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1日星期五

想呃我?!你未夠班!

電話響。無號碼顯示。猜猜可能是阿老表從外國打回來。

我:“喂~”

他:“係唔係阿邊個阿邊個啊?”

我:“你乜水?”

他:“你個仔要同你講!”

我:“Huh? ? !!”


晴天很霹靂。心中雷電交加。
背景聲音吵雜。還有敲擊桌椅聲。pi pi piak piak的打罵聲。


阿仔:“鳴鳴鳴媽咪我比人捉左重比人打呀你快d來救我呀。。。。”

他:“死仔,電話拿返來比我講!”

他:(講到好像很“熟口”醬)“唔做得放電話,唔做得報馬打,唔做得同人地講,我要二十千,唔比就殺你個仔,切成十八碌。。。。”

阿仔:(聲嘶力竭/大概喉嚨出血了/真的我聽猶憐)“阿媽他地打得我很痛呀快點來救我啊──!”

我:“衰包仔,叫你唔好躝街你都重係要通街躝!喂殺啦唔駛客呢個衰仔我不要左!”

他:“你都QI Xian的!”

啪,蓋電話。


媽的,他还好像比我还生气。

真的是爛賊,功課都沒做到家,要是捉隻貓來喵兩聲還有可能給你騙到,兒子?!

干你娘的,老娘我還沒有生過!



(真人真事,不過編排方式抄自阿牛哥,有投訴請轉接牛棚。)




XXXXXXXXXXXX


還真的是有攞景到,上完這條沒多久,竟然接到以下的這則電郵>>>>





gmail公司感謝大家的支持與厚愛,舉辦gmail大贈送主題活動?

gmail?GMAIL? !!!

媽的死鬼,害我半夜笑到不能睡。

13 条评论:

四月 说...

我朋友也接过酱的电话,她当时也很配合地声泪俱下,用舒淇一派的广东话嘶喊:仔啊,你等我,阿妈即刻来救你!

然后挂电话。呵呵!

波波 说...

我不睡是有苦衷的,你又盖嘛不睡?

四月 说...

(其实是刚睡醒。。。)

方人也 说...

这班电话骗子真是搞不清楚状况就想找吃!
其实他们是姜太公钓鱼,看看能不能钓到一条傻鱼。当阿波波姐系LuLu?

我有三个朋友先后接到一个自称Inspector Koo打自Bukit Aman警察总部的电话。他说我朋友的名字在香港被人盗用来洗黑钱。由于香港警方正在调查此案,他要求我的朋友打电话联络香港警司澄清真相,免得被列入黑名单,造成以后无法入境中国和香港。

这三通电话有几个共同点。第一,对方都是同一伙人,用同样的电话号码。第二,故事人物情节内容一模一样。第三,对方掌握你的地址/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为了让你相信)。第四,对方专打给50岁以上的男人(这个年龄层有储蓄又比较想到中国吃风)。

对方也是想博你一时情急,马上打电到香港,到时他又叫你汇钱请律师或缴钱按程序备案。不过,这班骗子会比波波姐你那班来得聪明一点。我其中一个朋友甚至交待他的亲友必须到警局去保释他,如果他被逮的话。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你应该等他给你户口号码然后拿那个号码去报警的。

还有,我的版权费你越欠越多了。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说...

在这方面经验丰富牛哥可以开班授徒了。
波波劲可以媲美日本关西无敌欧巴桑,只对赚钱电话有兴趣,对于家人危机欺诈案,就永远只有一句,“杀了也不用把尸体还给我。”
p/s:大马是时候导入“个人情报保护法”了。因为现在只有“高官利益保护法”。

匿名 说...

我昨天也接到“兒子”哭聲電話,我和“兒子”講如果你被壞人捉,跑去警察局囉!結果他罵了一句粗話就蓋電話了!

和你一樣囉,打電話的人沒有做功課,就說是我兒子,不只是要笑他笨還是蠢!

CC Liew 说...

喂,听清楚这里!

汝厝内白头毛A打波郎那阮的手顶,汝嗯汤卡电活马打,啊BO阮宰掉依。

准备一百万,等阮email汝镭爱放躲落。

绑匪上

leejiajia 说...

这种电话真是24小时操作?
我朋友还差点中招。

-JoE.CoM- 说...

这个我也中过。

假期的时候,我和我的弟弟到父亲的店去打工。一通电话打来,爸爸就去接电话。骗子就表演他的技巧。

我爸爸接了电话,听了后,把电话传给同事们去玩。

P/S : 歹徒,请你做些功课。市场调查都没做好,就来跟我玩着一招。

我多么希望你可以找上我,来娱乐我一下。哈哈


-JoE.CoM-

波波 说...

小方,你說的事跟我遭遇的事還有阿牛哥碰上的事都有一個共同點;對方都清楚誰是這組電話號碼的持有人。所以問題是,誰在洩露我們的私隱?

我接過銀行的電話,一開口就說你的戶口有若干存款(還很準),如果不拿出來做投資就太笨了,還說如果你不想調動你的來往戶口內的金額,應該考慮把定期轉去做外匯投資。

後來問一個在銀行工作的朋友,他用很天真很無邪的語氣說,是呀,我們銀行的marketing team是可以access到你的戶口去看你的財務狀況的呀,醬也是無可厚非的,因為我們要賺你們的錢去做投資呀

我一整個心寒起來,這是什麼道理,你們可以隨便存取我的個人資料來“賺我的錢”去做投資?媽的,這是什麼道理?銀行天天這麼多人被打搶、戶口銀額失竊,實在很讓人懷疑這些資料的洩露跟銀行本身的處理方式有沒有關係

波波 说...

阿牛哥,他要我“唔做得放電話呀”,他那裡值得花我那麼多時間?
你的版權費,哎呀你飛回來才講啦,有拖沒欠就是了(等我想想下你有沒有欠我的先。。。。)

匿名者,你是誰來的哦?
嗯,看來很多人都中過招了。現在弄到我反而有點期待這班傢伙會出什麼新招,哈哈

西西大人,阮枝里查某人那白頭毛A的手頂,阮某愛案莊准备一百万荷令镭?

leejiajia,不是啦,我是大清早接到的,媽的,就是因為太早了,所以火都來埋

Joe,換做是你,會不會主角變成你的女朋友咧?

啤酒花™_J 说...

我也接过酱的电话!妳还跟他们磨?我只是一句 chixin, 就盖电话。那天碰巧在办公室。如果是闲着没事做,我会和他们配合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