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0日星期五

舉花送別




前輩歐芙伶為葉雯執筆寫了這麼一段:

一辈子为流浪狗付出的毛毛园创办人Sabrina 叶雯今早和大家最后的告别,留下150只狗狗,100只猫,两只乌龟和一只小白兔。其实她留下的更多是爱,关怀和慈悲。富贵山庄的陈董细心的安排最尾端最靠近电梯的房间,让狗主可以带着狗狗来给叶雯致敬。

让人感觉,这人间有情。安静的狗狗,靠着主人。让主人为他们献上最后的致敬。感谢叶雯,她让世界温暖了。她对流浪狗生命的尊重,让大家学习。温暖是一种语言。在她的灵前。认识与不认识的。大家都安静的出席和致敬。最棒的义工----叶雯,感谢有您。


Rover回家滿一歲時攝。

咱家Rover,是毛毛園的小孩。

2009年4月初,從街上帶回家的大寶病亡,我們在4月中辦領養。葉雯在一大群咿咿鳴鳴的小狗堆中把他抱出來,說,這小傢伙應該要有活下去的機會。我喚他Rover,你們可以改名。

不,白頭說,就叫Rover好了。一週後,打過預防針的Rover跟我們回家。

之後,葉雯說,他的另外五個姐妹們都沒有挨到離開毛毛園,先後殤沒。“This is the only lucky one”。所以,她也稱呼Rover為The Only Lucky One。

2012年年初,大家都察覺她明顯消瘦、憔悴。每月去店裡接收熱心人捐贈的狗糧時,連一包狗餅也抬不起。為此,有些店,包括甲洞年豐,還親自每月特別把狗糧送到毛毛園,希望可以減輕她的體力負擔。但是,沒有人,根據毛毛園發言人,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生重病了。

7月16日,她因感覺不適,喚義工送她求醫。義工見到她時,她已氣若遊絲,但仍然牽掛著還在拖欠未還的水電單,據說,出門就醫前,還回過身去抓水電單,想要一併處理。甚至,還記得喚人得要把這園子給照顧好。

送到醫院,醫生做了個測試,證明她白血球過高,是血癌。還來不及急救,她就陷入暈迷了。

17號中午2時50分,醫生證實她不會再醒來。



同一天晚上,到家,我跟Rover說,葉雯沒了。
他一如往常的大搖尾巴,笑。轉身,用屁股對住我,再回過頭來,笑。我說是真的,我很認真。他低頭了。那一夜,以及之後的那一天,不吃也不喝。



本來以為沒有機會,但原來可以通融。毛孩子也可以在靈前表達他們的情緒。葉雯會高興見到Rover的,一如當年那一次見面她笑不攏口,不停的告訴人Rover是毛毛園的成功例子,我們想。於是帶了他一起去。

是要感謝安排的。富貴的工作人員,都知道了毛孩子也可以通行無阻。不但沒有多問,還陪著我們用專用電梯直上靈堂。


在靈前,他表現扭捏、不安與悲傷。


悲傷的毛毛園小孩,把他的頭靠在巴比的腿上。
再會了葉雯,再會。
說時,人與小孩,淚眼皆婆娑。


兩耳與尾巴下垂,偷偷望。




來不及合照,只得這樣,與你的原主再合照。


還是很傷心。是呀,人也一樣的傷感。

 還在望。

 還在回頭望靈堂。



咱家悲傷的狗兒,不停的要人呵。



咱家的Rover不是名狗,只是土犬。
但是,相信我,土犬也有喜怒哀樂。
在葉雯的告別式上,低頭垂尾的Rover,用他的肢體語言,表露了他的不安與悲切。



 

 


受虐的狗兒咪咪芝達也來了。
她的鼻子,被人斬了去。
同去的老板娘Mei Fong問是誰干的?答案,是人。是人干的。








葉雯會喜歡這樣的送行的。我想。










鞠躬,說謝謝,還有再見,巴比說。
Rover微微躬著身,把頭低下來。

人人都說一路好走。我們也是,盼她下一輩子,別再才出生一個月,就當孤兒了。可是,举花送故人的刹那,還是,落泪了。


(今早十時,葉雯火化了)



攝於富貴山莊紀念館
葉雯大去了



15 条评论:

匿名 说...

一路走好。。。sad


biyun

Unknown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Unknown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Unknown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匿名 说...

原来你昨天也在~米兔...擦肩了
看到白头抱狗狗的那幕,几许哀伤


小肥

波波 说...

註:由於葉雯去得急,毛毛園的戶口據說是被凍結了,因此所有帛金將充做毛毛園的糧食基金。毛毛園代表Myza Nordin在面子書上發言說,為免有人乘機殮財,目前不收現金,但歡迎捐獻狗糧與貓糧。不方便長途跋涉到毛毛園的人士,可將食糧送到Jalan Ampang SPCA代為轉交,註明是捐給毛毛園(Furry Friends Farm FFF)即可。

可電Myza Nordin 016-3717692訊問更多。

波波 说...

biyun,
是,我們都很悲傷。
非常希望她走了,但是遺愛人間的熱心不滅;希望毛毛園可以繼續支撐下去。

小肥,
對不起,我都沒有去看人咧,所以還真的沒有“見”到你

雅征 说...

阿弥陀佛!

Jin Jing 说...

叶雯像路过人间的天使。

波波 说...

雅征,
是,阿弥陀佛,今早讀到她附身聲聲不捨的新聞,除了悲慟,還是阿弥陀佛。

阿靚,
可惜卻沒能留得久,才49。
餘下的小動物,現下還不知道該怎麼辦。讓你們家也來寫寫這個事讓更多人一齊出錢出力你說好不好?

匿名 说...

感動,謝謝分享。請問可以借這一篇來分享嗎?

匿名 说...

感動,謝謝分享。請問可以借這一篇來分享嗎?

錦雯

波波 说...

锦雯,

请用。希望可以唤起更多人注意流浪动物课题,让叶雯的大爱,延续下去。谢谢。

薰衣草夫人 说...

想哭....
请问两只小龟有人收养吗?我女儿愿意接手.

波波 说...

夫人,謝謝。我不是工作人員,只是被告知目前毛毛園在忙於分開已經打過預防針/有病/健康的動物們。現在沒有人可以做主辦領養。我記得你的善心了,會在適當的時候(等新的管理會出爐)提出這個問題。
謝謝。

另外,想要提供幫忙的朋友們,以下是毛毛園在今天發出的通知。請慷慨解囊。謝謝大家。

For those who wish to make their contribution to FFF in CASH, we would appreciate it greatly if you would approach the two veterinary clinics below and help us settle some of our bills (any amount applicable, please insist on receipt):

1. Klinik Haiwan & Surgery Wawasan, Taman Wawasan Puchong. T:03-58820755

2. Pet First Veterinary Centre, Taman Usahawan, Kepong. T:0362595499

You may donate whatever amount you wish and the vet will issue you the receipt.

The above 2 clinics have been very kind to Furry Friends Farm and allowed us to prolong the settlement of our bills.

Once again, thank you from the bottom of our heart!

More info: Myza Nordin @ 0163717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