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0日星期一

猛鬼趙明福之回家(一)



媽媽不甘願,媽媽怎樣都不甘願



說故事的人:赵明福之父赵亮辉(的士司机)
赵母张秀花(车衣女工/主妇)

(此文刊於2011年農曆七月的号外週報)

农历七月,鬼门关大开,猛鬼纷纷出笼;莫名死在雪州反贪会总部的赵明福也回家了。

虽然死了两年,但是赵明福含冤不灭,魂魄不散;或光天化日,或夜深无人时,他,回家了。每次回家,他总要留下不可思议的痕迹让至亲知道,他,回来过。

一般以为,人死如灯灭。从头七开始,七七四十九天以后,便人鬼殊途;楚河汉界,再有不舍,当中始终隔著一道黄泉地府。可是世事总有例外的时候,有些人就是死了,却死不瞑目,死也要回来。

不要说这个世界上没有鬼,因为有些事情,不是你看不到,摸不到,就是没有。 就像风,你总是知道这阵吹来风,是暖还是阴。 在接受《号外》的独家专访时,赵家两老,即赵父赵亮辉与赵母张秀花异口同声:“明福回来了!”



过去的七百多个日子,因为丧子而悲痛欲绝的赵妈妈虽然没有梦过爱子,但却发现死者回过家。实际上,从他大去的49天开始,赵家一直有科学无法解释的怪事在发生。

“赵明福还在,因为他死到不甘愿!”赵妈妈一字一泪的咬牙切齿:“因为他阴魂不散,他回过家来看我们!” 哽咽,她说,随时随刻,她都感觉到赵明福就在家人的身边,连流不去。

她说,刚为明福作完七七,赵明福就回来了。

首先发生怪事的,是他生前的车子。明福死了之后,他生前的座驾即浅绿色的Avanza就被送回马六甲老家,停在屋前的铁门处。赵妈妈天天见著,都触景情伤。不管是白天或晚上,只要一想起儿子,赵妈妈就不住老泪纵横,喃喃的祷告。

“我常常跟他讲,你要找出凶手来不然妈妈不会甘愿的,妈妈要知道你是怎样死的!”

哽著嗓子,她用力地从喉头吐出字字都含恨的问号:“你这样子就被丢下去死在那边,我就是不能接受不甘愿哪,你跟我讲到底是谁害死你?人为什么这样子去了就不回来?他明明跟我讲要回来的,他跟我讲星期五做完工一定回来的嘛!为什么不回来?!

终于有一天,光天化日之下,早上十一点,当她又忍不住决堤,泪流满脸的时候,停在门外的车子,突然,alarm无缘无故的哀鸣起来。车子的前灯,亦不住快速的闪烁;像一个情绪不安人在暴怒,空气中弥漫著绷紧与愤怒的能量。

“我以为是有人动到车子,就跑出去看下,但是出到去时alarm就自己停了,四处也没有人。这样我不是就又回屋里去要煮午餐,可是一进屋子,车子alarm又一直响一直响一直响,响到我又跑出来———”

突然,彷彿像是有所感应,她脱口而问:“明福,是不是你要驾车出去?”

刹时,alarm就莫名其妙的停了,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

一阵凉风吹过,像是在轻抚她没有干过的脸。空气即时恢复了和平宁静。好像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是第一次,她感觉到明福回家了。热泪即时盈眶;一个活生生的儿子,转了官门一趟,即变成了一具不能再开口说话的死尸。

两母子的沟通,竟然变成如此的曲折周转;要靠猜测与感觉,摸不著看不见还听不到。


莫忘明福,莫忘明福
因為我們都不知道,誰是下一個趙明福

“我一直跟他讲,是不是你回来?你回来就现身给妈妈看,妈妈――很想看你――”

语音哽咽低沉,彷彿再也说不下去时,却又突然石破天惊的激慨:“告诉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谁害你的?!现身啦现身给我看!告诉我谁把你害死的,要不妈妈也不甘愿!” 两年了,搥著胸,她还在喊:“妈妈怎样都不甘愿!

讲了之后,通常都有感应。

例如,车子alarm总是会自己作响。无独有偶的是,总是在家人谈起了他,就莫名其妙的震天价响。像是不甘寂寞,也像是在提醒大家,莫忘明福,莫忘明福。

而在7月16号赵明福死忌前后的一个礼拜,往往,响得最凶。

每一次响,赵妈妈都会流著泪问:“明福,是不是你回家来了?给妈妈一点凭据好吗?”

终于,有一次,当车子alarm又响时,当她走近车子想要检查到底那里出错时,卡的一声——— 卡的一声―――车内的锁车lock,自已,跳上来。

“我以为车上有人,去看,没有人哪,鬼影都没有——”“我又想,是不是有人在玩车子的alarm锁匙,就赶快回头去看放锁匙的地方。”锁匙,好好的吊在墙上呢,那里有什么人在按?

“你说,是不是明福他回来过?我知道他回过来,所以我跟他讲,叫他自己去找凶手!”

所谓的跟他讲,其实不过是对空气发洩,可是母子连心,她强烈感觉到有一股气场在屋中流窜。她感觉到,赵明福把每一句都听进去了,在伺机找一个看得到他的人,诉说冤情。


胡逸山博士,曾經代表過首相納吉造訪趙家,承諾會查出真相
從驗屍庭,走到皇家調查委員會。
我們要問,納吉,說好的真相呢?




(待續)


我們需要更多的阿忠哥,陪我們走這一段。
至少,走一段。好嗎?



二月二號。早上九點。布城上訴庭。
這是趙家力求上訴庭針對明福一案做出司法檢討的最後機會。
我們需要更多更多更多的聲音,讓政府知道,我們還沒有忘記,請你下手千萬要輕一點。
你,會來嗎?




6 条评论:

oic 说...

Thinking of change the ticket to KL fr 2nd to 1st

赵明福纪念馆 说...

PANDUAN KE PUTRAJAYA
Dari KLIA
Ambil lebuhraya North-South Central Link (ELITE) menuju ke Plaza Tol Putrajaya.
Belok ke kiri di Universiti Cyberjaya / Multimedia, kemudian masuk ke Lebuh Raya Puchong-Damansara. Belok ke kanan untuk memasuki Lebuh Raya Puchong-Kajang. Anda sudah sampai Putrajaya melalui selekoh ke kiri sebelum Palm Green IOI dan kemudian buat pusingan U di IOI Palm Garden Resort.

Dari Bandaraya KL
Ambil selekoh kanan selepas Plaza Tol Kajang di Leboh Raya KL-Seremban. Maju terus ke hadapan selepas Uniten (Universiti Tenaga) di Bangi. Ambil selekoh kiri sebelum dan sekali lagi selekoh kiri selepas IOI Palm Garden.

Dari Lebuh Raya Damansara Puchong
Menerusi LDP (Lebuh Raya Damansara/Puchong) anda akan dibawa terus ke Putrajaya apabila anda mengambil selekoh kiri sebaik sahaja memasuki Cyberjaya / Pulau Meranti

Map to Palace of Justice: http://g.co/maps/gzkg8

匿名 说...

波波:

不管你喜欢与否,请让我说些话。也许赵家的执著,更让明福不得安息。明福固然怨气深重,生人的不罢休,也许让明福的冤魂更为痛苦无助!

假设你们的出发点是让明福的冤魂得以安息,也许放下更能让明福冤魂开始豁达,安然离去,来世再得人身。

我阅读《西藏生死书》,由衷愿意跟你分享。

阿弥陀佛


2750廿三号

anakmalaysia 说...

hallo, put it this way, if TBH is your brother, your son will you let it go ? ask your self, "CHIU KONG LAN PA SONG" is so easy .

波波 说...

oic, please.

2750, 不管我喜欢与否,我從來也沒有否決你說話的權利。
你在我這邊屢次被公干,不明白的是,到了今天,你看到的依然是“小我”,你把事情當作是趙家的事。而我見到的,是趙家人不甘願背後的監守自盜、濫權和執法不公。這是全馬來西亞人的事。
趙明福可以安息,可是馬來西亞人卻不應該就此罷手,一直到有人罪有應得,一直到司法大昭真相大白為止。
你跟我們最大的分別,在此。

波波 说...

大馬之子,兩年半了,我已經差不多要習慣了。
人呢,不管怎樣做,總是有不贊同的聲音。算了。套句那個馬華顏柄壽說的話,要做人做的事。當然,至於講到是不是做得到,那個,又是另外的一個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