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7日星期日

好彩沒有去

阿宏拜二晚上傳sms給我的時候,問我要不要去順便“圍剿”王副部長一下。(順便澄清一下,這個是總會長的用詞,我只是拾人牙慧而己)

sms還特別注明,包吃包喝。(媽的講到好像部落客都貪吃貪喝一樣,看了就不X爽)

可是他有點懶,毫不修飾地直接把聯絡人的全文forward過來,給我發覺到原來是前會長的前任秘書做的聯絡。本來就不想去了,發覺了後更加不想去。我賭氣的跟阿宏說這大概是小型的馬華大會,王副部長會講的話不必問神也可以想像得到。

以前做代罪羔羊被請去問coffee, tea or me的驚弓還在,我這隻小鳥就不必去獻醜找難受了。

況且,人太多,一來不好“剿”,二來就算“剿”了人家下不了台,將來會不會秋後算賬還是很難說的,我還不想被人家用刑事程序法典來控告,實在沒有必要舟車勞累的去看一個聽說有史以來長得最美的女副部長。(比之鄧育桓還有周大姐而己啦~)

阿宏還說,那我叫新人去開開眼界啦,我還刻薄他:“我可憐你的新人被你老點。”他只是哈哈的笑。

今天陸陸續續在網上看到部落客的感想,呵呵呵,掩著嘴偷笑,真的,好彩沒有去到。

認同凌國文寫的他有什么资格谈“公平”?”

武吉公滿已經有人死了,是不是要全村人的命都賠上了才要來認真的看待事情,霹靂州的司法事件還沒有一個圓滿的解決方案,去年張慶信領的大軍逃往台灣的農業報告還有旅費開銷單據在那裡,花了多少錢花了誰的錢,阿基仔170萬的迪斯尼之旅還沒有得到應得的懲罰,那個撕鈔票的女人為什麼還沒有被提控,甲洞那條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倒下來的大橋為什麼到最後還是要人民來埋單,highway又為何寧可年年賠款也不願意一次過買斷?

真的要講的話,1001條都應該list得到。

要求公平的是人民,不是政府。這個好像本末倒置了。

我最怕的也是這樣。知錯才能改錯。不認錯他還改什麼呢?你說得再多,他都說他都沒有錯!

凌國文有種,敢敢嗆聲。好彩我沒有去到,不然不能擔保會不會打翻桌子。哈哈,真的是好彩,省到了寶貴的時間,爽~!

4 条评论:

-JoE.CoM- 说...

若是让我父母知道我去部落客大会,他们一定会反对。也许是我的年龄还有我的父母担心我的安全。怕怕内政部的人等下请我们全部去喝 Old town Kopi-O.

去这样的马华部落格会议相信从那边可以看到马华党员的盲点。这些呢,[路見要鳴]已经写了下来。


-JoE.CoM-

波波 说...

去參加馬華的部落格大會是不會中捉的,你父母擔心你會不會穿黑衣還好過啦~!

我也不會贊成你們去參加,不是每個馬華人都有良知,你看上次那個陳志忠對事情的處理手法就知道。有機會我還要問問副教育部長怎樣會資助這種辯論題目。

路見要鳴願意寫下來,那是因為他有良知,也是因為他愛之深,責之切,但畢竟不是所有的馬華人都跟他一樣。對於這樣的大會,感覺失之交臂的人還是很多的,我不知道他們的目的,因為在這樣的大會,你可以交流的其實不多,根據出席的“探子”回報,王賽芝雖然說要公平對待政府是部長的意思,但是她對老大的唯唯諾諾當傳聲筒,也引起部份人士的不滿。

人家會說,巫統說什麼你就傳什麼,一點主見也沒有嗎?然後鎗火當然會對準馬華來射。是不公平的了,可是在過去的52年,政府實在也沒有對人民有幾何公平,算是風水輪流轉吧

大米 说...

我也是被叫去,不过我没去。原来你也是。

波波 说...

我是被“叫”去,不是被“邀”去,應該是有分別的吧!

喂大家不年輕人,你也得好好照顧自己呀,我也病了好久的說,一開工要說多多話那個喉嚨像火燒一樣痛苦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