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2日星期五

人材還是木材

除了昨天找到的那則笑到飆淚的咸笑話,今天在wickie那邊看到這一段,感觸良多。

不久前跟一個檳城人在南洋爭執了幾句。他說,不管林冠英做得幾爛,檳城人都會一樣支持他,因為檳城人有“首長情意結”,只要保得住華人首長,投誰都ok。這個傢伙在轉行當公關前,是個記者。

此言一出,嚇我一大跳。

檳城人為何如此自輕?308投票時,難道他們就已經知道林冠英當定首長,許子根沒有可能大步躝過?只是為了首長職,就隨便投誰都ok,那麼只要納先生說檳城收復了,就給許子根做回首長,到時是不是又要給檳城變天?

選票,是我們用來教育政治人物的工具。當然同時也是在教育選民自己。

做得好,給你一個機會再做下去。做不好,也有撤換你的權力。是給你機會,不是你討好上面的LP你就一定有得贏。為了保住這個一哥的位子就亂投票會破壞這個教育政治人物的機會。

林冠英做得好嗎?大家心照啦。

先不要說七國那麼亂的內斗,性格這麼小氣的人,實在沒有大將之風。穿上了龍袍,卻還沒有看到皇者的氣勢,老是跟一份廢材報紙斗氣。斗什麼鬼?你是"民主"行動黨,他有沒有寫事實我們眼睛會看的,請不要低估我們的智慧跟判斷力,阻止人家採訪一來做法像國陣,完全不民主,二來都是給機會人家大大的shoot你咯──笨!

(最笨的是有人在大會上轟炸,說應該要對付破壞黨名譽的人。媽的,民主行動黨,卻不給它的黨員民主;遭遇問題的人把問題講出來,是不會破壞黨的,能夠破壞黨的,是黨接下來的所作與所為。許月鳳跳車可能是她不敵利誘,可是梁美明的含淚炸轟,還有檳城譚咏發過巢愛國黨,又是為何?)

新聞背景:譚詠發加入愛國黨轟火箭掌檳後變了樣

注意那句:他現在處理人民的投訴時面對很多問題,由於行動黨已經是執政黨,他每次開記者會投訴民生課題,卻被黨內人士批評他在罵自己人。

(有人說那是因為他失意市議員。一個在黨已經22年的人,一個可以為了同一件事連開11次記者會的人,一個病到七彩還要駕著摩托服務人民的人,難道他在國陣執政期間就有機會當市議員嗎?22年沒撈到好處,為什麼他那時不跳槽如果他要的真的只是好處而己?)

(民主行動黨沒有問題嗎?一個沒有問題的黨,就已經是不民主,因為他的問題統統壓著不准講。)

(聽說,柔佛州也有排除異己的事在發生。有些人被批評為學歷不足,不予機會。馮寶君是律師,服務和學歷都夠格了吧?308前還不是嚷著要退黨不選?)

(為什麼?)

(我寧可你有話直說,好過背後插我一刀;先有馮寶君、許月鳳,接下來是梁美明。3 個女人都聲稱被人打壓。這不是問題嗎?黨內有誰在anti-women?發生了霹靂州的變天事件後民主行動黨(喂跟你講話呀秘書長──)有在民主制度上改進嗎?)

比起林冠英,我更欣賞鄧章欽。

去年與他一席談,兩個小時的相處,再什麼撬,他一句林氏家族的壞話都不講。放在一個人人都以為廢他武功的議長位子,人家他克守本份,把議長的職務搞到有聲有色,讓全國人民都知道有一阿隻阿雞仔去一次迪斯尼樂園就花人民170萬的血汗錢。

一個有才幹的人,不管放在那一個位子上都會發亮發熱;魚目是不可能混珠的,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

比起林冠英的草莽,老鄧才是我心目中的民主行動人。

咦…‥離題了。今天的主題是我們留在馬來西亞奮斗的人,到底是人材還是木材。

看看檳城人wickie怎樣說。

(槟城19日讯)槟首长林冠英出席垄尾区州议员服务中 心全民宴,号召现场近千名出席者,站起为钟灵中学龙舟翻覆惨案6罹难者默哀3分钟!该宴会由杨顺兴服务中心于周一晚主办,宴开99席。林冠英受邀上台致词 时,首先要求全场出席者站起为6罹难者哀悼,并对他们的离去表示痛心。他表示,任何人失去生命都会令人感到伤心,尤其6位罹难者都是有前途的老师和优秀 生,有鉴于此他感叹槟城不能再失去人才。“大马人才外流情况严重,就连新加坡的状元也来自大马,这可让人觉得骄傲,但也感到痛心,为何他们流失到新加坡, 而并非成为大马状元。”他反问,如果所有人才都流失到新加坡,大马还剩下什么?他揶揄,政府对这情况不理睬,也不紧张,有可能政府要的不是人才,而是木 材,因为朽木不可雕。

以下属小人物个人看法,与大人物无关~

我想问一下,我们长得像木材嚒........?

please.... 可不可以不要用“木材”这两个字?就算我们是,我们也不是朽木不可雕,木鱼,木马,木桥,木屐,木琴,木浆,木筏,木樨……是怎样来的?还有木讷木星木瓜(opss soli这些例外)

木材衣食住行吃喝玩乐都在本土,赚的花的都是马币,带动大马经济还不是靠我们。
最重要的是,木材燃烧自己纳税给政府!

还有,木材在去年308为现在的执政人打了多少个[x],国外的游子有多少人还记得要回来自己的hometown打[x]?

传统节日过年过节也是靠我们撑场搞气氛,木材背负发扬文化的使命嘞!还放鞭炮等你们来捉,几sohai一下。

国外月亮有多圆,也比不上中秋节那一盏光环。

73 条评论: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我们嘛就系爱国不过国不爱我地的sohai咯。

波波 说...

呃,這句話好像有歧視,作麼都叫sohai不叫solan?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那是惯性用词,就好像:

好lan蠢,不会讲成好hai蠢

蠢hai,不会讲成蠢lan

又或者好9好野,不会讲成好cb好野

绝对同性别歧视无关。

解释完毕,谢谢。

~w~i~c~k~i~e~ 说...

波波... 版权费快点过给我....
大牛, 只是一个sohai的问题你就能够长篇大论一丢@#$%的答案出来,你也几厉害一下哦....

moo_t 说...

比起美国州长大只佬阿诺,马来西亚的任何州首长如果要有作为, 肯定要和中央政府斗。因为美国的州长的权利是管全面的。 而马来西亚的州长下面的事务官员,是中央政府控制的。加上地方政府事务官员,又是中央政府控制。这个老马搞出来的中央集权,已经瘫痪了每一个州自由发展的潜能。

就拿教育来说,在欧美国家,不够学校,州政府有权利让地方政府建学校,而不是等中央政府慢慢拖。如果需要提升和转型州的经济,欧美州长和他的幕僚可以计划建立技术商业等等学院, 不用等中央。而马来西亚的任何一个州长,还要慢慢等中央施舍,看政治风向。

林冠英肯定不是一生下来,就受教育等着做州首长的。不过讽刺的是,一个没有经验的首长,也等于没有严重官僚政治习性,最起码他没和中央官僚一起想办法刮钱。

在马来西亚,如果你要有行治经验的来治理,国阵的肯定一上任,就想刮钱准备退休,或是刮来买下一次的“连任”。 而不大有经验的, 就好象林冠英,常常在政治上的谈话撞板。拿木材来说, 他要揶揄其实是中央政府的政策,不过他的话的修饰的不够好和圆滑,结果就是对座如入号,要不然就是听的人只写一半。

波波会不会觉得很讽刺。

草禾刀, blee 说...

草禾刀在猜波波这人材木材会不会再创新高??

至于,林首呢,草禾刀打算再观察,反正傻更更的投给一些吸饱饱的人酱多届了。。。

LING 说...

中央政府控制地方政府事务官员 ---民生課題是expected.


"林首长沒有看到皇者的氣勢,老是跟一份廢材報紙斗氣"...For political popularity purpose esp for those "less educated" citizen.

DAP的內斗是expected because of loose organisational structure that practice for many years. For opposition parties, too rigid discipline action will ended 'no 2nd line leader, expected gradually changed over the time.Someone in and someone out'...

~w~i~c~k~i~e~ 说...

moo,最后一段你是在说我吗?(正在对号入座中....)嘻嘻...
现在的记者访问都用录音了不是嚒? 怎么会录一半然后废掉另一半?
问波波才知道...

波波 说...

喂你班友仔我今天在外见客还没空上来搞搞震,你们自己发呷风先

chchoo 说...

不乱就不像华人了.

林冠英以为自己很好料,当了首长就当自己是神一样.

下届肯定被巫统拉下马."华人首长"将随之走进历史.

其实有饭吃才重要.管他是什么颜色的首长.

Fairnation 说...

行动党党内没有自由是不用讲的,鄧章欽真是很有风度和气度,给人这样弄还是对行动党忠心耿耿。真是吾话得。

当初老鄧成不了行政议员我就很不爽那个sky ball。sky ball算是老几? 308之前都不知道他是什么东东。

至于林冠英, 他是那种什么东西都要拿上手自己做的人,特别是有功劳的东西。 死爱面子。喜欢自爽。

如果说他杯葛那份报纸, 我觉得是应该的。 不是每个马来西亚人都像波波一样这么会分析。 有些议题如果不回应和反击, 就变成了默认。

如果你坐在他这个位子,发现中央政府的国家机器是对着你干,公务员的心不是向着你, 随时有人借各种议题想拉你下马。 特别你又是较少数族群的首长。 你也会变得草木皆兵。 心眼也会越来越小。

大王 说...

林首长本身很需要雕一雕。。。

leejiajia 说...

林公子的言谈的确是小气巴拉的,但槟城人有的的确也有反对党和华人首长情意结,就是因为苹果已经烂透了,该是时候换个外表还光鲜的橙。
苹果能不跟橙比较吗?

我国是打压非土著人才的地方,这是不争的事实,留下来的是木材吗?也不尽然,有的也许是龙戏浅滩被蛇欺,有不想外流的人才吗?
波大不就天天想往外跑!

Botak 说...

為什麼我耳朵癢...有人說我?

波波 说...

wickie,本來我想說用鬧得破記錄的木瓜給你當版權費,不過要用你的三圍來做密碼,可是後來發覺你也自己開門拿貨走了,所以現在大家兩不相欠,算算去!

CHIA, Chin Yau 说...

一个天天怨天尤人的人,肯定做不出什么大事。 要当领袖,就要有与天比高的气魄。

冠英只能守成,不能开拓,没有气度,不是个好领袖,只能当公务员。

不论历史对李光耀的评价如何,老李当年被踢出马来西亚后也和冠英一样的话,就没有新加坡这个神话。

很多时候都觉得冠英分不清什么时候他是行动党秘书长,什么时候他是州首长,一个搞不清状况的人,做得了事吗?

再说,如果槟州公务员都摆不平的话,还说什么迈向布城,执政中央?

只会数落中央和前朝,与国阵嘲笑丹州是化外之州又有何不同?

波波 说...

親愛的Moo_t,Ling & Fairnation,

这个老马搞出来的中央集权,已经瘫痪了每一个州自由发展的潜能。(這個同意)

而马来西亚的任何一个州长,还要慢慢等中央施舍,看政治风向。 (這個只同意一半,因為選民的作用,就是在協助任何州長爭取不再仰人鼻息的空間;需要時間,可是這不是完全不能打破的僵局。)

不过讽刺的是,一个没有经验的首长,也等于没有严重官僚政治习性,最起码他没和中央官僚一起想办法刮钱。(這個不是很同意)

一個沒有經驗的首長,並不等於他沒有官僚政治習性。實際上,他是越來越官僚;搞政治就是搞錢脈跟人脈,人脈強,得民心,錢自然就會來。陳國偉,就是靠蕉賴人的捐款走了這麼多年。

我非常不明白的一點是,似乎很多人在說民聯好在他們不刮錢。我不感恩這一點,因為不刮錢,本來就是應該的,是他們對人民的承諾。

人民投選民聯,也是因為肚懶國陣刮得太利害,所以我為什麼還要反過來帶念他不刮?除非,我本來就認為他會刮,結果沒刮,所以有意外之喜,感激淚流。

林冠英撞板的又何止一次,但是我對他的評語從早年的真漢子,變成如今的草莽,不是因為他常常開口就撞板,而是身為秘書長,他沒有展現他領導的特質、大方向以及眼光。

他的話有沒有只是被寫一半我真的不知道,我人不在現場也不敢亂講,但是要說只是講得不夠圓滑而讓人對號入座是不公平的。事實是,林冠英的確講了,就以我對一座山是首相夫人而必須兼顧其形象的標準,說話不伶俐不能夠是個經常被使用的借口。有朝一日,你代表檳城去招外商也是這樣隨口呷嗎?

但是,我的確不是想要針對他的口材好不好。雖然每次聽到他的演講看到他七情上臉的誇張表情就要笑。我跟他識於他最窮途末路的時候,靠老婆養,是他跟我說的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話。那時的他口才可好了,說出來的話句句燙心,字字都有人情味。

去問一問馬六甲的馬來甘榜,很多人(特別是馬來人)都可以這樣告訴你。

現在的林冠英,走路有風是應該的,說話大聲點也沒有問題,我火滾的是他沒有讓我看到他有遠見。想要執政,人材凋零可憐兮兮的民主行動黨請真的要有民主行動,要多給空間想法和做法不同的人有表演的機會。

對我來說,更加顯眼的諷刺是今天(應該是昨天了)的星洲日報,左邊是林冠英說反貪會捉的沒有行動黨人,右邊則是雪州大臣說希望反貪會不是在針對民聯。

一個講的是行動黨,一個說的是民聯,那個意境在那裡,高下立分。有些事情,你不能這樣看;單靠火箭,不可能斗倒國陣,只有回教黨,那就得不到華人的支持,公正黨目前多的是烏合之眾(光頭朋友的用詞,十分傳神,故不問自取),想要單獨執政,那是不可能。

所以,三黨必須合作,我也很接受民聯這個組合。但是,你得有組合的精神,不能下下都說我,黨務ok啦,可是去到涉及三黨的課題,能不能夠不要這麼小家,給點大我的氣度來看好嗎?

霹靂變天,有一隻火箭的,兩隻公正黨的青蛙,可是尼查沒有說哎呀我回教黨沒有人涉及呀。小處是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性格的。我說的是,我也許真的錯了(媽的還真的希望自己錯了),但是他還沒有讓我看到他有這個思想這個大方向。

我渴望兩線制成功,這也是我留下來的最主要原因之一。我很難接受破壞兩線制的想法和作法。也許偏激了,但盼各位海涵。多有得罪,就此謝過。

波波 说...

阿草,說到再觀察,就等於說你也不是很滿意了咯。如果滿意,又何必再觀察?但是你有一句話說對了,投民聯,就是不要給國陣再亂來。所以我們希望林首長給我們更多的作為。

wickie,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樣,但是我自己處理的稿子,還沒有人跟我要錄音過。做新聞跟做人一樣,是要過自己良心那關的。
有可能,我是說有可能啦,如果真的有發生記者"誤報"的事件,而錄音又遲遲做不出來,那就有可能是高層受到壓力,希望息事寧人咯。

chchoo,會不會被巫統扳倒我就不敢說,相信只要有條高唱pendatang的水在要扳倒民聯都會有難度,可是這一句>>>其实有饭吃才重要.管他是什么颜色的首长,我不但舉手,還會舉腳贊成。

就像當時在霹靂和雪州爆發誰應該做老大的課題一樣,我的想法是,給我一個好的馬來人,好過給我十個不能作事的華人。

Fair仔(叫你仔啦給你爽啦),有些事情是越描越黑,最後還會失去同情分,得不償失。我不是分析員,我也不做分析,所以我猜你這不是褒獎,而是在踩我諷刺我。不過我接受,我不是民主行動黨的,但是我希望我至少可以表面假假做到民主。

大王,的確,我很擔心以他這樣的言行舉止和思惟,會斷送選民的信心。

leejiajia,你老光臨寒舍醬久,真的真的真的……還是第一次見你這麼正經八百的留言咧,感覺好奇怪哦──

波波 说...

真的白頭真的,我的表達能力不好,多謝你幫我講出來

CHIA, Chin Yau 说...

谢谢!谢谢!我还以为你把我的杀掉,免得丢人现眼。

难为我一直refrash

LING 说...

"林冠英,常常在政治上的谈话撞板"是IQ ok, EQ less and English education background.Sometimes,he may use the wrong mandarin term unintentionally.

鄧章欽真是很有风度和气度,same as Dr Boo from Johor. But majority DAP leader is working as individual in stead as strong team.

DAP Central committe must play vital role in re-structure the organisation structure. Similar to PKR.

These 2 years, Pg state government is more busy for fire fighting works that created by BN (similar to MB Tan sri Khalid for Selangor), the issue of vision, future planning is secondary already. There are non-stop man made issue like kg buah bala, botanic garden, mak mandin green house and coming soon butterworth air force airport extention...etc

Generally,he can perform to best ability since government servant control by federal government.Decision making may be A but implemented as B.This is typical problems as majority state Exco member.

Thus, tuning government servant mentality is more important...otherwise everything is polimek..

波波 说...

你怎可以如此妄自菲薄,你天天都先去人家的家報到,最後最後如果有時間又有心情的話才來我這邊逛逛,你大山駕到,我蓬荜生辉,那裡敢殺

波波 说...

Ling,同意。

所以一直忙著滅火,就正中人家的下懷了。自己疲於奔命之餘,也自暴其短。實實在在的作事,用成績單來講話,好過隔空交戰。

國陣沒有時間,民聯也沒有,快點作事,不要排除這個排除那個搞幫派,比較實際。

波波 说...

Ling,誰是Dr Boo?

CHIA, Chin Yau 说...

Ling,

a good leader, despite mountains of problems ahead of him, will find way to remove obstacles and achieve his goal.

When A leader is forced to fire fight, he will soon lost his course, eventually will lead itself to self destruction.

Guan Eng didn't show his leadership quality both as a party leader, as well as a state leader through out these years.

I agreed that Guan Eng sacrified a lot in his political journey, and I salute him for his sacrifies. This does not qualified him as a good leader by default.

I know it is not easy to correct the system when the system has been there with undue influence for the past years, but good leader find ways to overcome the problem, rectify the system, while not so good leader grumble for what he suceeded from the past administration.

Fairnation 说...

我没有踩你, 你并不是一个不会分析的人。 你说我踩你是不成立的。
我有作弄你的成分。 但不是贬义的作弄。

波波 说...

Fair仔,妖~!你看不出我有作弄你的成分咩?
我确实不会分析,因为懒惰动脑筋。

你盖嘛半夜不睡?(怀疑)还是光头半夜叫你起来玩木瓜奶?

chchoo 说...

波波,老实说,我很喜欢寄居论的主角.国阵有这些党员,就不需要敌人了.

林冠英虽不及格,却比出卖华社与华教的许子根好很多.什么"打進國陣,糾正國陣".根本就是骗子一个.

波波 说...

Chchoo, 这是真的咯,所以大部分的人都会说再观察,再给他时间,比起许子根,我还是会投小林,想想我们人民也真是悲哀,两粒苹果,只能选比较不烂的。

我很讨厌火箭里面有人说如果你们不给我这个那个以后华人就不投我了。民主行动党是多元种族政党,为什么常常给人自认为华人反对党的感觉?

创党宣言和宗旨如果不记得了,应该请教曾敏兴。比起那鸡的一个大马,曾老思想前卫进步了40年。我非常尊敬他。他将自己的国会议员津贴和退休金,悉数捐给了党和人民。担任了多少年的议员,他就不领人民薪金干了这么多年,是真正的为民服务。

(不过不是叫火箭人不领薪,饭还是要吃的。其实火箭里面思想崇高真正言行一致为民服务的很多,远的不说,近的就有大家熟悉的西西留。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党员,但是如果他肯这么不留余力的支持火箭某个议员,这个议员必有值得支持的理由。)

曾老叫我给小林时间,不要过火的批评他,我已经冷眼旁观一年多,也应该够了。偶尔要借题发挥一下,大家是julai,我也不想他好日子太短。

ok,牢骚发完,各位,太阳照屁股了,开工咯!

leejiajia 说...

波波!!(用喊的)
我本来就是很正经八百的女人啊!什么叫你感觉很奇怪咧?

咳!假如我要分析事情,会比。。。。
会比。。。。
啊!会比老颠马来得一鸣惊人!

HOHOHO!
波大那条水在卖弄你的木瓜,真有他的!

Frank C 说...

林首长可能是大器晚成的领袖型吧...

再给他时间吧。。。。。

波波 说...

leejiajia(懷疑/側一半的頭/想不通)會說>>>波大那条水在"卖弄你的木瓜"這種話的人,會正經到那裡去哦?

Frank,好的,聽了你的那麼多精彩語錄,好的我聽你的,就再給他時間。(好笑,我又不是他選區的,我給他什麼時間哦還真的是有想不通哈哈)

~w~i~c~k~i~e~ 说...

我是我是……
是应该给林先生时间的,
虽然我不认同每次代志大条的时候他总是把箭头指向以前的执政留下烂摊子给他,不过这是事实。
问题是追究无补于事。
好像刚刚发生的龙舟翻覆事件,旧执政先攻击新人疏忽提防,林先生才回礼说以前你们执政的时候没有意外发生所以现在才可以大大声。
你看,
他不只对外草木皆兵,对内还四面楚歌,
可怜……

Fairnation 说...

又喝咖啡又喝茶不太能睡, 拖到有点睡意才睡咯。 你又干麻有觉不睡爬起来回应? 早知道我就不写回应。。。

白头, 我们能说他没有气度,只会守成。 但我们不能拿他跟李光耀比。因为那时新加坡是脱离马来西亚,李光耀要怎样做都行。槟城还是要遵守联邦的法律。 做起事情来绑手绑脚。

中央捆绑着资源,州政府在有限的收入的状况,能守得住,算是合格了。

Frank C 说...

那里有的买炮仗,我有个朋友“来材“了,有种想庆祝一番的感觉。。。

波波 说...

Wickie,感情上我同情他,可是理智上我恨铁不成钢

fair仔,(你知道我为什么很懒叫你仔吗因为每次用电话写个仔字我都拼音不到需要转去手写模式给我烦死掉)不关你的事,我天天都迟睡,昨晚是因为回到家已经是这个时候了

frank,好深奥呀,不明~!

Botak 说...

有人拉柴? FRankie, 你是說柔佛州蘇丹?
哈, 人們的反應是: 多一天假期....

Fair仔 说...

Frank c方仗, 你这时可以选择高呼Allah AkbarX4次(当然是在家里还是寺庙里喊)。 不要在外面喊,除非你要改教。

波波,好委屈你喔! 为了方便你, 我就正名,方便你copy n paste。

波波 说...

光头,frank讲的是来材不是拉材啦,你不要危言耸听等下去吃咖里饭!

fair仔我好感动呀!!!

leejiajia 说...

波波,喵喵们要定时定侯给洗白白的吗?

一般喵喵可活多少年?

完全离题的,你别删啊!(求求的语气)

Frank C 说...

柔佛州的三大祸害,一是水犯,二是山寨,三是小周处。

小周处寿终正寝,柔佛州的三大祸害除一,可喜可喜。。。

CHIA, Chin Yau 说...

Fair佬:老李当年含泪脱离大马时,新加坡的条件比现在的槟州还不如!

一个成功的领袖,不能只靠一张嘴说话。老实说,到现在小林还是那句:“中央不配合,我们不能做什么。”

万一有一天不小心的,民联执政中央,到时小林不知会不会说:“美国不配合,我们不能做什么。”?

波波 说...

完全離題的leejiajia,貓咪是很愛乾淨的動物,居住環境不好他們會生氣而離家出走的。能夠定時清潔他們是最好,因為耳朵非常容易藏污垢和病菌,但是要跟貓咪洗澡是件大工程,水不能太熱,也不能太冷,更加不可以兜口兜臉的就澆他。

以前我的熱水器還沒有失靈時,是調凖35度的(不是什麼專家講的,是我根據貓咪的反應來決定的,不同的貓有不同的反應,這個熱度,他們比較鎮),先用熱水拍拍他們的胸,再拍拍頭,慢慢用手掌拍濕他的身體,上shampoo,到處搓,如果他肯,這時會一臉無奈的坐著看你。最後拎起水桶,一小桶一小桶幫他沖。

嚴重警告,不要以為小貓就容易沖涼,小貓易受驚,沖涼是非常危險的,一來他失控會抓得你全身血痕,二來掙扎時肺部會進水,幾天就可以拉柴的了。

在我家侍寢的猛男們,個個都一刀切過了,沒有出去沙沙滾背叛我的本能,通常白天黑夜都窩在家裡等抱抱,所以真的很久沒有幫他們沖涼了,但是有醫生推介的"清潔粉",就像搽粉一樣跟他們搽,去污、清香和殺菌,我也少了在浴室上演人貓大戰的好戲。

Fair仔 说...

白头, 我懂你在说什么。

如果民联执政中央,到时林冠英说美国不配合,我们不能做什么? 他就被吊定了。 那时候的他是没有借口这样说的。

再说"当时新加坡的条件比现在的槟州还不如!"是好事还是坏事也不知道。

所有基建都已经成型,要规划砍掉重建? 被影响的岛民会就此罢休吗?单单一个豆蔻村就乱成这样了。岛民心态,要如何是好?

当时的新加坡是可以自由运用岛国里所有税收和资源。槟城能吗?

新加坡7-80%华裔,槟城宣布不实行新经济政策, 那些人就跑出来示威。给李光耀还不把他们给捉起来?在槟城能吗?

顾到了槟城,等下人家说你"伤害"土著的权力,别州可能会失守。甭提执政中央了。

理想和现实是有差距的,就算是李光耀现在是槟城的首长,在没有脱离联邦之下,他是不可能把槟城变得跟新加坡一样。李光耀在番薯国是没有"本事"连任几十年,来完成他的建国大业。如果他在这里早就被番薯踢下来了。

CHIA, Chin Yau 说...

Fair仔:同意。

不过,要不能为人所不能为,又如何成为领袖?我是狠铁不成钢啊!

再举个例子:小林口口声声要还民第三票,又说现阶段可能有法律争议暂时搁在一边。

记得霹雳民联执政时,不是有民选村长吗?由村民投票选出人选,再行委任有何问题?

要没问题,为何不做?还是为了要分猪肉而避开可行的方法?

不要说小林因为友党而妥协,要是如此,那就别提还民第三票,讲得越多,让人觉得他窝囊。

开拓,是林首长该做的,而不是三十年细数从头。

愿与林首长共勉

LING 说...

Generally majority of state exco team member from CM/MB to exco (either Pg,Selangor,Kedah) is inexperience at all. Some not even ready for YB/adun post (just to contest as required by party).This is similar to Town/majlis councilors appointed.
Basically, they need moretime that BN candidate to familiar the current system, rules and regulation that passed by the past.

We, general public would like making compare and sometimes putting high hope with Pakatan YB/adun/councilor which may ended disppointed ourself from the way of speak,mindset,emotional reply of certain issues of those political leaders. Usually we used to compare the 2 party system that practiced by US, UK or other western country.But we forget the fact that the 2 party system was practiced by those western country many years. It is too far from to compare from party idealogies, stand, approach etc.

Back to Malaysia, the 2 party system is new born baby, up to now even Pakatan Rakyat Registration still not get approved yet. Do your remember there many times/incident that PAS/Umno unity talk issue, PKR adun become BN friendly assemblyman.Thus, made public impress the unstability of PR. Thus,consolidate the PR component party is more vital task.

There are too many eligible young man/workman was not registered as voter yet. Everyone of us shall take action to encourage them become a voters...

波波 说...

Ling,有一件事我是絕對同意的,請大家一定要去登記做選民。

CHIA, Chin Yau 说...

Ling:

just a simple question:

Will BN gives pakatan time to grow up?

Fair仔 说...

还民第三票有法律争议是借口,分猪肉是真的。怕地方势力和权力落回给国阵才是真正原因。政治利益考量高于一切。 有说政治是现实的, 本来州政府的权限已经被大量削减,再放权会否变痞脚鸭政府?如何与财力实力动员能力大的国阵比? 到时候他们更加没有作为了。 还没有摸清底细就放权, 这也不是很有政治智慧。

可是有些话他们不方便说。

当然人民是可以讲他们的,谁叫他们有承诺在先?

Fair仔 说...

白头,我们有福气能遇上能为人所不能为的领袖吗?

CHIA, Chin Yau 说...

另一个问题:

要是行动党没准备执政槟州,为何列槟州为前线州?

当年Uncle Lim 的丹绒1,2,3和308主力在槟州,不是要执政,难道只是为了要胜选或者玩泥沙? 为了胜选而去选举,胜选後又说没经验要更多时间?要了更多时间後会再要什么?

从政而不想执政,又或者没有想过会执政,跟霹雳的许青蛙的思维又有何分别?

CHIA, Chin Yau 说...

Fair仔:
恐怕只是为了短期的政治考量。

他们恐怕接受不了输选的事实,那与国阵又有何不同?

其实也没说需要下放政权。就以现有的制度不就行了吗?

现在国阵搞联邦政府直接委任村长,村长闹双胞,那州政府委任的村长在文宣与拨款都望尘莫及时,不就应该将劣势变为优势吗?

Fair仔 说...

Will BN gives pakatan time to grow up?
答案是NO,想它死想它快点夭折就有!

我们是很无奈的。。。

这句问题的前提是,BN有没有成长,还是变得更烂? 如果有成长,对我们来说是个喜事。如果说BN用下三滥手段弄死民联, 那我们当然是救活民联先才"教训"它。

人才跑去别国了,有些都不屑从政,我们能不将就用"平庸"的人吗?
再恨铁不成钢也没有理由去支持恶棍强盗和杀人凶手啦!

Fair仔 说...

其实也没说需要下放政权。就以现有的制度不就行了吗?
不是不行,是暂时不想。

民联跟国阵都是一样,都是政治考量优先。执政多两三届也会出现国阵的毛病。是我们一厢情愿的认为不一样罢了。

到时候给他们下野F5refresh一下咯!

Fair仔 说...

至于丹绒1 2 3(小时候robotcop形象还在我脑中),想做国王,和做了国王的心态是不一样的。国王没有他们想象中酱好做。

Fair仔 说...

先不说对错。

我们来做个简单算数题。

本来村长,市长,县长等都是100%自家委任。 现在投票了, 自家人不可能100%获胜,那就是本来100块钱, 我无端端拿出来分给人。 但国阵执政的州我又不能参与第三票。只有我家的钱流去别人家, 没有别人家的钱流去我家。这是个"亏本生意"。只有很慷慨或蠢的人才会这样做。

再加上本来自家的人都是生面孔, 村民通常都会选熟人, 又有红包拿。 煮熟的鸭子为什么要益人?

要嘛就set law一起玩,要嘛就不用玩。

CHIA, Chin Yau 说...

要是二世祖们知道你没得选,你想他们会上进吗?

波波 说...

安啦Fair仔,兩線制一定要成功,民聯再爛也不能叫它死;就算沒有林冠英,我還有很多很想支持的民聯人,我想說的是,民主行動黨要急起直追,不要再搞個人或山頭主義了。

但是火箭裡面還是有我喜歡的人,男的是老鄧,女的是楊巧雙。老鄧是奇人,他弟是民政的,他叔是馬華的,但是他就是做得到對事不對人。

一天有老鄧在,一天我都支持他。

Fair仔 说...

要是二世祖们知道你没得选,你想他们会上进吗?
--------

那又不能酱讲, 毕竟还有很多人/乡村的人还是投国阵的。 有些时候他们是一票都不能少。 但适当鞭策是必要的。

波波,我有些回应send不过吗? zomo没有出现的?

波波 说...

波波,我有些回应send不过吗?

>>>沒有刪過你的文呀,但是不止你一個醬講喎,之前阿草吵說她的鞭炮沒有出現,白頭兩個小時前又炸我說扣壓他的發言權,現在你又醬講……

嗯,是不是有情報局找上門來了?!

哎喲找我作麼,應該第一個去找光頭嘛!

Fair仔 说...

我打字又慢, 又没有存底。。呜。。呜。。呜。。我用食指头打的"伟论"不见了。。。不只一次leh。。。有两三个Hilang了。。(滚地中)

波波 说...

huh? fair仔有醬誇張咩?
真的不關我的事喎,我的倚天劍都還沒有出鞘
好啦好啦我考慮一下要不要給你們自己填密碼啦

Fair仔 说...

不用酱麻烦,我以后就先save进words啦!

CHIA, Chin Yau 说...

问题是:他们如此想。

比如赵明福事件,有些民联的家伙当它是政治资本。

在斗智斗力的当儿,这些二世祖的所作所为足以坏事,我们的事。

天天把对手的溴事挂在嘴上,双手指天笃地,让人爽了后,把应该做的事都放一边,为什么他应该胜?就因为除了选A就只能选B?

波波 说...

fair仔,有三條是不是?
有了,被自動存進了moderation,已經出來了

CHIA, Chin Yau 说...

我们来做个简单算数题。

本来村长,市长,县长等都是100%自家委任。 现在投票了, 自家人不可能100%获胜,那就是本来100块钱, 我无端端拿出来分给人。 但国阵执政的州我又不能参与第三票。只有我家的钱流去别人家, 没有别人家的钱流去我家。这是个"亏本生意"。只有很慷慨或蠢的人才会这样做。

再加上本来自家的人都是生面孔, 村民通常都会选熟人, 又有红包拿。 煮熟的鸭子为什么要益人?

要嘛就set law一起玩,要嘛就不用玩。
-----

那下届投谁也无关痛痒了,反正都是煮不熟的生番薯

Fair仔 说...

波波,应该是都出来了吧。

白头,他们就是这样想的啊! 我们又能怎样?

要出去了,晚点再聊。

CHIA, Chin Yau 说...

Fair仔:

要是没有英雄造时势,就得时势造英雄。

而我们必须提供养分,比如Ling所提到的登记选民等等。

政见不同不是问题,大前提是大家必须要同意民主,而民主必须要贯彻,不能允许你民我主,那才能营造时势。

简单的说,就是民主教育和公民醒觉。

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允许资讯流通。而我们最大的敌人,就是资讯不流通:国阵的媒体垄断,和民联的杯葛媒体,本质是一样,直接或间接否定了人民的知情权。我是绝对不会同意。

草禾刀, blee 说...

波波,白头成了您的发言人呼??

波波 说...

不是發言人啦,只是人人都有發言權,他們喜歡講愛講都是給他們講囉,留言版諸位的立場,不代表本人立場

Fair仔 说...

我其实是道出了在马来西亚,议席对政党来讲是个零和游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是我跳出了以选民身份的立场所看到的东西。

对于一个要起飞的党, 议席是很珍贵的。 没有议席就比较难笼络到人才进党。 做了这样久反对党,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没有议席,一切理想都是空谈。

在马来西亚,即便反对党得到了近乎一半的选票,议席还是只有1/3多点。

时势造英雄的其中一环, 不是说着如何中和掉议席不公的问题吗?

选民还要会分辨出烂番薯和生番薯之分。烂番薯吃了会中毒,生番薯需要时间煮。

至于媒体垄断,和杯葛媒体。本质上是不同的。在马来西亚,问题不是出于资讯"不流通", 而是被捏造被和谐掉。 人民多半很容易接收到主流媒体的宣传和带有议程的资讯。 杯葛媒体是你乱写,我就不让你访问。读者还是可以读别的媒体,那媒体本身还是可以照写。
人们可以两者的作法都不同意。 可两者本质是有差别的。

就算是乡区,Utusan和TV3还是一样有coverage。

CHIA, Chin Yau 说...

Fair仔:

对于一个要起飞的党, 议席是很珍贵的。 没有议席就比较难笼络到人才进党。 做了这样久反对党,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没有议席,一切理想都是空谈。

----
就有小林在308前与其他反对党谈判议席分配时发牢骚说其他党要华人选区,那火箭去那里打?

要是为了要更多议席而和国阵一样臭,你说他们会在乎你的死活吗?

----
在马来西亚,即便反对党得到了近乎一半的选票,议席还是只有1/3多点。
----
既成的事实,应该如何改变?

----
选民还要会分辨出烂番薯和生番薯之分。烂番薯吃了会中毒,生番薯需要时间煮。
----
同意

----
至于媒体垄断,和杯葛媒体。本质上是不同的。在马来西亚,问题不是出于资讯"不流通", 而是被捏造被和谐掉。 人民多半很容易接收到主流媒体的宣传和带有议程的资讯。 杯葛媒体是你乱写,我就不让你访问。读者还是可以读别的媒体,那媒体本身还是可以照写。
人们可以两者的作法都不同意。 可两者本质是有差别的。
----
有点不明白。

就算是乡区,Utusan和TV3还是一样有coverage。
----
如何打破这个局限?

Fair仔 说...

就有小林在308前与其他反对党谈判议席分配时发牢骚说其他党要华人选区,那火箭去那里打?

要是为了要更多议席而和国阵一样臭,你说他们会在乎你的死活吗?
------

政治是现实的,多得主流媒体多年来把火箭描绘成种族沙文主义,反回教和反对马来主权的党。长期的偏见不可能一下就扭转了。

要更多议席而和国阵一样臭? 这是见仁见智的。 我是赞同还我们第三票。 但没有要求一定要现在搞。 我的界线和您的有所不同。 我的界线是如果他们入主中央,就立法全国实行。 如果执政中央了还做不到,是没有借口可以讲了。

第三票和不理死活差得远。有很多别的议题是比第三票更为重要的。

既成的事实,应该如何改变?
-------

知道这样了, 还会跑去投国阵吗?

有点不明白。
-------
操控媒体和杯葛媒体是有分别的。

操控包括捏造及扭曲真相,杯葛只是不认同他们的办报态度而不邀请对方。 前者是干预媒体来打击对手,后者只是不欢迎对他们有恶意的报纸。前者影响了报导的内容,后者影响不到报道的内容。
前者攻击,后者抵抗。

如何打破这个局限?
-------
给予州民免费的基本上网服务,特别是郊区。
杯葛报导不公和有恶意的媒体, 让公众知道为什么要杯葛这些破坏国家和谐的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