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2日星期一

別叫養牛的太輕鬆


malaysiakini的照片。


為了節省時間,先看事件背景。
如下。



首相纳吉表示,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莎丽扎宣布辞职是一项正确的决定,并指莎丽扎的党职与国家养牛中心无关。他形容莎丽扎辞去官职的决定,是为了党及政府的利益而作出的牺牲。


了解了背景,可以輪到我發牢騷了。

说过很多很多很多次了,下台並没有解决问题。

相反的,是放了貪枉法者一條生路。
兩億五千萬,袋袋平安,打跛腳一生都無忧。
下台?下台算什麼?只能叫安享晚年,肥過豬頭柄而已。

就是因為吃了拍拍屁股就走,才会有人越吃越大。輪著下來要吃的,還有百層雞拜塔、一馬保健、太空旅客計劃,等等,等等,等等等。

況且,任期到了不受委本来就得走人,现在是做到任期的最后一天,何来辞职之说?

愛友阿燕留言時說:“That day when I took taxi to Subang airport, the taxi driver told me this celaka lady has bought the en bloc of bangsar south service apartment!”

連的士佬都知道事有蹊跷的投資,可是養牛娘還死雞撐飯蓋,說此乃正当投资。一個口口聲聲喊冤說她老公她小孩做什麼投資她一概不知的人,凭什么判断这是正当投资?!

下台后问题没有解决,麻烦把钱连本带利吐回来,知法犯法的人还要罪有应得才能杀一儆百!

马来西亚有太多事情不能等,想要手上一票来表态是过于乐观的看法。因为问题的关键在于,没有干净公平的选举,你的民意得不到昭显。上街的人不是吃饱没事做。上街的人是在用更容易被看到被听到被感染到的方式,在述说自己的民意。

同胞们,千万别轻饶坚守自盗,欺骗人民的政棍呀!
千萬別讓這些養牛的太輕鬆!
雞哥說,感謝養牛娘的牺牲和貢獻,你娘咧,這婆娘得了銀子還有了面子。
這個不叫“下台”、“卸任”或“辭職”,這個叫“榮休”,或者,再毒一點,叫做“安樂死”;如果死得了而不借屍還魂的話啦。

问责文化一定要在大选来临前做起。因为大选后他们过了海就是神仙,而我们国家却已经经不起他们的一再掏空!此时再不出声,大选过后就等吃屎啦!

杀一儆百,势在必行!
让我们做要求提控养牛娘及其家人的请愿书,繼續鬧大這件事,咬死也不放口!(呃,有誰會做電子請願書?




至於不想做請願書的人,可以讀讀下面這段。

這是抄過來的,但是覺得給趙明福冤案也好、給武吉公滿山埃廠也好、給關丹稀土廠也好、給養牛娘一案也好、給PKFZ也好,給什麼事都好,都合用。那些說上街不好、網絡暴力更加不好的人,更加應該用。

每個人都可以做點什麼,都是能力所及,憲法賦予的權力:

A1. 請確認自己選區國州議員是誰.
A2. 打電話給報館問不論政黨/族群,人民代議士服務辦公室/傳真號碼。
A3. 打電話/傳真表明拒絕lynas立場,推諉中央的話,就少你一票。
B1. 在馬來文報買廣告,詳盡解釋來龍去脈。(請@Stv ZongLiang 看怎麼籌資)
B2. 看到只要是人,就解釋lynas怎麼了,禍害如何,經濟利益多少。
B3. 把這個想法分享出去,謝謝。



註:

雖然最新的消息是養牛娘的老公被控了四條罪,但是在下判罪成兼把人民的血汗錢連本帶利還回來之前,請大家依舊肚懶。緩兵之計,是國陣的老把戲。如果“看起來像我,聽起來像我,但那不是我”這種狡辯都可以脫罪,我們有什麼理由相信養牛公可以罪有應得?

拜托,在把錢嘔出來,在有人被判之前,請大家一定要向自己的國州議員表態,絕不投國陣!






(呃,即使是被判了罪成了錢還回來了,也不好投國陣。因為我們還有太多賬要跟他算。)


12 条评论:

啤酒花™_J 说...

波波,今早上班时候听到新闻酱报道,后来再上网读。。。然后想,是不是没药可救了?越关心就越觉得沮丧。

流金岁月~丽莲 说...

大马真是一个贪污天堂,从政者真是一不小心就发达了,最棒的是就算被捉,也不必面对提控,还可以选择“卸任”;“辭職”或“榮休”

波波 说...

阿花,
不怕不怕,我們身為國民的責任,就是要救活我們的國家嘛。沮喪是必然的,但是沮喪過後,抗爭還是必然的吶

麗蓮,
馬來西亞有今天,是我們,是我們這麼多年來的姑息養奸。如果有人過去不肚懶,那麼期望從今天起大家都一定要記得肚懶呀

薰衣草夫人 说...

看来这笔钱是冻过水了,只是牛魔女如果就此脱身,太便宜她了。

李练 说...

..................

波波 说...

夫人(大驚)萬萬不可,這次無論如何要把我們的血汗錢咬回來呀,所以想做請願書,想通過種種方法勢必要將這家養牛的繩之於法,將納稅錢連本帶利的追回來呀!
不可以每次都給渣渣吃飽拍拍屁股就走的

李老爺,做麼。。。。。。。???

李练 说...

........

现有的环境和制度太多漏洞。。

不能单独靠在野党,公民运动需要加强!何处开始,谁开始?

波波 说...

李老爺,何处开始,谁开始?
答案是一直以來在重復的,是從我,每一個“我”自己開始,而不是去單單靠政黨來開始。

單單靠“我”一個人是不夠的。為什麼不夠呢?因為課題太多,而來來去去在疲於奔命的都是同一群人。可以不可以叫那個干袋鼠的不要用他要趕著剪MV為理由而不來集會展示力量,可以不可以叫大家都只集中一點火力來打?不要像失控的大炮一樣什麼都轟可以嗎?

可以不可以直接一些,武的是去圍首相署,文的呢,是經濟制裁。什麼也不買,什麼也不消費,那些有錢有勢的政治獻金老祖,自然就會向政府施壓。

啤酒花™_J 说...

.....
波波.....我最近一直想移民。。。移民又没本事,家有老少。
我,文不可能。
武,其实我很怕。
也怕怕没几个'我'会出来!!!身边太多朋友都是‘网’上谈兵!甚至不是选民。不然,来个伟论说不是时候,人民不够‘成熟’。
有的则沉默。
‘沉默’的大多数~~~王小波说的。

kklim 说...

太久没在FB看到你,是被你block了还是你退隐?

波波 说...

阿花,別怕,路都是人走出來的。
文是指你跟大家,在特定的時候除非必要否則我們完全不消費。不出去吃喝玩樂,只做不花錢的事,為什麼做不到呢?

至於武,我明白除非真的曾經走上街頭,不然,要踏出第一步會有很多很多的心理障礙。可是如今的形勢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大批毒物已经节节逼近,去睡马路圍首相署的非常时代就要到来。不管你來不來睡,都會有大巴人去睡的。經過了這些日子這麼些個公民運動,我絕對相信這一點。

至於不是選民而又時時叭叭叫說國策不公的人,昂山素姬有這麼一句話,很適合這樣的人。

"人们经常问我,我们什么时候能得到民主啊?我总是告诉他们,你问问你自己。你问问自己为民主做了什么,你也就回答了自己。如果你什么也没做,你没资格去问这个问题。" ———昂山素姬

波波 说...

老K,這一輪我沒砍人,是被好奇心太重和不知有何機心的人搜得太利害,散功自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