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8日星期五

傷殤



二零零九年,五月。
因著三哥毛巾遮掩不住而露了半粒,老母笑不攏口。
這是我見著她最後的笑容。
之後她病情轉重,只得長臥床榻,沒有再笑過。




今夜,苦苦思念亡母,淚如泉湧。

再七天,便是三年。

8 条评论:

薰衣草夫人 说...

时间冲不淡的思念,只有痛。波波,保重。

Jack 说...

缅怀过去是正常的。证明你重情重义重孝。
把握现在,展望将来也很重要。
保重。

阿辉 说...

人固有一死。放下吧!

啤酒花™_J 说...

我不说安慰的话了。你知道我的意思。
活着的人该如何走下去,你我心照。

流金岁月~丽莲 说...

我妈还活着,我知道她不会陪我很久的了,但只要她生前我有尽到义务照顾她,也就是酱的了,生死轮回人生必经的。

安哥爵 说...

我脑里一片空白.天亮就赶去北海奔母丧.还上来这里看你的忧伤.

New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New 说...

我常常懊惱抽不出時間回家看兩老,當務之急就是改變態度,再怎麼說,時間只要擠一擠就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