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5日星期二

關於握手這種事


蓮花阿姨言論越加出位了,民政越發有聲望了。
想得出這樣的人身攻擊,還敢在教堂被縱火時說尊重友族的宗教,
一國懶叫那麼多制,認真恭喜。



喲,我還以為學生涉及政治是要被學校的處分的,
如果黃老姨的作風可佳,
那大學裡面那些邀請民聯領導來參加活動和辯論的學生罰得冤呀。
可是,出冤案也是大馬能的一個代表嘛。如之奈何?


馬華的黨員很不禮貌的咯。
因為我記得在雙十特大時,老蔡要去跟一名女中央代表握手,
人家嫌他髒,還邊罵邊逃咧。這名女中央代表,真是馬華不禮貌的代表。

不管大選或補選,馬華和民政都很不怕髒的到處握手。

可是馬華跟民政在握了手後,除了見風摆柳,分一杯羹,又服务了人民什么?
沒什麼,只是誌於一個不小心讀到一條馬華阿叔的《握手尚且不能,何況服務》之後的肚懶。
對了,此文作者引述說Kak Wan身為國內女回教徒最高領導人,可以跟男人握手,我猜作者沒有跟Kak Wan見過面握過手。要不然,不會不知道她右手是長期穿戴一隻白色手套的,不僅跟男人“隔套”握手,即使是對女人,她也一般的戴套上陣。

這件事讓我又想起禪師過河的故事。話說,有一次禪師帶著徒弟過河,遇上一美嬌娘望著江水興嘆過不了河。禪師自告奮勇,揹著美嬌娘過河。徒弟見了,深不以為然,認為出家人戒色,男女授授不親,怎可有如此“肌膚之親”?

過了河,禪師與美嬌娘分道揚鑣,徒弟卻越想越氣憤,於是問禪師:“為何揹女人過河?”

禪師說:“我放下了,你為何還沒有放下?”

依此設想,”戴套握手”這種事兒,耿耿於懷的是馬華與民政呀。誰比誰更迂腐,誰比誰更鼓吹回教,已是不打自招。

後記:

到底是“不握手”不能服務,還是“有意無意的忽於職守讓無辜人民蒙受損失”比較不能夠服務,我真的很希望馬華和民政可以表態。


11 条评论: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我再阿叔那边留了言。

波波 说...

你醬賞臉他?好啦要追去支持你一下

草禾刀, blee 说...

唉,那lao chik, 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二楼后座 说...

握手不握手都可以炒作,马华仔如果有本事的话,就去闹螺丝马那只无形猪手。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继玻璃后,武叔也沉沦了。

波波 说...

阿草,還好啦,至少那個老叔早早就自我標榜是馬華的,好過一些妖怪老喜歡扮愛說懶叫話的中間人。

二樓,馬華仔連雞屎都不敢動,那裡敢動那座大馬第一名山?

阿牛哥,他是淪陷在玻璃客之前吧?
我還沒有忘記他的張慶信或許可能會是副首相的高論呢。還有吃了人家的一頓,就讚得人家天上有地下無的功夫也是一流的。至於那個pkfz,嗯,婆懶芭之道在於敏感的事情千萬不要說、不可說、不能說。

Mountebank 说...

虛偽就算了,偏他媽的,還喜歡引言一些佛陀的悟道故事來標榜他的清高脫俗開明;奶奶的,當年乳臭未乾的mountebank 用懶叫去想也知道這個是用來搞自我宣傳的,很早就踢爆他,讓他對我耿耿於懷。

現在看到很多仁兄仁姐留言說:阿武叔怎麼會也這樣說。。很失望。。。。

我看了這些留言,按奈著卵葩,忍不住吃吃的笑。

波波 说...

mountebank,我也不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說阿叔做麼會變成醬,從我第一次看他婆張慶信開始,就因為他本來就是醬的。要公平的說,其實阿叔沒有變,變的是其他人。

路見要鳴 说...

他和林放,牙醫和董董可封plp四大天王!

路見要鳴 说...

他和林放,牙醫和董董可封plp四大天王!

路見要鳴 说...

他和林放,牙醫和董董可封plp四大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