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5日星期五

当长处遇上深度。。。。

明天揭盅。

刻正倒数中。

不过,好象没打算告诉你们当中有没有深入浅出,插到好处的情节。

当长处遇上深度。。。。实在引人遐思。十分期待。

嘿嘿,嘿嘿嘿。。。。

(奸笑ing~!)


- Posted using BlogPress from my iPhone

73 条评论:

荒凉。儒 说...

感覺很色。。。

草禾刀, blee 说...

哈哈哈哈,笑到草禾刀趴地。。。。
波波终于在自己家发威了。。。更够力的,,还吊人胃口!哈哈哈哈!!!

波波 说...

荒凉,哪里有色哦?一点黄色都看不到

波波 说...

草禾刀,千真万确,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的。。。。

Fairnation 说...

四月好象销声匿迹了。(除了在她的blog之外)

波波 说...

Fair佬,没有啦没有啦,四月是个玩得的人,是我叫她玩假假扮没有看到的,你知道啦,那个frank吟出酱的淫诗咸句,怎样答wor?!

四月 说...

夭寿咯。。。

Fairnation 说...

叫她以毒攻毒,以咸制咸。 一起打造一个色咸味俱全的共荣圈。

还以为吓跑她了。我都不敢多加把嘴。

波波 说...

四月,(淫笑ing)哈哈,哈哈哈~

fair佬,人家四月是配劍上華山的type,見過風浪的,那裡會給幾句話就嚇倒,你們這樣也太看不起四月的說!

不過啦,像我這樣“淺嚐即止”、“九淺一深”、“隔山打牛”就好,不然等下擦槍走火就不好啦嘛~

leejiajia( ⊙ o ⊙ ) 说...

咦!果然有深度...
比得上波大,比二楼差一点点(二楼是表浅内深)

波波的深长拿捏也有劲,等明天再看。

波波 说...

哎喲leejiajia,不可以的啦不可以的,爆這種事情的大鍋我怕我會引起長處和深度的公干~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说...

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绣花针。倦而不休。

Frank C 说...

群情汹涌~

你们再拿波大的长处来笑,我要拉你们见官~!!

leejiajia( ⊙ o ⊙ ) 说...

我是来看公干的!
公干好,公开干,大家欣赏!
期待ing.............................

二楼后座-a means to an end 说...

洞不在深,有水则兴;棒不在长,能久则行。

四月 说...

"四月是见过风浪的"...好说好说。

就说个见过风浪的故事给你们听。

话说四月有一年到泰国芭堤雅旅行,朋友说走我们去坐香蕉船。四月以为好像槟城那种转两个圈吧了,就胆粗粗跟上去。哪里知道芭堤雅的香蕉船是会故意翻船让你跌进海中央那种,天啊~~四月是旱鸭子,给钱教练学游泳都学不会那种~~虽然有穿救生衣,可是突然就这样掉进很深的海里,那种感觉真的好像铁达尼号沉没一样,PANIC到不行。

后来全部人都爬回上去香蕉船了,只剩四月一个人在海里面挣扎,死命都爬不上去,朋友们一个个在那里笑到没有力拉我。后来好不容易把我‘救’上船,我已经眼泪鼻涕齐流,眼镜都掉到大海里了。

结果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四月就在没有眼镜的情况下朦查查的走完的。

故事讲完。是不是比黄色笑话好听很多?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天光啦!起身更新啦!

鱼米之乡 说...

看到标题,大笑。

波波 说...

你們班嘩鬼呀……成班都是妖怪來的,七早八早就來叫囂等看好戲,哎喲我都講到醬明了:“好象没打算告诉你们当中有没有深入浅出,插到好处的情节”,你們做麼醬,還要唯恐我支旗插得不夠深入

沈興:。。。。。
我沒有想到你也是醬的人。。。
(夠力咯,真的是成班妖怪!)

Frank:聽說你好像才是始作俑者,長處和深度出自於你的原創,我們才要拉你見官告你荼毒了我們的想像力,給我們一發不可收拾咧

leejiajia:沒有想到你是醬ham sap的人,18sx跟18sg的鏡頭你醬期待,喂,給點面子來,保持一點儀態好喎?

二樓:你的文采一流~的黃,我我我我實在甘拜下風,不想笑到尿褲子,唯有閃人~

四月:你的風浪……不好笑
引起我慘痛的回憶,兩年前被老妹騙去清邁爬山順便玩那個什麼激流行舟什麼鬼的東西,給水上導遊施計丟下船,給人家騙說河中有蛇(我恨軟體動物)一路像青蛙一樣在水中彈來彈去(媽的我不會遊水又怕給蛇追唯有不停的跳出水面)

最後連爬上船的力都沒有,笑到眼淚鼻涕一起流,最後還恨恨的打賞那個導遊500銖,還給老妹和老姐笑到我臉黃

阿牛哥:10點就看到諸位大大那麼急於形"色"的留言了,只是……不知道要說什麼好

魚酉:沒有啦沒有啦,那個二樓和光頭是色入民心,凡是去到那邊的人都會色到忘形,所以你看到我的標題不要笑到太夠力哦

波波 说...

sorry sorry,是魚米才對,選錯字,哈哈!

另外,Fair佬,你那邊那條兜巴星真的很乞人憎

草禾刀, blee 说...

奇怪。。。怎么没听到这“深、长”开山鼻祖波大的声音。。。

波波 说...

嘿嘿草禾刀,安啦安啦他要上班嘛,今晚他會開口的,他不開口我會用很霸道的口氣逼他開口……就是,沒有打算跟你們分享他開口講了什麼……

嘿嘿,嘿嘿嘿,我可能是唯一一個見證當長處遇上深度的人……啦啦啦啦啦,那個要鳴說他大便不得空,那就給他一路大便一路後悔咯……啦~啦啦啦啦~

波波 说...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不甘寂寞的要鳴兄打來,他在典床典蓆,大便很不得空下,不過又不甘願讓我變成唯一見證長處+深度的人……他怨恨到呀~

光頭和四月的魅力真的非同小可

四月 说...

波波你再炒啦,炒给它热辣一点。。。

等下你就知道。

波波 说...

嘖,竟然這樣來出言恐嚇……

草禾刀, blee 说...

哇哇!!长处见深度啊!!喝茶论深、长??

波波 说...

阿草,你這這這這這……
(痛心疾首)你變了,變得跟二樓他們一樣淪落……(喂講斯文點,那個四月已經叫我小心點,再加上光頭,我雙拳難敵四手,等下變豬頭柄回來!)

草禾刀, blee 说...

??沦落????喝茶论深、长就沦落????

波波 说...

阿草,哈哈哈哈哈~

假假也要講兩句給那個四月和光頭看一下嘛,人家揚言要給我好看咧~(流淚/委曲)

其實如果這樣也叫淪落的話,那麼讓我沉溺吧,不要救我(哈哈ing~)

波波 说...

calling草禾刀,calling calling~
返黎咯~不要生氣啦哈哈哈

草禾刀, blee 说...

喂,波波。。怎么您把草禾刀看得酱小气的???呜呜!!!(扮可怜一下。。。嘻嘻!!)

草禾刀忙到刚才才有空溜去吃午/晚餐咧。。。可怜草禾刀一下啦。。。别像催命酱啦!!

Fairnation 说...

波波, 这种人给他做了官, 黑都会讲成白。 他讲的东西你当笑话看就可以了。

草禾刀, blee 说...

草禾刀也要Calling波波了。。。calling /请波波来槟城喝七果汁、论长、深。。。嘻嘻嘻!!!

eddieliow 说...

感觉好像黄沾再世。

michael 说...

哇!波波,
昨晚在您这调情后,本有事相告。没想到您这么性。。搞得我忘了何事相告?
您的长深论很有‘湿度’??
“淺嚐即止”、“九淺一深”、“隔山打牛” 很蔡澜的。。
公干~很日本的。。。
我支旗插得不夠深入.港片古惑仔。没censor个只。
我恨軟體動物-怨妇的告白。。
哇!不看啦! 要。。溢。。啦!


尿。。急。。叻!

leejiajia( ⊙ o ⊙ ) 说...

咳!正常人是有点hamsap的,
有点hamsap的是正常人
不然我怎样生出几个孩子呢?
要不然呢?洞房夜看书学如何交叉吗!

不要吊.....价了,等着看ing...

西西留 说...

波大,
请问可以更新了没?长是够长了,可是没了下文....等看文章啦

鱼米之乡 说...

四月,
给波波好看,快点;憋久会爆!

波波 说...

哎哟各方英雄好汉,巾帼姐妹,我还在塞车啦!

chongsiew 说...

快点。天光囖。。

波波 说...

阿草……(感動ing)
然後變臉用光頭一直窮追不捨的語氣:作麼你叫草禾刀的咧作麼咧啊你的真名是什麼咧快點快點啦講啦講啦~

fair佬,條友把前朝的蘇州屎變成本朝的斃病,居心叵測。我同意民聯還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好,不過前朝50年的禍害更深。

Eddie,我家白頭叫我跟你說,其實黃霑是波波再世……

michael,哎呀不要假假啦,你個少年郎也是功力深厚的嘛,你的詞彙我甘拜下風還有哦,作麼你每次來都尿急的?!下次尿完先才來啦!

leejiajia真的給我吊(咦錯了是掉)眼鏡,我以為你是十八廿二的美眉咧,竟然已經是人妻!利害利害,可憐那個光頭還懞seng seng,以為遇到一班美少女,不想卻原來是一群anytime可以變老虎的人妻

西西留,你來啦你來就可以看現場,不必等

魚米,我跟你有仇咩?竟然這樣唆使四月,人家四月很溫馴的咧,才不像你們這般狠死!
(不過……哎呀我昨晚忘了cha她的屁股!)

chongsiew,我實實在在是現在騎虎難下,我我我我記得我說沒有打算跟你們分享的喎,你們醬醬醬是逼我爆大鍋口者?!

草禾刀, blee 说...

草禾刀的名字其中一字为“草禾刀”的组合!!草禾刀和波大还是kakilang咧。。。
至于为何会用“草禾刀”,说来话长有空才慢慢谈。。。

波波 说...

阿草,你姓蘇?
你作麼會跟那個壞到要命的光頭是自家人?哎喲很慘啦我已經要磨刀殺他了咧,你不要勸阻我哦

草禾刀, blee 说...

波大不是叶子麟咩???草禾刀不姓蘇啦。。。

草禾刀, blee 说...

草禾刀不会劝波波冷静的。。。草禾刀先跑去报警!!(再闪~~~~)

波波 说...

你也是葉氏一族哦?
可是草禾刀拼得到葉子嗎,只中了一個草字頭呀,還是你從名字的三個字中各取一個部首?

報警也來不及了,我的降頭飛過去了,他從今天晚上開始會發惡夢,晚晚都夢到給我追殺

草禾刀, blee 说...

草禾刀的名字其中一字为“草禾刀”的组合!!

草禾刀, blee 说...

草禾刀姓葉。。。不过跟“草禾刀”没关系。。。

波波 说...

猜不到,快點揭盅!

草禾刀, blee 说...

草禾刀打算掉波波一下,哈哈哈!!波大还曾猜了个“秀”字咧。。不过,XXX。。。
半天后在告诉您啦,草禾刀爱睏了!!

波波 说...

(用阿牛哥的語氣)

50也,留言從來沒有破50...

多得你地班友仔,阿里噶多!

草禾刀, blee 说...

波波也赶快去睏啦!!别让白头独守空房啦!!

波波 说...

我忘了補一句,阿草你別忘了明天來揭盅,不然我會追gao你的~

唉,一個兩個全部發顛了,我今天趕大工肯定通宵啦,他也天天通頂,沒有人在獨守空房的,只有空房等無人ok

草禾刀, blee 说...

波波,来,再掉波波一次,等下才揭盅。。。

给您两个提示:
1。草禾刀博Url是用真名(全名)来的。。
2。越来越美丽。。。(暗笑ing。。。。自爽ing。。。)

波波 说...

Ok揭盅了,上叶下美又继续美小姐~!

(赞到你酱落力,我应该有的吃槟城不懂几条路的煎堆冰了吧?那边是卖很多皮革品的,多年前吃过,红豆有baby手指那么大。多年后再去找,已经找不回旧时路)

(什么路名,已经不复记忆)

草禾刀, blee 说...

#@#@#$$。。。哎呀!!波波怎么这两天脑袋不灵光(草禾刀差要讲“笨”了啦。。。)
波大不会猜到,连波波也。。。哎!!真是的。。。大跌眼镜咧。。。

嘿嘿!可能周旋在长处深度。。。脑袋对浅的反应不过来了!!

草禾刀, blee 说...

好啦,好啦。。。(轰ing)
揭盅啦。。。(没气了。。。漏。。。)

“草禾刀”= “莉” *_*

草禾刀, blee 说...

不必波波赞啦,波波几时来槟,草禾刀如有在。。。请您Cendol、喝小巷咖啡、再来个七果汁,嘿酱的网友唔话得吧??

波波 说...

抗议草禾刀!
我打中文这三个部首本来就出现莉字,可是你说你的url是真名串的,我就被bee bee误导了,给错tips啦,bee bee怎会使莉莉?
怎样读都是美美!

草禾刀, blee 说...

喂!波波,您老花了吗??有没有戴眼镜的?? 草禾刀的博url是yapbeelee.blo...
没错呀!!越来越“美莉”。。。。
哼!乱乱抗议。。。

再想想也是可悲的,波波竟然没注意到草禾刀的博!!呜呜呜!!哇哇哇哇哇哇!!!!!!!!!

波波 说...

。。。。。

死不死。。。还真的是给阿美莉榨到我没声出。。。
现代电脑很厉害的,打个bee下去它会自动把你去过的地方列出来的吗不料电脑也会阴人。

我的错。(三跪九叩ing)
是我不对,把越来越美丽搞成美美美。。。。
老花了,不认老不行

我老了。。。

波波 说...

虽然很对不起啊草,可是还是想用阿牛哥的语气喊一句:"耶~! 60也,留言没有破60过!"

嘿嘿

草禾刀, blee 说...

电脑:呜呜!。。。我怎么酱可怜!!!!那女人姓赖的咩!!


(哈哈!!草禾刀在后面阴阴咀笑,嘿嘿嘿!!)

波波 说...

哎哟作么真心话给你当狗肺?
真的啦,就象现在我们不记得电话号码一样嘛

草禾刀, blee 说...

再酱下去。。破70。。。破70。。。破70。。。

嘻嘻嘻!没完没了!!!

波波 说...

是呀啊草,我故意的嘛
没什么人留言的地方老板是酱奸的啦谢谢你的成全哟~!

草禾刀, blee 说...

哼!!!两个无聊的女人做无聊的事。。。。(狂笑ing)。。。

波波 说...

真的,还真无聊到爆
70了没有哦?

草禾刀, blee 说...

嘩!嘩!算一下两个无聊的女人一来一往超过25。。。。嘩果真够无聊。。。。

草禾刀, blee 说...

波波!!give me five... 70ing...

波波 说...

没办法,因为我有私心嘛~
碰!碰碰碰碰!
70!!!放鞭炮!放烟花!
谢谢!谢谢各位兄台赏脸!谢谢啊草的无私奉献!有了你们这些勤力的下线,我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上线才可以打进记录,在历史上留名~!

啊~太感动了!流泪ing~
(终于挨通宵挨到发颠)

草禾刀, blee 说...

掰掰!!草禾刀爱睏了,过去波大那里先。。。

波波 说...

草禾刀,其實我應該還沒有等到你告退我已經倒地了呵呵排寫啦~
你老慢走呀,去到光頭那邊記得幫我叫他小心一下哦等我養足精神有氣有力時我會去大開殺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