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9日星期四

眾目睽睽之下的兇殺






有時候,你駕車在路上遇到一隻狗或一隻貓擋路,你還會自然而然的踏brake,免得撞死了他。

自昨天起便名聞國際的律師阿都拉薩跟他的司機,卻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用車把怒喊BUNUH的阿忠哥撞倒了兩次。一次讓他倒地,但他馬上站了起來,繼續高舉趙明福的黑白遺照喊BUNUH

這一次,車子更快的往前衝,阿忠哥雙腳被撞,猛地往後退了幾步,終於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他再度站起來,舉著遺照,怒吼 B-U-N-U-H───


XXXXXXXXXXXXXXXXXX

阿都拉薩與其司機的應對方法有很多,例如叫保安來拉人。

例如告訴阿忠哥在庭上無的放矢是職責所在。例如請其他人幫忙勸開阿忠哥。例如請阿忠哥不要糾纏他。例如為自己的埋沒良心說一聲對不起。

再憤怒,也不可開車撞人。

要不然,有些人早早就死了。買一顆子彈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貴。

眾目睽睽,尚且如此。

所以讓我不由自住的想,那一夜,在那電子門深鎖的14樓,在一個沒有人沒有電眼看見的地方,到底這些人干了什麼事出來?

當然,除此之外,想到的還有,當阿忠哥以肉身擋車時、倒地時、怒吼時,我們人在那裡?

如果,有人與他一起擋車,行兇的人,還敢繼續行兇嗎?

口口聲聲說自殺的人,還敢自編自導自演自圓其說嗎?

XXXXXXXXXXXXXXXXXX

電話中的阿忠哥笑嘻嘻的,說是屁股跟小腿有點痛。

尤其是屁股對上的尾龍骨處。51歲的老骨頭經不起多少次的折騰吧?“不要緊,可以做的我一定要做,在趙明福這件事上,每個人都很重要。所以你們不必做,我來做。”

背景聲音是慷慨激昂的政治演說。“沒有啦,我的朋友知道我平時吃不起好料嘛,所以載我來蒲種這邊吃馬華的盂蘭勝會──!”

我哈哈大笑。這倒好,反國陣的,卻去吃馬華的。

不知道馬華的看到他是要笑好,還是哭好。但是要記得,你趕他的話,是要上報紙的。今天的阿忠哥,已經不是一個被大家視為神經佬的無名氏了。

XXXXXXXXXXXXXXXXXX

今天的感觸是,被砍的不止伽瑪。

在馬來西亞,講事實報導真相即將成為一種罪。

這樣也好,我可以不欠債的棄筆求去了。

21 条评论: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阿忠哥ho liao!

林川 说...

最近要哀悼的东西还不少呀!

薰衣草夫人 说...

昨日与今日,我们看到了丑恶,明日我们将会看到什么?难道阳光总拨不开阴霾?

方人也 说...

不要再说弃笔去也,一个阴暗的马来西亚有太多不让你弃笔的理由。虽然有时看了觉得有点刺眼,但我就是欣赏你那种帮理不帮亲的直率写作个性。有时真的眼痛也要看啊(当你骂火箭的时候)

波波 说...

阿牛哥,一個人的好料,其實並不怎麼好
看了心很酸。幸好我在追問為什麼沒有人與阿忠哥同在的時候,有人解答了我的疑惑;有許多人圍在車子旁,喊叫著打打打—————
打那撞人的司機與阿都拉薩。

我還是那句話,有人看到尚且如此,不為外人見時,又待如何?想想,也叫人心寒。

波波 说...

阿彬,確實。但是相信我,有一個人比我們更加哀傷。
不知怎的,他一反常態的不訴苦不埋怨不罵人,我反而覺得悲傷的意味更濃,今天一整天,搞得我好想吐;怎樣曲扭的人性呀。現在可好了,多出來的時間,我可以時時跟他一起去看電影了

夫人,要看到陽光,我們需要很多志同道合的人
單單憑我們自已,沒有辦法讓陽光射到大地
今天,為了哀悼某人的被砍殺,與其說憤怒,不如說我心悲淒

思问者 说...

人证物证俱全,应该可以诉那个烂司机和没有拦阻司机撞人的烂律师了。

波波 说...

小方,我的平面平台沒有了
這次,感謝正義至上之士的安排,非棄筆不可了

但是,今天我發覺人潮排山倒海的來;雖然不比那些真正的名牌博客勁,但是像我這樣一個人輕言微的人物,能夠傳達想要傳達的訊息,能夠讓阿忠哥與趙明福的訊息自動發酵,通過種種方式在這個世界上流傳,我覺得已經可以功成身退了

謝謝你們全體大眾的流傳
我想,趙家人亦感謝你們

波波 说...

思問者,然而,持相反意見的人亦認為該死的是不自量力的阿忠哥呀

林川 说...

波波,你也要小心啊!

波波 说...

阿彬,謝謝。可是有些事,是小心不來的
我只能夠說我感謝所有給我機會的人,讓我不一定要吃這口飯。大家還是要振作起來。大家還是要做應該要做的事。大家還是得下定決心,把應該見閻羅王的人送下地獄去。

leejiajia 说...

车里的畜生该会怎样个死法,盼老天收他。

波波 说...

leejiajia,可是叫阿都拉薩的都好像很大命呀,有的有首相做,有的明明涉身在命案但還是可以莫名其妙的死裡逃生,現在拿人民的錢在外國進修博士咧

西瓜惹的禍 说...

呢位阿叔真係>>>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eddieliow 说...

再次见证了何谓人面兽心,这些衣冠禽兽简直连畜牲也不如。如果撞人的是民联的代表或是任何一位百姓,又或者被撞者是他们的“人”,肯定有人会被扣留和被控。

meihar 说...

波波,我苦等了很多天,才看到你写赵明福的新闻。自从认识你后,我不看报纸和点台新闻了,它们都没有你写的真实,都是在隐瞒事实,知道你走的很辛苦,失望,无奈。。,但我想让你知道将来无论你通过什麽管道来传达讯息,我都会追随你的,我永远是你的忠实支持者。

A secret man 说...

昨日与今日的失望,无奈和心寒,然而明日的阳光会射到大地!

波波 "我的平面平台沒有!" ???

Douglas 说...

波波你怎么了?沒事吧? 还好吧?无论如何,我挺你。

就让这班渣渣们帮助加速改朝换代的脚步~~~

波波 说...

西瓜,呢位阿叔不止一次被当成神经佬,但是在我看来,他比在庭上语无伦次,状如鬼上身的阿都拉杀还要正常。

Eddie哥,所以,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纠正司法不公。

波波 说...

Meihar, 谢谢你,我没有想过会有像你这般热心的人在支持。对我而言,我只是在说人说的话,在作人该作的事。请不要当我的支持者或读者,那是单向的沟通。
请你们当我的网友,给我意见与指引。

秘密的人,是的,号外萧主编被砍杀了。
我不知道是政治清算还是内部谋杀。但是我知道,失去了萧主编的极力担待与争取,更多有关赵明福以及政局的真实面,会失去它的平面报道平台。

豆浆仔,我没事。
只是新闻报道的自由空间一再萎缩让我意兴阑珊。

思问者 说...

波波!继续写啊!
拿破仑最怕的不是军队,而是董狐之笔!
加油!

思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