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5日星期一

明福為什麼猛鬼?

明福猛鬼的故事,流傳了好久。

為什麼猛鬼?你們要自己去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你是他,死得不明不白,你會不會也化身猛鬼,渴求公平公正,讓冤曲昭雪。

這個故事,本來說好寫了就算。可是某一天吃飯,有個光頭佬突然拿出一本雜誌,說冥冥之中似有主宰,讓他找到這本據說到處都買不到的書。在此之前,他應該不知道我是誰,不清楚我是寫了那一條故事,他只是好奇我到底會寫怎樣的故事。

然後,拿著書,他一路自己一個人長途跋涉,經歷一些也是現實所解釋不到的狀況。有這種經驗的人不少。一場撈生飯局,也讓一些人近距離的接觸到什麼叫恐怖。

實際上,我自己也遇上一些疑夢似幻的,自己也說不明白的狀況。

我是說,偶爾,在一些想到某個冤死人的時候,會聽到某些聲音。感受到那種胸口被壓擠幾近窒息的恐怖境地。還有很多的悲憤與。。。。不想死的心情。

擁有同樣狀況的人很多。有的人見到,有的人聽到。但是都被人家,或者是自己認為這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又或者,無獨有偶,大家集體發神經。

我不是專家,我解釋不到。在大部份的時候,我也認為自己發神經。一直到遇上一個根本不認識,但卻托上托,給我指引,告訴我有些事情一定要做的一位仁波切。

真的,我相信,有些事情是註定的。

雖然有人勸我有些事情不必做得太足,有些故事不需要寫得太過出面,點到為止就好(媽的難道我還不夠點到為止嗎?),也有素未謀面之人叫我要小心點,可是,有些事情是一定要做的。

這一點,我跟某些有識之士持相反的意見;不是做了刀子會架到你的脖子上,而是做了才不會。

所以,要明確的對不正確的國家政策說不。要用姿勢與言語,明確的教育政客,什麼才是我們要的從政者。順便借這個補選,刮马华新古毛州议员黄冠文兩巴(再多兩巴也ok),讓他學會尊重死者,不要把他的快樂建在別人的痛苦上,不要為了勝利而在人家的傷口上撒鹽。

說話是一種姿式,站出來就是一種表態。明福是繼續冤死,還是清白得昭,就要看我們有多少人勇於表態。只要凝聚的力量與聲音夠大,人家再狼也不敢亂來。法治沒有了,我們總不能連最基本的是非黑白都失去。

我不是為了任何人,我是為了我自己,我親愛的家人,還有我的朋友,為了不想再有第1536條冤魂,要把這個鬼故事說出來。

要記得,明福古甘等人之死,不是一人之死,而是大馬公義之死。

剛剛徵得當事人的同意,我又要講明福的故事了,你準備好要聽了嗎?

但是如果你是國陣好,國陣絕對好一派的,又或者你聲稱你無黨無派,但卻擁有至少國陣設立了驗屍庭呀又或者大馬有今天的穩定都得歸功國陣呀等等諸如此類的想法,這個猛鬼故事,我想你還是不要聽的好。

16 条评论:

-JoE.CoM- 说...

我要听啦 ....


-JoE.CoM-

moo_t 说...

明福早已解脱去了,是那些人心中有鬼。

moo_t 说...

马华公会里头,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黄冠文只不过无耻公会其中一个无耻政棍,

eddieliow 说...

废材公会里的超级大废材,狗嘴里长不出象牙。

CC Liew 说...

『明福早已解脱去了,是那些人心中有鬼。』

还在,公德没做好,尤其错过了头48小时。没办法,他家人不信鬼神,想劝也没办法。

匿名 说...

波波,快说吧!大家都想听!

绿草

波波 说...

Joe,我都很想講,可是我還沒有得空,得先過完這個趕到頭髮會變白的大關

moo_t,我心中也有鬼,趙明福一直在我的心中,揮之不去。黃冠文的確是條棍,所以更加要在這次的補選摑他幾巴掌,不然看他依偎在那隻雞的身邊笑騎騎扮小鳥依人(其實是小人依鳥才對)

eddie,讓這些人贏,我會吐血呀,你看他的嘴臉
烏雪是我的家鄉,我不能接受一個穿褲子大便的人代表我

西西留大人,聽到見到的人,真的很多
只是,太多的人不願意講。我今早問准說故事的人的意願,她說她的老板罵她,問幾時見過白宮的代言人皺著眉頭說鬼事還表現怕鬼的?
白宮?她自比奧巴瑪還是布什?離布城還太遠了,真心希望火箭的高人前輩們不要以為勝利是必然的。實際上,離勝利還太遠了,我擔心她越來越國陣

綠草,我是行不得也呀哥哥
在趕著,在外地,在一頭都是煙

leejiajia 说...

波波,为什么是你听到呢?不该是你听到看到的,他没又要吓你。
该在害他的人的家里出现,让他们失心疯。

波波 说...

Leejiajia,我是听得到的人。
小时候听到也看的到,后来一直病,被人家封掉官感。另一个应该是封不密,偶尔会有漏网之音

anakmalaysia 说...

BO BO, Hulu selangor is your home town ? so is your responsibility to kick ass, you need some help ?

鱼米之乡 说...

在等着。。。。

波波 说...

大馬之子,只可惜那不是我的選區,為了工作之便,過去幾屆我都是在KL投票的。本來想割回去,幫忙保住雪州,但是又怕萬一大選隨時來到,而我的名字又平白無故不見了……你知道,這種事情是非常可能發生的。
掃墓時回鄉探了口風,發覺雖然民聯提供了諸種福利,例如免首6零吉水費、為喪家提供1000元撫卹金、初生嬰兒可以得到助養金等等,但其實並沒有在這場補選很佔上風。
雖然大家都在笑那雞先生到新古毛是在做戲,但衰得過有人要看咩?這樣的一場馬騮戲,的確為他拉了不少老人票;年輕選民大都集中在KL,留下的都是老年人,心軟又怕死,認為投國陣才會穩定。
馬華現在最利害的就是說再給我們一次機會,老人家的思想過時,以為再給機會等於穩定,沒有想到沒有趁機會和平的說不其實就是在慢性謀殺自己下一代的未來。
消息說,公正黨會派出再益,可是巫統消息也說,他們可能會推自認英文程度只有小學的前州務大臣莫哈末泰益來對疊。你別笑,泰益的勝算是很高的,主要是他在過去一直都懂得大撤金錢的藝術,得他好處的華人也很多
所以,如果盡快的把正確的想法散播出去,讓大家不要為了一時的心軟或利益,狠狠的告訴國陣說我們不要這樣的政客,他們才會明白誰才是真正的老板。(說到底,這次投了國陣,明年又有多少個家長要去求政府給機會他們的兒女申請獎學金呀?)

所以我同意光頭的作法,先去問問他們對明福之死有什麼話說,也問問國大黨的有沒有愧對古甘之死。讓我們大家都不要忘記明福案,讓我們大家都讓明福的死變得更有價值。

波波 说...

魚米,有詭異到咯,我竟然找不到原稿。。。。
(是真的!!)

玛丽 说...

慢慢来! 一样一样的做,一件事一件事的说;不能一下子要带出太多的信息.
你太紧张了,语无伦次了!

波波 说...

妖你個瑪麗

~w~i~c~k~i~e~ 说...

希望明福可以到了极乐世界,如果你还真的听到,证明他还没有.
是有点难过的,因为没有东西可以做,除了天天等.
那些做了亏心事的人,他毁的何止是一条人命一家天伦?他还毁了大马司法和毁了他妈的良心.
冤有头债有主,他们哪里睡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