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1日星期二

FRU跟我的第一次

很懊恼。

不知道是不是天玩我,每次有大条代志的时候都偏偏遇上我的赶工高峰期,这边不吐不快,那边是如果稿件吐得不够快就会给人在电话中狂吐。很闲,不过这么精彩的事情如果不记录下来我会给白头吐口水吐到我的头臭掉。

没有办法啦,唯有随便先撩两笔,迟点放大假的时候才撩多几笔。

照片版權屬於malaysiakini,我這樣“借用”不知道算不算犯法

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人在现场。

电视和youtube就看得多了,不过身历其境还是第一次。不知道是好彩还是不好彩,多年来采访过无数大小事,参加过几次点蜡烛就是没有遇过这样的大场面;被FRU用棍子还有他们说是催泪弹的鎗指住在"旁边"赶。

哈哈,讲"旁边",是因为FRU好像眼中没有我,虽然我个子不高,可是穿着橙色的RPK t-shirt手上还拿着一支用A&W纸杯当灯罩的蜡烛在MPPJ的公园应该也算很醒目吧?不过他们排成一排,挥着棍子和鎗冲进来的时候偏偏就是对我视如不见。

所以当时的场面是我呆在现场,他们在我的旁边呼啸而过,越过我去追赶某些人。看起来就像是他们有特定的目标。一些便衣还喊到雷公那么大声──suruh bersurai tak mau bersurai!!! Tangkap SEMUA!!!!

我不是被突如奇来的围捕吓死,我是被他们的雷公声吓呆,一时之间不知道作何反应。(当然也傻到不会用手机来拍!真的是暗搥!!不过回想一下,如果来及得拍照说不定被捕的名单上就是25人了,加多一个我,哈哈哈哈~~~~~~~)

未几,亲眼看到一个印度大兄被一个马来便衣从公园的花丛中拖出来,他的双臂被便衣用手紧紧捆住,满脸的不服气,两只眼睛气到好像会喷出火来,他的华人朋友(其实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朋友……)本来应该是逃脱了的,看到他被捕,又突然转回头来反过去抱着便衣,阻止他继续动粗,嘴巴一直叫dengan cara BAIK dengan cara BAIK!!!!

结果,变成一个华人抱着一个抱着印度人的马来人。

这样讲,好像有点滑稽,可是看着当时雷公乱劈鸡飞狗走的场面,我一点也笑不出来。相反的,我有一点想哭。特别是在1025看到台湾60万人走上街头呛马英九衣着打扮对政府尽其讽刺之能事而大堆警员只是笑咪咪的维持交通与治安之后我更加想哭。

在台湾,人民可以大摇大摆的穿得怪模怪样来呛政府,发挥了可以容纳不同声音的民主精神。


我认为那个华人体现了真正的马来西亚人精神。

警察为什么要捉人?因为这些人(包括我在内)破坏了治安吧,可是像这样笑骑骑扮鬼扮马的人会破坏什么治安?


印度大兄戴魔鬼灯头套,参加和平集会。把他的眼睛蒙上,因为虽然他同意我们拍照可是我不想给他不必要的麻烦

唱国歌危害了什么治安?放黄色的许愿气球会害到谁?听潘俭伟说没有BERSIH就不会有他又妨碍到什么了?你認為穿上白袍的神父會做什麼亂?是谁七点就到处封路对广大市民造成不便?是谁让A&W因为当天大家不得其门而入变得门可罗雀的?是谁让一场和平的倒数活动变成暴力闹剧收场?

我没有被捉。在慢慢的走1公里的路回去拿车时,一辆警车从后面开车灯照着我的背后,用那种有点哎哟捉到大鱼了的速度飞快的驶近我,然后停在我身边,较下车窗来看我的脸,再用有点失望的脸呃了一声,再踏油飞车走掉。

很明显,我还不是他们的目标。不过接下来是不是,那就天知地知他们自己知了。

同样没有被捉的,是一位雪州议员。我以为我走得够快了,不过没想到他走得比我还要快。后头,一个年轻人气极败坏但仍不失礼貌的喊:"尊贵的人民代议士,XXX州议员,请你去帮忙交涉,他们被捉了,请给他们一点支持。"

走在前面的议员走得更快。年轻人喊得更凌厉了:"XXX州议员我们人民现在需要你!请你回来跟警方交涉!"议员头都没有回。我忍不住气:"他为什么丢下人们走掉?"旁边一个穿白衣的半光头佬打围场,没有啦他只是要去厕所啦──(聽路人甲乙丙和丁說是他的助理,至於是不是真的我就不知道了)

厕所?旁边就有一座餐厅,除非他要当街尿尿不然为什么舍近取远?我一口气上来,喊了句:"借尿循吗?"这时,尊贵又曾经自稱不可或缺的州议员才转回头去向那个年轻人答话。后来,他到了警局也莫名其妙的被扣到天亮成了英雄,那是后话也是他的造化了。

这件事让我想了很多。

奥巴马讲的,人人都要改变,可是人人都坐着那边等改变。


我已经厌倦大家托我问蔡添强到底马来西亚几时才要变天。你呢,你为变天做了多少改变?还是你希望别人为你要求的改变而流泪和流血,然后你最了不起的是在网上放个留言给RPK说他是人民的真英雄?!

不能靠别人,即使是人民代议士来为我们争取改变。FRU敢敢这样肆无忌惮,以治安为名来破坏和平集会,是因为我们的人数不够多。如果我们的人数够多,不必像台湾,只要像去年11月的BERSIH,或者是927的废除内安法令点蜡烛和平请愿的几千人,那就够了。





927 晚上也有FRU,而且人数比1109更多,但却没有暴力驱逐行动。证明人数的确很关键。


两次人数逾千的集会都证明了如果人民坚持而且人数够多,FRU就不敢乱来。

所以,下个礼拜我们还要来。

而且,要感召更多的人来。如果不来,改变也许就永远不会来了。


写在11月9号晚上跟FRU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之后

3 条评论:

懒人 说...

那個yb是誰?

BOBO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BOBO 说...

抱歉抱歉,寫錯字所以刪掉了。

阿懶,這個好像懶一樣的YB在這起事件後鬧了多多事喲。本來不想寫的,不過後來因為這篇東西和白頭的comment在malaysia-today被人家罵,所以我們決定把他的逃跑路線畫出來。

弄好了會post上來。最近比較xian,因為我媽被醫生吸血,我滾到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