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日星期日

食屎荷饭 - 肚懶版



我还以为听证会完了,罪證確鑿,所以下重手砍人。不料原来还有當事人刘天球和承包商还未表白。

Malaysiakini的新聞說,陳國偉指郑文福在听证会上,向党纪委会投诉刘天球,因此纪委会必须毫不偏袒地传召及调查后者。据陈国伟说,郑文福是声称本身受到刘天球的指示,才会发支持信给承包商,以让这些承包商获得工作(jobs)。

他表示,党同时会致函邀请15家承包商,以了解刘天球是否确曾指示郑文福,发支持信给这批承包商。
,不是已經;還沒有查問劉天球是否確有其實,更未向承包商求證,便即时下重手,快刀斩乱麻誅杀郑文福,不嫌事有跷蹊,欲蓋彌張吗?

先判了刑,再来提审,火箭紀律委員會當真是法力無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主席陳國偉更是活判官,鄧章欽在twitter上的一句“OMG! Real culprit is freed”(天啊!真凶逍遥法外)他就叻唔切的對號入座,認為事態嚴重,因为按照邓章钦的说法,郑文福并非真凶,而纪委会已经罚错人。

他表示,邓章钦的言论是在质疑纪委会表现不专业、不公平,并且检控无辜者。雖然記者明明說了
邓章钦只是说“真凶逍遥法外”,并没说郑文福无辜,活判官還是認為邓章钦的言论明显是说纪委会惩罚了一名无辜者。

干伊娘咧,未審先判,已是不專業兼夾不公平,捉住一句話就
認為人家冤賴你,那為什麼人家不可以認為你有可能冤賴了人?你可人不可,是為只許官兵放火,不許草民點燈。

真正不好玩弄民意,不要以为我们是笨蛋的人是陳國偉,還有火箭諸公。


有人說先行砍殺了鄭文福,穩定風雨飄搖的雪州政權,其餘諸事即可從長計議,媽的,如果雪州有變,砍一個小小鄭文福就不會變了嗎?會不會把民聯的內部問題放得太小,又把鄭文福放得太大了?!我不能接受冤賴清白的人,就像我不能接受趙明福冤死一般。

這段是從奶茶處抄來的,說的是>>>

由技术观点而言,这些支持信是以市议员名义签字,还是代签?如果代签,而刘天球却完全不知道,这有可能吗?如果是冒签,那是欺诈,完全无需内部纪律调查,警方可以抓人。

如果不是冒签,最后签名的应该还是刘天球,因为并没有『代签』这种事,你的支票我可以代签吗?不行对不对?道理就是酱。

这不止是技术上,更是在邏輯性上令人不解的地方。

法律精神是在進行公平公正的審判之前,被告是無罪的。

先把大家叫來三口六面的講清楚,有心改革就要透明化,有罪的當誅之,無罪的莫冤之,至少要先進行公平的審訊,不可一黨兩制,人家邊緣人一句話你就整條眼鏡蛇咬死不放,其他一上台就醜聞傳足兩年,而且連解釋選區撥款如何花光光都結結巴巴的人卻由你們阿頭一句輕描淡寫沒醬的事就file close,是醬子來辦事的嗎?

這完全不關是民聯或國陣的事,而是大原則沒有把持對。

姑不论还会不会有人人头落地,妈的,未審先判,还真的是一整个食屎荷饭,本末倒置!

我还是相信两线制假以时日是会成功的。不是因为民联好,而是国阵太烂。可是落在这批不停枪口对内也对外的家伙手中,两线制的成功会拖延。
问题是,国家还有多少资源可以被狼豺虎豹瓜分?多十年就是十年浩劫。

許多人不滿有人批評民聯,說是新政府新希望,我曾經一度也認為是,總得要給一個新的聯盟時間去表現。可是如今我決定修改我的想法;我要的是一個邊做邊改的政府,絕對不是虛以蛇委,希望走到布城之後才來慢慢改革的聯盟。

我要看到的,是以回歸民主,公正為主為大原則的政府,而不是有口說別人,沒口講自己的廢材。那些自稱是朋友的,不要再來跟我說什麼你罵民聯就表給你新聞的懶叫話;我是據實報導,有碗說碗,有碟說碟,不是你的宣傳旗子,不出你的糧,不必你來差遣我。

新聞不報不是我的損失,我不靠這個吃飯,要我當你的匹夫走卒不幸你還沒這種能耐。

我忍某些民聯阿大很久了,之前火箭一姐中ISA,我去聽全程黑臉的一姐講故事,干伊娘咧,不甘願講就不要接受訪問,接受得訪問請專業一點,就算是講300次你也得臉不改容,不要一朝得志就語無倫次,嘖過來嘖過去,靠爸還要靠母,媽的要靠的是忍耐你臭臉還得賠笑的令伯!

最叫我震驚的是才剛剛上台,她就一整個國陣的懶叫款:
“我还叫他们(馬打啦!)对我好一点,换了政府,我可能是内政部长,你们就是我的下属,谁对我好……我就给他升级!”

雖然語氣不失揶揄,可是這樣的想法和言行卻是叫我沉默良久不語。

政權是拿來給對你好的人升級?國陣的朋黨那麼多,大概都是你對我好我也對你好的結果。

民聯的問題不是國陣,而是鬼打鬼,因為自己的肉腐爛而生蟲。

像這種對我好就有著數的思惟,像這種未審先判的作做,是不是要等到国阵下台了,又轮到坐大的民联诸公变鬼?象安华的说法是等到了布城再来打算。到时,你们坐大了,还不是你们说了算。那个时候,我又来从新反政府吗?
我要一开始执政就有能力坚持他的政治立场与原则的人,而不是穷我一生都要干反政府的工作。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我們已經千瘡百孔,承受不起斗倒了國陣又得再斗民聯。

假若民聯还认为选民的支持是必然的,如此以往下去,不必大意也必失荆州。

講完了,罵我罵民聯的人如果還不認為民聯已經需要人民的嚴厲提醒,那麼你要記得,民聯若果只退不進,你是幫兇。



xxxxxx

應該很多人不知道,我的部落格變黑,是因為這個堅持穿黑衣的人。

今天,大概四個小時前,這個人針對食屎荷飯這件事講了這些話,得空的話,請大家去看一看。我不期望大家明白我肚懶的心情,但是我希望大家保持肚懶的情緒;不僅是對國陣,對民聯亦然。

這個是我們最後剩下的武器,要珍惜。

黃進發:第一次对行动党大失望



- Posted using BlogPress from my iPhone

23 条评论: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说...

看来马来西亚是越来越乱了。无法无天!

风满楼 说...

火箭未发射即熄火,如何治国。

Douglas 说...

(回锅评论from波大's)

树多必有枯枝,人多必有Sky Ball;
就算是Believe 中间还是有个lie;
就算是Friend 最后还是会有个end;
就算是forget 也要先get才行~~~!!!

恨铁不成钢~~~

思问者 说...

我赞成波波,我愤怒锦衣卫和操纵锦衣卫的人,但但这一个cace,如果陈国伟不对付skyball只胡思乱想邓章钦,我就要在蕉赖让他倒!

思问

大米 说...

thumbs Up Bobo!

Frank C 说...

<>


这句真棒,确实是很多人的心声。

方人也 说...

做错应该欠鸟滴!自家人又怎样?

eddieliow 说...

唔啱就妈叉佢,理得佢系天皇老子或者系边个。

波波 说...

沉興兄,我的看法是馬來西亞沒有亂,只是無法無天的人的確很多

風滿樓,火箭/公正黨需要改正的很多,尤其是心態。我是很怕我一脫狼吻,又落虎口

豆漿仔,你要醬環保再循環使用咩?

波波 说...

思問者,我本來沒有醬肚懶,是後來看到陳國偉叫人莫要玩弄字眼當人家是笨蛋才無名火起三千丈。捉住一句話大作文章,跟馬華馬青捉住一句話也口水亂噴的作法何其相似。

當年,我在報館打工,被調到光明三個月,有一個工是他在警局商業組開的記者會,說有人的錢被什麼公司捲跑了。當時,他說懷疑有人洗黑錢。

我問,有什麼蛛絲馬跡證明你的懷疑嗎?

非常正常的一句話對不對?我不能對你的話照單全收,文字是有責任的,新聞出了街,誣蔑的罪名是我在承受,求證是基本法來的。

結果,他老人家斜眼大瞪,指著我說:“如果你沒膽就不要寫我的新聞 ”我說:“求證是最基本的,你要求我不要寫,就不要邀請我來。”

(其實那時的心理是不寫更好,薪水是照出的)

其他人一見我們劍拔弩張,精神馬上抖擻,大概準備寫商業組外篇。這傢伙眼見我不是好捏的果子,竟然賠笑,搭肩拍背,扮作老友,輕聲細語的叫說給點面子。

後來我那條文讓他上了頭條,算是非常給他面子了,當然同時也因為當其時入世未深,依然善良。

我要說的是,不單單是國陣,反對黨也在希望“影響”媒體的報導方式。同樣的心態,也出現在火箭一姐身上,她時時不自覺的說詞是:“我也讀過新聞系我知道你要什麼的我告訴你啦你應該醬醬醬醬來寫”

對我而言,這些都是程度不一的“影響”,而隨著民聯的成形,我近年來聽到最多的是:“當你朋友才跟你講,不過如果你罵民聯就表給你料了”

這些so call的“朋友”,完全沒有關心我的動向。是人都知我棄筆去也,我沒有興趣的新聞你給我哎呀我還不想要。

陳國偉如果硬硬要斗鄧章欽,那麼我不但不支持他,我連他上面那些隻眼開隻眼閉的阿大也一併不支持。我要的是可以秉公處理、真正的是身體力行,而不是把公正的口號拿來嘴講懶芭爽的頭子。

波波 说...

大米,你blog還沒有重新開張咩?

毒王,是因為大家都希望給時間給機會民聯表演。可是民聯的戲碼再不改改我怕還沒有走到布城我先被激到吐血死翹翹了

小方,還以為你會來罵我

Eddie哥(跟以前一樣的大聲),有些人真的以為他是天皇老子,呷一句都要中聽證會,喂,天下悠悠之口呀,國陣還有本事請完全部老總去吃kopi,你民聯不是在罵嗎,你也想請完全世界的人去聽證會?

這種作法,讓我有種ISA的感覺。

波波 说...

再多口補多一句:

寫新聞的人是要新聞,搞政治的人則是需要曝光率,需要他信任或不信任的人來撰文,大家是互惠互利,彼此需要,所以也請維持彼此尊重的基本界線。

“你再醬醬醬我就表給你新聞了”──絕對是大忌。一來你給的新聞分分鐘只是對你來說是新聞,對我而言只是氣聞或趣聞,連得見天日的機會都沒有。

下次誰再醬跟我講話,我一定會回你一句我沒有你這種朋友。

西西留 说...

要相亲相爱,表吵架

波波 说...

。。。。

滿腔肚懶,給西西搞到哭笑不得

CHIA, Chin Yau 说...

西西留:相亲相爱,从火箭做起:

几时冯宝宝和倪氏兄弟,还有大天球(不是当年闻名全马的大天球马戏团,是那个逃难的大天球)和邓章鱼(借波大的名词)相亲相爱,我们就闭上鸟嘴。

CHIA, Chin Yau 说...

天下还没来得及打下来,就给这些鸟人忘八搞得乌烟瘴气。难为我们这些发矇的还替这些家伙作宣传,费尽唇舌说服身边的乡亲父老,要保民联赢下届大选。

一群乌合之众,比李自成的闯军,洪秀全的太平天国还要烂。

meihar 说...

波波説的好。那些搞政治的人,都没个好东西,个个上了台就是tiap水,妈的,可不可以给我们人民看到一些些的希望呢。不如,波波来组个真真爱国党,我定誓死追随。

Susuteh 奶茶 说...

哇老也!
波波好hot咧!鲜少留言的我,都忍不住留言。

陈好像忘了,他们在做,人民在看哦?

竞选时候,喊人民,人民,人民,当咱们笨蛋啊!

伯伯写得好!

Susuteh 奶茶 说...

是波波写得好

大米 说...

波波,突然发现你很喜欢食屎痾飯那幾個字。想告訴你一下,是痾,不是荷。拼音是e。而且是要用我們愛瘋的繁體才打得出來。我猜想你是想不起怎么拼?

荷饭荷饭,还有个荷花字在前面,未免对这些政治饭桶太给脸了。记得以后要痾飯!

波波 说...

meihar,你過譽了,我這款是罵就天下無敵(不過罵輸給一條友仔過),做就有心無力的
政黨,讓有心有力的人去搞,我做太上皇,監督就好,嘿嘿

奶茶,我被你的“伯伯”給嚇到醒了。。。。
講到hot,應該我這邊不算hot,光頭那邊也是眾情洶湧呀,不過最有心的是你,你的文最先撰好

波波 说...

大米,嘿嘿,正確的答案是我不會拼,手寫也不出,給陳某一激之下,就出了“有邊打邊,沒邊寫中間”的一招

中间人 说...

我也不喜欢他这粒混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