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6日星期五

到地了沒有呀?!

喪母是天下最衰的事。我剛剛嚐過了。

雖然很多人說花開見佛也是件美事,死亡其實就是生的開始,老媽只不過是步向另一個旅程而己。可是,說的人是因為事不關己。如果事情發生在你自己的身上,你就會知道,不管講得多麼動聽,聽在痛的人耳中,都是一種近乎悲涼和討厭的噪音。

所以,如果你的朋友有這樣衰的遭遇,請你什麼也不要說。讓他一個人靜靜的就好。

有些時候,有些傷口真的只有時間才能讓他癒合。雖然時間也醫不了的傷口很多,比如老爸走了9年我還是在思念他。可是我衷心的希望,經過了那麼多的衰事之後,這次可以不要再到衰到貼地,不要再有時間也治不了的心事。

我常常覺得自己很衰。最近更衰了,趕生趕死,忙到醬還頭腦竟然還可以分身想到老媽。明明無暇悲傷,但眼淚還是會自己不受控制的滴下來。一個人在異鄉睡酒店,也沒有力出去走走看看,三天都躲在房間內等天黑,再從天黑等到天亮。

大床連被舖被我翻來覆去的糾成一團。雖然整個人躲在重重的被舖裡面,可是那種孤寂感還是沒有辦法消除。在機場看到人家父母緊緊擁著子女,唯恐人擠會不見。自己就會咚的一聲想到───原來我已經是孤兒了。

世界上,再也不會有人愛我像老媽那樣。那種鼻子酸的感覺,會酸到眼睛也睜不開。

老爸沒了老媽也跟著沒有了,不會再衰了吧?不過經過出發時的4個小時delay後,回程竟然也一樣班機延誤了。來回都撞到這麼正,還是生平第一次。首次合作的夥伴同情的跟我說不要緊啦,衰完這次就好了。

然後半夜一點半回到大馬機場,見人山人海的排隊過關等著做無可倖免的體溫檢驗,我跟拍檔說我去廁所,不然等下漏到滿褲就很衰了。進到廁所,嘩,竟然剛剛好有人出來我不必等就可以上了─── 我心裡有點高興,終於有點好運了吧?

解放完畢,站起來時聽到噗通的一聲。還不明所以,東張西望看是不是隔壁有人掉了東西過來我這邊。突然,看到馬桶裡面閃出一束似曾相識的光線,低頭一看,媽呀我的手提電話────!!!

老天爺,請問我衰到了貼地沒有呀?


p/s:

有些人真的很欠扁,大米打電話來,我還以為她會同情我,準備了一肚子的假話打算假假的謝謝她還特別打電話來安慰我。沒有想到她劈頭第一句就是笑,之後是笑,最後還是笑。她說,她笑到差點要拍桌子。

媽的,這種人都有,真的是給她炸到大小粒。

13 条评论:

匿名 说...

你還好吧?衰完之后就有好日子啦!加油!不要虐待自己,別讓你媽操心! --珮珍

大米 说...

美丽的波波妹,你说骂我,你还真的骂我啊?
呜呜呜~~~~~

波波 说...

珮珍,

沒有事的啦,只是這種事情,是沒有辦法習慣的。
多謝你的情報,我已經出完門回來了,有料爆,現在趕生趕死當中。

大米,

咦,你不是說儘管放馬罵過來的咩?

-JoE.CoM- 说...

你真是非常可怜。

我看你要换去Digi。

你看他的广告,当遇到那个Yellowman的时候,那个算命师就说:"哇,好旺阿,好紧要旺阿!!!"

lolx ..


-JoE.CoM-

波波 说...

這……Joe呀你真的是極之搞笑咧

-JoE.CoM- 说...

这是幽默。

做人要幽默嘛,生活就有乐趣。


-JoE.CoM-

波波 说...

我的媽喲,阿Joe你的幽默還真的是很冷咧

波波 说...

是了Joe我忘了問你,你的好康頭到底好到那裡去了呀?

-JoE.CoM- 说...

aiya ..

你过来我的chatbox 谈天容易一点.


-JoE.CoM-

草禾刀 说...

波波,您好,草禾刀又浮出水面了。
还好,波波还是那么幽默,哈哈!
草禾刀曾经历三年多前,母亲因车祸忽然间往生,那感觉真的没法形容的。
不过,草禾刀刚在博友那里留以下浅见,愿与您共勉:-
如追求个人所要求的十全十美,那可是苦的根源。学习真正接受生命里的瑕疵,才能找到自己的价值、立足点;更重要的能活得更自在!
P/S,对于您怎么看“衰”应该也用得上吧?请指教。

波波 说...

草禾刀,我是一個很沒有文化和水準的人,衰呀,在我的想法之中就是頭頭碰著黑囉,諸事不利囉,處處撞牆囉

草禾刀 说...

草禾刀也并非有文化、有水准,只爱乱吹水。。。
不过,草禾刀最想要的是活的更自在。
愿波波欢喜自在。

波波 说...

多謝草禾刀,網絡上有水準的大有人在,我只是一個粗胚,有事沒事亂干一輪就是了,是現實生活中缺少文化的真實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