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9日星期六

中国报,我们确是为和平而来

中國報是這樣質問我們的。




實情是,已经坐下来,举手,要求和平了。





催泪弹依然一颗一颗对准渴望和平的人民射下来。





当一名马来年轻男子脚步蹒跚泪流满面的跪在地上时,我也落泪了。

我没问,就把黑人牙膏涂在他的眼下。他茫然的抬头,望着我,两秒后,用手紧握我。我們就著力,把彼此從地上拖了起來。

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需要说。

我们都明白了。




(摊出手来,跟我要牙膏涂红肿眼睛的手儿,有黑有​白也有黄。)

(在大雨中,我已经分不清流进口中的,是感动的泪,还是​連天也怜悯的雨。)






後記:

一名参与净选盟2.0集会的集会者巴哈鲁丁阿末,相信是因为吸入​过多警方释放的催泪弹烟雾,而在今日约傍晚六时不辛逝世。


XXXXXXX


在本地作家許慧珊的臉書牆上,有這麼的一段。

我的前编辑大人蔡興隆说:

从直升机发射催泪弹,人民没有因此而暴动;镇暴队冲进医院抓人,​人民也没有暴动;即使催泪弹是直直射向人群而不是天空,人民还是​没有冲动的反击,我很荣幸我们是同一个国家的人民!倒是我们的首​相,在伦敦喝英式花茶吗?好喝吗?安乐吗?看到历史会怎么记上这​一笔了吗?在子孙面前抬得起头吗?


XXXXXXX


如果有暴動,試問數百軍警,敵得過情緒高漲的數萬人嗎?

報導跟說話一樣,都是要憑良心的。

中國報,你欠我們一個公平。



- Posted using BlogPress from my iPhone

26 条评论:

鄭惠心 说...

谢谢勇士凯旋归来~

紫色的蛇 说...

你们真勇敢!
从电视上看到新闻,听到首相说的话。无言……

匿名 说...

结合着许许多多勇者的力量缔造了历史改革!

谢谢 !

波波 说...

Hadi Awan被捕,回教黨說要集合百萬之眾跟政府對著干,我是同意的,我也會去跟他們吶喊的,因為我怕國陣,多過怕回教黨。

yoyo 说...

感动。。。
欢迎英雄平安归来!

波波 说...

我們做應該做的事,怎的就變成偶像了?我才不要做偶像,​偶像最短命了

薰衣草夫人 说...

坐在电脑前,其实许多人也心系现场,不能去未能去,有遗憾,有难过,也有愤怒!

波波 说...

呵一名黃衣人因為吸入過多的催淚彈而於傍晚六時不治了。
我拍的,原來是他的遺照。十分悲傷。怎樣的政府,才會為了保住它的政權,拒絕干淨的選舉,而置人命於不顧?

匿名 说...

万众一心已始于这第一步。很快的天亦将从人愿 - 那无坚不摧的众人意愿!又何况只是那么的几只鸡?

Novelle Leng :) 说...

勇士,欢迎安全回来!致敬!

草禾刀, blee 说...

https://www.facebook.com/C​hinaPressCP/posts/14445439​5631013 中国报FB短短的几小时突破1000读者轰炸。。。

流金岁月~丽莲 说...

我以为只新洲日报不公,现在连中国报也。。。
难怪邓议长说华文报水准低落。
催泪弹一颗一颗对准手无寸铁的人民,难道现场连一个记者都没有?

uncle lee 说...

中国报还回所有出席9-7日大游行的公众人士一个公道,中国报现场攝影记者在干嘛?
拿出基本的正义和良知来办报吧!
谁先在搞破坏? 游行的公众有拿武器攻击警方吗.
真想不到中国报可以淪落到這种地步.

一起行动,杯葛中国报.

Douglas 说...

波波 & co.全都没事吧?

你啃了几粒催泪弹啊?

呵呵。。。我在Central Market哪里挨了两粒。

TMD, FRU!!!

northborneo 说...

致敬。近年多场集会游行,哪一次不是被国阵和警察有系统的妖魔化?

如今还搞到向医院发射催泪弹。不肚烂就不是人。

另:涂牙肓在眼下有效吗?(真心问题,我真的不知)

小莊 说...

回到家就马不停蹄写博, 你也太牛了!

WL 说...

对,涂牙膏有效的吗?

我也不知道,学学新知识。

Susuteh 奶茶 说...

原来那么爱niau的波波也那么勇敢!致敬!

Jin Jing 说...

波波,你带了几条牙膏去?酱厉害的你。

波波 说...

惠心,我不是勇士,我其實在出發前幾天就已經怕到發抖。真正的勇士,是給人家拳打腳踼而不還手堅持要和平的人。

大王蛇(還是真的很想叫大蛇王),馬來同胞我不知道,可是如果問華人,十之八九都坦言說好怕好怕,真的好怕。可是勇氣和憤怒是會傳染的。當你看到這麼多的人突然從天而降,你就不怕了,你就憤怒了,你就張大喉嚨叫那台直升機去給人干譙了。至於新聞。。。。我們都人在現場了,所以我們不看新聞。

匿名,謝謝,可是說過了,不答匿名人。這是最後一次。

波波 说...

yoyo,英雄是很短命的。下次你們大家一起來,彼此延長下壽命怎樣?

夫人,你家有代表呀。一個家庭有個代表就很夠了,吉隆坡會淪陷。

novelle,真的,不是勇士,我們在做應該做的事。是個人最基本的黑白分明。

阿草,我很無言呀。就像malaysiakini摘錄了Kenny Lee的哀叹:“大家那么辛苦,手无寸铁的接受警棍/拳脚/水炮/催泪弹的轰炸,为的是什么?就两个字,公平。可是,他们的一个标题,直接毁了大家的努力!”
爭取到的基本權益,他們的子女也受惠的,為什麼不支持干淨的選舉?有人用《出版法令和准證》來跟我解釋,可是報紙不說真話,出版准證就永遠推不倒,報紙的頸上永遠一​樣架著一把刀。
這是惡性循環。它說真話,自有人民為它主​持公道。經歷了今天三大民族的合作,有誰還會認為民主是​個夢想嗎?即使是不得說真話,也不能,說這麼偏颇的假話呀

波波 说...

麗蓮,709之前,星洲被罵到怕了呀。不過今天林瑞源的那條社論,還真的有不知所謂到。對了,買星洲的人可以順便看看廖中萊,他已經嚇到語無倫次了。

uncle lee,我最恨主流的一件事是,那刀子還沒有砍下來,你就先自已脫褲自宮了。很多時候,內政部的准绳還沒有下來,老總們就先自我審查大刀闊斧一輪,等到命令下來了,再砍,就入肉了。這樣說,你大概明白我的意思嗎?

波波 说...

豆漿仔(握手)(落淚)你來了呀!!!!
我幾怕沒有人來呀,那就要到馬打寮去贖我了!而且還不知道會不會莫名其妙的跳樓自殺!!!
謝謝你來,真的,謝謝你來。我回頭一望,人潮竟是無窮無盡時,我們的手(手交叉著手闖關呀)握得更緊了,三個怕死的人(還有一個女的超不怕死,流著眼淚站定定去拍同善醫院被轟炸的證據)喊口號喊得興高采烈呀!

波波 说...

少榮兄﹠ WL:是的,有效。即刻舒緩。
有鹽份的牙膏(就是黑人牌啦)更快見效。出發前,臉書上大家都在流傳遇上水炮和催淚彈時的應對方法和必備的物品。
牙膏和鹽是必備的。牙膏點在眼下。鹽放在舌頭下。
被炸到最夠力時,是眼睛一黑呼吸困難兩腳放軟。一直向前倒。有鹽,你就有力氣站起來再逃。但是人在現場,其實是沒有perfect plan的,就像我們興緻勃勃的拿著相機出門,卻沒有怕到多少張 — 連把鹽放進口中的功夫都沒有了,逃命和組隊再闖關要緊,那來得及做其它的?

波波 说...

小莊才女,牛的不是我,是死都不肯接受干淨的政府呀

奶茶,這不是我的處女下海呀,之前去的都沒有這次的規模大,而且這會回到的風聲很緊,知道有人暴力鎮壓我們不會留餘力。當然,最重要的是,我都不露面不露痕跡跟人家說我們在那裡的,你知道啦,我長得太出眾了,怕人家對我一見難忘呀

靚靚,跟我肩並肩的小妹妹帶了一大一小兩支。我拿來刷牙的,隨身又帶著一支插褲袋。前面用的都是她的(嘻嘻),後來失散了就掏私伙

38 说...

回到家,我那(两)支含盐牙膏原封不动,等待下一次到来,继续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