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5日星期二

滿五年的消費



五年前的今天,趙明福被反貪會帶走了。
五年前的明天,趙明福就成了某些人口中的"消費品”。
 五年了,放不下的舊事重提,還是純粹的消費嗎?

xxxxxxxxxxxxxxxxx 

導讀:

某个程度上,国家体制的崩坏,扭曲了社会的面貌。无力改变现实,就唯有调整心境。于是,“只要凶手还没死,真相就会水落石出”的坚持,慢慢地变成了 “无法 放下的偏执”。赵丽兰的眼泪,不知何时变成了“悲情的炒作”,甚至重提赵明福课题也莫名其妙成了“消费赵家悲剧的剩余价值”。

赵丽兰驳斥:“我不认为那个是消费(赵明福案件)。我觉得,会说这句话的人,可能是不想付出的人,是希望这件事情不了了之的人。他们根本不了解我们要的是什么。如果他本身经历这样的事情,我不认为他们会这样说。”

(轉)



xxxxxxxxxxxxxxxxx

社會善忘縱容政府拖字訣 赵丽兰,五年抹不乾眼淚 文/林宏祥

July 15, 2014 at 2:56pm
像一本缺了最后几页的书,翻遍了哀伤,就是翻不到结局那一页。

媒体最忌重复,倘若没有新“东西”,新闻就要失去价值。然而,现实中的赵家,五年来都停留在最悲痛的那一页,从验尸庭到皇家调查委员会,再到高庭、上诉庭,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没有更靠近真相多一些。

因此,专访开始后五分钟,赵丽兰就流下了五年来都抹不干的眼泪,惟眼泪没有熔化她的坚定:“我是觉得,这个社会还欠我们一个答案。”

每 一次审讯、追思会、专访,仿佛又要把五年前的伤口摊开来,让家属重复再痛一次。在败坏的制度里,多一次希望几乎就等于多一次失望。有人开始以为,重提国 家对赵家的残酷,也是一种伤害,于是最好“别再提起”,让赵家走出悲伤。然而,赵丽兰不以为然:“对我们而言,社会的冷漠更为残酷。”

某 个程度上,国家体制的崩坏,扭曲了社会的面貌。无力改变现实,就唯有调整心境。于是,“只要凶手还没死,真相就会水落石出”的坚持,慢慢地变成了“无法 放下的偏执”。赵丽兰的眼泪,不知何时变成了“悲情的炒作”,甚至重提赵明福课题也莫名其妙成了“消费赵家悲剧的剩余价值”。

赵丽兰驳斥:“我不认为那个是消费(赵明福案件)。我觉得,会说这句话的人,可能是不想付出的人,是希望这件事情不了了之的人。他们根本不了解我们要的是什么。如果他本身经历这样的事情,我不认为他们会这样说。”

有信念才走得下去

没 有真相,时间就无法疗伤。在赵明福生忌、死忌等特别的日子里,赵家依然悲痛不已。赵丽兰叙述,明福生前当记者时,由于工作忙碌,周末都会把衣服带回家让 妈妈洗。明福刚离开时,妈妈每次洗衣就会想起他,然后以泪洗脸。明福的照片摆在客厅里,至今妈妈还时不时对着照片抱怨,痛骂明福为何还不去报仇。

记者问,还没放下?

“当然没有放下。没有人放得下。这个案件没有一个人负上责任,我们不会放下。”赵丽兰激动地回答。

辛苦吗?

“怎样辛苦都过去了。没有当初这样辛苦吧。”她顿了许久,才说出口:“我希望这个辛苦是有回报的。”

近两小时的专访中,记者数度探问丽兰,有没有作最坏的打算--真相也许没有水落石出的一天,赵明福命案或许永远是个悬案?

“很多假设。可以往很好的方向发展,也可以往很坏的方向发展。”丽兰不死心,坚持“只要凶手没死,真相就会水落石出”。纵使面对这个让人绝望的制度,丽兰依然坚信:“......没有尽最后一分努力,我都不认为你说的那个绝望会发生。”

究竟是什么样的一股力量,让她撑过五年?“希望。希望支撑着我走下去。”丽兰举2006年朱玉叶奸杀案为例,事隔六年后取得突破,嫌犯终于落网,控上法庭。然而,法院最终裁决被告无罪获释,朱父闻判后一度激动得欲跳楼自杀。

马来西亚现实中,“正义得以伸张”的例子越来越少,赵丽兰唯有引述已故卡巴星的故事,撑住自己。卡巴星的儿子曾经问父亲:马来西亚司法制度已败坏到这个程度,你还能抱持希望吗?卡巴星于是对儿子说:你可以对很多事情抱着不满,但你不能失去信念。

丽兰也曾问哥宾星:你天天上庭遇到不公的裁决,你不失望吗?哥宾星只回了赵丽兰一句话:就算失望,还是有人得做事。

“我觉得,人总要有信念才能走得下去。”丽兰接着说,只要凶手没有被想要掩盖真相的人杀死,他终有一天会良心发现,把真相说出来。

最怕听到“坚持也没用”

是丽兰太天真太执着,抑或这个社会太无情太冷漠?在这个过程中,赵丽兰最怕听到的一句话是:你再坚持下去也没有用,不会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她反问:“但是你没有告诉我,你尽了力吗?”

坊 间太多评论--“案子拖太久了,证据也许早被销毁了”云云,然而赵丽兰始终不肯放弃:“我希望你尽了一切力量去还原真相,而不要只是告诉我 ‘如果’,我要看到的是实际行动”。她强调:“与其一直告诉我,你在精神上支持我,精神上的支持我感受不到......我希望你们用行动支持我。”

赵丽兰开始意识到社会的冷漠,她没有痛恨,却难掩失望。“很多人知道司法程序在进行着,却当成没有这回事。有多少人出席讲座、法庭,这些人数其实都不是对赵家的支持,而是对政府的施压,让政府知道还有人关心此事。”

丽兰直言:“为明福讨回公道,对我们(赵家)没有什么好处,我们已经讨不回一条人命了。”然而,公众出庭听审,施压政府,是为了还活着的人,不会在未来成为另一个受害者。

“死别是没有办法挽回的遗憾。”丽兰坦言,赵明福命案是由很多遗憾凑成。如果当初其上司、同僚、甚至家人,在反贪委员会拒绝律师会见赵明福后就意识到事态危险,加紧监督、跟进,悲剧也许就不会发生。

这个悲剧教会了丽兰什么?她说,不要遗憾。在能力的范围内做到圆满,因为遗憾的代价无法挽回。

丽兰说,许多人其实都看穿政府的手段,用尽各种方法拖延案件,希望媒体不再报道,然后社会逐渐淡忘。“人民只是在责怪政府,他们了解这是政府的手段,但他们没有想过,其实政府能够这样下去,也是因为我们纵容它。”

她说,这个社会不只是善忘,而且胸襟宽大,可以容忍政府一再地犯错。她忍不住反击:“很多人讲,没有用的。但这个社会只是会批评而已,如果要他们做批评以外的事情,他们会觉得太多了。(对他们而言)多做一点事情都觉得是多余的,对当下环境不可能有任何改变。”

赵 丽兰再举卡巴星为例子,高庭于今年3月11日裁定卡巴星煽动罪成,当时前来声援的人远不及后来出席葬礼的人。“我们可以安慰自己,可能卡巴星会看到,他 会知道自己受到这么多人的敬仰。可是另一方面,如果我是他的家人,我会觉得很遗憾,他需要你的时候你没站出来,他死的时候你才站出来,有用吗?”

(此文摘自最新一期7月15日《火箭报》。欲阅读全文,请订阅最新一期的7月15日《火箭报》)

* 已故赵明福生前为雪州行政议员兼史里肯邦安区州议员欧阳捍华的政治秘书。他在2009年7月15日被带到反贪会接受调查,却在第二天离奇坠楼毙命于沙亚 南雪州反贪会大厦五楼阳台上。这桩案件轰动全国,得到全马人民的强烈支持与关注,然而真相却在五年后的今天依然扑朔迷离。

民主行动党将在2014年7月13日(星期日)早上八点半于士毛月富贵山庄“世外桃源”墓园为已故赵明福举行逝世五周年公祭。敬请民众踊跃出席,以表示对五年来仍然含冤未雪的这桩冤案的关切。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