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7日星期六

被遺忘的老爸


林冠英‧傷在父身,痛在兒心


原文如下>>>>

為了砂州大選,我展延了國家心臟中心的年度體檢,而我的父親吉祥也將預定的眼角膜切除手術延後。

選戰結束後,砂州12支火箭升空,我的體檢報告也出爐,一切還好,連醫生也沒興趣跟我匯報醫藥報告的內容,想當然是沒甚麼壞消息了。

父親也在選戰後進行切割眼角膜手術。手術一切正常,只不過他這個工作狂,手術後第二天就忍不住頻頻開iPad及黑霉手機看資料,搞到我母親成天“碎碎念”。

4天後,我和父親飛往砂州赴宴及謝票,並在週六入住古晉的Kingswood Inn酒店。隔天清早7點從浴室出來時,我發現手機有父親的未接來電,感覺“有點不妙”。

用酒店內線電話找老爸時,他告訴我:“冠英,這次大災難啦!我睡醒揉了眼睛一下,甚麼都看不到了……。”

不清楚電話是否蓋好,也不理身上是否還穿著睡衣,我就這樣奔到父親的房間。

往古晉看眼科醫生的途中,我一直聯絡不上當醫生的弟弟,只因他正在參加騎腳車運動。古晉的專科醫生以抗生素先給父親撐著,試試看能否有效。雖然當天是公共假期,但醫生和醫院皆不願收費。

古晉專科醫生和我弟弟同時表示,動白內障手術發生眼內炎的案例只有0.1%,而且很大可能是發生在名人身上,這是醫學的數據,果然“很巧”。

回檳後,在另一位專科醫生勸告下,父親以打針對抗細菌方法治療無效後,隔天就需立刻動手術。不巧那天也是檳州立法議會的口頭問答環節,我先奔到醫院探望老爸,然後趕回州議會回答問題,休會期間、父親手術前,又趕到醫院給爸爸加油。

手術前,我們全家守在病床前,面對種種未知數,場面肅靜得可怕。這時我竟然雙眼泛紅,說不出一句話,只能握住父親的雙手,真希望躺在床上的是我,而不是他。

父親動手術期間,我在手術房外批文,以度過那難熬的時光。手術成功了,醫生告訴我們,他最大的壓力不是來自首長,也不是吉祥,而是他那兩個不到20歲的兒子,因為林吉祥是他們的偶像。

社會需要有正義感的政治人物來治社會的病,但是卻更需要醫生來醫病、救人。納悶的是,砂州大選敗下陣的人聯黨沈桂賢心臟專科醫生竟然說敗選後失業。要是砂州容不下他,我真的要把他請來檳城,救救我們的命。

父親手術後,一樣面對母親的“監視”。一看到我母親走進病房,握在手中的iPad就會在一秒半內藏到床單下,擔心會被“充公”。可是主治醫生第二天說,手術後進展不錯,眼睛需要多多運動,多看iPad也無妨,結果老爸就以醫生的“聖旨”說服老媽讓他繼續看iPad工作,弄得老媽無話可說,但老爸卻比中彩票更開心。

老爸在康復中,我在此代表我的家人,向所有為吉祥祈福的民眾說聲“謝謝”。


~ 完 ~


我猜大家讀這段文的角度不一樣。

我是除了覺得老爸的身影常常被遺忘之外,還這一點;林吉祥成為老派華人的偶像不奇怪,但是成為主診醫生20歲不到的兒子的偶像更為重要。

因為,這代表著我們的國家有希望。


另外,請大家注意,人家老林也是用ipad來工作的,所以妒嫉我有大白二號,以為它的作用只是娛樂的人,請自已塞高那個枕頭檢討下。


啍~



7 条评论:

匿名 说...

一位真正的政治家》》》“林吉祥”先生,

DaNieL_YiP 大牛叶 说...

我不是老派华人!

波波 说...

無名氏請留下名來,要不然以後不會睬你。

老年,你是”20“上下的年輕人那就更加彌足珍貴了

薰衣草夫人 说...

巨人不能倒下来,给林老加油!

草禾刀, blee 说...

Like....

草禾刀, blee 说...

Like... 平凡的一家人!!!

Mister Leaf 说...

给多一个 like。
政治人物也是人。