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7日星期三

殺人償命



其實,不止一個朋友問我,為什麼天天在講政治,罵政府。

尤其,對趙明福這宗命案咬死不放。使得有些立場中立的人,對我敬而遠之。

對我而言,這個世界是沒有所謂的中立的。所謂的沒有立場,其實就是一種立場。政治,沒有遠我們十萬八千里遠。物價、生活費,其實都由政治的無形之手在操控。每天每年付多少,繳多少,花多少,都是政治在決定。

說只要自己埋頭苦幹,不談政治,不理政治,天下就太平,當政治不存在的人,是鴕鳥心態。

馬來西亞今天會變成這個樣子,鴕鳥人居功至偉。

昨天,拖拉了21個月之後,反貪局終於證實,歐陽捍華是清白的。那麼,趙明福還有什麼自殺的理由?歐陽得回了清白,可是趙家人可以得回一條命嗎?蘇淑慧喪夫的悲傷可以彌補嗎?趙爾家亡父的遺憾,賠得回嗎?

如果你見過趙麗蘭止不住的淚,如果你曾經被趙媽媽拉著手問為什麼,也許,你就會明白,政治,就在我們的生活當中。

我的要求很簡單,罪有應得,有罪的人必須受到懲罰。

政府一再搪塞敷衍,只會加劇我的怒火。這麼多的疑點,統統視如不見。如果不是企圖為自己的罪行開脫,那又是什麼?到底誰是幕手黑手?你們在維護誰?為什麼交不出兇手?每一次法庭開審,不管是驗屍庭或是皇委會,都給我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以至到後期,幾乎是一見到就翻開,免得眼火爆。

但是,今天,又有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NONE










赵明福死因调查皇委会听证会第55名证人——巴生反贪会执法助理祖基菲(Zukefly Aziz)今日被踢爆,在赵明福命案后曾向警方谎称,他于命案当天凌晨3点15分已离开沙亚南商业大厦,但事实上他是在赵明福命案发生前的关键时间,即早上6点59分才离开。

(那3個半小時,發生了什麼事?他想隱瞞什麼?)

律师公会代表赵伟今早在盘诘证人时,揭发此事。赵伟指出,律师公会是在数天前才发现祖基菲于6点59分离开的闭路电视照片,连验尸庭审讯时也未发现此事

(多麼了不起的驗屍庭,審了一年多連個時間都搞不清楚。開庭可以開得這麼糊塗,真是世界記錄。)


你們說,我怎能不肚懶?
政府,求你給我一個不肚懶的理由。

9 条评论:

moot 说...

掩饰庭, 皇萎会。谁不知道现在的皇萎会是一样在带大家游花园,大家只是在争取更多的时间资源, 不让这事不了了之而已。

在一个“互害社会”, 任何人都有机会成为受害者,这可和有没有政治身份无关。

波波 说...

學臉書,給moot一個大大的贊

薰衣草夫人 说...

希望时辰即到,杀人得偿命!

強哥哥 说...

like

polo_c 说...

问题是,一言堂的社群看得到吗??

anakmalaysia 说...

Try to run away from politics ? Only a vegi can do it, TRUTH is always TRUTH, whether we like it or not.

Bentoh 说...

Zunar the cartoonist said it well, "How can I be neutral, even my pen has a stand"

波波 说...

大人,這些喪盡天良的禽兽老早就到钟了,可是还不见报应所以我心中不免发急

强叔,我其实是like不下的,所以不知道讲什么才好

polo,继续讲,讲到他听到。讲了他还是听不到,就给他倒掉

大马之仔跟bentoh都说得太对了

匿名 说...

"馬來西亞今天會變成這個樣子,鴕鳥人居功至偉。"

波姐鸟话连篇,这一句才真正像个鸟人讲的.

此鸟非彼鸟,尔等何鸟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