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0日星期二

血染首相署,為什麼?




光華日報的新聞是這樣寫的>>>>


一对失常男女今午持武士刀硬闯首相署,驻守辅警和巡警屡劝不果,还遭对方袭击,惟他们最终遭警员开枪击中,酿成男女死伤。这起罕见事件是于周一中午2时30分,在布城首相署发生。

事发当时,上述男女不知何故趋近首相署,向驻守辅警要求进入首相办公室,惟他们不得其门而入后,神色大变,竟亮出武士刀要挟辅警。吉隆坡警方刑事调查主任拿督邱震华高级助理总监说,2名男女较后进入该区B楼处,大发狂性,砸毁两辆停泊在该处的轿车玻璃镜。

他说,巡警较后闻讯到场,加以劝阻,岂料对方不听,还企图袭击警员。据了解,警员一共连开3枪,分别射向男子腹部和手部以及女子的左腿,制服二人。邱震华说,两名嫌犯较后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惟有关男子在45分钟后辞世。他说,嫌犯动机有待调查,不管怎样,调查工作仍在进行。



問題:

一)失常的人還會先向輔警要求進去首相辦公室這麼禮貌?

二)人民的首相辦公室為什麼人民還不得其門而入憑什麼阻攔人呀又說以民為先?

三)為什麼這對男女被拒入門後會大发狂性,砸毁两辆停泊在该处的轿车玻璃镜,為什麼被拒於門外會氣成這樣?

四)男人被傷了血流如注女人還會搀扶他,失常到這麼匀淳的?

五)失常的人殺人都無罪啦做麼打手打腳還不夠要開鎗射人家的腹部?

六)大概是最關鍵的一點,他們去首相辦公室,還是帶著武士刀去首相辦公室,要做什麼?

總有個原因吧?

到底是為什麼?

16 条评论:

啤酒花™_J 说...

昨夜读到这一侧新闻时,也是觉得匪疑所思。很多疑问、很多为何???

Fair仔 说...

如果真的拿着武士刀,这样就有行暴意图。 就算多有道理,也讲不过去。 我奇怪的是, 他受伤后坐着好端端不像很严重,可是却在医院死去。。。

波波 说...

是呀,阿花,我也不明白。

嗯,fair仔,所以問題是,作麼拿著有行暴意图的武士刀“殺過去”?要見首相的目的是什麼?
腹部中鎗,自然有可能死亡。

波波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波波 说...

從男子的照片看,應該是左手和腿部都有傷,倒是沒見到腹部有中鎗。別告訴我腹部那鎗是後來才打的呀!!

moot 说...

武士刀????? 那么长的刀, 需要"亮" 出来吗?而且这玩意,在番薯国未免太"常见“了吧。

Jack 说...

前一秒正常,下一秒很难讲。
人家龙中龙的大门,阿猪阿狗都可以进的咩?
拿着武士刀在游街?奇景!
这个警察的枪术有问题。男子体格庞大,难道瞄不准?我不是警察,都知道射双脚就可以阻止他前进了。
可能监狱爆满。太平间尚有位。

波波 说...

moot,新聞這樣寫>>>

一对失常男女今午持武士刀硬闯首相署,驻守辅警和巡警屡劝不果,还遭对方袭击,惟他们最终遭警员开枪击中,酿成男女死伤。

“武士刀”是很少見對吧?我是說,嗯,那次bersih 2.0也只是找到幾把“巴冷刀”而已,這把武士刀,到底要拿去首相署做麼?光明寫說,他去,要“求見”首相的,這個,呃,給我想太多了。。。。

波波 说...

Jack你的太平間尚有位讀到我流冷汗,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在腦袋正前方中彈而死的少年阿米奴。
每年,有多少人莫名其妙的死於扣留所呀?
嗯,想太多了想太多了。

(不過,那個女人好像很有危險哦hor)

波波 说...

嗯,警方說這對男女是邪教份子。
邪教份子拿武士刀殺進首相署是要砍誰???
誰比邪教更邪呀?
嗯,陷入狂熱的暇想中。。。。

啤酒花™_J 说...

我好像有被害妄想鸟咯(delusion of persecution)。总是觉得无法在这里安居乐业,有被害的感觉

波波 说...

在被害前,老老实实,你有没有被那个邪教杀X人遐想到很爽?!

啤酒花™_J 说...

邪教杀X人给大家太大的空间遐想呀。。。

波波 说...

確實如此。想到竟然還有人也讓邪教tak boleh tahan我就很情不自禁的在遐想中高潮

阿炳 说...

蒙古派來的,潛伏在我國的多年的特工agent終於現身發威了。

波波 说...

阿炳,蒙古真是的,應該潛進去了才發難,就是搶到肉死馬珍藏的古董花瓶給她砸兩個也爽,要是搶到大礸戒就發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