



Mandy:“你以為他的死法不痛苦呀?”
“他死了一次,還要再給人多一次!”


据说,赵妈妈接受不到,闻言马上就哭了。


以为死了已经够惨,没有想到死不是最惨的; 因为还要再死一次。

将心比心,确实没有父母可以接受这等验完再验,劏了一次又一次的惨事。


放大照片,你會看到沒有一對不流淚的眼睛。

趙媽媽在喚一個回不來的人
而明福在回一個回不去的家

以為喚兒兒不歸
但那縷陰魂又幾曾有離開過?

為人母者的悲傷,不需要做過母親也能夠體會

自此之後,家再也湊不成一個圓


问:有说到他在坠楼前,是生是死吗?
答:
OK这个是第2个打电话来的人跟我说的,她是在赵明福100天圆坟前两天才从芙蓉打来的。她也是不看新闻的连赵明福也不知道是谁,我记得很清楚,那是10月森美兰峇眼槟榔补选的时候,我们有做banner挂明福的照片。

这个女孩子跟朋友去听讲座看热闹,一看到明福的照片就吓到。她说明福去找她很多次了,她一躺下去就看到赵明福。但是她没有去理它,因为她是有阴阳眼的,老早就见怪不怪。我可以说,赵明福很猛鬼──给我的感觉是他到处去报梦找人伸冤。

我认识的赵明福是个很喜欢打抱不平的人,不平则鸣,死得这样不明不白他死不瞑目到处找人申诉想要讨回公道我觉得这种作法很像他。


她說,她看到有3個人……


问:芙蓉这个女生看到什么?
答:她也不能肯定是梦到还是看到。她说,明福让她看到一些画面,她看到有3个人……(边说边抹泪。)(对不起,为尊重法庭,無奈再下删200字)。问题是,这个女生跟梳邦的主妇是不认识的,为什么她们说的话竟然一样提到3个人?

我相信明福断气前,他的脑电波所遗留下来的磁场在影响某一些有感应的人。

你们想想,验尸报告说赵明福坠楼时有可能是失去意志而己,他可能还没有死的。法庭上很多证词我解释不到也想象不到,为什么他侧着身子掉下来可是胸口会有伤的?我很后悔自己当年没有去念鉴证科,不然我就可以帮明福找出真相。

问:所以芙蓉女生是看到而不是梦到?
答:她也有梦到明福……呃,好像是说在半梦半醒之间。她看到明福一直跟她说他没有时间了,还把她带到一个长满了很多茅草的地方,指着一只在高脚屋下的黑瓮,上面绑一条红色的丝带。他说他困在里面,叫女生放他出来。

女生听不明白,在着急时高脚屋有人提把枪追出来,她一吓到就把瓮打破了。

瓮一破,她即刻清醒过来。

44 条评论:

anakmalaysia 说...

I really wish TBH will haunt those bastards every nights and make them crazy.

木子 说...

老天几时才要开眼啊 !! 这么大的冤情,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但还是动不了那些杂种,这到底是什么社会啊!!

大佬:“反秤复民”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大佬:“反秤复民” 说...

看了不觉得恐怖,反而越看越火,赵明福堕楼案令我铁了心,不能原谅烂天枰,尽己一份棉力推翻烂天枰政权。

波波 说...

請大家廣為流傳這則鬼故事
明福之死,如同古甘之死,是全民公義之死。

匿名 说...

我也是铁了心的!!

绿草

鱼米之乡 说...

今早已传,希望更多人看到你的鬼故事。

题外话;我不认识明福,他死后,我两天没做工,就在想为什么会这样?过后的发展让我感觉既然政府不想让我知道真相,我对这个政府就如大佬所说的:“铁了心!”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说...

《祭文》
你的坠落,
是司法制度堕落,
你横躺着,
是天枰角度斜着,
你会升天,
是暴政无法无天。
你的现形,
刽子手无可遁形。

你的离开,
带来了集体反思,
你的沉默,
换来了社会咆哮,
你的灵光,
是黑手党的阴影,
你的故事,
是推翻暴政纲领,

明福,你安息上路吧,
你的后代,是整个良知社会的养子,
你的名字,是还我美丽河山的墓志!

匿名 说...

我不知道你是当局者迷还是我旁观者清。
你要大家都知道这个故事,却为了验尸庭这里删几百个字,那里又删几百个字。到头来,整个故事还是跟大家都模糊模糊在乱猜的版本相去不远。我觉得这样对事实没有什么帮助。

若你担心的话,这里我倒是想提议一下∶
若你担心这个那个的话,不如把删去的重要情节,以写某电影剧本的方式呈现,验尸庭能奈你何吗?

=时不时上来的匿名

波波 说...

时不时上来的匿名,

我不知道是我有點聰明還是你有點笨,大便是不必講臭不臭的,就像畫公仔也不必畫出腸。

你的想像只是你的想像,你永遠不知道你的想像是對還是錯。可是我的鬼故事告訴你,你的想像是有根據的,還需要做電影劇本嗎?

如果你喜歡,把你的想像投入你的電影劇本也可以。我認為在可能的情況之下,我已經把我跟受訪人的意思表達得很清楚了,如果你還是看不明白,那不是我可以幫得上忙的智力遊戲。

匿名說:若你担心这个那个的话,不如把删去的重要情节,以写某电影剧本的方式呈现,验尸庭能奈你何吗?>>>

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你也必須要考慮受訪人的意願、心情,以及她在工作上所面對困擾。在考慮整體情況與當事人的意願之前,先妄下定論,指他人是在擔心這個擔心那個,所以不敢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在我來說,是在反映你的想法流於自私。

草禾刀, blee 说...

波波,阿草在FB转摘了,昨天得到了朋友们的回应。。。

-JoE.CoM- 说...

很可惜你不能写出那些被Censored 的200字。不然你就会被内政部叫去喝咖啡.


-JoE.CoM-

匿名 说...

波波,不要这样hostile。我不是来搞场的。

画公仔的确不必画出肠,可是你的公仔条线也不能太过简单啊。

我就是不懂,若你能把这个故事以电影剧本/小说的方式呈现,我的意思是,我们最需要的 -- 只是故事的Plot,至于主角是男是女、配角是多是少、客串的何时出场什么的,就任由你天马行空了。这里面那里还有什么受访人,受害人,当事人的心情还会牵涉到呢?

我当初就是考虑到原本的故事牵涉到受访人,受害人,当事人,作者等的,才提议你这么做的。这也算自私?

=时不时上来的匿名

匿名 说...

喏,你看,上面已经有人在说censored掉的部分实在太可惜了。

=时不时上来的匿名

波波 说...

时不时上来的匿名 & Joe,

刪掉的部份,是我答應不寫,只是聽,受訪人才會暢所欲言。我不會因為其他人想知道,而漠視我對受訪人及其家屬的承諾而作出所謂爆響口的事情。

趙明福一個人死已經太多,我不希望再有人因為她們的工作而遭遇任何不愉快的事件。實際上,受訪人接受訪問,以及現在你認為還不夠坦白的版本,已經有為她帶來一些干擾。

可笑兼可嘆的的是,干擾她的,不是敵方,而是己方。文字工作,亦是講究信用的一種專業。站在我的角度(再說一遍)我已經把話說得夠坦白了,其餘枝節,你可以隨意增減,如果你要寫劇本的話。

我從來不做捕風捉影的新聞;拿一句話大炒特炒,不是我的方式。我一定要當事人心甘情願的跟我講故事,等多久沒有問題,但是一定要願意跟我講。

所以,我有信守諾言的原則。我不消費任何人。尤其是我的受訪人。

當然,同時也是對寫電影劇本沒有興趣。

anakmalaysia 说...

We all knows what really happen, it`s not a suicide, some one is responsible for that, is that a clear picture?

波波 说...

是,大馬之子,對我來說,這是再明顯不過的。所以我不明白,為什麼會有時不時上來的匿名者還要求畫更多的腸子出來。


時不時上來的匿名人,

我们最需要的 -- 只是故事的Plot,至于主角是男是女、配角是多是少、客串的何时出场什么的,就任由你天马行空了。>>>> 都說到明任由你天馬行空了,你大可以自己天馬行空,為什麼要我幫你天馬行空?

anakmalaysia 说...

Yes, Bobo, do not put your self into troble.

anakmalaysia 说...

sorry , i mean trouble.

~w~i~c~k~i~e~ 说...

我想匿名人会不会想要你把所有东西都晒在太阳下然后牵涉的人进入水深火热之中?

(可能我想太多~)

草禾刀, blee 说...

波波,虽然有人认为还没看到肠,不过老实说昨天读第一辑时,阿草有点担心你。。。。

eddieliow 说...

但愿明福可以早日归于西方极乐,不要变厉鬼。至于那些十恶不赦的魔鬼就等老天来惩罚他们吧!

波波姐,你的这系列真人真事的鬼故事我转载了,希望别介意。

~w~i~c~k~i~e~ 说...

我还有话补充……
匿名人,如果你想看肠的话,建议你可以从去年7月16日追踪趙明福的新闻,大概可以了解那条肠这么环绕。
那里有你要的,也有我们想忘都忘不了的画面。
我一个小女人并非懵懂极端,只是知道发生着什么事,认定了自己的岗位和立场,就算没机会从黑暗中看见曙光,也要教育好下一代。

(波波,讲的好麻烦别拍手)@-@

匿名 说...

波波,我并不是那种牛皮灯笼的人来的。

既然你说到这是原则问题,我也只好说我也只不过是提议罢了。

本来应该就这样case close了的。不过我只是想澄清一下∶

“你大可以自己天馬行空,為什麼要我幫你天馬行空?”

大佬啊,我不是说了吗?《最重要的》是plot,其他什么的都可以天马行空。

如果我有plot,我也能天马行空给你看看,又何必你帮呢?

小虾子 说...

去你的XXX"时不时上来的匿名"!
我很少甚至不讲粗口,你要就静静看,那么有种就不需要一直不停匿名匿名!
我相信这里的读者都是要伸张正义的,而不是像你这样在这里搞搞整!
波波别浪费时间理他!

匿名 说...

给~w~i~c~k~i~e~∶

不要想这样多。会得妄想受害症的。
我没有这样黑心,唯恐天下不乱。

我只是,很单纯的,想知道,故事的内容罢了。

我打个比方吧,如果我向大家说∶

JFK是给人暗杀的。因为我找到了某A,他说是他做的。不过我答应了某A,不方便透露其中曲折。不过最重要的是,JFK是给人暗杀的。完了。

好了,我说,给人看到这样的东西,然后说∶“暗杀并不新鲜,不过曲折会是怎样的呢?”

这也是很自然平常的,不是吗?

又或是说,其实你就是这样的人,因为若是你,你看了就会说:“哦,好,我知道了,JFK是给人暗杀的。”就the end of story呢?

与其这样,我相信会有人觉得,如果我说,“JFK的死是因为某A误以为JFK要对他不利,所以就在他散步的时候,躲在一间隐形小屋内,利用向某恶魔买来的神奇来福枪暗杀了他。”的话,至少就会有:“原来是这样。”的感觉。不是吗?

不过,我并没有什么其他意思。毕竟每个人都有他表现的方式,这是一定要尊重的。

至少我有开口坦白问博主我想知道的事情。她能说就会说,她不想说就不会说。至少我做了我应该做的part,我也不会后悔。

不是吗?

=时不时上来的匿名

匿名 说...

给小虾子,

波波在这里写博,还备有留言机能,我不知道她是否如你所说,要求大家静静地看就好,什么都别说呢?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用匿名吗?并不是我没有种。而是我实际上是谁没有什么重要,重要的是我写了的内容是什么。

我们有良知的,都应该要为TBH伸张正义。我只不过来这里问问博主一些事情,提议了一些事情。这样也算搞搞震?

你小虾子不也是匿名的一种吗?可我一点也不会觉得你没种呢!不过从你的内容看来,就冲动了点。

=时不时上来的匿名

波波 说...

大馬之子,我明白。如果再死多一個可以讓真相浮現那又不同話講。問題是,死多幾個十個百個,在馬來西亞真相還真的不一定會浮現。
還沒有到時候,我不想自掘墳墓。要我死的人,要自己多費一番力氣。我是不會“自殺”的。

wickie,這一行是厭惡性行業來的,這些年來,我連子彈都接過,是不是都好,我不得不想太多
不過話時話啦,你叫我不要拍手是不是就是叫我要記得拍手?因為我有一個朋友說,當女人講不要時,其實就是要。。。。

Eddie,拿去用拿去用,別客氣
上到facebook也是為了更多的人看到,凝聚一點肚懶的力量,做你們大家認為應該做的事
我已經覺得很抱歉因為我已經不知道還可以再做什麼

小蝦子,謝謝。我也是不想浪費時間,呵呵

時不時上來的匿名者,好啦,我不能說不會說,最重要的是,不想說。

匿名 说...

再给~w~i~c~k~i~e~∶

谢谢你的补充提点。

你说明的立场让我沉思了许久,也让我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来自另一个“人”的思想。

=时不时上来的匿名

关瑶 说...

是否因为受到明福阴魂不息的干扰,那该死的还找某术士把明福捆住,让他不得超生?瓮打破了,是否意谓着明福被释放出来了?衷心祝福他。。。。但愿真的被释放出来了。。。早日再投胎转世吧!

波波 说...

阿草,對不起,剛剛看漏了你的留言
是呀,很多人都說我寫得太白了,踩在鋼線上,說是為我捏了一把汗。也接過人家的電話和口頭警告。
可是還是有人嫌不夠白。。。有時,我自己也不明白那個白跟黑的標準在那裡

關瑤,你問了,我就答
這個問題,本來就想在猛鬼趙明福(三)中講。
請朝黑巫術方面去想。

moo_t 说...

其实我不赞成你用“猛鬼” 这个标题。 因为照你说来,趙明福不是”猛鬼”,而是另一个阶级,可以算是“英灵”了。 可以说趙明福让许多人“醒” 了起来,也让那些自欺欺人愧疚, 这比平常鬼故事中的无聊猛鬼来得更有存在的意义。

国阵硬是说民联是“消费”着趙明福的死, 不过我不这么认为。如果我们"tidak apa", 那才是“消费”趙明福的死。

波波 说...

moo_t,我可以接受“陰靈”,但他不是“英靈”。如果有得選,誰要當這個英雄?他很無奈只是霸權的祭品。

選“猛鬼”二字,確實是有譁眾取寵之心。只是希望看到標題的人都會忍不住點進來看一下。

匿名 说...

我想凡是有人性的讀了你的访问都会流睙,也心痛明福的橫死. 太多太多的不公平了..
可恨的是身边还是有人认为政治是不关他的事..
"我才不管你们吵什么, 懒得理,改日我带我的小孩一起移民".. 还一副不屑的样子..
他妈的.
不能付出,至少与可以关心一下阿...

~ 爱$$人~

moo_t 说...

陰靈? 影響力提升到這個程度已經不算是“陰靈”了,而是“陽靈”了。

萬般都是業,要不是有一大群順民,不公義的事和霸權就不會持續下去, 而這事就不會發生。 除了那些土霸官之外,很多人知道他們是“欠”了趙明福的。
我知道你會說, 誰稀罕用死來“改變他人的主意”,可是很無奈,業力就是這樣運行的。

-JoE.CoM- 说...

其实你要不要写,这是你的权利。

我认为大家都大概知道故事内容。只是有人去证实那个故事,故事会比较真实。


-JoE.CoM-

-JoE.CoM- 说...

我认为这两篇文章的主要讯息已经很清楚的传达了 - 即赵明福不是自杀的。

我不知道[时不时上来的匿名]是不是捣乱,或者不知这两篇故事的重点。

若你不知,我不介意再重复 - 赵明福不是自杀的!


-JoE.CoM-

波波 说...

呵謝謝你Joe,如果你一個涉世未深的少年郎也明白,那我至少不至於懷疑自己的表達能力是不是有問題

小虾子 说...

对不起波波,第一次来你家就乱骂,的确是冲动了,向那位匿名道歉,"对不起匿名,但请不要在别人的伤口洒盐分,还有更重要的问题等着你去问,鸡鹅的鸡宫,巴生港口自贸区,大盗公司不合理的合同,..."
已尽力地散播您的故事给身边的朋友家人,希望他们能关心国家的政治局势.
谢谢波波的故事,但请顾忌自己的安危.

CC Liew 说...

至波波大大,

恳请把删字五百的部分补上,好让千千万万的老百姓知道真相。

你至诚的
西西留

波波 说...

謝西西留大大留言,

我的回答是不。我得對得起受訪人。
況且,要填的,又何止是案情部份。火箭的部份我也刪了1000字。

讓我們專注一個事實就好,明福冤死。

Frank C 说...

即使我的声音再微小,

我也会继续尽力为怨死的亡灵申述一个公道.

匿名 说...

再给小虾子∶

每个人都有冲动的时候,忍不住的时候,我也有这样的时候。小事来的。

你骂我匿名上来留言,我自己在另一种观点上来看,我自己也是该骂的。

大名鼎鼎的ccliew喊一声∶“删掉的补上来吧。”没有人说什么。

我匿名拐弯抹角地,暗示又提议,说的也是同样的东西,却有人说我在伤口上撒盐、搞搞震,简直是当我老鼠那样(还是最猥琐的那只)来打。

=时不时上来的匿名

Mandy 说...

Thanks a lotBobo. You are just great!

Just want u to know that rain or shine, you & me 'tanggung' together. (Sorry, I can't type chinese character on this laptop. I'm in Hulu Selangor now)

You take care ya...

Ma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