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6日星期四

樂樂



樂樂。


樂樂。 


還是樂樂。



09.09.2012
吃了兩只蒸魚後,就滴水不沾了。
再哄,也不肯張口,只喘著氣,瞇著眼睛看人。

看完醫生回來,只開了些維他命和補劑。醫生沒再說什麼。我也不需要她多說什麼。看著樂樂逐漸被一層無形灰色籠罩的臉,我們都知道,終有一天需要說再見。摸著他的瘦骨峋嶙,感受他逐漸消散的熱氣,我感謝老天,是他先要說再見。

如果我比他先說再見,他該怎麼辦?還好,不管怎麼,他一定會有我。

 


10.09.2012
樂樂失禁了,尿了滿地。他懊惱的發自己脾氣,吃力的要自己洗刷毛髮。我來吧,輕輕的抱著他,用濕毛巾給他抹。溫熱的尿液又繼續浸濕了我的褲。他更加生氣地將爪子刺進了我的腿,留下三個小小的洞。

用從塔斯曼尼亞山長水遠帶回來連喉痛也不捨得吃的野蜂蜜化一小杯水,硬硬地用注射器注進樂樂的嘴巴。樂樂掙扎了幾下,掙不脫,也順從的被灌了大半。然後,坐著發呆,再慢慢的,走一步倒一步的到水盆前,慢慢的喝起水來。

好孩子,就是要這樣,別放棄,不管未來是怎麼一個樣,活在當下,此時此刻,千萬別放棄。不管別人怎樣笑我痴,我總是不放棄你的。




11.09.2012

夜幕低垂時,接樂樂回家。他奮力爬起來看窗外的風景。
然後,一如既往般,把他的頭,靜靜的頂住我的下巴 。

在書房開夜工,也聽得樂樂哀鳴。只得回來,看著他,陪他念彌院聖號。
樂樂看著我,眼睛漸漸瞇上。要跟著佛號走,將來,大家在同一處再相見。




12.09.2012
握著你的手,給你取暖,直到天亮,直到你的手變暖。




13.09.2012
樂樂。呵樂樂呵樂樂。


06.12.2012
幾近三個月。
到家。诸将出迎,独欠乐乐。
依然感伤。


2 条评论:

苦妈 说...

后期的乐乐虽然瘦弱,可以仍然很好看。

乐乐传达了一个讯息:即使活到最后一分钟,也要好好活着。

乐乐,你要一路走好!

薰衣草夫人 说...

能陪着它走,还是幸福的。我家Yesha在医院走时,我们全不在它身边,它走得多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